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他深深地抵进她的湿润 又大又硬又粗再深一点

2021-11-23 09:18:10情感专区
初初晃了晃手里的纸,“二叔看!”
  
   “好嘞!二叔看下哈!”
  
   看到汇款单字样,龙泽笑道,“数目不小啊,这是……”

初初晃了晃手里的纸,“二叔看!”
  
      “好嘞!二叔看下哈!”
  
      看到汇款单字样,龙泽笑道,“数目不小啊,这是……”
  
      话音未落,龙泽的脸色突然变了,舌尖的话没能说出来,噎在嘴巴里卡住了!
  
      收款人的名字……不就是母亲的英文名吗??
  
      大哥给母亲的汇款??
  
      龙泽错愕的抬头看向龙枭,后者自然从容的坐在那里,神色如常。
  
      龙泽恍然想到了母亲在信里说的话,她收到过钱,数额很大,那些钱竟然是大哥打过去的?
  
      “大哥……你……”
  
      龙泽嗓子痒痒的,想要说点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不知道怎么表达,大哥默默做了那么事,他想都想不到。
  
      龙枭压根没想让龙泽知道,但既然他发现了,也无妨,毕竟这么多年过去,陈年旧事已经不再重要。
  
      “是不是闻到凉茶鸡翅的味道了?你来的正是时候,一会儿吃饭。”龙枭打断了他的话,顺便转移话题。
  
      有些事,不必说破,不必尽人皆知,如此便好。
  
      龙泽压下了心中的感动,眼睛潮湿,咧咧嘴笑道,“嗯!我就是闻到饭香了,大哥……谢谢你。”
  
      洛寒笑道,“一家人说什么谢谢?跟我们见外呢?”
  
      龙泽傻笑,“嘿嘿,是,不谢了。下次我拎着水果过来!”
  
      何德何能啊,他有这样的大哥和大嫂。
  
      这天吃完饭,洛寒接到电话,医院有个急诊病号。
  
      唐靳言快了一步,洛寒到了医院,患者的情况已经基本问稳定,但还处在昏迷状态。
  
      “对了靳言,你爸爸该来做复查了吧?”洛寒摘下听诊器,问他。z
  
      “你比我记得还清楚,就是今天,这个时间应该做完检查了。”
  
      说话的功夫,唐宗瑞从室那边出来,主治医生正开心的跟他说着治疗情况,似乎很顺利。
  
      洛寒主动过去打招呼,“唐伯伯,看你意气风发,情况不错吧?”
  
      唐宗瑞的眼神闪躲了一下,慈祥的笑着道,“恢复的挺好……挺好的。”
  
      “爸,现在回去吧?我让司机接你。”唐靳言准备打电话给司机。
  
      唐宗瑞却挥手制止了,目光在洛寒面上,“现在有空吗?陪我喝杯茶怎么样?”
  
      “刚好没什么事,咱们去楼下吧,我们医院的白茶还不错。”
  
      一楼大厅,茶水间,洛寒和唐宗瑞对面而坐,两杯茶在两人面前,热气漂浮,溶解在就空气里。
  
      唐宗瑞低头抿茶,热气雾化了镜片,他摘下眼镜,两只眼睛深陷,仓来的痕迹很清晰。
  
      洛寒直接他找她,应该不是喝茶这么简单,“唐伯伯,您在中国住的习惯吗?”
  
      唐宗瑞重新把眼镜戴上,没有再喝茶,握着杯子的挂耳,手背上老年斑点点块块,“毕竟是自己的家乡,落叶还是要归根,我很喜欢中国。”
  
      洛寒微微一笑。
  
      气氛出现了短暂的尴尬,洛寒安静的喝茶,唐宗瑞则像是在努力回想什么,“洛寒,其实……有些事我早就该跟你说,只是……”
  
      他苦笑,摘下眼镜,喝了一口茶,低头看着茶水,一片茶叶沉到了杯底,又浮上来,“我和龙枭的父亲,当年在美国创业的时候,其实也很怀念中国,只是那时候的中国经济不景气,不适合创业。”
  
      果然……他要谈的是跟父亲有关,洛寒点点头,“他父亲很喜欢中国。”
  
      这一点,是袁淑芬说的。

 文学


  
      唐宗瑞苦苦的摇头,“洛寒,其实我……”

洛寒缓缓的抬头,“唐伯伯,当年楚氏发生经济危机,有人暗中给楚氏注入了大笔资金,是你吗?”
  
      唐宗瑞握着茶杯的动作凝固,惊愕的眸子发直,“这个……”
  
      洛寒恬然笑道,“我后来查过,楚氏当年接到了海外账户的支援,不然也撑不过经济危机,谢谢你。”
  
      “不……不……洛寒,不要谢我,我真的……受之有愧,如果不是我当年的一念之差,你父亲也不会死,是我害了他。”唐宗瑞痛苦的垂下头,右手用力揉额头,脊背似乎被沉重的往事压弯。
  
      他当年中了龙庭的计谋,接近了病重的楚父,本就生命垂危的人,在简单的刺激后……
  
      洛寒手臂横穿桌子,握了握唐宗瑞的手,“唐伯伯,我知道你不是有意要伤害我父亲,只怪当年很多事当局者迷,现在龙庭已经死了,我父亲也早就离开了人世,咱们往事不提了。”
  
      唐宗瑞脸上滚烫,羞恼懊悔,太多的煎熬抓心挠肺,“洛寒,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父亲,当年……你父亲手里掌握了龙庭的一些证据,还有,你父亲和龙庭有商业合作,龙庭为了独占股份,就想……”
  
      他摇头,叹气,“我那天拿着龙庭给我的东西找你父亲对质,你父亲气的急火攻心。”
  
      明白了……唐宗瑞被龙庭利用,拿了所谓的证据,而刚正不阿的父亲受不了被人泼脏水,一气之下诱发了急性心梗。
  
      而当初方玲玉给她说的,只是真相的一部分。
  
      “都过去了不是吗?我想我父亲泉下有知也不会怪你。”洛寒心里的痛不比他少,当初她花了那么大的力气,为了唐靳言选择了原谅,现在才知道,龙庭竟然……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洛寒,这件事是我心里永远的死结,我间接害死了龙枭的父亲,也间接害死了你父亲,我才是最大的罪魁祸首!”
  
      唐宗瑞说到这里,苍老的眼泪已经涌出了眼眶,如果时间可以倒流该多好,他一定豁出一切挽救败局。
  
      “伯父,要说罪魁祸首,这一切都是龙庭造成的,他也付出了代价,谢谢你也解开了我心里的疑云,以后……就让我们海阔天空,好吗?”
  
      海阔天空……
  
      那该多好。
  
      唐宗瑞抹抹眼角的热泪,镜片后面的眼睛布满了红血丝,“海阔天空……好……”
  
      喝完茶,洛寒走回办公室,宋青玄居然在等她。
  
      “小洛洛,我想跟你商量件事儿。”宋青玄挠挠头,竟然在害羞。
  
      “什么事?”洛寒心情还在颠簸,没能整理好。
  
      宋青玄傻兮兮的笑,“那个……我和你阿姨啊,想着还是领个证比较好,不然名不正言不顺的,对吧?”
  
      “……”洛寒着实惊讶到了,“哈?领证?你们决定在一起了?”
  
      宋青玄刚恋爱的小青年似的,一笑就脸红,“这不……这不是都一把年纪了吗?再不争取点时间,难道埋进坟头去?”
  
      “那就领呀!我现在就开车带你们去民政局!”洛寒抓起车钥匙,“你们户口本在吗?”
  
      宋青玄:“……”
  
      小洛洛你也太……那个哈?
  
      “愣着干什么?难道要等到埋进坟头?”
  
      “哦!户口本……对……我去找找!”
  
      洛洛亲笔信:小时候读悲惨世界,看到冉阿让的救赎之路,就在想,如果当年牧师没有维护他,冉阿让将被警察带走,也就不会存在后来的种种。
  
      这个故事影响我很多年,让我时刻记得原谅的力量,一次不经意的宽容,或许可以挽救一个人。
  
      一个人,可能会改变一个时代。
  
      我们都是凡人,七情六欲俱全,但好在我们还有力量决定自己更倾向于哪一方。
  
      将近四十岁的时候,我越发明白,一个人最强大的时候,不是报复,而是包容。
  
      愿你被这个世界温柔相待,首先是这个世界上多一些温柔的人,与其期待别人温柔,不如自己先来吧。

次年的春天,高颖姿的孩子出生,是个可爱的小主公,高颖姿给孩子取的爱称叫小美好,表示自己的满足和幸福。
  
      两个月后,高景安的宝宝出生,是个白白胖胖的小王子,高景安给孩子取的小名叫高达,以表示自己对机动战士高达的喜欢,对此,周若琳鄙视他半个月。
  
      周若琳被宝贝的夜哭折磨的天天暴打高景安,但是高景安看着属于他和若琳的爱情结晶,一边挨揍,一边开开心心的骄傲道,“多帅的小伙子!长大以后肯定迷倒万千少女!不愧是我高景安的儿子!”
  
      这年的春天和夏天发生了很多可喜可贺的事情,林熙雯成功怀上了二胎,龙泽逢人就说一定要积极响应国家的号召,多生几个!
  
      看着孩子们健康快乐的成长,当年在一起患难与共的兄弟们都感慨,“时间过的真快啊!不知不觉都当大伯、叔叔了!”
  
      虽然当了大伯、叔叔,他们依然是帅气逼人的风骚美男子,走在大街上会吸引一票女人仰望。
  
      龙泽家的老二出生的时候,龙泽特意在怡景别苑的别墅摆了盛大的满月酒,其实这次的满月酒更像是当年兄弟姐妹的狂欢派对。
  
      宴会邀请了很多很多老朋友和新朋友,统共多达百人。
  
      但围坐在一起喝酒聊天开玩笑的,依然是最亲近的几个。
  
      龙枭坐在主位上,摇晃酒杯,慢条斯理道,“来吧,干一杯,不要做油腻的中年大叔。”
  
      高景安第一个不服输,“什么中年大叔!咱们不要太年轻好吗?刚才一个二十岁的小美女给我暗送秋波呢。”
  
      季东明笑道,“高总,你知道后来那个美女怎么样了吗?”
  
      龙泽贱兮兮的补充道,“被周若琳请过去喝茶了,据说是哭着出来的,啧啧啧,厉害啊!”
  
      高景安尴尬又不失优雅的道,“看到没?这才叫居家必备好老婆!避免男人犯错误!”
  
      女人们在客厅的另一边带着孩子聊天喝茶水,周若琳的儿子和高颖姿的女儿因为抢玩具闹的嚎啕大哭,怎么都哄不下,周若琳一气之下把儿子抱到了高景安这边,往他怀里一塞!
  
      “臭小子也不知道随谁,就喜欢小姑娘的东西。”
  
      高景安笑眯眯的抱起儿子,“那肯定不是随我,随我的话肯定不抢小姑娘的东西,直接抢小姑娘。”
  
      陆双双抱着洛寒的肩膀,“亲爱的,有个事我要跟你说。”
  
      洛寒打量她,“你不要说你又怀上了。”
  
      陆双双撇嘴,“我又不是生娃专业户,我是提醒你一下,你家闺女刚才跑出去了,门口站着一个白衣飘飘的小少年,很帅!”
  
      洛寒黛眉一下子拧紧了,“跑去哪儿了?”
  
      陆双双指着落地窗,窗外是一大片旺盛的栀子花,高大的花海深处,初初一身水蓝色的连衣裙,正在跟一个比她高了大半头的男孩子说话。
  
      男孩子的身影看不清楚,但远远的能分辨出,干干净净的,像极了青春中的书模,掩映在花草之间,似乎可以嗅到青草和花的气息。
  
      初初双手背在身后,仰头看男孩的脸,“找我有事吗?”
  
      眼前这位少年,就是当初被誉为校草的帅气天才,三年过去,少年越发的颀长俊朗。
  
      “今晚的小提琴音乐会,听吗?”
  
      初初耸耸肩膀,“这是在约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