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扒开老师内衣吸她奶头:在教室把校花长腿扛在肩上

2021-11-22 17:11:02情感专区
郑少歌脚下没有丝毫停顿,神色平静道。

  “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你此去东北,必死无疑!”青年男子冲着郑少歌的背影,大声喊道。

  “我死不死,与你何干?&rdqu

郑少歌脚下没有丝毫停顿,神色平静道。

  “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你此去东北,必死无疑!”青年男子冲着郑少歌的背影,大声喊道。

  “我死不死,与你何干?”郑少歌头也不回,淡淡问道。

  青年男子闻言,叹息一声,随即道出来意:“你死不死,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但我此次前来有两件事。

  等我办完这两件事,你是去是留,我自不会阻拦。”

  见郑少歌没有要停下脚步的意思,青年男子加快语速道:

  “第一件事,有人托我带口信给你,说他此去拦截元世凯,只是为了应证自己的武道,是生是死早有预料,叫你无需自责。

  他还说,你把梦瑶留在身边,就是为了牵制住元世凯,好叫他不要乱来。

  你故意将孟瑶贬为奴隶,只是为了激怒元世凯,让他想要报仇直接找你,而不牵连到其他人,以免伤及无辜。

  这些你自己做的很好了,是元世凯这个老匹夫,为了他那可怜的威名,就不顾自己弟子的死活。

  你没必要自责,因为你完全可以问心无愧!

  这是卜天机让我带给你的口信,不仅他是这么认为,我同样也是这么认为的,包括会长‘我爱干饭’。”

  听完这番话,郑少歌脚步微顿,微微转头,淡淡道:

  “狗屁的问心无愧!我是否问心无愧,只有我自己说了算,别人说的从来都不作数。”

  说完,又继续朝竹林外走去。

  “以上说的是第一件事,这第二件事呢,是我给你带来了一个人。”

  青年男子的话音一落,自竹林北方走出来一道,身穿浅蓝色长裙,肌肤如雪的冷艳女子。

  她迈动着莲步,款款而来,定睛一看,这不正是五大宗师之首——郑倾盈!

  郑少歌的“极品塑脉丹”,就是为她炼制的。

  见到郑倾盈出现在这里的时候,郑少歌的眼神中杀机毕露!

  他给郑倾盈炼制“极品塑脉丹”的事,只有他自已知道。那既然如此,这江湖道士是怎么知道的?

  还找来了郑倾盈,这是为了牵制住自己吗?

  难不成他还会窥探他人心思?

  若果真如此的话,郑少歌说什么也不能留他了。

  这种人,对郑少了有着致命的威胁,若是不除,他会感到寝食难安,因为自己是重生者的事情,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否则,自己极有可能成为世界公敌!毕竟有句话叫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华宇星”的人,若是知道他是灵魂重生者,肯定会想方设法得到自己的秘密。

  这不仅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就连自己身边的人,也定会跟着遭殃。

  所以倘若这江湖道士,拥有窥探人心的本事,那就必须杀之以绝后患!

  “那个,郑老弟,你别这么看着我啊,看得我心底发毛。

  我都介绍过来,我只是一个跑腿的,你要有什么怨气,就去找‘我爱干饭’。”

  江湖道士见状,下意识后退一步,同时也做好了,随时开溜准备,继续道:

  “我说郑老弟,就凭你这宁愿受伤,也要护住丹药的劲头来看,这普天之下,怕是也就只有郑倾盈有这个资格了。

  毕竟你以往给他人炼丹,可从来没这么费力过。这里面的道道,连我都能想明白,‘我爱干饭’又岂会不清楚?

  所以我就带着郑倾盈来了,看看她能不能劝住你别去送死。事先声明啊,我只是一个跑腿的。”

  说完之后,江湖道士暗暗松了口气,因为锁定他的那股杀意,已经消失了。

  放松下来后,他又重新躺回到椅子上,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模样,漫不经心道:

  “人我是给你带到了,要不要把丹药给她,这就不关我的事喽,你们自己商量着办。”

  他说是说不关他的事,可他那副竖耳倾听的样子,却将他出卖了,生怕错过什么似的。

  见郑少歌一言不发,还在朝前走,江湖道士顿时有些焦急,连忙对远处的郑倾盈道:

  “小丫头,你可别抱太大希望,这枚丹药来之不易,而且还是重塑经脉的疗伤神药。

  那小子在炼制此丹时,遭人偷袭,导致根基受损,他怕是要自己服下了。”

  一袭淡蓝色长裙的郑倾盈并没有接茬,只是安安静静的靠在一根竹子上,一双如水般晶亮的眸子,看着逐渐接近的白袍少年。

  郑少歌也没说话,而是径直朝郑倾盈走去,走到她身前的时候,二话不说,左手拇指微动。

  一枚被真元力包裹的绿色丹药,凭空呈现在郑倾盈眼前。

  “这是我为你专门炼制的‘极品塑脉丹’,用它来治疗你体内那些受损的经脉,最是有效。”

  郑少歌将丹药递到郑倾盈面前,示意她收下。

  随即转头对那江湖骗子道:“先不说这枚丹药对我无效,即便是能治愈我那受损的根基,我也不会服下。

  因为这是我答应为郑倾盈炼制的,所以你完全用不着激将。”

  江湖道士闻言,微微一愣,随即又释然了,低声呢喃道:“难道是我演的不够逼真?唉,怎么就被看穿了呢?没道理啊!”

  郑倾盈并没有伸手去接丹药,摇了摇头,冷若冰霜的俏脸上,竟是浮现出一抹柔情。

  她的声音柔美动听,道:“这丹药我不能要。”

  听到这话,江湖道士急忙从躺椅上蹦了起来,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跳脚大喊道:

  “死丫头,你这是干什么?这么好的东西,你居然不要!你这是辜负郑少歌这小子的情意,知道吗?

  还有,你知道拒绝的后果吗?”

  郑倾盈点了点头,冷哼道:“我当然知道,可就是因为知道,我才不能要。”

  “你这是什么道理?”江湖道士怒急道:“难道你不知道,我带你来这里的目的?”

  郑倾盈闻言,俏脸上露出一抹浅笑,这一笑可谓是倾国倾城,赛过百花齐放,她对那青年男子玖违道:

  “我自然知道,你们找我过来,不就是希望我从他这里,拿到丹药后尽快服下,以断了他这负伤北上之心吗?

  不过你们就这么确定,没有这枚丹药压制伤势,他就不会北上吗?要知道,无论机关算尽,终究是算不准人心。”

  “他根基受损,实力大跌,若是没有丹药压制伤势,贸然北上,除了死我想不出还有第二种结局。

  郑少歌这小子是个聪明人,这点他不可能不清楚,我就不信他明知必死,还坚决要北上!”玖违气呼呼道。

  郑倾盈闻言,冷笑一声,随即反问道:“卜天机何尝不是明知必死,还依然北上?”

  “这……”玖违这下语竭了,指着郑倾盈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一挥衣袖,冷哼道:“这是两码事,不可混为一谈!

  卜天机那是为了应证自己的武道,可郑少歌不同,他只要多修养几日,要杀元世凯不难。

  可若是他现在就北上……难道你希望郑少歌北上送死?”

  郑倾诉微微摇了摇头道:“我自然是不希望他北上,但我不希望有什么用,难道我不希望,他就不会北上了吗?

  想要改变他的想法,比登天还难,既然如此,还不如让他把丹药服下,这样还可以提升提升几分胜算。”

  她的话才刚说完,郑少歌瞬间出手,一把将她制住,随即快速将那枚丹药塞入她嘴中,并渡入一道真元力,将丹药分解掉。

  做完这一切郑少歌才松开手,整个过程也就两三息时间,由于速度太快,郑倾盈都还没反应过来。

  看着满脸惊诧的郑倾盈,郑少歌笑了笑,道:“不管丹药对我有没有用,自从炼成的那一刻起,它就属于你郑倾盈。

  这是我当初对你的承诺,我说话向来是一诺千万金,是不会轻易改变。”

  说完,郑少歌便继续朝北边走去,一边走一边开口道:“你们两个的这点小把戏,就别在我面前班门弄斧了。

  不就是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吗?是利还是弊,我比你们要懂的多,不用你们来替我分析。

  还有啊,郑倾盈,你不适合演戏,台词还不错,但表情不到位啊,回去再好好练练吧!”

  听到这话,郑倾盈跟玖违一阵面面相觑。

  他们知道郑少歌厉害,却没想到两人精心安排的一场争辩大赛,竟是这么轻易就被他给识破了,这脑子是怎么长得?

  更尴尬要命的是,他们连口水都快说干了,可谓是费尽心思,却依旧没能改变郑少歌北上的念头。

  然而,就在他们近乎绝望的时候,自竹林外围,传过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你们还真以为,我根基受损,就杀不了元世凯了?”

  言罢,竹林里顿时惊起鸟儿满天飞,一道白色身影冲天而起,朝着北方疾驰而去,眨眼间便失去了踪迹!

  这一日,被古武界称之为武道神话的,封神榜第一高手郑太玄,北上伐元!

 文学

这一日,炎龙国多处空管局,都侦测到一个极速移动的白点,自东州琉璃市方向,以超音速朝着北方疾驰而去。

  一些省区的驻防军,纷纷调动防空导弹,准备把这个极速飞行的不明物给打下来。

  只是在准备发射的关键时刻,各军驻地都接到了,上级的同一个命令,他们这才纷纷罢手。

  而这个命令便是“不准发射”!

  至于那个飞行物到底是什么,这些驻防军们并不清楚。

  上级对此也是缄口不言,无论他们怎么问,都得不到回应,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

  而随着郑少歌北上,卜天机战死的消息,也很快在炎龙古武界,迅速传播开来。

  消息的传播分为两种途径,一种是由北向南一路传递来了;另一种就是“武统公公”,通过网络在全国范围内传播。

  会长“我爱干饭”发布了一条帖子,里面详细记载了,卜天机与元世凯大战的整过过程。

  看完这条帖子后,公会成员们个个义愤填膺,捶胸顿足,一些感性之人,更是掩面痛哭,悲痛欲绝。

  在帖子的最后,“我爱干饭”发出了一段,痛心疾首的感慨:

  “无奈卜天机,有心杀敌,奈何无力回天,如今客死他乡,却无人收尸。

  元世凯更是仗着卜天机的尸首,进行围点打援,坐等炎龙国古武者前去送死,才短短不到半天时间,死伤已超过两百!”

  公会成员们看到这最后的一段话,一个个恨得牙痒痒,纷纷在帖子下方留言,将元世凯的祖宗十九代都问候了个遍。

  这时有人提出了一个疑问,直接艾特会长‘我爱干饭’:

  “会长,都说死者为大,元世凯作为堂堂一代武神,不可能做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事吧?”

  他原以为这个问题发出后,会长会像往常一样不会回应,却没想到才发出没多久,就得到了回复:

  “元世凯为免有损他的名声,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说卜天机贵为‘天境’强者,想要带走他的尸首,修为最少要达到化境宗师才有资格,宗师一下,一律免谈!”

  看到这条回复,一众公会成员,当即肺都要气炸了。

  “玛德!这狗日的元世凯,真他妈不要脸,他这是以卜天机前辈的尸首为诱饵,引诱我们炎龙国的宗师高手前去送死!”

  “草他大爷的,只可惜我不是化境宗师,否则现在就北上,宰了元世凯这个狗杂碎!”

  “元世凯这个狗东西,简直欺人太甚!

  他这是在践踏卜老前辈的尊严,这畜生竟连死人都不放过,是不把我们炎龙国古武者,放在眼里啊!”

  “元世凯这畜生,还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难道还想跟我们整个炎龙国对抗吗?不行,老子要北上伐元!”

  一个马甲为‘寂灭鬼畜’的成员,暴怒发帖道。

  然而这条帖子,很快就被淹没在讨伐声中,并没有掀起多少浪花。

  直到过了五分钟后,“寂灭鬼畜”再次发帖,还在下方配上了一张,飞往北方的机票照片,这才彻底点燃了整个公会。

  这条新帖子一经发出,只在短短几分钟时间里,阅读、点赞、转发、回复,都超过了三万,并且还在持续上升。

  而在下方的众多回复中,获赞最多的则是一条劝说留言:“牛逼啊大佬!为你点赞。

  但是大佬,你可千万别去逞强,元世凯的修为深不可测,不是谁都能战胜的,别白白牺牲了自己的性命。”

  但是很快,另一条留言到点赞数就超过了这一条,内容:“楼上的就别瞎操心了,这是‘寂灭门’上一任门主的马甲。

  他早在三十年前就已是‘化境后期’了,有他出马必定所向披靡,灭杀元贼!”

  此留言一出,下方立即获得一众欢欣鼓舞的回应:“原来是‘寂灭门’的上一任门主黎戈前辈,失敬失敬!”

  “有黎前辈出马,此战必定告捷!”

  “黎戈前辈,去到北方后,帮我们好好教训元贼,先打到他不认识他妈,在将其灭杀!”

  ……

  激动的话语一条接着一条,很快便在评论区霸榜。

  很快,黎戈就自己站出来回应:“实不相瞒,对上元世凯,老夫毫无把握,因为元贼早已迈入‘天境’。

  老夫此去只是想带回卜前辈的遗体,其余别无他求。倘若老夫不幸战死,还望诸位好生修炼,将来为我炎龙国武道争光!”

  发完这条帖子,名为“寂灭鬼畜”的马甲就变成了灰色,这是下线了。

  算算时间,这会儿他应该是在登机。

  只是他最后那句话,惹得众人纷纷点赞,很快就被顶到了最前方。

  公会里的一些古武者,在看完这条留言后,并没有参与回复,只是默默的退出“武统公会”,纷纷订机票。

  很快,就有一群潜水多年古武高手,纷纷晒出自己北上的机票。

  而且这次,他们都公开了自己的身份,机票上没有打上马赛克。

  每张晒出来的机票下方,就像是商量好的一般,都附上了一句话:

  “太行宗前任宗主费青丘,北上,死战到底!”

  “天刀宗现任宗主胡汉八,北上,死战到底!”

  “八卦门大长老秦安逸,北上,死战到底!”

  “剑神凌风,北上,死战到底!”

  “段苍穹,北上,死战到底!”

  ……

  那一句句“死战到底”,如同一阵阵狂风刮过,使得屏幕前的众人,眼角泛红,眼眶湿润……

  他们知道,这群古武者,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北上,哪怕是死,也要把卜天机的遗体,从元世凯手中抢回来安葬。

  这时,有人艾特会长‘我爱干饭’,问道:

  “会长,为什么没见到郑太玄的机票?他作为封神榜第一,面对这种事,难道要不闻不问吗?”

  ‘我爱干饭’并没有让他等太久,很快就回复道:

  “你们误会了,郑少歌之所以没出来晒机票,那是因为此时此刻的他,已经站在北方的雪原上,准备与元世凯决一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