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和人妻在楼梯间啪啪|他缓缓地将那灼热推进去

2021-11-22 16:53:48情感专区
将林逸凡的真情告白解读为花言巧语。

  我倒是与林逸凡颇有共鸣,我对雪儿也会有一种天然的保护欲,生怕她晶莹剔透的心灵遭到哪怕一丝一毫我想林逸凡这种莫名的保护欲,就好像

将林逸凡的真情告白解读为花言巧语。

  我倒是与林逸凡颇有共鸣,我对雪儿也会有一种天然的保护欲,生怕她晶莹剔透的心灵遭到哪怕一丝一毫我想林逸凡这种莫名的保护欲,就好像我会避免在雪儿面前流露出自己的困苦一样,生怕自己的情绪会玷污她的纯净。

  雪儿就像是一个不解世情的天使,很容易让人情不自禁地想去保护她水晶般的心,不忍她被世间的丑陋侵蚀。

  在香榭的一个个晚上,雪儿陆续对林逸凡说了心中的苦闷,说了自己对现在所接触的社会真实面貌的失望与不满。后来,雪儿又说起自己的喜好、自己的理想和自己向往的生活。再后来,雪儿会邀请林逸凡说他的想法,会希望了解林逸凡内心的世界,而林逸凡,无法让自己不去满足这双水晶般晶透的眼睛向他投来的愿望。

  不知不觉中,林逸凡成了雪儿潜意识中可以推心置腹的那个人。不知不觉中,林逸凡前所未有地向一个人敞开了自己的心扉。直到有一天,雪儿和林逸凡都意识到,他们讲述的不是自己的故事,不是自己的愿望,而是两个人希望共同抵达的未来,共同创造的美好。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如泉水般潺潺不绝,汇成延绵不断的河流,又聚成湖、融于海。

  林逸凡是在杂志社门口向雪儿提出交往的请求的,没有鲜花、没有礼物,只有他的死飞自行车。但他郑重其事地表情把刚刚下班的雪儿吓了一大跳。

  雪儿说:“好的。”

  林逸凡说:“那你现在是我女朋友了?”

  雪儿红着脸点点头。

  林逸凡说:“那我可以牵你的手了吗?”

  雪儿把自己的背包递给了林逸凡。

  ……

  不得不说,他们的这段叙述,听得我老脸一红,嘴角不住地微笑,小心脏怦怦跳,好像自己恋爱了一样。

  “你们俩是中学生吗?哈哈哈哈哈!”大腹便便的珠珠在旁边笑得前仰后合。我有点不理解她为什么会笑得这么厉害,或许所谓一孕傻三年就是指这样吧……

  确定关系后,林逸凡提议两个人一起出国看看。他觉得雪儿多看看世界,很多苦恼会自然消解。一个人眼光开了,心胸也就开了。而且国外的生活氛围会比国内轻松得多,国外的人也比国内的人单纯许多。荷兰是林逸凡一直向往的国家,他大半年前就申请了一个荷兰的学校,准备去学习新能源科技。他为雪儿描绘着这个欧洲小国的田园生活,描绘着长着郁金香的山坡、风车和无处不在的青草的芬芳。在林逸凡的影响下,雪儿也对荷兰生出了莫名的好感,对生活有了新的希望,于是一鼓作气开始和珠珠学英语。

  林逸凡每天都会接送雪儿上下班。若他晚上不用去酒吧弹琴,便会在家陪雪儿读英语;反之,雪儿则会安安静静的坐在吧台旁陪着他,听他弹琴。半年来,林逸凡陆续为雪儿作过几首曲子,把这个小妮子感动得一塌糊涂。

  刚巧在雪儿英语成绩颁布的当天,林逸凡收到了他早前申请的荷兰某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于是雪儿也将自己的成绩提交到同一所大学。本想着让林逸凡先去稳住阵脚,雪儿晚个半年或者一年再去与他相聚。不料上天再次眷顾了这对有情人,两个月后,雪儿出乎意料地收到了该校的录取通知。再然后,就到了这两个人摆起这桌酒席的今天,从今天开始往后数两个月,他二人便要双宿双飞了。

  我们正聊着林逸凡和雪儿仿佛有神明一路护佑的爱情,姐夫终于到了。

  珠珠简单的跟他介绍了一下雪儿和林逸凡的事情,姐夫一脸欢喜地向他们两个人一通祝贺,随后姐夫转向珠珠,嘘寒问暖,满眼的体贴关怀。

  我看着姐夫的行为,没有任何情绪,一如往常地说说笑笑,但我敏锐地捕捉到每当姐夫与我的目光交汇时,他总会表现出四分避闪,六分紧张。看到他这副模样我自是明了,他肯定还和那女人有着理不清的关系,不禁在心里轻啐了一声。

  想到雪儿他们的故事,不得不感慨姐夫的运气实在是好到没话说。在“香榭”搞外遇居然没碰上雪儿,或者说没有被雪儿发现。而林逸凡自是不会去注意与他无关的客人,或者说就算他想注意,在那么昏暗的地方也很难看清客人的模样,更别说还要与今天这位先生对上号了。

  在座的除了我,再无第二个人能意识到其实姐夫与林逸凡其实并非第一次见。心里讽刺地想“这就是常说的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相逢不相识吧……”

  不管怎么说,“香榭”真是个充满“爱”的地方,我与“香榭”之间的缘分也真是说不明白。

  最初林逸凡邀请我去“香榭”,化解了我二人的矛盾。之后我带雪儿去,无心插柳的给他二人牵了红线。不想又是在那个清吧,碰到了出轨的姐夫。

  感情的事情,就是这样充满偏见。两个单身的人碰到一起,就会成为令人羡慕的爱情。一个有家室的人碰到另一个人,就会被扣上众多道德伦理的帽子让他抬不起头,就好像姐夫看我时那有些愧疚;有些恐惧的眼神。

  纯爱是不存在的。但凡是爱情,必然会被世俗所主导。这点我无法改变,任何人都无法改变。所以我们依旧世俗的对雪儿与林逸凡的爱情表示出发自内心的祝福,同时也对姐夫与第三者之间的感情表示出严厉的斥责。

  不禁冷笑一下,抿了口甜中带酸的果汁。

 文学

今天是他的婚礼,穿什么呢?

  不能穿白色,因为新娘要穿白色。

  不能穿粉色,因为伴娘要穿粉色。

  我的那条蓝裙子呢?

  翻箱倒柜,却始终找不到。

  没有时间了,还找不到的话就要迟到了。

  小裙子你快出来啊,今天是他的婚礼,我不可以迟到。

  我不能成为他身边的女人,但至少让我看到他新郎装的模样,让我可以与他同时出现在婚礼的殿堂……

  他要结婚了,他结婚了。

  我的裙子为什么找不到。

  莫名其妙的梦,竟然让我真的哭了出来。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他要结婚哭,还是因为找不到那条蓝裙子哭。

  打开衣橱,那条海蓝色的晚礼服静静地挂在一旁,似乎时刻准备着去参加他的婚礼。

  我,是否也为那天的到来做好的准备?

  昨天抽空给韩宇龙打了个电话闲聊了一会儿,自然聊到尤烨这个薄情的人,根本不会主动和老朋友联系,根本没人知道他现在在干吗。因为不知道,所以有了很多猜测,比如说不定下次他联系韩宇龙就是要请韩宇龙喝喜酒了。

  于是,韩宇龙问我:“他结婚的话你会去吗?”

  我想了想,回答他:“如果他给我发了请帖,我一定去。如果他没有,那我一定不会去。”回答了他的问题,我也以礼相待,问了韩宇龙一个问题:“如果他没有对我发出邀请,那你是会去他的婚礼,还是会来陪我喝酒?”

  韩宇龙脱口而出:“当然是陪你!这种时候你比他更需要我。”

  听了韩宇龙这句话,我差点没感动得哭出来。有这样的兄弟与我同甘共苦,夫复何求?

  想来这个梦一定是那通电话留下的后遗症。

  结婚,对于像尤烨那样的不解风情的木头疙瘩,估计还太早吧。我想他定是晚婚晚育的典范。

  至于本大小姐……抬眼看着吴琛仍在熟睡的脸,不知道命运会将我推向何处。不知道我会不会嫁给这个老男人。

  “你睡觉流口水了。”吴琛半梦半醒地摸了摸被我眼泪浸湿的睡衣袖子,闭着眼说着。

  “我睡着了又管不了自己……”既然他这么认为,我就顺着他得话说了下去。

  “没关系,至少说明你没有失眠,睡得很好。”吴琛说着,又将我向他怀里揽了揽。

  吴琛的怀抱,是温暖的。不像那个梦,冰冷、残忍。

  白天将茶楼事务安排妥当,下午偷闲陪着雪儿去买了各种锅碗瓢盆。他们出国留学的不比在家方便。能带的要尽可能都带走,不怕带多,就怕带少。宁可麻烦点,也别现在偷懒将来受罪。

  珠珠现在也有八个月的身孕了,笨重得连家都出不去,一双小腿肿得吓人,只好老老实实地在家静养。她现在的状态,再没有生活常识的人看到都能确定肚子里定是对双胞胎。听说之前去医院做检查的时候医生建议她提前剖腹生产,一来怕珠珠受罪,二来怕母子有危险。只是珠珠说什么也不肯,她认为生孩子是上天赐予女人独有的才能,若是无法靠自己的力量生产那自己根本不配做一个女人。姐夫虽是顺了珠珠的意,但也一再跟医生强调珠珠临盆的时候必须要是最好的医生接生。

  珠珠不便出门,我难得清闲了几天。只可惜好景不长,最近又被雪儿这丫头骚扰上了。她收到录取通知后就直截了当的辞了原先的工作,一心投入到准备出国的众多事宜中,最近到了采购必备的生活用品的步骤,于是我堂堂茶楼老板也成了雪儿公主的司机兼顾问。

  早前那次聚餐最终是以我们三个女孩子梨花带雨、花容失色的嚎啕大哭告终。此后,珠珠再不肯见雪儿,怕会控制不住情绪。

  距离雪儿离开的日子越来越近,这小妮子心里自是不好受,比以往更加粘人,时常跟我聊着聊着就红了眼圈。幸好本大小姐是哲学系出身,说起大道理来一套一套的,这知心大姐的角色也算是被我扮演的淋漓尽致。

  “水果糖,我会有三年都见不到你对吗?”

  雪儿又被祥林嫂附身,没头没尾地絮叨起来。我都快背下来她的台词了,第一句问“我们是不是不能再见了”;第二句问“要是我想你了怎么办?”;第三句问“我能不能不走了?”;第四句开始就是嘤嘤的哭声。

  “怎么会见不到呢,咱们可以视频啊,聊天啊,每天都能见。”我笑着安慰她。

  “但是不一样,那样我看到的只是一个画面,不是你。而且我也不能抱你,不能碰到你。”说着她用手摸了摸我的胳膊。那小手软软的、温温的,惹得我心头一紧。

  “那你就别走了,留下来天天抱我好了。”这话旁人说得轻松,但听在雪儿耳朵里定是有千斤重。她必然是要走的,但我这话又好像给了她一个希望,可是这个希望却又是遥不可及。就好像蚊子在你后背叮了一个奇痒无比的包,你明明知道它就在你身上,可就是挠不到。

  “那怎么行,东西都置好了,签证都办好了,机票都订好了,一切都妥当了,我现在打退堂鼓的话之前的努力就全白搭了!”雪儿拼命地摇头,极力的反驳我的说辞。不过与其说是在否定我的提议,不如说是在否定她自己,浇灭内头的那一星希望之火。

  “既然你这么明白,这么坚决,那还和我说那些话做什么呢?雪儿,我觉得你现在之所以不想走是因为对未知所产生的恐惧。你不知道以后在荷兰会是怎样的光景,所以不想去,所以害怕离开你所熟悉的亲人、朋友、环境。我保证你在荷兰会有更好的生活,我保证那里不会让你有任何恐惧,我保证你在那边会比在这边更幸福。再说,你并不是孤身闯江湖,你还有林逸凡,我看得出他很珍惜你,他一定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可是我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雪儿的声音变得颤抖,我轻叹一口气,心中却隐藏了一份小小不言的沾沾自喜,你瞧,我说过第四句开始就是哭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