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全肉高H春药|折磨调教小核做到失禁

2021-11-23 09:36:23情感专区
除了有些好奇,也有些紧张。我连忙道:“康哥,黄哥你们玩,不用管我”。

  黄三毛笑道:“江老弟,你是初次进来,老金你得多安排几个姑娘,好好服务他”。

  金

除了有些好奇,也有些紧张。我连忙道:“康哥,黄哥你们玩,不用管我”。

  黄三毛笑道:“江老弟,你是初次进来,老金你得多安排几个姑娘,好好服务他”。

  金光头拍拍我的肩膀笑道:“那当然,做哥哥一定让他玩得高兴”。说着他招招手,见进来五个穿着性感,打扮风骚女子进来,金光头笑呵呵道:“江兄弟,你喜欢那几个,随便挑”。

  我有些腼腆道:“我不习惯这些服务,我是想找几位哥哥商量事情的”。

  金光头拍拍我的肩膀道:“小兄弟,别害羞了,出来混的,总是要见世面的,这个妞不错,身材正点,服务技术好,你不懂的她会教你”。

  说着他把一个身材丰满女子推到我面前,那女子笑眯眯道:“小帅哥,别害羞了,男人总是会长大的”。说着她的手臂就要撘上我肩膀,闻着浓烈香水味,吓得我本能后退几步。惹得黄三毛他们哄笑起来。

  金光头道:“江老弟,你不喜欢她,就自己挑一个,你总不能傻看着我们享受吧”。

  康老大道:“小老弟,你是第一次来,咱们今天只谈风月,不讨论要事”。说着他就让服务员给他捏脚,按摩起来。

  我一咬牙准备挑选一个气质比较文静的服务员,让她给自己捏脚。

  我刚刚躺下不久,只见一个穿着套裙的女子匆匆进来。看她的打扮和气质像是领班。她匆匆走到金光头面前道:“金总,有客人想闹事,他玩够了小美,却不想付账,现在小美她哭着想回去,她不想做了”。

  金光头一脸不高兴道:“吗的,那个龟孙子敢在这里搞事,老子弄死他”。说着他站起来,对我们道:“兄弟你们随便玩,我去处理一下,马上就回来”。

  第一次被陌生女子捏着大腿按摩,我本来就感觉不自在。现在我听了连忙站起来道:“金哥,我陪你去看看”。

  黄三毛道:“江老弟,那点破事有什么好看的,还是回来好好享受服务吧”。

  我笑笑道:“二位大哥,你们享受,我喜欢看热闹”。说着我走到金光头旁边。

  金光头见我想跟着过去,他也没有阻止,只是笑着对我道:“江兄弟,干我们这行的,经常遇见来捣乱的,让你见笑了”。

  我笑道:“金哥,我那敢见笑,我只是想见识一下,开开眼界”。

  我们说话之间,那个领班已经带着我们走进一间贵宾室,只见一个满脸通红男子在大声囔囔道:“妈的,老子可是花了2888要的是至尊服务,你们给的是什么破烂货”。

  看这家伙脖子上挂着粗大金项链,满脸酒气,显然是喝了不少酒的。

  旁边一个身材苗条,相貌漂亮女子,衣衫不整掩脸痛哭,那女子应该就是小美;旁边还围着几名服务生才劝醉酒男。

  金光头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道:“老兄,你不满意她,可是再换一个,干嘛发这么大的火气”。

  醉酒男道:“妈的,你这里还有什么好货,老子已经三次碰到残次品了,太倒霉了,老子不想玩了,把老子的钱退给我”。

  金光头一脸疑惑道:“老兄,你把话说清楚,什么残次品?老子这里小姐的品相在清溪可是数一数二的”。

  醉酒男气吁吁走到哭泣小美面前,把她拉过来。只听“嘶”一声撕开小美衣服··顿时露出了洁白一片。

  醉酒男囔囔道:“你们看,这是不是残次品?妈的左边重要一点被割了,谁他妈的还有兴趣玩,这样货色够得上2888的价吗”。

  本来我不好意思去偷看,不过听了醉酒男的话,我感觉好奇就悄悄偷窥了一眼。

  这一偷看,我心里顿时无比震撼。小美左边的确少了一点,难道她也是被那个变态恶魔伤害过的受害者。

  听醉酒男刚才的囔囔道:他已经碰到了三个,这说明至少还有其他二个受害者。也就是说金光头那里就已经有三名受害者了。这么猜测的话,那变态恶魔还在清溪镇继续作恶。自己应该尽快帮助白姐把这个变态恶魔找出来,防止他伤害过多的人。

  金光头看了哈哈大笑道:“老兄,这怎么算是残次品,你看她身材好,相貌佳,缺少这一点无伤大雅”。醉酒男满脸酒气,醉醺醺道:“这样烂货色就要2888,你当老子白痴呀”!

  金光头道:“老兄,今天我的兄弟在,我不想同你计较,看你也是老客户面子上,这样吧给你优惠六折,一千五怎么样”。

  醉酒男囔囔道:“一千五,缺少这么重要一点,一百五都是贵”。

  金光头脸色一变,阴森森道:“老兄,你这是想吃白食吗?妈的玩都玩了,却不想付钱了,你这是找死”。

  说着金光头准备叫人教训,醉酒男。

 文学

醉酒男也不示弱,依旧不肯付钱,金光头准备动手揍人。

  我心想现在尽快找出是谁伤害了小美,所以我不想节外生枝。于是我就把金光头拉过来,在他耳朵旁边道:“金哥,这事情有点古怪,会不会是对手故意暗中伤害你手下的小姐,来破坏你的生意,所以咱们还是调查这事情要紧,别节外生枝”。

  金光头一听有道理,就对那人道:“今天看这我兄弟帮你说情面子上,放你一马,给老子滚”。

  醉酒男很得意,笑呵呵出去,我对金光头道:“金哥,派人跟踪他,查清楚这家伙的来历”。

  金光头听了就叫来一个生得精干的男服务生道:“小田,你去悄悄跟着这家伙,看他住这那里”。那个叫小田服务生换了衣服就跟着出去。

  金光头对领班道:“阿萍,你带着小美来我的办公室,我想问你们一些事情”。说着他带着我进了一间办公室。他自己走进办公室,就一屁股坐在老板椅,看见我站在旁边,他有些不好意思道:“兄弟,你坐沙发”。

  我看他办公室里只要一张长沙发,领班阿萍领着忐忑不安小美进来。

  我看她不安表情,显然知道金光头对自己手下小姐一定很凶暴。我就道:“你们坐吧!别害怕,金老板只是想问一下”。

  金光头看着我道:“兄弟,我是一个粗人,你是大学生,还是你来问吧”。

  我听了求之不得,我就对领班道:“阿萍姐,刚才那个客人他说过去也遇见这样情况,那当时他有没有闹?”。

  阿萍想了想道:“过去这个客人也是这样闹过,不过我以为他是想要便宜,所以那二次都是给他打了对折,他也是付了钱的,想不到这混蛋,今晚想白吃”。

  我道:“阿萍姐,上几次陪他是那二位小姐是谁?你还记得吗”?阿萍想了想,不好意思道:“金总,我记得一个是叫小露,不过那个叫小露几个月之前已经离开了,另外一个我一时记不起来了,我去看一下记账本”。说着她匆匆出去了。

  我对那个小美道:“你能告诉我,是谁伤害了你”?小美哭泣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想回去,我不想做了”。

  我看她情绪激动,显然是受到了很大刺激。金光头不耐烦站起来骂道:“妈的,臭婊子,不想做就给老子滚,老子不想养废物”。

  我连忙劝道:“金哥,你别发怒,我感觉这里面肯定要阴谋,你消消气,小弟帮你把事情弄清楚”。

  这时候阿萍又带着另外一个漂亮女子进来道:“金总,我查清楚了,另外一个是小胡,就是她”。那女子忐忑不安站在我们面前,金光头冷冷道:“把衣服脱了”。

  小胡有些不愿意,不过她也不敢不听金光头的话,所以就把上衣解开。

  我感觉有些难为情,转过头道:“阿萍姐,你去检查她一下,看看她左胸口是不是也受到过伤害”。

  阿萍检查一下后气愤道:“狗日的王八蛋,丧尽天良,小胡也被伤害了,到底是谁干的”。显然她也非常气愤。毕竟都是女人,她感同身受。

  我就对阿萍悄悄说了几句,阿萍听了就带着小美,小胡出去。

  金光头好奇望着我道:“江兄弟,你对阿萍说了些什么话”。我笑道:“金哥,你是老板,你手下的小姐都是害怕你,所以你去问她们不敢说,问急了,她们就哭着闹离开。我是一个男孩子也不好意思去问她们隐私问题,所以我只能叫阿萍姐去问了,她是女人同手下姑娘容易沟通”。

  金光头笑道:“有道理,江兄弟不愧是大学生,有知识,点子多”。我笑道:“金哥,你是过奖了,其实我也是随便说说”。

  金光头道:“兄弟,咱们也无聊,就去陪老康他们聊天”。

  我的心思想调查变态恶魔线索,就道:“金哥你首先过去陪他们,我等会儿过来”。

  金光头道:“好,那我先过去了,等会儿你自己过来”。

  金光头带着我出来,我看见其他服务员就问道:“阿萍姐,她这那里”。

  因为看老板对我称兄道弟,所以这些服务员也就看重我,有人道:“阿萍姐在那边房间里同小美她们聊天”。

  我听了就走过去,敲敲门,阿萍问道:“是谁”。我就道:“阿萍姐,是我”。这时候我也知道,这个阿萍应该是金光头的暗中情妇,也是这家洗浴中心的负责人。

  阿萍道:“江兄弟,进来吧”。显然是金光头称呼我江兄弟,她听见了,所以也这样称呼我。

  我走进去,见小美和小胡在哭泣。阿萍脸色也很难看,我低声道:“阿萍姐问出什么来了”?

  阿萍没好气道:“问到了一些,不过她们也说不出是被谁伤害的”。

  我听了疑惑道:“她们被伤害了,却不知道是谁干的”。

  阿萍点点头道:“我问过她们了,她们是私下接了生意,就出去做,结果被人家迷晕了,不但钱没有挣到,醒过来后自己胸口竟被伤害了。除非店里知道同意的,否则私下接生意是要被处罚,所以她们被伤害后也不敢告诉我”。

  我大概明白阿萍意思了,她管理的这些小姐,吃住都是洗浴店负责。所以小姐挣了钱,一半是要上交给洗浴店。

  如果洗浴店负责人不知道,她们私下出去接生意,那么她们赚的钱,就可以不用交了。所以她们被伤害了不敢向别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