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顶到底是怎样的体验:从后面伸入校服握住乳

2021-11-23 07:59:29情感专区
“灵水是谁的?”

  楚锦神色一顿,说道:“是阿瑛的。”

  淮王冷着脸说道:“既是阿瑛的,她想怎么用就这么用,你有什么立场来反对?”

  楚锦

“灵水是谁的?”

  楚锦神色一顿,说道:“是阿瑛的。”

  淮王冷着脸说道:“既是阿瑛的,她想怎么用就这么用,你有什么立场来反对?”

  楚锦不甘愿地说道:“其他东西也就罢了,可这么珍贵的东西怎么能给一个外人用。父王,这事咱们一定要阻止。”

  这灵水关键时候能救命,自然是要留给自家人用了。

  淮王有些无奈,说道:“你怎么知道雷明霁就是外人?等他到了洪城,那就是一家人了。”

  “啊?”

  淮王一直都觉得自个儿子挺聪明的,可看着他呆愣的模样不由说道:“你怎么还看不出来?你妹妹喜欢雷明霁,只是以前两人立场对立她一直压抑这自己的感情。现在雷明霁遭难了,你妹妹心疼了。”

  楚锦呃了一声道:“父王,会不会弄错了?阿瑛对雷明霁一直都很冷淡,而且我询问了多次她一直矢口否认。现在想接她来洪城,也是以前雷明霁帮衬良多吧!”

  淮王忍不住骂道:“你怎么现在变成个榆木疙瘩了。若只是感激他的帮助,给灵水就足够了,哪还用得着亲自去大同。你妹又不傻,能不知道这次去大同会很危险吗?”

  也是因为太过担心,必须要亲眼见了才放心。这表明女儿一直喜欢雷明霁,而且比他所想的还要喜欢。

  就算如此,楚锦还是舍不得这灵水。

  淮王知道他的性子,而且灵水也确实珍贵:“就你妹妹的性子,若没有嫁给雷明霁,她怕真会一辈子不嫁人了。跟你妹妹一辈子的幸福比起来,这灵水也不算什么了。”

  “不至于吧?”

  “你说呢?”

  楚锦瞬间不反对了:“父王你说得对,灵水虽稀罕但没有妹妹的幸福重要。不过救雷明霁可以,但不能冒险。父王,还是让我去接雷明霁吧!”

  “我是说服不了你妹妹的,你有本事就自己去说服她。”

  楚锦可没这个信心。

  淮王沉思片刻后说道:“只要咱们安排好了,不让皇帝发现,你妹妹应该不会有危险。”

  楚锦点了点头。

  十天以后雷明霁收到了淮王的信,看完信以后他既欢喜又担心。欢喜是楚瑛心里真的有他,并且还愿意为他冒险;担心的是楚瑛一根筋不听劝要来大同。皇帝连他都容不下,对楚瑛更是恨之入骨了。

  雷明霁现在还不能自己写信,所以叫杨一东代笔。

  杨一东写了几行字,然后放下笔激动地说道:“国公爷,既郡主心里有你并且愿意来接你,那咱们就去洪城。”

  在知道雷明霁的事是皇帝指使以后,他对皇帝跟朝廷的不满达到了顶点。若不是担心牵连雷明霁,他都要跑回京城将那狗皇帝杀了。现在有这个机会,他觉得应该把握。

  雷明霁内心也是想去洪城,就算不能上战场也能为楚瑛出谋划策,只是他知道这不现实:“就我现在这身体状况,怎么去洪城?”

  杨一东喜不自禁,问道:“国公爷,你的意思是等你身体养好了,你愿意去洪城?”

  雷明霁心情瞬间低落了:“我这身体以后就这样了。”

  “国公爷,你看郡主都不嫌弃你,你若是放弃郡主会瞧不起你的。”

  雷明霁摇摇头说道:“我没有放弃,只是我们也要认清现实。而且我也不想耽搁郡主,她那么好的女子值得更好的。”

  杨一东心往下沉,说道:“国公爷,这世上有几个男人愿意屈居女人之下。不是我诅咒郡主,除国公爷外,不管郡主嫁给谁都很难幸福的。”

  雷明霁低头看着自己残破的身躯,轻声说道:“我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嫁给我她更不会幸福。好了,不要再说了,按照我说的去写。”

  杨一东无奈,只得照着雷明霁的话写。不过送去洪城的信里,夹了一封他的信。

  数天后,淮王就将收到的信交给楚瑛:“阿瑛,雷明霁不同意你去大同。阿瑛,我跟你哥也不同意,这实在是太危险了。”

  楚瑛没接信,沉声说道:“父王,哪怕再危险我也要去。”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倔呢!”

  楚瑛之所以这般坚定也是有原因的,他说道:“父王,若不是我皇帝不会猜忌雷明霁,他这次的重伤都是因我而起。父王,我知道你担心,但这次大同我非去不可。”

  雷明霁都为她差点丢了一条命,她也不愿意再逃避自己的感情。她喜欢雷明霁想要亲口告诉他,然后让他与自己回洪城。

  当然,她之所以坚持前往大同也是因为灵水太重要了,事关雷明霁未来灵水不管交给谁她都不放心。

  “可你要出事了,我跟你哥怎么办?”

  楚瑛说道:“父王,这事我已经想好了,我会假装遭袭击受重伤,最多两个月我就回来了。”

  知道劝不动她,淮王也将自己的打算说了:“若你受伤,到时候朝廷肯定一边制造混乱,一边出兵围剿我们。若局势不可控,我会让哥哥带着孩子露面。皇帝跟百官若知道你哥哥还活着并且有了子嗣,注意力就会转移到他身上了,这样你也就安全了。”

  “可这样一来,哥哥就会很危险。”

  淮王笑道:“这些年你遇见的危险还少吗?你都不怕,他还能怕。”

  当初那么艰难都过来了,现在洪城以及整个藩地被他们掌控,若还被皇帝害了也只能证明楚锦无能。

  楚瑛问道:“父王,这事哥哥同意了吗?”

  淮王笑着说道:“自然是先征询过他的意见,他答应了。好了,别想七想八了。你哥迟早是要露面的,早几个月与晚几个月都一样。”

  父女两人谈完话楚瑛就去找了楚锦,确定他知情才同意这个安排。

 文学

天空飘起了雪花,楚瑛也没歇着仍去了军营。到了半路碰到一个小姑娘摔倒在雪中,楚瑛让贴身护卫去将人扶起。

  那小姑娘起身后执意要给楚瑛道歉,楚瑛同意了。不想在离楚瑛三步远的时候,那小姑娘突然从袖中掏出了一把枪射向楚瑛。

  砰的一声过后,楚瑛倒在血泊之中,而那小姑娘也被愤怒的福叔一剑刺死。

  楚瑛遇刺的消息一传出震惊了整个藩地。程广平得了消息放下手头的事立即赶到王府,到了王府才知道楚瑛还在抢救。

  程广平心急如焚地说道:“王爷,郡主怎么会遇袭击呢?”

  淮王没心情跟他说话。

  宗政伯将事情都经过简单说了下,说完后一脸沉痛道:“我家郡主平日很谨慎,但她特别怜惜孩子,看到孩子受苦就受不了。对方就是用了郡主的这个弱点,派了个侏儒来杀郡主。”

  程广平早知道皇帝容不下楚瑛,这些年明里暗里多次下手,只是没想到楚瑛竟会栽在个孩子手里:“郡主现在怎么样?”

  “不知道,还在里面抢救。不过我们郡主如此良善,老天爷不会让她有事的。”

  程广平立即说道:“你说得很对,郡主一定不会有事的。”

  话是这般说,他也在外头焦急地等着。郡主可是他们的定海神针,若是出事整个藩地都完了。而他们这些追随郡主的人也不会有好下场的,等朝廷的剿匪大军一到都得死。

  等待的时间最是漫长,一分一秒都是煎熬。等了大半个时辰淮王忍不住道:“政伯,你进去看一下到底什么情况。”

  宗政伯想进去,不过在门口就被辛大夫的徒弟给拦住了:“我师父说了,你们身上都很脏不能进去。”

  “郡主现在怎么样了?”

  徒弟也不知道情况,只是含糊道:“你们安心等着就是。”

  过了半个时辰辛大夫终于出来了,淮王立即冲了进去。看着楚瑛昏睡着,淮王红着眼眶说道:“阿瑛现在怎么样了?”

  楚瑛并没装晕,而是喝了安神汤。

  辛大夫说道:“已经将子弹取出来了,等醒来就没事了。王爷,郡主这次失血过多需要好好调养,这段时间万不能让郡主劳累,不然会落下后遗症的。”

  淮王长出一口气,说道:“不会,我会盯着她,这段时间什么都不让她干的。”

  虽辛大夫说得很乐观,但程广平心还是提着的。一直到第二天中午,听到楚瑛醒来他悬着的心才放下。

  楚瑛没事,他们也都安全的。下午,程广平带着两位布政使跟洪城知府都去看望了楚瑛。虽停留的时间很短,但见到了人确定没有大碍都安心了。

  也是在当日晚上楚瑛离开了洪城,前往大同。

  当天晚上楚锦就做了个噩梦,梦见楚瑛在大同给锦衣卫抓了,吓醒以后再睡不着了。第二天清早他就与淮王说了这件事:“父王,你说皇帝会不会在大同设伏?”

  “你想说什么?”

  楚锦说道:“虽然阿瑛对雷明霁一直都很冷淡,但雷明霁那么优秀,很多人都不相信阿瑛不喜欢她。这次妹妹又突然受伤要静养,皇帝得了消息肯定会怀疑的。”

  淮王点点头道:“你的担心不无道理。不过这儿离京城几千里路,等皇帝得了消息阿瑛已经到了大同了,想半途设伏他们也没时间。”

  楚锦摇头说道:“雷明霁的身体受了重创,就是用灵水也需要数天的时间才能起效果。这么长的时间,皇帝有足够的时间设伏了。”

  淮王笑了下说道:“雷明霁在大同经营了那么长的时间,若是连阿瑛也保护不了,他就配不上大楚第一俊杰的名号。”

  楚锦并不乐意将希望放在雷明霁手中。毕竟现在掌事的是雷连敬,这人愚忠又愚孝,知道阿瑛到了大同肯定会想方设法抓了她。

  淮王说道:“大同的将士已经知道雷明霁遇刺的真相,他们都对朝廷寒了心。雷连敬虽然重新执掌军权,但在军心威信大不如前了。”

  所以他对大同的掌控,也没楚锦想的那么大。

  见他还要再说,淮王摆摆手道:“阿瑛既敢去大同,就表明她能全身而退。阿锦,你应相信阿瑛,她已不是六年前的阿瑛了。”

  他亲眼看着楚瑛的变化,也清楚现在在藩地阿瑛就是神,连他都望尘莫及。而楚锦因为一直在外地,回来也只呆几日就离开,感受没有那么深切。等过段时间就知道,阿瑛在藩地的影响力了。

  过了几日程广平求见楚瑛结果却被拒了,原因是不能打扰她休养。

  淮王见了他,说道:“那日辛大夫的话你也听到了,这一个月我要让阿瑛好好休养,你们别来打扰她。”

  程广平倒不怕累,他只是担心外头会有不好的传闻:“短时间郡主不露面可以,但要一直不见外客外头肯定会说郡主命不久矣了。王爷,郡主就是我们的定海神针,她要出事藩地就得乱了。”

  他倒不怕死,但还有一家老小几十口人啊!不过他也不后悔跟着楚瑛,以前虽然能捞很多钱锦衣玉食,但每天都提心吊胆生怕哪日没了命。现在不仅能吃好睡香,还能得百姓爱戴。

  淮王笑了下,说道:“放心吧,阿瑛没什么大碍,辛大夫说她底子好最多两个月痊愈。这寒冬腊月皇帝想派兵来围剿我们也不成。等开春阿瑛身体好了,也不怕他们来。”

  “那就好。”

  楚瑛快马加鞭,花了十天时间才到大同。他知道城内戒备森严所以没进城,而是先在城外落脚。第二天福叔进城,想先去找马季或者杨一东。结果在一家早点铺吃饭时正巧听隔壁两人闲聊,说不明白为何雷明霁要搬到城外住了。

  福叔猜测雷明霁担心郡主会不听来大同,所以才会搬出城去。这样就算有危险,在外头也容易逃跑。而在城内,一旦城门关了就成困兽了,不得不说雷明霁还挺细心的。

  出了早点铺,福叔花钱打探到了雷明霁所在的具体位置。因为他说的是当地的方言,对方也没怀疑是从南边来的,并没上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