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你下面的小嘴能吃多少颗草莓:我的爆乳性奴妺妺养成计划

2021-11-23 08:21:43情感专区
听着马贺一遍遍地打楚知行,苏若晴的心都被揪了起来。

  “苏若梦。”

  终于,苏若晴第一个绷不住了。

  她颤抖着抬起手:“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请

听着马贺一遍遍地打楚知行,苏若晴的心都被揪了起来。

  “苏若梦。”

  终于,苏若晴第一个绷不住了。

  她颤抖着抬起手:“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请你放了我儿子。”

  说着,苏若晴哆嗦着往前走去。

  “若晴!”

  楚延越拦住苏若晴:“这个女人心思歹毒,即便是你真的答应了她的要求,你如何能保证,她就一定会放了知行。”

  “我管不了那么多!”

  苏若晴双眼通红,颤抖着望向楚延越,不住摇头:“我只要知行好好的。我只要执行好好的。”

  “若晴!”

  楚延越还想阻拦,可苏若晴却转身往苏若梦的身边走去。

  就在此时,那电话响了起来。

  众人都是一惊,就连苏若梦也是一脸诧异地望向那电话的方向。

  上面的电话号码没有备注。

  楚延越瞥了苏若梦一眼,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边传来了苏玉的声音:“妈,你回来了吗?”

  许久,没有任何一人回话。

  苏玉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试探着问道:“妈?是你吗?”

  “苏玉,是我。”

  楚延越冰冷的声音投过听筒传入了苏玉的耳中。

  苏玉只觉后背一僵,浑身都起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苏玉,你在我家的这些日子,楚知行可一直都把你视为自己的亲妹妹。你妈妈现在就在我们手中。我相信,你做的那些事情,都是被你妈妈.逼迫的。现在,是你唯一能够救自己,和救你妈妈的机会。”

  电话那边传来了一阵沉默,依稀之中,似乎能够听到苏玉喘着粗气的声音。

  “苏玉,不要听他胡说八道!”

  苏若梦骤然紧张起来。

  若是放在以前,她知道,苏玉一定会竭尽全力完成自己交代的任务。

  可是,这一次,苏若梦却不能保证。

  因为今天,苏玉带着楚知行回来的时候,竟然请求苏若梦不要伤害楚知行!

  她苏若梦的孩子,竟然请求自己不要伤害苏若晴的孩子!

  苏若梦难以接受,狠狠地斥责了苏玉。

  虽然苏玉嘴上不再说什么,可是从她那双眼睛里,苏若梦知道,她一定没有接受自己的指令。

  “苏玉,你那天第一次来到我家的时候,你说过的那些话你都记得吗?那些被你妈掳去的孩子,他们都有自己的家人,有自己的生活。可是,现在,他们都变成了什么样子?难道,你希望楚知行以后也变成那样吗?”

  苏玉的手颤抖起来。

  突然,电话那边传来了一阵争执的声音:“小姐,把电话给我。”

  “马贺,你做什么?”

  紧接着,便是一阵两个人争夺的声音。

  随即,电话被挂断了。

  经过这么一场骚乱,苏若晴的情绪也逐渐冷静下来。

  她抬起眼,和楚延越对视一眼。

  “苏若梦,苏玉才是个多大的孩子?你怎么忍心她变成你这样的恶魔?”

  楚延越抬眼看向苏若梦,冷声问道。

  经历了方才的事情,苏若梦现在有些担心苏玉这丫头会一时心软,真的放了楚知行。

  到时候,自己就连最后的筹码都没有了。

  她虽然想要报仇,可是更想自己能好好活着。

  此刻,苏若梦不由紧张起来,说话也有些焦灼,不似方才那样平静:“少废话!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肯不肯答应我的要求。”

  楚延越和苏若晴对视一眼。

  苏若晴别过头,望向苏若梦:“除非你先放了知行,否则我们不会让你离开的。”

  果真!

  苏若晴和楚延越也看出了苏玉的心软!

  苏若梦心中怒火滕然而起,冷笑两声:“好啊。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耗着吧。看看到底是你们的儿子先倒霉,还是我先倒霉。”

  众人面面相觑。

  楚延越一把将苏若晴拉到自己身边,两人并肩而立,一同凝视着苏若梦。

  一分钟。

  两分钟。

  ……

  五分钟之后,那电话再度响了起来。

  这次,电话那边是韩超的声音。

  “楚延越吗?我们已经成功救下了知行,你放心吧。”

  “不!”

  苏若梦立即上前两步,却被保镖们的枪口逼退:“这不可能!我那里隐秘得很,他们怎么可能找得到?”

  电话那边的韩超也不知是因为听到了苏若梦的话,还是单纯地只是想告诉楚延越自己是怎么找到那地方的,高声喊道:“苏玉沿途都留下了标记,我们按照标记顺利找到了楚知行。”

  “苏玉!”

  苏若梦一声高喊。

  “苏若梦,你被捕了!”

  楚延越冷声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的话。

  那些保镖们闻言,立即上前,扭住了苏若梦的胳膊。

  她右边胳膊还在不住地流血,可苏若梦却似乎根本就感觉不到一般。

  她半跪在地上,气息紊乱,还在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冷声道:“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你们是骗我的,都是骗我的!”

  “带走。”

  楚延越一声令下,苏若梦立即被扭送出了病房。

  待到众人散去,楚延越终于再也支持不住。

  他身子一歪,整个人都靠在了苏若晴的身上。

  苏若晴这才看到,原来方才他摔倒在床边,后背的伤口已经重新裂开。

  方才为了不让苏若梦看出端倪,他竟然一直默默忍受着。

  苏若晴忙将楚延越扶到床边坐下。

  她立即叫来医生。

  其实,不用苏若晴呼叫,医生早就都等在病房外了。

  主治医生为楚延越检查了身体:“楚延越,你不能再站起来了。那个残留在你体内的弹片,原本还有可能取出来。可如果你再有这样的大动作,弹片一旦向下滑落,就没有人能帮你取出来了!”

  楚延越的后背上满是鲜血,额头冒着虚汗,脸上一片苍白。

  听到医生的话,他也只能挣扎着挤出一抹苍白的笑容:“苏若梦已经落网了,不会再有变故了。”

  医生眉头紧蹙:“这弹片原本就很难取出,现在又有下滑的趋势。楚延越,恐怕你要尽快安排手术。拖得时间越长,这弹片只怕越难取出来。”

  苏若晴看着楚延越背上的伤口,只觉心口一阵窒闷。

  她刚要回话,却听到病房门口传来了一阵懒散的声音:“什么东西取不出来?找我啊。”

  苏若晴别过头望去,只见一个男人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服,双手环抱在身前,后背靠在一边的门框上,右脚随意地放在左脚之前,眉眼之中,带着几分淡然的笑意,正一动不动地凝视着楚延越。

  楚延越抬起眼,和那男人对视一眼,抬手揉了揉自己生疼的眉心:“他们还是让你回来了。”

  男人嗤笑两声,垂首微笑,缓步走进病房之内。

  他站在病床边,和医生对视一眼。

  要说这医生在这野战医院做着主治医生,地位也不是一般的高。

  可是,没想到,他在看到那男人的双眼之后,竟然十分自觉地站起身,往一边退了两步,像是个做错事情的孩子一样,定定地站在男人身后。

  男人抬起手,闭着眼睛,只靠着一根手指在楚延越的后背上轻轻地游走了一圈。

  十几秒之后,他便立即睁开眼睛,侧眼望向站在一边的医生:“就这,你都取不出来?”

  医生一脸尴尬:“师兄啊,我实在是没有做过这样的手书,没有把握啊。”

  听到医生对男人的称呼,苏若晴更是一脸惊讶地望向男人:“师兄?”

  看这男人的年纪并不大,至少比起这医生要小出不少。

  可是,他竟然是这医生的师兄?

  男人听到了苏若晴的声音,侧过头,饶有兴致地上下打量了苏若晴一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方才他冷着面色的时候,苏若晴只觉得眼前的男人格外英俊几分。

  可现在他这一笑,苏若晴才发现,这男人哪里是英俊,根本就是邪魅。

  他扬唇一笑,眉眼弯动,看着似乎笑得十分开心,可实际上眼底却没有丝毫笑意。

  “这位就是你那个老婆吧?”

  男人说着,站起身,依旧保持着那样的笑容,盯着苏若晴:“我是魏柏青。”

  说着,他伸出手,也不管苏若晴是否愿意,已经握住了她的右手,嘴唇往苏若晴的手背上落去。

  “不想死的话,就松开。”

  耳边传来了楚延越冰冷的声音。

  魏柏青侧过头,打量了楚延越一圈,悻然地撇了撇嘴角,松开了苏若晴,不过那双眼睛可没有半分要从苏若晴身上挪开的意思。

  他依旧盯着苏若晴,脸上带着笑意,话却是对楚延越说的:“你都成这个样子了,还能怎么让我死?”

  说完,魏柏青别过头,对上了楚延越冰冷的目光。

  他喉咙滑动,一手拉住自己的衣领整理两下,看似满不在乎,实际上却寄出了一抹尴尬局促的笑容:“算了,不亲就不亲吧。我可不是为了你,我是担心在这样的美女面前失去了分寸。”

  话音刚落,魏柏青便本能地后退两步,警惕地望着楚延越。

  看那样子,只怕是以前没有少挨打!

 文学

魏柏青被楚延越一道目光逼退,很快就带着医生一起离开了病房,说是去商议手术的具体细则。

  苏若晴眼看着魏柏青离开,他出门之前,还对自己眨了眨眼睛。

  “他是什么人啊?”

  苏若晴收回目光,搀扶着楚延越侧身躺下。

  经历了刚才这一番折腾,楚延越面色苍白,嘴唇上没有一丝血色。

  可即便如此,提起魏柏青,他的眼底依旧闪烁着一道异样兴奋的光芒。

  “你还记得,很多年前,有个魏氏集团吗?”

  苏若晴回忆了片刻:“记得。不过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听说,在我们父母那一辈,魏氏集团的家主便已经败光了所有的家业,魏氏集团也退出了商场,这些年都没有声音了。”

  “这个魏柏青,就是魏氏集团家主的小儿子。”

  当年的魏氏集团,也算得上是声势浩大,雄霸一方。

  只不过,魏氏集团最后一任家主,实在是窝囊得很,这人除了做生意不行,其他方面倒是门清。

  魏家交在他手中,短短十年的功夫,竟然败了个底掉。

  魏家产业衰败之后,这人便带着自己当时的几个情人远赴国外,反而将自己亲生的几个孩子都扔在了国内。

  魏柏青便是其中一个。

  他自幼就看着家中遭逢突变,又眼睁睁地瞧着那些所谓的骨肉兄弟们,为了争夺仅剩无几的家产打得头破血流,以至于他小小年纪,便有了看破红尘的架势。

  或许是上天眷顾魏柏青。

  他虽然生在这样一个家庭之中,可是他身上却有一种异常的天赋——医术。

  “我也是听说,魏柏青小小年纪,就能读得懂当时很多人都看不懂的《神农百草》。也正是因为如此,魏柏青被当时一位医术高明的外科医生看中,索性将他领养回家中。”

  魏柏青跟着那位外科医生,几年的功夫,小小年纪的孩子,竟然已经能够和那些老中医一般,只靠着脉搏、气味,就能为人断病。

  有了这样的本事,魏柏青很快就被高层挑走,送去进行专门的学习。

  几年之后,待到魏柏青回来,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被抛弃的魏家小少爷,而是在医药界享有鼎鼎大名的天才少年——魏柏青!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楚延越遇到了魏柏青。

  楚延越一直被上面当做是第一梯队在培养。

  他的身手、枪法,还有智谋,以及遇到事情之时的冷静,让高层将他视为韩超第二。

  而魏柏青注定要做他的左膀右臂。

  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魏柏青老远站着,双手环抱在身前,上下打量着楚延越。

  彼时的楚延越,也还是个年轻气盛的孩子。

  见这个陌生的小孩一直盯着自己,却一言不发,不由多出了一股怒气。

  他摇晃着身子,走到魏柏青面前,冷声便问:“你看我做什么?”

  不想,魏柏青没有回答楚延越的话,反而老神在在地抬起右手,摸着自己脸上并不存在的胡茬,带着几分玩味的笑容,沉声道:“你若是再不好好吃药,这腰就算是费了。”

  听到这话,楚延越瞬时愣住。

  当时,他因为长久的训练,腰伤复发,队医也无计可施,韩超正在想法子医治楚延越的伤。

  想不到,这看着和自己年纪一般大小的孩子,竟然一眼就能看出自己腰上有旧伤?

  不等楚延越开口,魏柏青已经念出了一长串的药名:“按照我给你开的方子,好好调养一段时间,这腰啊,就好了。”

  这下,楚延越再也不敢轻视眼前的孩子。

  那天下午,楚延越和魏柏青坐在训练场边上,两个人像是多年未见的好友,竟然聊了一个下午。

  待到夕阳西下,才见远处队医匆匆而来。

  老远看到楚延越和魏柏青,队医几步冲到两人身边:“我的两个祖宗,队长已经找了你们半天了。你们怎么在这里啊?”

  楚延越这才知道,原来魏柏青就是韩超从国外带回来的那个给自己看腰的大夫!

  说到这里,楚延越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摇着头,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怎么了?”

  苏若晴轻声问道。

  “你还不明白吗?他之所以能一眼看出我是腰部受伤,还能开出那药方,是因为他早就已经知道,他要面对的病人是我了。一个下午,他不过都是在耍着我玩。”

  “啊?”

  或许是因为自己见到楚延越的第一面,便知道此人聪慧了得,苏若晴很难想象,这世上竟然还有人能耍着楚延越玩,而且还一耍就是一下午。

  楚延越揉了揉自己生疼的眉心,嗤笑两声:“也怪我那个时候年纪太小,对人根本就没有多少防备之心,才给了他有机可乘的机会。如果放到现在,这小子刚刚见我,就会被我……”

  “被你怎么样?”

  不知魏柏青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和刚才一样,他靠在门边,双手环在身边。

  不过,他已经换上了一件白大褂。

  苏若晴这才知道,原来真的有人天生就是为了穿这件白大褂而生的。

  楚延越睨了睨魏柏青,别过头,不去看他:“早就被我打得鼻青脸肿。什么天才少年,我让你提前夭折。”

  “听听听听……”魏柏青啧啧两声,晃动着手指,指着楚延越的鼻尖,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

  他打量了楚延越两眼,才委屈巴巴地望向苏若晴:“你可都听到了?我算是他的半个救命恩人吧?他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的?亏得他们说你受了伤,我巴巴地就赶回来了。早知道,就该让你下半辈子都动弹不了!”

  恐怕,也就之后魏柏青能够在楚延越的面前,堂而皇之地说出这样的话了。

  楚延越闻言,却率先转过头,看向苏若晴。

  果真,听到这句话,苏若晴脸上刚刚有的几分笑意瞬间便消失不见。

  她紧张地望着魏柏青:“既然魏先生有这样的本事,那延越应该不会真的瘫痪了吧?”

  魏柏青仰着下巴,双手随意地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

  他的目光在林夕悦和楚延越的身上游走了一圈。

  沉吟一会儿,魏柏青才缓缓道:“有我在这里,放心吧。不过,我虽然能保证你活蹦乱跳的。但其他方面会不会有影响我就不知道了。”

  闻言,苏若晴忙上前两步:“其他方面?”

  她紧张地望着魏柏青。

  若是取出了弹片,让楚延越摆脱了瘫痪的可能,但是脑子或者其他部位出现什么问题,那也够苏若晴哭上几个回合了。

  魏柏青侧眼睨了睨苏若晴,眼底闪烁着几抹笑意:“和楚延越受伤的部位可就在腰附近。苏小姐,你说他从小腰就不好,这次又伤上落伤,以后万一那方面出现问题,那你岂不是年纪轻轻的就守了活寡?”

  初时,苏若晴还有些不大明白魏柏青的话。

  她的目光在魏柏青和楚延越的身上游走了一圈,直到看到楚延越怒火地瞪着魏柏青,苏若晴才恍然大悟。

  苏若晴面色立即一红,后退两步,低下头,一双手局促不宁,不知该放在什么地方才好。

  “若晴。”好一会儿,还是楚延越打断了这令人窒息的尴尬:“我想喝水,你帮我倒杯水吧。”

  苏若晴忙答应一声,便急匆匆地往病房外走去。

  瞧着她还有些慌乱的背影,魏柏青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哈哈大笑着,坐在楚延越的病床边:“这女人有点意思。瞧那样子,哪里能看得出来,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

  楚延越没好气地剜了魏柏青一眼。

  或许是因为从小长在那样的环境中,魏柏青总是习惯用这样类型的笑话,来隐藏自己惴惴不安的内心。

  楚延越倒是已经习惯了,可苏若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

  看来,以后的日子,苏若晴少不了要被魏柏青调戏了。

  “你到底有没有商量出结果?”

  楚延越索性转了话头,沉声问道。

  听到这话,魏柏青的面色也逐渐沉了下来。

  他终于拧起了眉头,有了几分凝重之感:“那个什么苏若梦的这一枪,还真是打得麻烦。要么她就应该直接要了你的性命,要么就不要给我制造这么多麻烦。现在好了,那颗子弹就在你最重要的神经附近。如果轻易挪动,很有可能真的会造成瘫痪。”

  楚延越侧过眼,睨了睨魏柏青,见他一脸严肃,竟然冷哼两声,别过头看,不再去瞧魏柏青。

  这次,倒是让魏柏青紧张起来。

  “难道你就不问问怎么办吗?那可是你的下半辈子。”

  楚延越看都不看魏柏青:“你一定早就有办法了。直说吧,到底要怎么办?”

  魏柏青气得直咬牙:“我真是欠你的!怎么什么心思都能被你看出来。”

  随即,他长叹一声,接着道:“虽然难取,不过以我的手段,还是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另外那百分之一,就要看你手术之前怎么表现了。”

  话音才落,魏柏青的耳边已经飞过了一个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