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进入岳的黑森林|花蒂夹子装饰文

2021-11-23 09:27:10情感专区
“想活命,就一五一十的把事情原委说明白!”

  其实,一个星期之前,我们进入墓穴盗走了里面的陪葬品。

  本来没什么大事,可是其中一个成员看墓主人是个女人。

 

“想活命,就一五一十的把事情原委说明白!”

  其实,一个星期之前,我们进入墓穴盗走了里面的陪葬品。

  本来没什么大事,可是其中一个成员看墓主人是个女人。

  那女人虽说死了近千年,可身上的衣服还都完好。

  就连头上的青丝都没有腐烂,他就手欠嘴也欠的调戏了她。

  “无量天尊,你们是多大的胆子,盗墓已经打扰墓主人的亡灵,居然还出言侮辱墓主人,你们不是找死吗?”

  “是啊,我们虽然斩鬼除魔,但是有底线的,向你们这种人,这都是报应。”

  两位伏魔道人气呼呼的说道。

  “两位道长,我们知道错了,谁知道那个兄弟脑子是怎么想的,他觉得墓主人年轻漂亮,而且死了这么久,尸体依然保存很好,他就用手摸了摸墓主人的脸,然后说了句,这姑娘要是活着,一定是个漂亮的主,死了这么久都挺水灵的,嘿嘿,瞧这脸蛋,还挺有光泽的。”

  谁知道下一秒,那个女尸就坐起来了,掐住那小子的脖子。

  那小子惊慌之余拿起一个锤子,就把女尸的脑袋砸下来了。

  女尸没有脑袋双手还紧紧的掐着他的脖子。

  同行的伙伴为了救他,纷纷拿出铁撬和锤子,把女尸给砸碎了。

  女鬼惨叫一声,从四面八方就飘过来很多恶鬼。

  和我们的人撕扯在一起,女尸的尸体七零八碎攻击性却非常强。

  我们的人损失惨重,我和十几个兄弟好不容易逃了出来。

  我的师傅就被那个女尸的脑袋拽走了。

  我师傅慌乱的拿着一个炸药,把那个女尸的脑袋给炸成了灰。

  就在我师傅跑出墓室的门口时,被一个恶鬼缠住,最后连个尸身都没剩下。

  之后,村里就开始闹鬼,而且一天比一天多。

  墓穴中除了我们几个兄弟的尸体,还有四个风水师。

  他们先后进入这个墓穴,都没有活着出来,这就是我为什么让你们正午时分才进去的原因。

  圣女说完,哭诉道:“我们盗墓也是为了生存,没想到会遇到这么刚烈的墓主人,求各位大师发发慈悲,救救我们吧。”

  “对,救救我们吧,以后我们就金盆洗手,在也不干了,只要保住命,我们以后就做个普通老百姓。”

  大春吓的两条腿都软了。

  “你们这件事可不好办,盗墓本来就损阴德,而你们还调戏了墓主人,就是报应了!”

  王归一叹口气说道。

  “我们愿意出钱,出钱买命总可以了吧,而且调戏墓主人的人已经死了,我们都是无辜的,如果我们闯了她的墓,我们愿意把东西都还给她,只要留我们一条命就可以!”

  听着圣女说的到是诚恳。

  “眼下,墓主人尸身以毁,魂魄也不知所踪,你们知道怎么回事吗?”

  我皱着眉头问向圣女。

  圣女把头摇的跟个波浪鼓似的。

  “这件事情我们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这还真有点难办,李熬说三天前墓室里还百鬼猖獗,可现在什么都没有。

  看来只能从老白那里得到消息了。

  一个小时之后,我们回到大院里。

  二十多个盗墓贼已经在院子里等着了。

  “你们说,这几位师傅能活着回来吗?”

  “祈祷他们活着回来吧,要不然,死的就是咱们了。”

  “这个挨千刀的死胖子,自己找死还连累咱们,现在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难道我们真要死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吗?”

  一个年轻一点的小子,首先哭了起来。

  “呜呜,我真后悔,当初干完两单就应该收手的,可就是忍不住,现在都要把命搭上了。”

  “哭个毛,没出息的玩意,干咱们这行的,早就把生死看淡了,想挣钱就要不要命,你怕个球?大不了和那些小鬼拼了。”

  “说的就是,钱是挣着了,可有谁攒下多少,都知道这是死人钱,挣了就花,不是赌就是嫖,不干这行干什么?你去工地抬水泥,累一辈子能攒下个房子啊还是能娶着媳妇。”

  “就算是让我把命搭在这上面,老子也不后悔,我娘的病要是没钱治早就死了,现在我娘的病好了,我要是死了都值!”

  大伙议论纷纷,看到我们回来都无比兴奋。

  “圣女,是不是把恶鬼灭了?”

  看着他们渴望的眼神,圣女摇摇头。

  “什么?还没灭,那我们可怎么办吗?真要死在这里?”

  那个年轻人神情紧张的说道。

  “小八,你冷静一些,有几位大师在,他们会救我们的。”

  “让我怎么冷静?我不想死,我家里还有一个未过门的媳妇,要不是为了挣娶她的彩礼,我才不会加入你们呢,现在告诉我,彩礼钱挣到了,我却要死了,我不甘心,不甘心啊。”

  年轻人情绪激动的乱蹦起来。

  他可能这几日经历了太多惊恐的事情,神经一直保持着高度紧张的状态。

  现在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受了刺激。

  我仔细看着他的脸,印堂发暗,嘴唇发紫,这是死兆啊。

  还没等我说话,李熬就先开口了。

  “小老弟,要是听李某一句话,你最好冷静一点,你可有大凶之兆,如果处理不好,活不过明天。”

  李熬不愧是阴行的老前辈,看相有两下子。

  “你说谁要死,你才要死呢?”

  小八的情绪越来越激动。

  “年轻人,你给我们一点时间,既然接了你们的活,一定会保你们安全,就算是你激动,也没用啊。”

  王归一也劝导着。

  “我不听,我不管,我要走,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娶媳妇……”

  年轻人疯狂的朝村外跑着。

  “小八,你回来,在等两天也许就会好了,你现在离开,不是送死吗?”

  无论圣女怎么劝阻,小八都不听,他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头也不回的往村外跑着。

  “圣女,可怎么办?”

  大春看着小八的背影,焦急的说道。

  “能怎么样,他想走就走吧,反正我该劝的都劝了,剩下的就看他的造化了。”

 文学

“王叔,你和李前辈还有伏魔道人在村里看着,我去趟山里。”

  “啥?你去山里干嘛?”

  “女尸魂魄不易而飞,就连墓穴里的死者,也魂魄消失,这里一定有蹊跷,我去查看一翻!”

  “那我和你一起去!”

  王归一说道。

  “去山里有什么用?这大白天的,有鬼魂也都不会出现!”

  李熬直接怒回道。

  “一但到了晚上,村里就危险了,我不可能拿村民的性命开玩笑,谁说白天就找不到鬼魂了?今晚我就把这件事情解决了。”

  “哼,口气到是不小,那你去便是。”

  “张老弟,你去吧,村里交给我们伏魔道人,你就放心吧。”

  “王叔,你也不要跟着我,以免打草惊蛇。”

  “可你一个人,行吗?”

  “呵呵,你不相信我!”

  王归一咽了一口唾沫,笑嘻嘻的说道:“你可是乔氏后人,我怎么会怀疑你的实力呢,只是想着人多有个照应嘛。”

  “张大哥,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呀!”

  圣女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告别众人,我只身上了山。

  其实,我要去的地方是城隍庙,所以不想带太多人。

  老白被鬼抬棺抬走,小鬼说的可是尸王。

  那城隍一定知道,这附近的尸王在哪,总比我一个人瞎找强的多。

  我在山里找了很久,终于找到了城隍庙。

  “大胆,你是哪来的冤魂,居然敢闯城隍府!”

  门口的两个守卫拿着长矛对我说道。

  “我是阳间摆渡使,要见你们城隍爷!”

  “什么阳间摆渡使,不认识,给我滚出去!”

  哎呀我叉,不认识我就算了,连我身上的摆渡服也不认识,这也太荒谬了。

  我没理会两个守卫,直接就往城隍庙里闯。

  结果两个守卫找死的拿着长矛就朝我刺过来。

  我一手抓住一个,使劲的一轮。

  两个守卫就飞了出去。

  我大步流星往城隍府里进。

  这处城隍庙在大山的一角,因为此处人烟稀少,城隍庙也破烂不堪。

  大门稍用力就散架了。

  就连守卫的武器都是长矛,而不是拘魂锁。

  飞出去的两个守卫,吹起口哨。

  我刚走了没几步,就从城隍庙里窜出来十多个鬼将。

  他们身上的官服,都缝着十多个补丁。

  鬼将虽然身材高大,但是都瘦弱无比。

  这是穷成什么样儿了?连鬼将都营养不良。

  “来者何人?为何闯我城隍庙,真是活腻了。”

  “本官是阳间摆渡使张二皮,要见你们城隍爷。”

  其中一个鬼将眯着眼睛朝我看过来。

  “阳间摆渡使,呵呵,你逗我们玩儿呢吗?”

  什么?我被说愣了。

  “你们不认识官服吗?”

  “官服又如何?都是骗子。”

  “兄弟几个将他拿下,打入死牢。”

  我也是无语,头一次到了城隍庙,受过这种待遇。

  认不出我也就算了,还要将我打入死牢,你们真是胆子不小。

  废话不多说,就以武力解决。

  轰隆隆!

  啪,啪!

  啊!

  几个回合十几个鬼将就都倒在地上。

  这些鬼将的战斗力简直弱鸡。

  一个差不多的厉鬼,都比他们厉害,真不知道城隍爷是个什么怪胎。

  “大胆,居然伤我鬼将,闯我城隍庙,还把不把我城隍爷放在眼里,是想造反吗?”

  说话的是一个身穿红色官袍的黑脸城隍爷。

  四方形的大脸,铁黑的皮肤,长长的胡须,官威挺大,但是气场不足。

  “你就是城隍爷?本官来此,还不下跪!”

  城隍爷也眯着个眼睛,冷笑道:“大胆狂徒,竟敢冒充摆渡使大人给我拿下。”

  居然说我是冒充自己,这个城隍爷真是不作为。

  我几步走上前朝着城隍爷的脸,就抽了两巴掌。

  啪啪!

  “啊,你还居然敢打本官。”

  “快点把他押入大牢,永世不见天日。”

  “是,城隍爷!”

  十几个鬼将拿着锁链,又朝我扑过来。

  轰隆隆!

  啪啪!

  我再次将十几个鬼将打倒。

  “你们要是在敢造次,我就灭了你们!”

  我朝城隍爷走过去。

  “用你的狗眼好好看看,我身上穿的是什么?九笼拉棺你见过几个?”

  城隍爷在我身上仔细瞧了瞧,又用手摸了摸我的官服。

  “我说城隍爷你是近视眼吗?还是瞎!”

  “你说你是摆渡使大人,除了这官服还有什么证据?”

  我简直无语,被这个城隍爷差点气笑。

  哭笑不得的说道:“官服还不能证明我是摆渡使吗?你想让我怎么证明?”

  就好比去开证明人家提出你怎么证明你妈是你妈,你爸是你爸。

  难道我要去给他验个DNA?

  说不明白那就打吧,只能用武力解决了。

  城隍爷严肃的说道:“大胆狂徒,瞧瞧我们城隍府,已经落败不堪,要钱没钱,要人没人,你来我们这里,有何贵干?如果是想骗取钱财的话,你走错地方了,我建议你去百里之外的城隍府,那里还能比我们富饶一些。”

  我的个乖乖,这个城隍爷居然把我当成了骗子。

  这是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我说城隍爷你见过到城隍府骗钱财的吗?”

  “见过呀,就在两个月前,我让阳间摆渡使大人骗得好惨,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弄了这一身官服,画的还挺像,既然打不过你,我就实话和你说,你的骗术很高,去千里之外更有发展。”

  扑哧!

  我直接笑喷。

  “你说什么?有人冒充我来你这里行骗。”

  “想我城隍爷在这里镇守几百年,虽然这里不是什么富饶之地,可我也算是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哪想到混到如今这个地步,被你们这群骗子,骗得倾家荡产,我这城隍庙也败落不堪,是你们骗术高明呢,还是我这城隍爷该下岗了?”

  城隍爷说的话根本不像开玩笑。

  我的笑容慢慢凝固。

  “城隍爷你说真的有人冒充我行骗?”

  “你也别把话说的那么好听,真的阳间摆渡使大人怎么会来我们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你就走吧,刚刚冒犯我们的罪过我也不计较了。”

  城隍爷一挥手,示意让我离开。

  我带你去见崔判官,去见阴间摆渡使,去见阎王爷如何?

  城隍爷一愣。

  “别开玩笑了,地府重地,岂能是你一个狂徒能闯就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