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他托住她的腰用力一沉|岳的又肥又大水多啊喷了

2021-11-23 09:53:55情感专区
所以那时候的肆野就被宠成了无法无天的性格,骄矜桀骜,谁都看不上。
  
  肆家父母对孩子很看重,每到周末,再忙也会抽出一天来陪孩子。可十岁左右的孩子,哪会乖乖听话地和父

所以那时候的肆野就被宠成了无法无天的性格,骄矜桀骜,谁都看不上。
  
  肆家父母对孩子很看重,每到周末,再忙也会抽出一天来陪孩子。可十岁左右的孩子,哪会乖乖听话地和父母一起玩儿。
  
  肆父肆母带着肆野在外面逛,想带他去游乐园,可这小子一转眼就不见了。
  
  两人走着走着,肆母才突然发觉,惊道:“老公,小野呢?他又不见啦!”
  说完,她又紧接着道:“老公快给儿子打个电话。”
  
  肆父往周围一看,果然没有了儿子的影子,不禁头疼地扶了扶额。他拍拍肆母的肩,温和地安慰道:“别担心,他等会儿知道回家的。”
  这孩子在家也不喜欢乱跑,一出门就没影,总是不爱跟他们一起。
  
  这种情况,他们都不知道遇到多少回了,肆父已经很淡定了。而且儿子的手表上手机上都有他让人装的定位器,很容易找到。
  
  肆野成功从父母身边越狱,这会儿正在街上闲荡。精致得过分的男孩儿在人来人往的街上,格外的显眼。从她身边路过的那些姐姐们,见他身边没跟家长,还有大胆调戏他的。
  
  然而小肆野根本不搭理他们,一副看“鱼唇的凡人”目光俾睨着她们。
  他此时还小,虽然骄矜桀骜,但也还没那么目中无人。他这样的表情在其他看来,就是小傲娇,可爱得很。
  
  肆野觉得这些总是看他逗的这些人烦死了,就干脆拉起帽子将自己遮住,低着头漫无目的地走。
  此时正是五月的天气,不冷不热,男孩子穿了一件黑色连帽的薄卫衣,唯一前面还印了个卡通的大灰狼。
  
  不知道走了多久,周围没有那么吵闹,只有一阵呜呜的哭声,细细软软的,仿佛嗓子都哭哑了。
  肆野皱了皱眉,终于抬起头看向四周,不知道他走到了哪里,这里的街道比较冷清,路上没多少人。
  
  而就在他前面不远处的路边,坐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女孩儿,哭得伤心极了。
  
  他摘下卫衣帽子,走到小女孩儿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吊儿郎当道:“喂,丫头,你怎么在这儿?你家人呢?”
  谁家父母这么缺德?孩子大街上到处扔,一点没有责任心。
  
  听见声音,小女孩儿的哭声戛然而止,抬起头看向他,眼睛睁得大大的。
  
  肆野这才看清了小女孩儿的样子,她穿着一套粉嫩的兔子卫衣,帽子上还有俩耳朵。小丫头长得白白嫩嫩胖乎乎的,一双大眼珠子跟黑葡萄似的,看着他的目光懵懂又稚嫩。
  
  肆野眼睛瞪大了一点,只觉得他的心脏被什么猛然撞击了一下,这也太他妈可爱了!!!
  心里的小人搓了搓手,是妹妹!白软软的妹妹!
  
  看小姑娘哭得伤心,肆野在自己兜里摸了摸,摸出一颗刚刚买的棒棒糖,蹲下身剥开糖纸递给小丫头,不算温柔地哄道:“别哭啦!给你吃糖。”
  
  小姑娘还在抽噎着,看着面前的糖,慢吞吞地接过来,试探性地添了一下。随后她向肆野伸出一只手,软糯糯地出声道:“多……嗝多多,抱。”
  她此时想,这个人长得好好看,还给她糖吃,肯定是个好人。
  
  她还太小,吐字有点不清晰,有种憨萌可爱,眼睛里还包着眼泪,好不可怜。向他伸着手,求抱抱的姿势。
  
  肆野已经被眼前白软软的妹妹迷得魂飞天外,不自觉地就伸手将小姑娘抱了起来。
  抱起来后,他发现小丫头的后面还有一团毛绒绒的小尾巴,他揪了下,也太可爱了吧!
  
  这时他突然才回过神儿,不自在地轻咳一声,故意嫌弃道:“你好沉!”
  是真沉,看看她这肉就知道了,嘟起的脸蛋儿全是肉。
  
  小姑娘并不知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但听出了他话里的嫌弃,看向他眨巴一下大眼睛,犹豫着将糖给他:“吃,糖,你吃。”
  
  肆野看了眼那沾满她口水的棒棒糖,更加嫌弃了,无语道:“谁要吃你吃过的。”
  新道,这小东西也太不认生了,一颗糖就搞定了。
  
  闻言,小团子嘟了嘟小嘴巴,果断地将糖放回了自己嘴里。
  
  肆野扯了扯嘴角,手上掂了掂小团子。虽说他嘴上嫌弃,可抱小朋友的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弄疼了这浑身都软绵绵的小家伙。
  
  小丫头的可爱,让他将傲娇都放在了一边,看向她,轻声问道:“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呀?”
  
  听见他问,小姑娘看向他,歪了歪头,软软糯糯地开口道:“宝宝,多多,窝系宝宝。”
  她不知道名字是什么意思,只知道爸爸妈妈和哥哥都叫她宝宝。
  
  等于白说,肆野也不在意她叫什么,觑了她一眼,纠正道:“叫我哥哥,不是多多。”
  
  小朋友嘬着糖,含糊道:“多多。”
  
  肆野皱眉:“哥哥!”
  
  小朋友眨了眨眼睛:“多,多多。”
  
  “啧。”肆野瞪她一眼,些微不耐道:“多多,我还少少呢!”
  
  小朋友见他凶,立马一瘪嘴,委屈巴巴地要哭不哭:“多多,凶凶。”
  
  肆野:“……”
  他为什么要和一个小屁孩儿较真儿?
  
  他连忙拍拍她的脑袋,连声道:“好好好,多多就多多。”
  
  闻言,小朋友又开始认真地吃糖,仿佛刚刚闹小脾气的不是她一样。
  
  肆野乐出了声,这软萌可爱的小东西,实在是太得他心了,肯定很好玩儿。
  他看着小朋友肉嘟嘟的脸蛋儿,试探着伸出爪子捏了捏,都不敢用力。
  
  好软,她要是自己妹妹就好了!
  
  肆野看着已经停止哭泣的小朋友,心念一动,小家伙看来是走丢了,暂时肯定找不到她家人,要不带回去玩儿几天。
  顺便让爸妈帮他找亲人。
  
  这小子是个无法无天的性格,想到什么就做什么。
  
  这么想着,他笑眯眯地看着小朋友,温柔地诱哄道:“喂,哥哥给你吃了糖,要不要跟哥哥回家?”
  活像诱拐小兔子的大灰狼一样。
  
  听见“回家”两个字,小朋友吃东西的动作顿住,字正腔圆道:“回家。”
  
  “嗯,回家。”肆野点点头,问道:“我就当你答应了哦。”
  
  说罢,也不等小姑娘反应。他拿出手机给他爸打电话,叫人来接他。他没说自己具体在哪儿,对于肆父给他装了定位的事情,他知道得很清楚。
  
  没多久,家里的车就停到了他们面前,司机帮他打开门,道:“少爷……”
  看见肆野怀里的小女孩儿,他一下顿住,不过只是一瞬,又做着自己的本分,低头不多看。
  
  面上淡定,他心里惊恐得一批,少爷这是哪儿去拐来的孩子?想妹妹想疯啦!
  
  车子开进肆家院子,父母正在别墅门口等他。
  
  等肆野一下车,肆母就嗔道:“小野,你怎么又乱跑……”
  待看到他抱着的小女孩儿的时候,肆母声音越来越小,成目瞪口呆的状态。
  
  她她……她儿子去偷孩子啦?
  
  肆野没管他们的反应,只是叫道:“爸,妈。”
  
  肆父倒是镇定,只是愣了一瞬,便没什么反应了,语气平常地问道:“小野,这孩子哪儿来的?”
  
  肆野随意道:“捡的!”
  
  肆父、肆母:“……”
  你还真能捡哈!
  
  肆野没管他们,兀自小心翼翼地抱着小朋友,往里面走去。
  
  家里的管家就要伸手去抱他怀里的孩子,温和道:“少爷,我来抱吧。”
  这时的管家,是位看起来很和蔼的中年女人。
  
  肆野反应极快地伸手挡住她的手,皱眉道:“我自己抱。”

 文学

这是他捡来的妹妹,要负责的。
  
  肆父肆母对视一眼,皆是不可思议,这时他们儿子嘛?平日常脾气大得很,对一小女孩儿居然这么温柔,护着她。
  
  肆父看向她,轻声道:“等会儿你去问问小野,我让小张去查查a市有谁家丢了孩子,早日还回去。”
  
  肆母点点头,从她刚刚看的这孩子穿的衣服,就知道她的家庭恐怕是跟自家差不了多少。
  那个品牌的童装,小野小时候她也给他买过。
  
  肆母去问肆野,他简单说了下今天的情况,男孩儿提起小家伙的时候,眼里都有光。
  
  肆母有些惊讶,看样子自家儿子还挺喜欢这个小姑娘的。
  她看向肆野,试探着问道:“小野喜欢妹妹?”
  
  其实她也还想要个女孩儿,可惜老公不让她生了。
  
  肆野正在和小姑娘玩儿,抽空回她,道:“我才不会都喜欢。”
  
  肆母明白了,他不是喜欢“妹妹”,而是喜欢他抱着的这个妹妹。简单来说,就是这小姑娘入了他的眼了。
  
  她看向那小姑娘,眼睛一亮,难怪儿子会喜欢。刚刚没仔细看,现在一看,小姑娘果真可爱至极,软绵绵肉嘟嘟的,一双大眼睛布灵布灵的,充满了灵气。
  她也好喜欢,可惜,要是自己的女儿就好了。
  
  肆母伸手去抱,兴奋道:“来给我抱抱,小妹妹叫什么名字呀?”
  
  见此,肆野连忙护住小姑娘,警惕道:“她叫宝宝,你叫她宝宝好了。”
  
  肆母嗔他一眼,揶揄道:“这么护食儿做什么?妈妈就是想抱一抱。”
  
  肆野瞪着眼睛,傲娇道:“这是我捡到的。”
  
  肆母嗤了一声,故意撇嘴道:“你捡到的就是你的啦?还不是要还给别人。”
  她看了小姑娘脚上坠着白玉的红绳脚链,还有手上的金镯子,一看都价值不菲,是富贵人家的女儿。可a市的这些圈子她都知道,也瞧见谁家有这么可爱的一个女儿啊。
  
  肆母甩开这些疑惑,也许有她漏掉的呢。
  小姑娘真的很可爱,她太想要了,眼巴巴地盯着肆野撒野撒娇道:“小野,儿子!给妈妈抱抱,就抱一下。”
  
  家里面,只要妈妈一撒娇,肆野和他爸就没有法子了。他迟疑了一下,哼道:“你抱吧,只能抱一下啊!”
  
  “好嘞!”肆母将小女孩儿抱了过来,看着她软萌可爱的样子,心都要化了。
  原来抱女儿是这样的啊!软软的。
  
  肆母抱着小姑娘,温柔地笑着问道:“宝宝平时吃什么呀?”
  
  小朋友很机敏地抓取到了“吃”这个口,软软道:“喝奶奶,吃饭饭。”
  
  “哇!”肆母反应夸张地逗着她:“宝宝这么乖,都可以吃饭饭啦?”
  
  小姑娘仿佛知道自己被夸了,咧开小嘴嘿嘿笑了,露出两排洁白的小乳牙。
  软软的小团子笑起来的时候,嘴角两遍有两个浅浅的梨涡,又甜又软,让人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她交代管家,道:“周姨,叫人去买一些三岁左右小朋友的衣服和奶粉回来,还有洗漱用具,都买最好的。”
  小姑娘看上去应该也差不多这个年龄。
  
  管家应道:“好的,太太。”
  
  肆母捏了捏小姑娘肉肉的小手,轻声道:“宝宝饿了没有,阿姨去给你热牛奶好不好?”
  说完,她又吩咐佣人给小姑娘去热一杯牛奶。
  
  肆野看着他妈妈抱着小团子越走越远,便不干了,走上去抢人,道:“妈妈!你说好的你抱一下的。”
  
  肆母不给他,嘻嘻笑道:“妈妈再抱一会儿嘛,你看宝宝也喜欢妈妈抱她。”
  
  小姑娘突然凑上去在她脸上“mua”一下,在家里表达喜欢,就是要亲亲的。
  她喜欢这个人,所以亲亲她。
  
  肆母愣了一下,随即得意地看向肆野,道:“小野你看,宝宝喜欢我的。”
  小姑娘太乖了,哪像着臭小子,从小都傲娇得不行,怎么会乖乖亲她。不捣蛋,她都谢天谢地了。
  
  肆野瞪大了眼,不服气道:“她都还没亲过我!”
  明明是他捡回来的!居然先亲妈妈,都不亲他!
  
  他生气了,轻哼一声:“小白眼狼妹妹!”
  说完,他就赌气跑上楼。
  
  肆母“哎哟”一声,逗着小姑娘道:“怎么办,哥哥生气了,宝宝要不要去哄哄他?”
  
  小姑娘眨巴一下眼睛:“哄,宝宝哄多多。”
  
  肆母笑出声,抱着她就走上楼。
  到了肆野房间门口的时候,她将小姑娘放到地上,拍拍她的小pp,笑道:“宝宝去吧!去哄你多多。”
  
  小姑娘看她一眼,就迈着不是很稳的步子颠颠地走进肆野房间。
  
  肆野此时满脸不高兴地瘫在自己房间的沙发上,看见她,没好气道:“你来做什么?!”
  小姑娘走路的时候,衣服上的耳朵和尾巴,都跟着轻轻抖动,萌极了。
  
  肆野撇嘴,还兔子,明明就是小白眼狼!
  
  小朋友走过去抱住他的腿,小脸儿枕在他腿上,口水糊了一裤子,还不忘叫道:“多多,多多。”
  小孩儿就是口水比较多。
  
  肆野看着那一摊口水,简直要崩溃了,他强忍着难受,黑着脸道:“你出去,脏死了!”
  
  小姑娘好像知道这样哄不好,便慢吞吞地爬上沙发,猝不及防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咧嘴笑道:“亲亲,哄多多。”
  
  肆野一愣,心里满屏都是“啊啊啊她亲我了!”。
  一瞬间,生气和不高兴,全都不见了。连那瘫口水都不嫌弃了。
  
  他抱小朋友重新抱过来,忍着没笑,将另一边脸转向她,佯装生气道:“这边也要。”
  妈妈被亲了一下,他得亲两下才行。
  
  小姑娘毫不犹豫地在他那边脸上吧唧一口。
  
  肆野终于心满意足了,抱着她去自己的玩具房,将那些玩具全都分享给她。奈何小姑娘都不喜欢。
  这可苦恼到他了。
  
  他牵着小朋友走下楼,去问管家:“周姨,你叫人去买些小女孩儿喜欢的玩具会来吧,每一个种类都要买。”
  
  周姨看了眼肆母,肆母看着和好如初的两个小朋友,笑着点点头:“你按小野说的去买吧。”
  
  佣人们效率都挺快,没多久,小姑娘用的吃的都买了回来。
  
  晚上的时候,肆母去给小姑娘冲奶粉。
  肆野跟了过去,看着他妈捯饬,一本正经道:“妈,你教我吧!”
  
  肆母看他一眼,笑道:“怎么?小野想照顾妹妹?”
  
  肆野点点头,那当然了,小东西可是他捡回来的,他充满了责任感。
  
  肆母都有些惊讶,没想到自家儿子这么喜欢这个小姑娘。她又感叹,怎么就不是自己女儿了?
  她好想要一个女儿。
  
  随后她手把手地教肆野冲奶粉,嘴上叮嘱道:“冲好后一定要放凉一些了再给宝宝喝,不然她会烫到。”
  
  肆野一脸严肃地点点头,学得很认真。
  
  肆母看了,笑着问道:“小野很喜欢宝宝呀?”
  
  肆野一顿,耳朵红了点,有些别扭地承认道:“她很可爱啊。”
  这么可爱,谁不喜欢。
  
  肆母还是第一次见自家儿子这个样子呢,说道:“等过几天你爸爸找到了她亲人,怎么办?”
  儿子男得与这么个孩子合得来,肯定很舍不得。
  
  肆野皱了皱,说道:“那你和爸妈就认她做干女儿吧。”
  
  肆母一顿,半响后,才笑道:“好。”
  正好她也恨不得那小家伙就是自己女儿呢。
  
  听她答应了,肆野感觉心情都轻快了,以后小东西就是他妹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