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吞吐着粗黑的兽根 校园大尺寸的小黄说说1000字

2021-11-23 08:32:38情感专区
在被窝里左右撵动,在某人怀里翻来覆去,迟迟不打算起身。
  
  “叽叽喳喳。”
  “叽喳叽喳。”
  
  屋檐下的燕子开始了定时定点的喧闹,燕子

在被窝里左右撵动,在某人怀里翻来覆去,迟迟不打算起身。
  
  “叽叽喳喳。”
  “叽喳叽喳。”
  
  屋檐下的燕子开始了定时定点的喧闹,燕子宝宝们都在叽叽喳喳地闹着什么,把宁枝的睡意吵得干干净净。
  
  她懊恼地掀开眼皮,一双美目里满是疲倦,眼尾处的残红仍未散去。她呆呆地看着床幔,眼神有些出神。浑身上下更是懒懒洋洋的,一动也不想动。全身的骨头都像是被浸泡在药酒里,酥酥麻麻的。
  
  而始作俑者倒是神清气爽。
  
  某人披衣半躺,衣服披得极其随便,抬眼看去,她的目光便能穿过他大开的衣口,探入他的胸膛之中。这般诱她深入的打扮,不知是他有意还是无意。
  
  宁枝收回自己的视线,不再去欣赏唾手可得的美色。
  
  相比于宁枝的迷迷糊糊,温禁的目光就清明许多。与其说他是醒的早,还不如说他是根本就没睡。
  
  此刻他的手掌正高高扬起,阳光从他的指缝间穿过,映照到他的脸上。白皙的手腕侧边能看到青筋横起,修长的手指正在撵动着一颗小珠子。
  
  宁枝看到他这双手,就猛地联想到昨晚他做的事。她脸上顿时紧紧张张,从耳根子到脖子全都红了个遍。
  
  “醒了?”温禁侧身搂住她,在她耳边低语沉沉,像是还想继续。
  
  “你看过遗光珠了?”宁枝按住他胡来的手,故意凶巴巴地盯着他,妄图藏起自己的紧张感。
  
  宁枝红得滴血的耳尖。
  他盯着看了许久,随后转了转眼珠,大大方方地拿出珠子,轻描淡写地在她耳边认罪,“看过。”
  
  宁枝:………
  
  “但是时间太长,还没看完。”他的双指夹着那颗小珍珠,将它递到宁枝眼前,那眼神仿佛是在问她“你要不要和我一起看?”
  
  “给我!”宁枝起身,双手握住他的掌心,试图要将它毁尸灭迹。
  
  可温禁的手指很灵活,他不知怎么的,三下两下就把遗光珠藏了起来。
  
  宁枝在他身上翻找一次,里里外外翻个干净,也没找到罪证。
  
  她先是凶巴巴地盯着他,可随后便垂下眼眸,又羞又恼地问,“留它做什么!”
  
  “收藏。”
  
  宁枝:………………
  
  两人又是胡闹一通。
  
  随后宁枝突然想起一事,她立刻收敛了脸上的笑意,拧起眉头看向他。
  
  温禁正闭目养神,脸上蛮正经的样子。
  
  她摇了摇温禁的手臂,“你的心魔是怎么回事?严不严重?”
  
  修士或多或少都有一点点心魔。只要心魔不严重,对修为并不为产生实质性的阻碍。但是心魔这种东西是不可控的,它前一刻或许还安安分分安居与心府的一方,后一刻可能就大开杀戒,控制修士的心神。
  
  而温禁明显是个异类。
  
  他先前从未有过心魔,他的心府干干净净清若明镜。
  
  宁枝不免有些忧心,他会不会对这种状况手足无措。
  
  “让我看看好不好?”
  
  温禁没理会她。
  
  他安安静静地合着眼,仿佛是真的疲惫不堪睡着了一样。要不是他搁在自己腰间的手还在用力,宁枝就真要被他蒙骗过去。
  
  “那我进去了哦。”她推了推温禁的肩膀。
  
  不说话?
  算他默认好了。
  
  宁枝敛起心神,集中注意力,小心翼翼地探进他的心府。
  
  果不其然,这回她在温禁的心府里看到了一团黑色的雾气。它小小的一团并不大,但是浓得化不开。
  
  宁枝皱了皱眉,慢步靠近黑雾之中。
  
  心魔在恐惧中诞生。
  
  修士此生最后悔、最害怕、最痛苦的回忆便会组成心魔。毫无疑问,它是修炼路上的潜在绊脚石。
  
  但是他是温禁啊!
  宁枝皱皱眉头,他能怕什么呢?
  
  ……
  
  少顷,宁枝才从他的心府里退出来。
  
  宁枝刚睁开眼,便看到温禁也在看着她。
  
  她的目光灼灼,眼底似乎藏着些微光。昨日还未褪去的眼底余红,如今更要加深了。
  
  “哭什么。”他伸手抚上宁枝的眼角,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
  
  “我还好好的呢。”宁枝将脑袋搁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他脸,贴着他的耳朵,逐字逐句地说,“我还好好地活着呢,没有被怪物抓走,没有被杀掉,你不要再想那些了。”
  
  他的心府里有一处角落,日日夜夜都在循环着,宁枝被魔神扔进海里的场景——
  
  她被夺去灵力,被扔进汪洋大海,而他拼尽全力也没有救回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堕入深渊。
  
  不断循环,不断往复。
  
  只要那团黑气尚在心中,他便会时时刻刻记得这样的场面。
  
  “……”摸了摸她的头发,察觉到怀中的人重重地搂住了自己,他的眉心才慢慢平缓下来。
  
  “嗯。”温禁点点头,又将她抱紧了些。
  
  ***
  
  得知宁枝死而复生,明逍立刻赶来探望她。云沐宗对此身边愧疚,若不是他们想要看看宁枝,也不至于让她经历如此险境。
  
  明逍来的时候带了好大一推东西,那架势像是要陪吃陪喝陪玩一样。
  
  若不是温禁一直都在一旁,冷冷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他说不定又要说出些什么挖墙脚的话来。
  
  宁傲这半年来都兢兢业业,但是他仍旧遇到了很多麻烦事,不过他都忍着,没过来问姐姐。
  
  宁枝大病初愈,她自己尚且还要亲勤加修炼,宁傲更是不愿意拿这些东西去烦她。
  
  好在熟能生巧,他独自应对下那些困境来以后,部落里的那些长老们,慢慢地对他改变了看法。
  
  大家对他的印象从“不学无术的暴躁小殿下”,变成了“有那么点儿用处的.每天都在努力忍着不发火的.小殿下”。
  
  雅雅也不像以前那样只知胡闹了。她终于知晓,两族关系不能只看夫妻二人间感情,还需要悉心维持自己的形象,遇事做决定时多方思量。
  
  她现在有意识地融洽龙族部落和海族的交流,无论是心胸还是眼界,都比以前开阔许多。
  
  但是每次回到宁枝身边,她就会原形毕露,重新变成那个满口“姐姐,姐姐”的小姑娘。
  
  章含珏和柔佩仍旧每天都恩恩爱爱。不过上次,柔佩把袭玉的相亲交友小牌牌润色过一遍以后,还真有很多女修前来联络袭玉。

 文学

于是袭大师兄过上了每天和八个姑娘家相亲的繁忙日子。
  
  ………
  
  忙忙碌碌便到了温禁的生辰。
  
  他每日都那么繁忙,自然是不会记得自己的生日。
  
  宁枝撑着下巴呆在床上,胡乱思考自己该送他什么礼物。
  
  送灵力不行,她与温禁的灵力是共享的。
  
  送寿命不行,原理和灵力相同。
  
  送徒弟……算了,能做他徒弟的全都是倒霉孩子。
  
  宁枝想了又想,眼珠转了又转,不久后天色便晚了下来。
  
  某人要按时回家吃饭了。
  
  外面风雪渐重,他回来时身上裹着一身寒气。披风一解,不少的雪花便顺势而下,慢慢凝结成水珠,最终“嘀嗒”一声落到地上。
  
  刚敛去身上的寒气,怀里便多了个娇软美人。温禁挑了挑眉,不知为何今日她这样主动。他知道宁枝很少撒娇,但是他喜欢宁枝这样依赖他。
  
  于是没将人推出怀抱,温禁顺势抱起她,喉咙里溢出一声轻笑,低下头咬了咬她的耳朵。
  
  温禁掂量了一下抱着的人,“最近是不是长胖了?”
  
  “嗯?”宁枝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她愣了足足有三秒钟,才一拳锤到温禁的胸口上,柳眉倒竖,“我最近胃口不好,明明吃得比以前少多了,怎么会长胖呢?!”
  
  宁枝悄悄地揉揉自己的肚子,奶凶奶凶地怼回去,“我看明明是你的力气小了,也许是身体不好了。”
  
  温禁站定,挑了挑眉,想说什么。可最终他点了点头,笑意满满,“宁宁说的是,有你在我身侧,我的确是身体不太好了。”
  
  “?”
  “??!”
  
  呵,往日调.戏他一两句,他便会脸红不语。如今……大概是脸皮变得像寒冰一样,厚了许多。
  
  被他抱到床上以后,宁枝眼疾手快,一把搂住了他。
  
  “我今日修为升阶了。”她说这话时眼睛里亮晶晶的,像个要糖的小孩子,正等着他的夸奖,眼里满是骄傲自得。
  
  温禁的神情一动,顺势低头吻下去。唇舌交缠,深入腹地。
  
  宁枝万万没想到温禁居然是想这个,她还以为他会高兴地说两句好听点儿的话,怎么上来便这么直接?!
  
  但是仔细一想,温禁的确从没有强制她的修为要如何如何。
  
  无论是谁,舍去那么多灵力都该心痛无比。可他倒好,说不在意……便真的不在意。那么多年的修为,他倒是舍得。
  
  心中微微悸动,宁枝主动了许多。
  
  一吻过后,两人都有些气喘。
  
  掩不下脸上的羞怯,宁枝索性又主动吻了吻他。不同于上次那样的交缠,她这次的吻很轻,很认真,只舔了舔他的唇瓣,然后起身离开。
  
  在温禁做出下一个举动之前,宁枝赶紧把礼物递给他。
  
  “今日是你生辰,你想必又忘记了。”
  
  “……”的确是忘了。
  
  主要是没有这个习惯。
  渝山最初的几人,就是他、章含珏、袭玉三个师兄弟。他们三人都不讲究这些,师尊常年闭关,也来不及问这些事。
  
  久而久之,他们三人便没有什么过生辰的习惯。渝山事务繁忙,对于温禁而言,这一日和其他的每一日都没有区别。
  
  直到——
  柔佩仙子来了。
  
  直到章师弟娶了柔佩,他们师兄弟才意识到,生辰时应该是这样过的。
  
  柔佩总会在章师弟的生辰时准备许多东西,明里暗里一堆惊喜,变着法儿的让章师弟开心。
  
  他与袭玉师兄,咳咳,并不会羡慕这些。
  
  他们都是修行之人,才不会羡慕人世间的习俗。
  
  真的不会。
  真的。
  
  目光在放回眼前的盒子上,温禁的眼底已经燃起笑意。
  
  “以后就只剩师兄一人了。”温禁轻声道。
  
  “嗯?”宁枝眨眨眼。
  
  “谢谢。”他的声音提高几分,语气却是货真价实的开心。
  
  温禁笑起来的时候非常好看,周边所有人物都可以为之失色。宁枝看着他,眼睛都有些怔住了。
  
  “宁宁是不是在想……”温禁的语气露出几分调侃的情绪。宁枝立刻伸手,捂住他的嘴巴不让他说下去。
  
  她几乎能读懂温禁的眼神!她很明白刚才他想说的是“宁宁是不是在想,我笑起来,果然比那什么小龙虾弟弟好看。”
  
  ……他可太坏了!尽做一些投她所好的事!
  
  “你都没有把盒子打开,看看喜不喜欢。”宁枝皱了皱眉,像是在埋怨温禁敷衍她。
  
  他打开盒子,见到里面放着的东西后,他有片刻错愕。随后垂下眼眸,将礼物好好珍藏好,眼底慢慢浮现出温柔的笑意。
  
  宁枝心底松了一口气。下一刻,她便被拉入怀中抱着,还被狠狠地揉着头发。温禁有力的手指穿过她的发丝,按着她的脑袋。两人的头发缠绕在一起,似乎缠住了。
  
  “好了,放开我,再这样下去头发就真解不开了。”宁枝微微无奈。
  
  “解不开就不解了。”他语气淡淡,显然是不打算放手的样子。
  
  宁枝看看那个盒子,见着里面空空落落,金鳞不知所踪。
  
  她诧异地翻了翻温禁的手心,仍旧没见到它。宁枝捏着他的手指,满脸疑惑地摸着他的指缝,与他的手指斗智斗勇。
  
  宁枝把金鳞送给他了。
  
  温禁虽然没说过,但是宁枝还记得这事。那就说明,她是愿意和自己在一起的。不是因为同生契,而是因为她愿意。
  
  “我很喜欢这个礼物。”温禁吻了吻她。
  
  宁枝装似敷衍地点点头,内心却慌乱不已。
  
  她以前总觉得温禁表达感情的方式太委婉,她摸不透。可是如今他难得这样直白地表达情感,她、她、她心跳得更乱了。还不如以前呢……
  
  “你把它放哪儿去了?”她岔开话题。
  
  “好好收起来了,和那颗遗光珠放在一起。”
  
  “……嗯?”宁枝眨眨眼,随后赶紧回头,晃着他的肩膀,“不行,不要和遗光珠放在一起!不是……你不要把遗光珠留着!”
  
  “哦。原来宁宁想要那颗遗光珠,我给你就是了,不过你要好好收着。”温禁与她有商有量,态度极好。
  
  “我才不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