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推荐(性活动中的高尔夫玩法)在线阅读

2021-11-23 08:27:17情感专区
她和喻言之间的误会也说开了,而且若是喻言能帮自己要到女三号的角色,以后就能天天在剧组看到喻言和她演对手戏了。

  “言姐,你真好,我太感动了。”

  宁澜兴奋

她和喻言之间的误会也说开了,而且若是喻言能帮自己要到女三号的角色,以后就能天天在剧组看到喻言和她演对手戏了。

  “言姐,你真好,我太感动了。”

  宁澜兴奋地说,喜欢之情溢于言表 。

  “没事,小事一件。”

  喻言爽快地说。

  “那我就不打扰言姐休息了。”

  “好。”

  午休过后,照旧开拍,这次喻言的状态很不错。

  几乎都是一条过,徐导和其他工作人员都对她很是佩服,赞许地说道:“喻言果然还是厉害,这个演技可以化腐朽为神奇,我想只要按照这个状态演下去,将行一定会大爆,喻言你拿个视后都没有问题。”

  “徐导,你过奖了。”

  喻言谦虚地说,她并没有把徐导的话放在心上,虽然当视后是她计划的第一步,但是她不会轻易地暴露自己的野心,不然很容易成为众矢之的,被人恶意解读做文章。

  现在,她很在乎自己的风评。

  徐导依旧是赞许地笑笑,知道她不是那么虚荣,更加欣赏了。

  今天的戏拍完以后,喻言主动找了徐导。

  “导演,你看宁澜来演这个剧的女三号如何?我看过她的戏,觉得这个角色她很擅长,演起来一定游刃有余。”

  徐导皱眉问道:“她曾经可是靠着模仿你火的,你怎么能这么大度,竟然不计前嫌地推荐她来演女三。”

  虽然按照现在宁澜的人气和热度,来给喻言作配有些屈居,更何况还是女三,徐映也不知为何宁澜会想要过来。

  “徐导,昨天的开机仪式你也在现场,她帮我说了很多话,而且又声明是我的粉丝。一直以来都是被公司控制才不得已模仿我,其实她本人也不想做我的替代品。”

  喻言表情淡淡地替她说着好话,徐映却还是心有猜忌:“这娱乐圈尔虞我诈,你就愿意相信她的一面之词?我还是担心,只怕她是故意来这个剧组想要闹事,我还不想剧组里发生什么不好的传闻,不然对这部剧都会有影响。”

  “徐导,我明白您的考量,只是我可以担保,宁澜确实没有什么坏心。”

  看喻言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徐映也不好再拒绝,这个剧本来就是林家投资的,他也不好意思连让人家介绍个女三的权力都没有。

  “好吧。只是你要多加防备,若是她后期闹出事来,为了剧考虑我们可以换人吧。”

  “可以。”

  两人说定以后,喻言就给宁澜打了电话,告诉她可以收拾收拾进组。

  宁澜自然很是开心。

  她进组以后,剧组就开始封闭式拍戏,不过还是允许探班。

  期间,陆知衍带着九月来看她。

  九月一见到喻言,就心疼地抱住她,摸了摸她的小脸,抱怨:“你在这吃的都是什么啊,怎么还越来越瘦了?”

  “拍戏哪有不累的,一累就瘦了,而且我演的角色是个女侠,平时都是身轻如燕的,我要是吃胖就和人设不符了!”

  喻言笑了笑,问道:“你最近接手公司里的事情,做得还好吧。如果遇到生疏的,司锦臣,陆知衍,还有你哥,都可以问他们。”

  “当然,司锦臣那个家伙,一个头都要被我烦的两个大了,不过谁让他娶了本小姐 ,既然娶了就得负责到底。”

  陆知衍在旁边听着,忍不住偷笑。

  喻言呆呆地看着他,一时也不知道有什么话要说,陆知衍也是,两个人分开有一段时间,算是新婚没多久喻言又马不停蹄重返娱乐圈,他们两人在一起度过的时间太少了。

  九月看着他们两人粘稠地能擦出火花的视线 ,忍不住坏笑起来,调笑地说:“你看你们这眼神也太暧昧了吧,我先去车上拿东西,给你们…留点独处的时间。”

  九月走后,陆知衍亲了她一下,便对她最近的情况嘘寒问暖,两人互相说了一会,陆知衍突然皱眉问道:“你最近看新闻了吗?”

  “没有,我每天拍戏回来累的都直打瞌睡,哪有时间看手机?”

  喻言抱怨地说:“而且,导演也不想我们看手机,影响心情。”

  听她这么说,陆知衍便不打算将最近发生的事告诉她了,以免影响她的心情,一切还是等到拍完戏再说吧。

  虽然,他知道喻言心理强大,经历那么多事以后根本没有什么能击垮她了,但还是不愿意她分心。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喻言见他迟疑,警惕地问。

  “没事,别担心,你只要专心拍戏就好了,只要证明你自己的实力 ,一定会有很多粉丝喜欢你,也会一步步得到影后的桂冠的。”

  “嗯,谢谢你,陆知衍。”

  喻言把自己的头埋进他的胸膛,汲取他身上好闻的气息,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陆知衍给她盖好被子,摸了摸她的鬓发,这时候,九月回来了,看到喻言已经睡着了,还想和她说话。

  陆知衍轻声提醒她不要吵醒喻言,然后关上门走了出来。

  “九月,我们回去吧。”

  “最近网上发生的事你没和她说吗?”九月奇怪地问道,他们来探班其实就是想告诉她这件事,问一次她的意见,好知道下一步怎么做,可是陆知衍刚才和她说了那么久话,竟然什么也没说?

  “不要和她说了,她拍戏也很累,不应该告诉她这件事打扰她的心情。”

  “好吧。”

  九月进屋,将家里阿姨做得清淡饱腹的营养餐放在餐桌上,并且留了一张字条,让她醒了可以直接吃,不用加热。

  喻言在剧组封闭了三个月,《将行》终于杀青,在剧组宣传发布会上,突然有了闯了进来,将一瓶透明液体往喻言身上泼。

  在场的人都蒙了,包括喻言。

  所有人都以为那透明液体是浓硫酸 ,喻言也第一次感到如此害怕,她惊恐地瞪着那个贸然闯入的人,只见他放肆地大笑起来:“傻了吧!原来你也会有害怕的一天,你不是抢别人角色的时候抢得很肆无忌惮很开心吗?”

  “把他给我拉出去!保安呢!”

  徐映也被吓了一跳,急忙叫来保安,保安两人把他压制住后,那人还在叫嚣:“谁让你抢了宁澜的角色,还让别人给你作配,喻言,你该死!”

  宁澜此刻正心疼地围在喻言身旁,他们一开始都以为那人洒的是硫酸,脸色都害怕地皱了起来,谁也不敢靠近喻言,就怕沾染到一点。

  只有宁澜,赶紧从旁边拿了一瓶未开封的矿泉水,先用手指试了试,确定无误时,才往喻言脸上泼去,她做这一切行云流水,根本没有半分钟犹豫。

  预想中的刺痛并没有袭来,喻言惊讶地伸手摸了自己的脸,确定这只是普通的水,这让她松了一口气,也让她明白了一些人心。

  现场,只有宁澜和导演两个人那么关心她的安危,其他人都害怕地退缩在一旁 。

  她笑着对宁澜说:“没事的,他泼的是水,不是硫酸。”

  然后她转身要去洗手间整理自己,好在今天穿的是一套深色衣服,并没有被看出什么。

  没过一会,宁澜也过来了,她递给喻言几张纸巾,道:“喻言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刚才谢谢你。”

  喻言擦干净脸上的水,脱妆后的她并没有显得狼狈,反而有一种楚楚动人的美。

  “言姐,我刚才给于瞳打了电话,说了情况,刚才宣传会也被迫中断了,我陪你在这等等于瞳,来接你回去。”

  宁澜贴心地说。

  喻言感激地对她微微一笑。

  没过一会,于瞳和陆知衍两人便火急火燎地赶过来了,他们都吓得不行。

  尤其是陆知衍,虽然来得路上就已经知道她没事了,可是担心自责还是折磨地他一路都不好受。

  “我能先和她说几句话吗?”

  陆知衍脸色阴沉地对其他两人说,于瞳虽然担心喻言,想安慰安慰她,但是陆知衍开口了,也只好把空间留给他们。

  “喻言,我是认真的,我们回去吧,回林家,你去管理林家的家业不好吗?”

  “你现在留在娱乐圈,我怎么放心地下?这次是普通的水,下次呢,遇上更加疯狂的会怎么样?你知道我这一路上过来有多害怕多自责吗?跟我回林家。”

  “不行!”喻言坚定地说:“白梨希望我当影后,我一定要做到。她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实现她一个心愿又怎么样?”

  “你不用太担心,我下次会注意的。娱乐圈里虽然混乱,但也没有危险到这种地步,我想下次我加强安保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总之我们不能因噎废食。”

  她想到白梨,心情难过起来,见到陆知衍,听到他说的话,知道都是为她好,可是她也有她的责任,她抱紧陆知衍,哽咽地说:“我知道你关心我,只要我拿到影后,实现白梨的遗愿,之后我就会退圈,不让你担心。”

  “好,刚才我也是太着急了。”

  陆知衍自责地说:“以后我会更加用心地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伤害。”

 文学

喻言上车以后,于瞳才把一直以来压着的消息告诉她:“喻言,其实你拍戏这段时间,网上起了不少流言,我们都没敢告诉你。”

  “就是之前《将行》的女主定的是宁澜,几乎是所有人都知道,可后来女主变成了你。这件事有心人发到网上,上了热搜,热度居高不下,现在网络上对你一片声讨。”

  于瞳说着将手机递给喻言,道:“你看看吧。”

  喻言拿起手机,点开今天的热搜,因为今天是《将行》的宣传剧第一天,剧组买了热搜,而那些义愤填膺的网友显然在之前的热搜上没有骂痛快,又一次在热搜底下留言,将全部的戾气都送给了喻言。

  “真是猪八戒戴花,丑人多作怪!早就看她不顺眼,结果他退圈一年又急匆匆地回来了,退圈退了个寂寞,果然还是娱乐圈的钱好赚啊!”

  “就是,回来就回来吧,竟然还抢了宁澜的女主,让宁澜给她做配,她也不看看自己配吗?要演技没演技,要脸没脸,之前消失就是整容去了吧,现在真是一脸的高科技。”

  “就是,演技那么烂,毁我最爱的小说,果断弃剧。”

  “有资本就是好啊!今天也是羡慕资源咖的一天。”

  ……

  在这些恶意满满的评论里,最多的就是让她滚出娱乐圈。

  甚至有宁澜的粉丝做她的丑图 ,在热搜底下肆无忌惮地发她的黑料。

  而今天她被人泼水的热搜底下,同样是满满的恶毒嘴脸。

  “这个人下手轻了,就泼了点水,不过看得真过瘾真解气啊!”

  “就是,你们没看到她的表情,愣住了把,没想到报应来得那么快!”

  “就是,宁澜的粉丝也太刚了,我们支持他这种做法,简直是为民除害啊!”

  于瞳也只是想告诉她情况,没想让她看完全部恶评,便及时把手机收了回来,道:“好了,别看了,眼睛要紧。”

  “我觉得这些发图造谣的人可以告了,要我去联系律师吗?”

  “不用。”

  喻言拒绝,这些发恶评的大多数都是宁澜的粉丝,小部分是其他以前跟她有仇家的粉丝在浑水摸鱼,要是她真的告了,虽然能平息他们的恶意 ,但却是无形中打了宁澜的脸,好像在昭告天下她们两人真的不合一样。

  于瞳也尊重她的意见。

  可是宁澜就没有那么沉得住气了,她看完热搜上面的恶评简直比自己被骂了还要难受。

  于是,根本没有和经纪人商量,就擅自发了一条微博,道:“我不需要为了我随意辱骂别人的粉丝,我希望我的粉丝都可以理智,为了我去骂同为艺人的人,真的很没有必要。”

  她这两句话一发,就立刻有粉丝在下面评论。

  “姐姐,我们只关心你,只要你好好的就行了。”

  而更有很多粉丝顶着喻言的丑图,图片中间发了一道“禁止”意思的红杆,文案都是清一色的“抵制开机前夕换角剧《将行》,抵制资源咖喻言,还宁澜女一。”

  宁澜看到这种图片气不打一处来,她直接回复一个发这种评论的粉丝道:“看清我微博发的是什么吗?我不在意。”

  她这为喻言仗义执言的暴躁举动很快就登上热搜,有人说她理智清醒,也有人说她飘了,粉丝是她的衣食父母,她竟然还怼粉丝,简直是不知好歹。

  不过,宁澜并没有那这些放在心上。

  于瞳让喻言看这个消息,喻言看到宁澜竟然为她说话,完全不顾自己被骂。

  她又感激又心疼,给她打了电话:“宁澜,你不用为我说话的,我自己都不打算回应。”

  宁澜赶紧说道:“你觉得没关系,我不能。我是你的粉丝,今天杀青回来看到那么多人骂你,我比自己被骂了还难受,他们竟然拿你被人泼水的事情辱骂你,还一个劲儿地造谣,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可是他们也是你的粉丝,对我抢了你的角色,心情应该和你是一样你受不了的。”

  喻言安慰道:“而且,你现在的人设可是很温柔的,发的微博那么暴躁,不是人设崩塌了吗?”

  “言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其实徐导赵我的时候我看过最初的备案和剧本,他那时候想找的就是你,可是因为你退圈了,就只好找我。因为我和你到底有些不同,所以他还特地让人给我改了剧本。所以完全不是你抢了我的角色,只是拿回你应得的。”

  “而且,我已经说过,不会继续做你的替身了,所以不用担心我人设崩塌的事情,其实我本来的性格就是很直率的,一直以来真的是憋坏我了!”

  听她语气抱怨,喻言却有点想笑,宁澜真的比她想象中好了太多,这么帮她维护她,她决定自己以后也要多照顾宁澜,让她能保持这份率真。

  因为网上对喻言的声讨沸沸扬扬,几乎是对她一边倒的辱骂,徐映担忧她,便打电话让她和于瞳等人过来,商量对策。

  喻言到的时候,楚念慈也在,楚念慈见她过来,一脸担忧地说:“你昨天没事吧,我看新闻才知道突然闯进来那么个陌生男人,疯子一样往你脸上泼水,真的是吓坏我了。”

  “没事。”喻言安抚地笑笑。

  “你还有心情笑,不看网上都骂你骂成什么样了,我都开了几个小号和那些失去理智的黑粉对线了。”

  楚念慈不满地说:“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怕什么;让他们骂吧,他们骂几句我也完全不会放在心上,你们放心吧,而且现在网络上的阵仗那么大,也不等于给《将行》宣传了?”

  “你这是想歪了,其实他们那么闹,对这部剧一点好处也没有。”

  徐映黑着脸说道。

  “好,我明白了。这件事交给我去解决。”

  喻言承诺后,徐映看了她一眼,也确信她有这个能力,便放手让她去做了。

  她回去以后,尽力把网友的怒火全部往自己一个人身上引,好保存剧组。

  而且尽力将话题往自己整容和演技不好的风向上引,因为这两样东西她都可以轻易证明。

  果然,这几天,她对网上的事情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但是一切却都是在朝着她想要的方向发展。

  徐映见几乎没什么讨论剧了,而是在说喻言的事,却不放心起她来了,便问道:“怎么不见你有动静?这几天我们一直在替你删.帖,可是你好像什么都没做。”

  喻言笑着摇摇头,说道:“删.帖没用,只会激发他们的逆反心理,也不必告他们造谣 ,现在的时机还没成熟,他们只要集中火力骂我一个就行了,其他的事你就不用担心了。”

  “好吧。”

  徐映看她这么胸有成竹,便没有在多问。

  反倒是喻言这几天,一直过得轻松悠闲。

  她才杀青,给自己放了几天假。

  在家陪陆知衍。

  有时候也下厨看看自己的手艺又没有退步。

  这天,她又做了几个黄油饼干,做好之后放到微博上,贴上温馨的美食滤镜,丝毫没有管底下很快就破了五万的恶毒评论。

  “陆知衍,看看谁来了?”

  喻言敲了敲他的门,故弄玄虚地说。

  陆知衍受宠若惊:“你怎么有空过来?”

  “当然是给你送好吃的,看,这是我炖了一天的鸡汤。”

  喻言语气欢快地说。

  陆知衍却有些担心:“炖了一天?”

  还能喝吗?

  “怎么了,你有意见?”

  喻言拔高声音,瞪着她。

  “没有没有。”虽然这鸡汤里就剩个鸡架子了,但是陆知衍还是甘之如饴地喝完了。

  并且评价:“老婆炖的汤就是香!”

  喻言得意地说:“那是当然。”

  她也自然就不知道她离开以后,陆知衍赶紧给助理打了电话,让他去给自己订饭。

  《将行》没有压多久,很快就播了,上映之后果然好评如潮,不少影视博主都推荐这部剧,一时间这部剧比预想的还要红火。

  喻言的演技也被大加赞赏。

  《将行》弹幕上都是夸喻言长得漂亮演技精湛的。

  才播出两集,就收货这样的成效,徐映很是满意,他很庆幸自己选择了喻言,如果不是她,而且别人一定演不出这个效果。

  可黑粉们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喻言,她们只要看到剧里宁澜演了一个总是被喻言打脸的恶毒女配,就感到怒从心来。

  他们放在心上捧着的偶像,凭什么要受这种气?

  更有黑粉号召:“把喻言整容抢角色和喻言滚出娱乐圈这两个话题刷上去。”

  黑粉们出动,背后还有别家资本助阵,很快这两个黑词条就滚上了热搜。

  喻言早就知道他们不会这么善罢甘休,也想好了对策。

  她直接在微博晒出一张国内最权威整容机构的鉴定,上面的鉴定结果是喻言百分百纯天然,没有动过一根汗毛。

  黑粉们明显不信:“当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医院也能被你们收买了,你整容谁看不出来,以为我们大家是傻子呢!”

  立刻有路人回怼:“你们才是傻子,这个整容医院在世界上也是排得上号的,绝不可能做假,每年去那里的大人物那么多,怎么可能会因为喻言就放弃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