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教练在没人的地方要了我|紧窄撕裂娇嫩哀嚎惨叫

2021-11-23 09:30:06情感专区
在她看来我是发呆?她看不见荆承?

  许问心里的念头一闪而逝,他推门走了进去,连林林笑眯眯地把手里的小碟子递给他,说道:“来尝尝看,这是阿爹刚刚教我的,跟我平时的做法不太

在她看来我是发呆?她看不见荆承?

  许问心里的念头一闪而逝,他推门走了进去,连林林笑眯眯地把手里的小碟子递给他,说道:“来尝尝看,这是阿爹刚刚教我的,跟我平时的做法不太一样……”

  她直接把碟子递到了许问嘴边,许问依言尝了一下,微微辛辣的味道刺激得他头脑一清。

  “喜欢吗?”连林林问道。

  “有点辣,但感觉可以接受。”许问回答。

  “你觉得可以吗?”连林林若有所思地看着手道,“我觉得有点辣,看来你的口味比我还是要重一些……”

  她忙碌着,去思考以后做菜调味的方向了。

  许问走进来,被热气一冲,才意识到,虽然这个园子做了特殊设计,天然自带一股暖意,但始终还是有点冷的,而真正进入这里,才让人感受到打从心底发出的温暖,让人忍不住就长舒一口气。

  他含笑看着连林林忙碌的动作,心中却不期然想起了不久前荆承问的那句话。

  “假如当初,你真的得到了那个拥抱,得到了父母的爱,你还会像这样,视他们为唯一吗?”

  但是随即,他就把这个念头挥去了。

  那个拥抱是假的,事实就是,他的整个成长过程中,并没有享受到母爱,父爱也没有,所以他才会长期封闭自己的内心与需求,直到来到另一个世界,遇到连家父女,才第一次感受到了亲情与爱情的滋味……

  毫无疑问,对他来说,这就是最重要的人;保护他们,就是他最重要的事情。

  这点,不可能变化,永远也不可能。

  许问凝视连林林,心里这样想着,突然听见身边传来连天青的声音:“你在想什么?”

  紧接着,连天青又问道,“刚才进来之前,你看到了什么?”

  许问的心微微悬了一下,但想了想,还是诚实回答了:“我看见了荆承……还有我的母亲。”

  连林林猛地抬头看他。

  一直以来,许问跟她可以说是无话不谈,很多小时候私密的事情都在闲聊的时候开玩笑一样说了出来,但从来,他都很少提到自己的父亲母亲,如果不是偶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尔还是会提到,连林林几乎会以为他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她放下手里的东西,走过来握住了许问的手,却没有说话。

  许问抬起头,与连天青对视,接着深吸口气,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跟他们说了一遍。

  包括之前爬山的时候看见的那两段过去,以及来到厨房窗外时的补充。

  连林林紧紧盯着他,听着他的话。

  之前爬山时许问有些异样,其他人可能没太看出来,只以为他累了,但连林林对他是何等的熟悉,当时就察觉了他的不对劲。

  只是当时人太多,许问明显不想对外人说,所以她也就没有问。

  现在听许问说起来,她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知道了许问的过去。

  她的手比之前握得更紧,像是要把自己的力量传递给他。

  许问感受到了,向她笑了一笑,回以紧握。

  然后,许问说到了荆承的出现,以及最关键的、荆承所说的那句话。

  周围安静了下来,连天青和连林林都看着他,都没有说话。

  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连天青也吐出一口气,没对那句话做出任何评价,只平静问道:“然后呢,他还说了什么?”

  “没了,就是让我多看看想想。”许问如实回答。

  “嗯,那你就多看看,多想想吧。”连天青恢复了正常,淡淡地点了点头。

  就这?

  许问愣住了,连林林若有所思了一会儿,突然也笑了起来,重新恢复了灵动,问道:“你是在这里帮忙,还是休息休息等开饭?”

  言笑莞莞,与平常丝毫无异。

  许问眨了眨眼睛,很想问她,荆承问的这个问题,难道你一点也不在乎吗?

  但不知为何,他没有回,甚至也没像他平常会做的那样留下来帮忙,而是说道:“我想出去走走。”

  “那就去吧。”连林林非常痛快地说,笑着把他推了出去。

  这反应确实出乎许问意料,他站在门外,看见里面连家父女平常的说笑对话,闻着里面传出来的家常气息,缓缓地走开了。

  走出几步,连林林好像想起什么来了一样,走出来扶着门对他喊:“随便转转,早点回来,别误了饭点!”

  许问应了一声,回头看过去的时候,连林林已经回去厨房了。

  许问心中难得的迷

  (本章未完,请翻页)

  茫,他慢慢地向外走,想着荆承的突然出现与突然消失。

  到现在,他当然知道了,荆承的出现与消失都是有意义的,甚至他这个人的存在,仿佛也有一些别的什么寓意。

  所以,他刚才那番话,除了带给许问的冲击以外,应该还包含了其他的一些寓意,值得细细深思。

  许问踏上一座木桥,站在桥上,俯视下方的潺潺流水。

  这山上极寒,外面偌大一个冰湖就全部冻住了,里面这小溪理论上来说也不可能这么活泼。

  但这里住着的顶级工匠不知道用了什么样的手段,不仅园子里暖意自生,这溪水也如初春时节一样,夹着些许冰块冰棱,活泼泼地向下流着。冰块在可见底的清澈水流中撞击,叮叮当当,如同乐曲。

  水里有鱼,不是江南常见的那种,而是一种小白鱼,鳞片反射着银光,看上去就很耐寒的样子。

  即使是天工或者准天工,也没办法在这种地方改变生态。

  工匠能够造物,在这方面,天工与普通工匠有什么不同?

  只是手艺更加高超、所造之物更加精妙吗?

  天工的天字,究竟是什么意思?

  许问一边走,一边想着,思绪浮浮沉沉,始终落不下来。

  走了半天,他没完全理清自己的思绪,但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山上物资确实不够丰富,所以这里的很多东西都是仿出来的,只是仿得惟妙惟肖,看上去跟真的一样而已。

  譬如这片竹篱围起来的花圃,看上去生机盎然,精心搭配的色彩与花形既充满野趣,又内含一套自己的逻辑,许问在现代看见的最好的花境,与之相比也有所不如。

  但只要你仔细看就会发现,这竹篱以及鲜花,其实全是假的,全是仿制出来的。

  就像之前在墙外看见的那枝杏花一样,以假乱真,跟真的几乎没什么差别。

  当然,确实还是有差别的,假是始终是假的,没有生命。

  生命、感情、自然、万物……

  不知不觉中,许问走到了园子的另一头,那里有一座小悬崖,做成了平台形状。

  站在崖上,隔着一片空谷,可以看见正对面的冰湖,以及湖后的那座山。

  许问眯起眼睛,山上隐隐约约有些人影,然后,他看见那座山好像动了一下,仿佛向上拔了一截!

 文学

对了,他险些忘了,这雪山之上,正在建设圣城,而那座山,就是所谓圣城的所在地!

  这个台子,就是天工们用来远观圣城的吗?

  他们有没有参与建设?还是只是在这里旁观而已?

  还有最关键的,刚才这山怎么回事?

  许问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山峰确实向上拔了一截,好像陡然间向上成长了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山是活的?

  还是这些强大工匠们透过某种方式,造成了的视觉错觉?

  许问下意识就想往那边走,走没两步,听见另一边连林林的召唤,声音不大,但仿佛能直接进入他的耳朵里。

  许问脚步一顿,又往那边看了一眼,还是转身回去了。

  他们果然已经做好饭了,在厨房一边支起了餐桌,左腾和两个孩子都已经出来,坐在了餐桌的一端。

  热气腾腾,饭菜飘香,还有大家的笑容以及两个孩子的笑闹声,许问由衷地感到了舒适。

  这次午饭是连天青主厨,确实跟连林林的手艺风格不太一样,稍微重口一些,好几道菜都比较辣。

  “也有不那么辣的,不适应的话可以换个口味。”连天青拿着筷子,对其他几个人说。

  连林林一开始确实很不习惯,吃得直吐舌头,脸颊嘴唇都是红通通的,眼眶都有点泛湿了。

  但很明显,她就是越菜越爱的那种典型,明明被辣得不行,但还是一直在吃。

  连天青宠爱地看着自己的女儿,闲聊一样介绍说:“在这里,很少有这么正宗的辣。后来我有一项奇妙的旅程——”

  说到这里,他抬头看了一眼许问,许问瞬间明白,这指的是他去现代世界!

  他果然记得当时发生的事情!

  “——那里跟这边很不一样,有一样叫火锅的东西,人人都爱吃。我观察了一段时间,回来找类似的味道,总算是找到了。”

  连林林一开始专心在吃,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听她爹的话,突然听见“火锅”两个字,筷子一停,愣住了。她抬头看了许问一眼,看见许问肯定地对她点了点头。

  她低头一笑,心里突然有些高兴。

  这个屋子里,只有他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情,好像是他们共同拥有的秘密一样。

  不过,她的笑容很快敛去,困惑地看着连天青问道:“这意思是,阿爹你其实早就回来了?”

  连天青低头看她一眼,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

  “那为什么不回来看我们?害得我们一直担心!”连林林控诉他。

  “很难说……当时我处于一个很奇妙的状态,当时我也不太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后来总算是清楚了,但也来到了这里。那时,距离你们过来已经不久。”连天青道。

  “什么状态?”许问忍不住问。

  之前令狐一德语焉不详地说了半天,其实他还有一个最好的询问对象在眼前啊。

  听到这里,左腾主动放下碗站起来,想要招呼两个孩子出去。

  结果连天青淡淡抬了一下手,阻止了他们,道:“都这个时候了,听一听也无妨。”

  “当时我跟着你一起,去了你原本的世界。”连天青开场就这样说,连林林是知道的,相比较而言,她更好奇连天青的视角,以及他与许问分开之后发生的事情。

  而左腾瞬间就听呆了,他迷惑地看看许问,又看回连天青。

  你原本的世界,这是什么意思?

  这听上去像是……许问本不是他们世界的人?

  左腾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阅历之丰富、脑子之灵活,绝不逊于他们中间的任何一个人。

  更关键的是,他跟许问以及连林林同行了这么久,帮了他这么多忙,对他的了解已经非常深了。

  刹那间,许问过往表现出的无数异常浮光掠影一般掠过他的脑海,他的表情渐渐变成了恍然大悟。

  这个世界确实没有穿越之类的东西,但这样的概念在这里其实也不算陌生。

  尤其是他不管是真是假,确实接触过一段时间的佛教经义,须弥芥子、三千世界、大乘小乘……这样的概念迅速与连天青这六个字结合了起来,他明白了过来。

  原来如此,我是说这少年也太天才了一点,甚至很多东西都不单只是天才这两个字可以形容的。

  原来如此……

  左腾心里产生的强烈的奇妙感,而这时,连天青其实也没给他留出消化的时间,还在继续往下说。

  开始一段时间,连天青的灵魂去了许问所在的世界,看见了属于另一个世界的奇妙,看见了一整个未来。

  他很快就判断这是真的,一方面跟左腾一样,是感受到了许问的不同寻常,另一个方面,这个世界实在太细节了,历史清晰,逻辑自洽,这不可能是任何一个人能够凭空想象出来的东西。

  他好奇而又迷茫,以全新的眼光看待着这个世界,如饥似渴地接受着新的事物,在这个过程里,这个世界的相貌由浅入深地逐渐呈现在他的眼前,他对它慢慢有了概念。

  不过,他始终不属于那个世界,他渐渐发现,他开始变得虚弱,仿佛在被这个世界所排斥。

  听到这里,许问和连林林一起变得紧张起来,异口同声地问道:“你没事吧?”

  不过下一刻,他们同时松了口气,都觉得自己有点傻。

  连天青现在都在这里了,当然是没事的。

  连天青只是笑笑,没有回答。

  他确实没事,但是那之后的一段时间,他的意识一直有点模糊,自己也不完全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他感觉自己去了很多地方,看了很多事情,大量的信息涌入进来,化成了他的知识,但具体过程,却都不太清楚了。

  “大概是什么样的呢?”许问思考着问,“有没有残留的印象?”

  “很多,也很复杂,像在梦里一样,只有很少的零零星星的感觉,没什么完整的画面。”连天青回答。

  在“梦”里,他好像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本来就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经历了很多事情,学了很多东西。

  他干的还是老本行,实力不错,修复了很多东西,很受人尊敬。

  他的变化是有一个渐进的过程的,一开始稍微清晰一点,大致还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但时间越久,记忆越模糊,到最后,他感觉自己彻底陷入了一片黑暗,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不过最后,他还是“醒了”,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这个世界。

  他确实回到了这里,但并没有完全恢复正常。

  “我的身体与我的灵魂仿佛并没有融合在一起,各种纷繁复杂的信息充斥在我身体的每一处,用你们的话来说,是在每一个细胞里。我消化吸收着这一切,每吸收一点,身体与灵魂就融合一点。

  “在那段时间里,就像我在你的世界里一样,我能看见周围的一切,但所有人都视我于无物。

  “我的身体、我的灵魂好像在自由行动,仿佛它们自有主意,自有去向。

  “我自然而然地来到了这里,看见了方碑。”

  连天青注视着许问,道,“那一刻,我知道了天工无惑的意思。

  “并非真正无惑,而是解开了最大的疑惑——

  “也就是,知道了这个世界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