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离异熟女不戴套456:胯下娇喘的清纯校花

2021-11-23 08:12:17情感专区
“或者我求菩萨保佑妈妈可以吗?”

  桃花点头,“有用,可以,那笑笑我们不哭了,我们一起求菩萨保佑妈妈好不好?”

  “好。”

  笑笑学着那

“或者我求菩萨保佑妈妈可以吗?”

  桃花点头,“有用,可以,那笑笑我们不哭了,我们一起求菩萨保佑妈妈好不好?”

  “好。”

  笑笑学着那些拜菩萨的奶奶,双手合十朝着她知道的方向,跪着闭上眼求菩萨保佑。

  桃花在旁边呼出一口气,在心里祈祷顾青时平安。

  就这么跪了很久很久,可顾青时还是没回来。

  笑笑眼泪忍不住再次掉下来,身体都开始颤抖,“桃花姨,菩萨没有听到我们的声音吗?”

  “有的,只是需要长一点时间而已,笑笑不怕,等一会你就看到弟弟或者妹妹了。”

  “还要等多久,妈妈要疼这么久吗?她太疼了怎么办?”笑笑小手握成拳头,“我不想妈妈疼,更不想妈妈疼这么久,都怪我之前一直说想要弟弟妹妹,妈妈才会有弟弟妹妹,我以后再也不要了。”

  “很快就不会疼了。”桃花没和笑笑说不疼,只说很快就会不疼了。

  但生产最快,也没那么快,笑笑小小年纪第一次体验了度日如年的滋味,“桃花姨,妈妈生我的时候也这么疼吗?”

  桃花无奈,“是啊,当时妈妈也是这么疼的...”她刚想说所以以后要孝顺妈妈,就听笑笑自己哭道,“我就知道,妈妈这么疼的才有了我,我以后再也不会不乖了。”

  笑笑最后哭得睡着了,等她醒来后,迷糊了一瞬,立刻喊妈妈。

  “妈妈...”

  桃花笑着抱起她,“笑笑,你有弟弟了。”

  笑笑懵了一下,“弟弟?妈妈他们不是说是妹妹吗?”

  “是弟弟。”桃花点了点她的小鼻子,看着她红肿的眼睛心疼又无奈,“眼睛疼吧?以后不许哭了。”

  “妈妈和弟弟呢?”

  “我带你过去就能看到妈妈和弟弟了。”

  桃花看到了很累却微笑的妈妈,“妈妈没事了,笑笑不要怕。”

  “妈妈。”笑笑委屈瘪瘪嘴,“妈妈还疼吗?”

  “不疼了,早就不疼了。”

  “妈妈骗人,都疼那么久怎么可能不疼。”笑笑爬到床上,“我给妈妈吹吹,妈妈少疼一点。”

  顾青时抱着笑笑,觉得自己的心都被吹软了,“好,谢谢笑笑,妈妈真的没那么疼了。”

  “能帮到妈妈就好。”笑笑还要吹,顾青时阻止了,“好了,好了,妈妈真不疼了。”

  “那疼了妈妈要告诉我,我在帮妈妈吹。”

  “好。”

  笑笑忽然发现爸爸不在,“爸爸呢?爸爸为什么没陪着妈妈?”都不知道帮妈妈吹吹!

  顾青时和桃花的表情一瞬间有些好笑起来,“你爸爸睡着了。”

  其实陆远是被吓得晕过去了,或者说心理承受不住,听到顾青时终于平安了终于放松躺倒了。

  顾青时生的时候,陆远就在产房外跟着痛苦煎熬,等顾青时平安生产,看到顾青时好好的,医生也说没事后,陆远直接倒在了顾青时的床边。

  医生看过说是太紧张太紧绷了承受不住晕倒的,将人抬上床的时候,陆远因为紧绷,全身都是僵硬的。

  医生对各种新手爸爸的反应算是熟悉了,不管他们多搞笑也能接受,但是陆远这样的还是第一次。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陆远生的孩子呢,看他咬破了嘴唇,浑身汗,状态竟然和顾青时差不了太多,甚至顾青时比他强一点,至少她没咬破嘴唇。

  顾青时看到陆远这样,忽然觉得陆远做结扎是对的,不然再来一次,对他也是折磨。

  她没抓陆远的头发,但陆远的头发还是掉了不少,他自己抓的,狠狠的抓了一大把,也幸亏陆远头发还很浓密,并没掉发,不然被他这么残忍对待,可能直接得秃了。

  顾青时抱着笑笑安慰了她片刻,让她不用怕,最后因为实在太累了,也睡了过去。

  笑笑躺在顾青时身边,依恋的贴着她躺了一会,又去看看爸爸,最后目光被小床上的襁褓吸引了目光。

  “笑笑,这就是乖乖弟弟。”

  桃花给笑笑介绍,笑笑看着表情有些为难,她知道这是弟弟不该嫌弃,可还是有些控制不住。

  “桃花姨,为什么乖乖红红的?”

  “小孩子生下来就是这样的,等过两天就好了,生下来是红的,以后皮肤会很白的。”

  “这样吗?那笑笑小时候也是这样吗?”

  “呃...那倒没有,笑笑小时候生下来就挺白的。”笑笑是个比较特殊的小孩。

  “那就好。”笑笑松了一口气,她不能接受自己生下来的时候这么不好看。

  她小大人似的叹了一口气,轻轻拍拍襁褓,“乖乖,没事的,就算你红红的不好看,姐姐也不嫌弃你,姐姐会带你玩的。”

  “笑笑真是好姐姐。”桃花听得微笑,看着笑笑研究弟弟,眼底满是笑意,真好呀。

  陆远和顾青时是陆远先醒的,醒来后陆远拒不承认他紧张晕了,只说他睡着了。

  “我只是之前都没睡好,所以睡了一觉。”

  看了顾青时,知道她只是睡着,陆远终于想起宝贝女儿了,“笑笑呢?乖乖呢?”

  “笑笑正陪着弟弟玩呢。”

  陆远脚步一顿,“弟弟?不是妹妹?”

  桃花:“......”

  医生明明最开始就说了是儿子了,合着陆远根本没听到。

  陆远咳了一下,“我想起来了,是弟弟。”

  竟然不是女儿,这让陆远出乎预料,不过虽然有点小嫌弃,但母子平安就好。

  看过乖乖后,看着他小小的小手,陆远眼神柔了柔,“是个好孩子,之前怀孕时都没折腾妈妈,只是这生的时候不懂事,不知道早点爬出来,让妈妈疼了那么久。”

  桃花:“...姐生的算快算顺利的了。”

  总不可能一分钟就生出来,还要小小的人儿咻咻钻出来吧。

  陆远没听出桃花的未尽之语,对着还没睁眼的乖乖就是一顿威胁,“你妈是怎么将你生下来的,以后给我听话,不听话我打断你的腿。”

 文学

对女儿和儿子的心态还真是不一样,才生下第一天就威胁上了。

  桃花看着乖乖,都有些心疼他了。

  笑笑在旁边都听呆了,“爸爸,为什么要打弟弟?不能打。”

  陆远摸了摸鼻子,“我没要打,只是让他以后对妈妈好一点,你看妈妈多疼才生下来他。”

  “爸爸说得对,如果弟弟对妈妈不好是该打,我也一起打。”笑笑一听就捏起了小拳头。

  “爸爸打断腿,我就打断他手!”

  “好,笑笑真是个好姐姐。”陆远表扬,“弟弟顽皮不听话,以后笑笑要帮忙啊。”

  桃花在一旁听着更心疼乖乖了,这姐姐和爸爸一个要打断手,一个要打断腿,也太惨过了。

  乖乖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一股不怀好意的凉风,醒来努力睁开了眼。

  他先只睁开了一只眼,让笑笑在旁边很是担心,“爸爸,怎么办,弟弟只能睁开一只眼。”

  “乖乖不怕,姐姐不会嫌弃你的。”

  “没事,一会就睁开了。”乖乖还算争气,很快就睁开了一双眼,这让笑笑松了一口气。

  “还好乖乖有两只眼。”

  乖乖第一次睁眼模糊看到的是笑笑,后来一直在他旁边念叨的也是笑笑。

  陆老爷子和顾建业知道顾青时安全生产,都很高兴,只是顾建业高兴之余还有些担心。

  他之前祈祷着顾青时能生个儿子,可真生了儿子又担心陆远反悔,陆远已经做了结扎,不出意外就是这两个孩子了。

  这唯一的儿子,陆远还愿意让乖乖姓顾吗?

  顾建业担心陆远后悔变卦,来到医院看过乖乖后,暗戳戳打听名字有没有起好。

  虽然才是新生儿,但是顾建业在乖乖的脸上看出了顾风的影子。

  “之前起的名字大多是女儿的,儿子的可能也得新起,之前没怎么起儿子的。”陆远说的是实话,顾建业却为是借口推脱,当晚回去都没能睡着。

  第二天他又急忙赶来了,还想为孩子可以姓顾努力,结果陆远这边已经有了几个名字备选了,全部都是姓顾,陆远根本没变卦。

  “有顾元望,还有顾知陆,顾和陆,顾向陆四个名字备选,顾元望是和笑笑的元希对应,至于后三个...咳,是我起的。”

  如果说第一个名字是正常起的,后三个都暗戳戳秀着恩爱。

  顾知陆不就是说顾青时知陆远吗?顾和陆,顾向陆就更明显,还向着他呢。

  说姓顾,但也没忘记秀恩爱,不过后四个的名字也有好的地方,那就是陆远的陆也在里面。

  就像之前陆远给笑笑起的名字也有顾一样,他从头到尾遵循了孩子名字中有两个人。

  顾元望也不错了,但顾青时比较偏向后三个,但因为三个名字都一样喜欢,一时半会都选不出来。

  感觉哪个名字都可以,但是选了哪个,另外两个也舍不得,一时之间可把顾青时给为难坏了,恨不能再生两个,三个名字都有人叫。

  不过这事不可能的,因为太矛盾纠结,最后有用了老办法——抓阄。

  这次顾青时亲自抓,“抓到哪个就算是命中注定,抓到哪个是哪个。”

  顾青时最后抓到了顾知陆三个字,最后就定下了这名字。

  顾建业听得高兴坏了,离满月还好些日子呢,就忙着要去张罗了,高兴顾家后继有人,陆老爷子直接喷他冷水。

  “满月宴我们陆家会办,到时候正好给乖乖上族谱。”

  陆家是有族谱的,一般满月了都会上族谱。

  顾建业听了有些失望,却不敢多说什么。

  陆家的族谱上,就此就要过一个姓顾的子孙了。

  乖乖在肚子里很乖,生出来也很乖,每天就是吃了就睡,饿了渴了就哼哼两声,和笑笑一样好带,也没怎么病过。

  因为他太乖了,想到陆子晋,顾青时和陆远都有些害怕,一直观察测试,就怕有什么情况,好在一切都很正常,没发现什么异常。

  笑笑有了弟弟,可喜欢弟弟了,一直带着大黄看弟弟玩弟弟,看弟弟真白了,她很高兴。

  以前陆远和顾青时和她玩游戏,现在她就跟着弟弟玩游戏。

  大黄对于新的小主人也是很好奇,天然有感情的,又担任起照顾两孩子的责任,不过它对笑笑还是更不一样。

  好在乖乖还不太懂,长大后他也很懂事不会争执。

  笑笑性格开朗,慢慢长大后,性格也慢慢显露,像一团火一样,开朗活泼,还有些霸气。

  一看到她就知道这孩子是被宠爱长大的,不过她不娇惯,也有主意。

  上头有这样的一个姐姐,加上时常被陆远教导,乖乖从小开始就很乖,相对安静温和一些。

  陆远对他们兄妹都是一样爱的,但因为女儿的缘故,更宠笑笑一些,但乖乖不会吃醋,反而也一起对姐姐和妈妈好。

  他小小年纪,却有了清晰的概念,“长大后保护妈妈姐姐,对妈妈姐姐好。”

  陆远有了乖乖,感觉心都安了,因为守护妻子和女儿的队伍中又多了一人。

  顾青时对懂事的乖乖自然很疼爱,夫妻两个相互互补,陆远对乖乖严,扮演严父,她就对乖乖做慈母。

  陆远对笑笑完全是女儿奴,她也只能扮演严母了。

  虽然偶尔外人会说他们夫妻两,一个偏心姐姐,一个偏心弟弟,不过姐弟两倒是没这个感觉,倒挺好的。

  乖乖一直很听话,这名字也跟随了他很长一段时间,不过上学后,却第一次提出要求。

  “我有大名了,我不要叫乖乖了,以后叫我顾知陆。”

  乖乖更像小女孩的名字,乖乖被同学笑话了,所以要求改名.

  顾青时他们自然没意见,“好,以后我们都叫你顾知陆。”

  陆远也没意见,只是加了一句,“叫了大名,上了小学的人,就是大人了,顾知陆你以后要记住这一点。”

  顾青时听得满头黑线,才上小学呢大人什么,可顾知陆已经认真应了,“是,我知道了,我会在学校保护好姐姐的。”

  笑笑在旁边哼了哼,“是我保护你,不是你保护我,以后有谁敢欺负你,你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