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继攵女h伦 他的手指揉捻她的小核

2021-11-23 08:45:45情感专区
只觉得他是真的昏庸,与他表现出来的一样!
  而此刻的他原形毕露,她自然不会再轻敌。
  她可是蛊毒的老祖宗,怎么可能察觉不到那些飞溅起来的鲜血有毒?
  “哈哈哈哈&h

只觉得他是真的昏庸,与他表现出来的一样!
  而此刻的他原形毕露,她自然不会再轻敌。
  她可是蛊毒的老祖宗,怎么可能察觉不到那些飞溅起来的鲜血有毒?
  “哈哈哈哈……没想到啊,殊儿真是越发长进了。”
  厉擎爵回首,一把握住漫殊手里的镰刀,任由手腕被锋利的镰刀割破。
  然后故意往前一步,靠近漫殊,看着她此刻这张将稚嫩与美艳相结合的容颜,眼底充满了玩味。
  啧啧……他本打算寻来她的尸体就能渡毒。
  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体,自然是没用的,他早就查过,漫殊曾用当初的躯体现世。
  只要她们再结合,他抓到活的漫殊双修,他就还能继续长生……
  做帝王,能长生千年已算能耐,而他要的不仅于此。
  他要长长久久的永生,他渴望的是仙丹的功效,而非邪丹的!
  所以……千年前他与独孤清月就布好了局。
  一招可以一边恢复漫殊的躯体完整保存着。
  又能折磨迟烬那个低贱的花奴,功高盖主的镇国侯到死的办法。
  终究,他们的目的就要达成了,迟烬死而漫殊生!
  “孤为君,你为臣,漫殊……你岂敢杀孤?千年的骂名还没背够?”
  厉擎爵笑着,他的肌肤苍白,流出的血也是冰冷的,浑身缠着死气。
  漫殊看着他,脸色越发苍白,她分明没有中毒?为什么此刻却动不了了?
  “厉擎爵,你对本座做了什么?”
  漫殊皱眉,她之前还是好好的,为何此刻,此刻却无法控制肢体。
  “孤说过,殊儿还是太单纯,谁说毒只能下一种?”
  “你能察觉的是一种,而不能察觉的,又是一种,是一种只有你催动南冥神功,才会中毒的特制毒药!”
  “你与千年前一样,终究是斗不过孤。”
  “这次……你就乖乖做孤的炉鼎吧。”
  漫殊只觉得眼前的画面越来越模糊,这种无力感让她几欲想弄死他。
  可她眼睁睁看着自己倒下。
  “拖下去,算了……孤亲自抱她去地牢。”
  “毕竟,你可做孤一夜的皇后。”
  厉擎爵眉眼冷戾,褪去昏庸之后的邪冷让人不寒而栗。
  “千年前拒孤,如今不还得乖乖成为孤的女人,漫殊啊漫殊……你终归还是回到了孤的手里。”
  他抱着颜汐往殿内走,并没有发现少女的玉足上缠绕的金铃铛已经化作一道不起眼的金光消失。
  大殿宏伟,与千年前的夜国宫殿如出一辙。
  只是这里还是不一样,厉擎爵抱着颜汐,按开了一个机关。
  紧接着就见眼前出现了一个地道口。
  他抱着颜汐一路往下走,地底是更加巍峨庞大的地宫,一道道漆黑的甬道尽头。
  只见远远的,大殿门口放着一尊冰棺。
  冰棺之内,漫殊的躯体浑身是伤,早已不流血了。
  而因为她太过伤痕累累,又不再是从前那一樽冰棺,于是肌肤上已经斑驳上了几许尸斑。
  她就那样躺在冰棺里,邪魅又美艳的容颜那样娇贵,即便只是一具尸体,也堪称艳尸。
  厉擎爵抱着颜汐走到地宫的大殿广场上,忍不住啧啧舌:若不是漫殊尸体只是死物无法成为炉鼎。
  那么……尝一尝她的美色,也未尝不可。
  可惜现在只是残肢断臂,让他极其提不起兴趣。
  “漫殊啊漫殊……孤真舍不得你死啊。”
  厉擎爵笑着,他的谋划已经进行很久很久了。
  从真正的漫殊现世开始,不断从独孤清月的总部遣去暗神者都不是漫殊的对手。
  他们的目的都不是真正地灭了漫殊。
  他们要的不是她死,而是让她更快地提升南冥神功的力量!
  漫殊不过是他手里的一颗突然又有了用处的弃子,能为孤效力,也算是你没来世间走一遭!
  “陛下,一切都准备好了!”
  一个黑影落在两人之下,紧接着厉擎爵站上殿前高台。
  再望下去,已然是无数黑影暗神者匍匐其下。
  “惟愿陛下,得偿所愿,永生不死!!!”
  “惟愿陛下,得偿所愿,永生不死!!!”
  “惟愿陛下,得偿所愿,永生不死!!!”
  “……”
  暗神者们匍匐跪拜,气势恢宏,一如千年前一般拥护帝王。
  这个千年前记载甚少的暴君,原来一直蛰伏在诡城,画地为王。
  厉擎爵在高高的欢呼声里,将颜汐的身体放在早就备好的血台之上。
  血台紧挨着冰棺,两具截然不同的模样的身子并列躺在那里。
  一具娇小可爱,一具美艳动人。
  同样的是此刻都死气沉沉,闭着眼睛,没有生息。
  厉擎爵满意地看着这一幕,然后勾出颜汐脖颈间的黑水晶项链,此刻项链早已拥有了充沛的能量。
  他取下来,放在漫殊的心口。
  只见原本沉寂的黑水晶仿佛一瞬间活了起来,地宫的头顶蓦然星河流转。
  下一刻,只见漫殊尸体上的伤口也在肉眼可见地重组跟恢复。
  冰棺边缘长出血色花藤缠绕其间,缓缓将漫殊的身体包裹起来,形成一个巨大的花蛹。
  躺在一边的颜汐脸色也越发苍白……
  “哈哈哈哈哈……孤的皇后,即便只有一夜,孤也会好好待你的。”
  颜汐只觉得灵魂在被拉扯,黑水晶里巨大的能量在一瞬间复苏。
  能支撑她回到千年前八九年的能量本就汹涌。
  可这颗黑水晶里所吸收的,似乎比那些更加充裕。
  她感觉到充沛的力量在往她的四肢百骸钻,将她的骨骼缝补,将她的伤口复合。
  漫殊忍不住动了动指尖,宛如蝶翼的长睫微颤。
  浑身血光缠绕飞散,她定睛看了一眼指尖。
  南冥神功第六层……功成!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喜得皇后!”
  漫殊手一伸,血色花藤缓缓收敛。
  曼殊沙华藤蔓正在徐徐往回收,缓缓将已经复原的漫殊模样彻底展现出来。

此刻的漫殊,比起千年之前,容貌更为惊艳绝美。
  而那双向来高傲睥睨的狐狸眼里除了冷漠与妖邪,还多了几分楚楚动人!
  “厉擎爵,你想要本座做你的皇后?”
  漫殊勾唇,殷红如血的唇瓣,宛若白雪的肌肤,微卷的墨发长发披散开,红纱裹挟曼妙身躯。
  是呢……她更美,更灼眼了。
  “殊儿若想与孤缠绵几天再立后也可以!”
  反正这里是他的地宫,绝不可能会有外人闯入。
  他也愿意附庸风雅,好好尝尝这千年前就从他手里滑走的美人滋味。
  下一刻,只见漫殊缓缓撑着消融的冰棺爬起来,红纱铺散开,宛如掀起一道绝世惊华:
  “厉擎爵……肖想本座,你配吗?”
  只见乌发红唇的少女蓦然凌空而起,玉足落地,站在了厉擎爵的身后。
  手中虚空一握,曼殊沙华花藤在她手里变幻成一条带刺的长鞭,狠狠往厉擎爵的身上抽!
  “啧,殊儿还是那么调皮呢。”
  “孤就知道你不会乖,看来还得孤对你用点强硬的手段,你才会臣服!”
  厉擎爵站在原地,看着漫殊更加美艳的容颜,手里突然拉住一条透明的丝线。
  “若孤没找到克制你的办法,你以为……孤敢让你恢复躯体吗?”
  “这是天蚕丝做成的囚笼,南冥神功再强,也会失去效果,漫殊……放弃挣扎吧!”
  “只有从了孤,才是你的正道,否则你与千年前一般,就算是死……也是遗臭万年的邪教!”
  厉擎爵站在原地,在拉动天蚕丝的一刹那。
  漫殊只感觉到周围突然竖起一道道透明网状的墙。
  将她周围包裹,彻底禁锢在小小的方寸之地。
  这是一道囚笼,特地为漫殊打造的囚笼。
  “嘶……殊儿的肌肤越发白皙娇嫩了,身上的伤痕也没了。”
  “这样才配得上孤不是?千年前那具满是疤痕的身躯,让孤看得生厌。”
  “女人,从古至今都该臣服于男人,你又何故要执着军务?”
  “明明是这样碾压后宫佳丽三千的美貌,留在宫里被疼爱荣宠多好……非要去沙场那样危险的地方找死。”
  “你说说……是不是不守妇道,不尊夫德?”
  厉擎爵阴狠地勾唇,迈着长腿走到透明的蚕丝牢笼旁,看着里面那张最绝艳的容貌身姿。
  啧啧,能得到这样的妙人儿,也不枉他活了千年。
  漫殊站在透明却锋利的牢笼之中,看着眼前的恶心至极的男人。
  即便此刻身处下风,她也那样的高傲肆意,轻挑眉梢道:
  “醒醒吧厉擎爵,也不看看今年是建国几年,女人三从四德的时代早就过去了。”
  “就你这种碎成渣的小脑萎缩患者,在我们华国,可是要被送去精神病院妄想症科室的!”
  “夜国早亡了,你这个陛下早就翻篇了,后世称王的人数不胜数,你看谁会供你这毛病!”
  “拖你这大逆不道的乱臣贼子去堵下水道口都嫌碍事!”
  漫殊漫不经心地吐槽道,也不急着出去,反而缓缓眯着狐狸眼与厉擎爵骂上了。
  “……”下首的暗神者们:???
  漫殊大人不愧是嘴炮王者,这都成了陛下的掌中玩物了。
  还敢大逆不道地忤逆陛下,简直是找死!
  “放肆!孤是夜国的帝王,你是夜国的臣子,不……是刁民,阶下囚!”
  “如此,还敢骂孤,不要命了吗?”
  厉擎爵好歹是帝王,他城府练得很深,可从未跟人骂过架。
  此刻被漫殊指着辱骂,居然发现自己骂街的本事不够,压根没法反驳,只能大骂“放肆”!
  “骂你怎么了?老娘没打你你就该烧高香了!”
  “夜国早亡了,如今谁还不是个正经华国公民了,谁惯你那高人一等的臭毛病?”
  “觉得本座放肆了?那你来打我呀,略略略~”
  漫殊站在天蚕丝的牢笼之中,物理攻击用不上,她直接法术攻击也将就吧。
  反正,厉擎爵没一样是能干不过自己的!
  “……”卧底在暗神者其中的血月教徒:卧槽,漫殊大人啥时候变那么可爱了?
  爱了爱了!
  “……”厉擎爵气得咬牙切齿,偏偏不敢打开天蚕丝牢笼。

 文学


  若他打开,里面那位现在看着又乖又可爱,骂人都可爱。
  但真的放出来……那就得秒变吃人的魔鬼了!
  “殊儿又能得意多久?除非你要在里面不吃不喝一辈子,否则,总有可乘之机时。”
  “与其如此小心,不如乖乖从了孤,孤会让你尝尝男人对女人最致命的疼爱!”
  厉擎爵阴冷一笑,他站在牢笼之外,就那样盯着漫殊,像是打量自己培养许久的猎物。
  反正已经为了猎到她花费了那样长的时间跟心力。
  再多熬她一段时间,她总有松懈的时刻。
  “……”漫殊:那的确挺致命的,你这不就是要本座的命吗?
  她敢给,他又受的起吗?
  漫殊见他那样沉得住气,指尖一抬,地上缓缓开始疯长曼殊沙华花藤……
  然而她还没启动,只听见地宫上空蓦然一声轰鸣。
  紧接着地宫的头顶被生生轰出一个大洞!
  封司夜站在地宫头顶的大洞之上,俯瞰被砸破“天空”的地宫。
  然后视线缓缓对上厉擎爵阴冷的眸子,放肆又张扬一笑,暗藏血光:
  “敢动本帝的女人,是嫌自己活得太久,想喜提死亡还是想享受尸体永久皮肤?”
  他站在那处,身后的阳光斑驳在他修长高大的身影上。
  封司夜手拿狙击枪,身后是浩浩荡荡的暗夜帝国大军!
  s国除了王室白家掌权,还有两个帝王。
  一个是暗夜帝国夜帝,一个是诡城神出鬼没的诡城之主!
  从来王不见王的两人,此刻隔空对视,空气中肃杀之焰熊熊燃烧!
  “阿夜!!!”
  漫殊站在牢笼之中,仰望这那逆光而来的身影,激动道:呜呜呜,我家老公就是帅啊!
  “嗯,臣来接夫人回家了!”
  “……”厉擎爵:找死!!!
  “……”暗神者:陛下绿了?

 

封司夜背光而立,身后的暗夜军团已经彻底将这里包围。
  他俯视着站在地宫里的厉擎爵,又缓缓开口:“赶紧放了她。”
  否则,他便要这里天塌地陷,万劫不复。
  漫殊仰头看着封司夜,眼底瞬间缠上几分邪,然而转而看向厉擎爵道:“没听见吗?”
  “本座的夫君让你放了我,哼……不放本座,后果自负!”
  漫殊原本霸气邪魅的气质一收,此刻可可爱爱地叉腰骂道。
  那动作,那小表情,简直不要太可爱。
  “……”卧底们:???
  难道是我们卧的年份太久了,教主大人什么时候画风变得如此诡异?
  居然还会撒娇,还会告状了?
  不过,可可爱爱的漫殊大人简直不要太招宠。
  厉擎爵见此,眉头紧皱,他自己的地盘本该坚不可摧,现在居然被人打进了老巢。
  难不成……他的人里面有间谍?
  可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与这位夜帝对上,他对封司夜早有耳闻,只是从未见过。
  而此刻封司夜背光而立,让厉擎爵还没辨清楚他的容貌。
  “啧,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对孤发号施令?”
  “想救殊儿?看来你很喜欢她啊,可惜……她已经是孤的女人了!”
  “这具身体很早就在孤这里了,她的一切,孤早就尝过了,这样一个肮脏的女人,你还敢要?”
  厉擎爵扯开恶劣的笑意,转眸看向牢笼里的漫殊。
  他可以从漫殊的话里推断出这人跟她交情匪浅,何况他也的确查过封司夜。
  这是一个在华国翻云覆雨,并且也得到了颜汐的男人。
  那他应该知道,漫殊的躯体在独孤清月跟她对上一次之后,就失踪过。
  而漫殊会来这里,不就是想要拿回漫殊的躯体吗?
  他太清楚男人最在意的是什么,而一个女人,贞洁最重要。
  何况她的躯体还落在他手里那么多年,就算是他没做什么。
  说出去……也足以让漫殊为此痛失所爱!
  “厉擎爵,你特么还要不要脸?本座那尸体都快碎成块了,你下得去手?”
  漫殊原本看见阿夜过来的好心情瞬间被厉擎爵恶心到极致。
  “嗯,你可曾听过……从一开始,你这具身子就一直存在孤这里!”
  “千年之前,你的躯体被我们复原,独孤清月可没带你走!”
  “这地宫,本就是为你而建,孤的皇后!”
  厉擎爵笑得阴寒,仿佛魔怔一般地往后退,拔剑站在离漫殊最近的地方。
  而血台之下,是万万众暗神者,是他的军团。
  一个区区夜帝,也配跟他抢女人?
  封司夜看着这一幕,蓦然从头顶的大洞一跃而下,紧接着,他身后的下属们也飞快地放下绳索。
  一个个黑影宛如下饺子似的从地宫头顶的大窟窿上坠下。
  封司夜稳稳落地,迈着大长腿拾级而上。
  他那样无畏地盯着厉擎爵,那张让厉擎爵熟悉至极的容颜缓缓在他的眼前展现。
  锋利的眉梢,宛如弯月,英挺的鼻梁,深邃的狼眸,刀凿斧刻出的极致完美。
  又是与记忆中那个让他恐惧的身影重合……
  “迟……迟烬!!!”
  厉擎爵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张脸,以及漫殊与封司夜的关系。
  原来兜兜转转千年,漫殊与迟烬终究修成正果?
  不……不行,千年前他可以拆散他们,如今也可以。
  何况,要想继续长生,他太需要漫殊了!
  “是呢,是我。”
  封司夜从容不迫,迈着大长腿继续往上走。
  视线缓缓落在被困在蚕丝牢笼里的美艳教主,微微颔首道:“漫漫不脏,她是我爱的女人,即便有什么……那也是我没有保护好她。”
  “肮脏自始至终不该被不公平地安在无辜的女人身上。”
  “那个玷污强迫女人的畜牲,才是最恶心的……不是吗?”
  “受害者有罪论是从古至今的枷锁,本以为城主是个坦坦荡荡的男人,没想到……格局小了!”
  封司夜继续往前走,视线那样紧锁着漫殊。
  明明没有对她说一句话,但眼神那样安稳,仿佛在安抚道:“别怕,我在。”
  “迟烬,你在早死呢,不过是个侯爷,见了孤还不行礼?”
  厉擎爵虽然惊讶,但此刻便能更能端着自己的身份了。
  他是这里的王,永不会变。
  “是吗?夜国早亡了,如今端身份,你又算老几?”
  封司夜越走越近,让厉擎爵危机感爆棚,赶紧道:“来人,护驾!”
  “快,把迟烬这个叛徒就地斩杀,孤要他万劫不复!”
  厉擎爵这么一下令,只见台下原本整整齐齐的暗神者队伍突然扭曲燥乱起来。
  只见一个个身披黑袍的暗神者蓦然掀开长衫,手腕上是最显眼的神魔蛊铭文。
  漫殊站在原地,蓦然勾唇:“血月教徒,听本座令!”
  一时间,杂乱的队伍好似时空停顿,纷纷看向那一抹灼眼的血红。
  “血月神教,日月同辉!!!”
  “属下唯教主令是从!!!”
  那样整齐划一的回复声仿佛要冲破云霄。
  漫殊抬眸,只见腾蛇化作血色大蛇盘踞在被炸开的洞口处。
  一双阴森森的蛇瞳盯着地宫里已经懵逼了的剩余三分之一暗神者。
  “……”诡城的三分之一自己人:???
  什么情况?反水了?
  有人忍不住戳了戳身边突然掀开黑袍改变路数的昔日同僚,问道:
  “你啥时候接到反水命令的?我咋没有?”
  “不装了!老子是卧底!”
  同僚冷淡回复,紧接着一刀解决了他。
  “……”某暗神者:我去,简直不讲武德!!!
  此刻天空中无数寒鸦飞舞,仿佛带着遮天蔽日的警告。
  这画面,简直与千年前漫殊死的那次一般。
  漫天乌鸦,仿佛在控诉他帝王失德!
  但那又如何?如今最大的把柄在他手里。
  漫殊这个人,就是他最大的胜算!
  厉擎爵又看向暗神者反水这一幕,只觉得心肌梗塞,看向漫殊道:“你在孤这里安插间谍?”
  “漫殊啊漫殊,孤真是小瞧你了!”
  厉擎爵怒火中烧,直接将天蚕丝收拢,将漫殊紧紧捆住。
  然后拉到身边,一把掐住她的脖子。
  “……”漫殊:那你的确不算小瞧本座,卧底这本事……是血月门自行发起的,还真跟她没关系!
  “不过,现在你可是在孤的手里,我看谁敢动孤?”
  “孤的指甲里有毒,你们谁敢再上前一步,我就杀了漫殊!”
  厉擎爵癫狂又疯魔,他活了一千年了,绝不会让自己再失败的。
  他要漫殊跟自己双修,他要她死,他要继续长生。
  千年前能做到的,如今他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