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好看(快穿百合浪荡系列高H)全章节阅读

2021-11-22 17:03:54情感专区
“我们一起过去,堵住下山的路。”

  一皮肤黝黑的矮瘦男子扬声招呼,“今天不帮我们把事解决掉,别想走!”

  “三花胖、黑泥鳅,你们小点声,别让那

“我们一起过去,堵住下山的路。”

  一皮肤黝黑的矮瘦男子扬声招呼,“今天不帮我们把事解决掉,别想走!”

  “三花胖、黑泥鳅,你们小点声,别让那些当官的听见。”

  另一尖嘴猴腮的男子沉声提醒。

  “瘦猴,你这胆小鬼,听见了,还能吃了我们不成?”

  黑泥鳅怒声怼道。

  “没错,怕个屁!”

  三花胖扬声道,“瘦猴,要想成事,你得把拿下李寡妇的劲头使出来。”

  “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瘦猴怒道。

  三花胖并不以为然,出声说:

  “你有本事让狗嘴里吐出象牙来给老娘瞧瞧!”

  瘦猴:“……”

  “行了,少说两句。”

  黑泥鳅急声道,“那两个当官的下来了,快点过去!”

  瘦猴和三花胖听到瘦猴的招呼后,不出声了,快步向前跑去。

  蔡学斌和宋青云下到山脚,见到里三层外三层的村民,不由得有点懵。

  “怎么回事?你们想要干什么?”

  蔡学斌急声问。

  “我们要赔偿款!”

  “没错,今天必须给赔偿款,否则,谁也别想走!”

  “对,不给钱,苍蝇都别想飞过去!”

  ……

  看着乱嚷嚷的村民,蔡学斌和宋青云傻眼了,不知他们说的赔偿款是什么。

  “你们是哪个乡镇的?”

  宋青云扬声道,“你们说的赔偿款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是上安村的!”

  “下安的!”

  “方塘的!”

  村民们纷纷叫嚣道。

  蔡学斌和宋青云对这些村一无所知,满脸懵逼之色。

  “你们是真武镇的,还是六塘乡的?”

  宋青云急声问。

  “真武的!”一时间,数道声音响起。

  宋青云听说是真武镇的,一颗悬着的心稍稍放下来。

  真武镇党委书记蔡秋江正在赶过来的路上,等他来,这事必然迎刃而解。

  “赔偿款是怎么回事?”

  宋青云出声问,“你们能不能推选一、两个代表来说说,这么多人一起说,我们根本弄不清怎么回事。”

  二、三百人的规模不算小,就算考察组不在这,宋青云作为县委一秘,也要弄清怎么回事。

  “我来说!”

  黑泥鳅站出来,沉声道。

  宋青云见这男人虽然皮肤黝黑,但目光炯炯有神。

  他一开口,其他村民都不出声了,纷纷抬眼看过去,说明有一定的威信。

  “行,你来说!”

  宋青云出声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化工厂的排污系统不达标,排放的污水影响到往我们三个村农作物的生产。”

  黑泥鳅侃侃而谈,“我们向他们索要赔青费,这不过分吧?”

  面对对方的发问,宋青云毫不犹豫的轻点两下头,表示不过分。

  蔡学斌见状,伸手轻扯他的衣角,示意他别乱搭茬。

  宋青云并不以为然,沉声道:

  “关于化工厂废气、废水和废渣的排放,国家有严格规定。”

  “如果排放的废水不达标,而且影响到农作物的生长,厂子确实应该给予村民一定数额的经济赔偿。”

  宋青云的话说的很严谨,不留丝毫破绽。

  “既然这位领导也觉得化工厂应该给我们赔偿,那就好办了!”

  黑泥鳅一脸欣喜的说,“这样一来,我们就师出有名了!”

  关于化工厂和真武村民们之间的矛盾,宋青云之前有所了解,知道问题的焦点在赔偿数额上。

  化工厂并非不同意赔偿,只是觉得村民们狮子大开口,索要的赔偿款太多了。

  “我想请问一下,化工厂一分钱也不赔偿给你们吗?”

  宋青云沉声问。

  “他们只赔偿三百块钱一亩,这点钱够干什么?”

  三花胖怒声呵问道,“这点赔偿款让我们一家老小都去喝西北风呀!”

  蔡学斌听到这话,心中很是恼火,沉声道:

  “这是你们和化工厂以及真武镇的事,和我们并无关系!”

  “我们是县招商局的,正在陪同省城的客人进行考察。”

  “你们在这闹事,出了问题可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蔡学斌说的是实话,村民们和化工厂之间的纠纷,和他们并无关系,没必要牵连其中。

  “你少在这忽悠我们!”

  瘦猴扬声道,“我们这是在表达合理诉求,就算警察来了,也不怕!”

  “限制他人的人生自由就是违法行为。”

  宋青云满脸阴沉的说,“考察组是县里请来的贵客,你们这么做罪加一等!”

  “你少在说没用的,总而言之,今天不帮我们解决问题,谁也别想走。”

  黑泥鳅怒声叫嚣道。

  “蔡局长刚才就说了,县招商局正在陪同省里大企业的考察组进行项目考察。”

  宋青云耐心的解释,“你们的事和招商局没有任何关系,有什么要求一会等蔡书记过来,你们和他谈。”

  “姓蔡的不是东西,我们不和他谈!”

  黑泥鳅怒声骂道,“要不是他的话,化工厂早就完成改……改制了!”

  “改制”一词非常拗口,黑泥鳅好不容易想起来。

  宋青云意识到这事不简单,不但涉及到赔偿款,还和改制有关系,没必要掺和其中,等蔡秋江来了以后再说。

  想到这儿,宋青云转身掏出手机,准备和蔡秋江联系。

  考察组一行六人还在六神山上没下来呢,必须尽快解决这事,否则,可就麻烦了。

  电话很快接通了。

  “喂,蔡书记,你到哪儿了?”

  宋青云沉声问,“你们镇村民因为化工厂赔青费的事,将考察组堵住六神山上,不让下山。”

  蔡秋江顿觉一个头有两个大,急声道:

  “宋秘书,我到了,稍等!”

  宋青云一脸阴沉,出声道:

  “蔡书记,柳书记对考察组有多重视,你该知道。”

  “这事一定要尽快解决,否则,谁也帮不了你!”

  “好的,宋秘书,我到了,等见面以后再说!”

  蔡秋江一脸郁闷的说。

  宋青云将手机塞进裤兜里,抬眼望去,果然见到一辆黑色桑塔纳驶了过来。

  车刚一刹停,蔡秋江就伸手打开车门下了车,快步跑了过来。

  外围的村民发现蔡秋江后,急声道:

  “蔡书记来了!”

  黑泥鳅、三花胖和瘦猴得知消息后,互相使了个眼色,转头向身后看去。

 文学

蔡秋江快步向前走来,怒火中烧,脸色阴沉似水。

  自从升任真武镇党委书记以来,蔡秋江觉得工作中处处有人掣肘,让他有力无处施展。

  今天这事则更过分了,让他火冒三丈。

  县委书记柳云杰对生态特色旅游项目非常重视,为了拿下这一项目,特意成立了领导小组。

  考察组一行人来云都后,柳书记特意让副县长龚如海负责招待,并陪同考察。

  县委一秘宋青云和招商局长蔡学斌领着考察组的贵宾在六神山考察,却被真武镇的村民堵住了下山之路。

  这无异于是在打蔡秋江的脸,让他无地自容。

  “你们想要干什么?快点将路让开!”

  “山上是县里请过来考察的贵宾,你们竟敢乱来,想要蹲局子呀!”

  蔡秋江走上前去,怒声喝道。

  面对蔡书记的呵斥,黑泥鳅、三花胖和瘦猴等人丝毫不怵。

  黑泥鳅上前一步,扬声道:

  “蔡书记,我们可不是吓大的。”

  “今天若不把我们的问题解决掉,谁也别想下山。”

  自从走马上任后,蔡秋江的全部精力都投放在第五化工厂上,没少和黑泥鳅等人打交道。

  “黑泥鳅,你们今天做的太过分了。”

  蔡秋江沉声道,“我已经让苏所长带人过来了,你们等着!”

  苏仁星是真武镇派出所长,蔡秋江口中的苏所长指的正是他。

  蔡秋江接到宋青云的电话后,猜到这事十有八九和上安、下安以及方塘三个村的村民有关。

  考察组贵宾的安危至关重要,他当即就给派出所长苏仁星打电话,让他带人过来。

  听到蔡秋江的话后,黑泥鳅微微一愣,心中暗道:

  “看来这个从省城来的考察组非常重要,否则,姓蔡的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乘着黑泥鳅愣神之际,蔡秋江从他身边挤过,直奔宋青云和蔡学斌而去。

  “宋秘书、蔡局,考察组的贵宾们没事吧?”

  蔡秋江急声问。

  考察组的人员的人身安全是蔡秋江最为关注的,如果出点什么意外,他身上的罪责可就大了。

  宋青云知道蔡秋江但新生们,低声道:

  “没事,白助理、曹副总他们都在山上呢,我让他们等我电话再下来。”

  “蔡书记,这事必须及时处理好,否则,后果将会很严重。”

  蔡秋江用力点了点头,沉声道:

  “我知道,我刚才已经派出所长打过电话了,他们一会就到!”

  “本家老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蔡学斌好奇的问,“怎么又是赔偿款,又是改制的,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

  一笔写不出两个蔡。

  蔡学斌和蔡秋江虽说平时交接不错,但彼此间低头不见抬头见,让对这事很上心。

  蔡秋江听到问话,眉头紧蹙,出声道:

  “老弟,不瞒你说,为了第五化工厂的事,我现在食不知味、夜不能寐。”

  宋青云是县委书记柳云杰的铁杆,蔡秋江这话看似回答蔡学斌的问话,实则却是冲着宋秘书说的。

  出了这样的事,想要隐瞒是不可能的。

  蔡秋江想借此机会,让宋青云帮着在柳书记面前说两句好话。

  “第五化工厂是我们镇上为数不多的企业之一,效益一直不错,但却因为污染问题,临近的村民们不依不挠。”

  蔡秋江出声道,“前段时间,村民和厂里的保安以及职工因口角而动手,为此两个村民受了伤。”

  “村民们说的赔青费是怎么回事?”

  蔡学斌看出蔡秋江的用意,配合着问。

  蔡秋江抬眼看向本家兄弟,脸上露出几分感激之色:

  “村民们认为,化工厂排放的污水影响了他们种植的农作物,理应给予赔偿。”

  蔡秋江出声说,“厂里对此表示,也同意进行赔偿。”

  “既然如此,那不就行了,怎么会闹起来呢?”

  蔡学斌不解的问。

  “村民们要求每亩每年赔偿八百元作为补偿。”

  蔡秋江出声解释,“化工厂认为,村民们索要的金额太高,他们指同意赔偿三百元。”

  “上次也是因为这,才打起来的?”

  宋青云出声问。

  在这之前,他虽知村民和化工厂之间存在矛盾,但并不知具体情况。

  “没错,双方在争执过程中,拉拉扯扯的,最后就打起来了!”

  蔡秋江一脸郁闷的说。

  “老哥,双方赔偿金额相差怎么会这么大?”

  蔡学斌好奇的问,“按说这类赔偿,应该有个大体的价格区间才对。”

  村民们索要八百每年每亩,而化工厂只给三百,两者之间的差距也太大了。

  赔青费不同于工伤事故赔偿,并无标准,不过八百元一亩太高了,闻所未闻。

  “既然如此,那村民们为什么要紧咬住这价格不放呢?”

  宋青云沉声追问。

  漫天要价,就地还钱!

  村民们不是傻子,如此高的价格,化工厂绝不会同意,这么闹下去毫无意义。

  “前段时间,有个南方的商人有意收购化工厂,并且放出风来,一旦收购成功,按照每亩八百的价格赔偿村民。”

  蔡秋江满脸阴沉道,“村民们信以为真,提出八百每亩赔青费,少一分都不行!”

  “蔡书记,南方的老板这么做,一定另有用意,没错吧?”

  宋青云沉声问。

  “没错!”

  蔡秋江满脸阴沉道,“他想以五百万的价格拿下化工厂,纯属痴人说梦!”

  “哦,看来第五化工厂的效益不错?”

  蔡学斌低声发问。

  对于一个乡镇企业来说,五百万的价格并不算低。

  蔡秋江却说对方是痴人说梦,充分说明第五化工厂的效益还是很不错的。

  “第五化工厂生产的是一种新型树脂材料,去年的利润将近一百万。”

  蔡秋江沉声说,“老弟,你说这种情况下,五百万我们会卖吗?”

  “年利润将近一百万,五百万将厂子卖掉,除非脑子进水了。”

  蔡学斌一脸阴沉的说。

  这个南方老板太无耻了,制造舆论,利用村民来给真武镇领导施压,从而达到他以低价拿下厂子的阴谋诡计。

  “老弟,你别说,还真有人脑子进水了。”

  蔡秋江一脸阴沉道,“我若不升任一把手,现在化工厂已经归姓谭的所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