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公主在野外被3p|扒开下面使劲用力添别停啊

2021-11-22 16:39:59情感专区
程爸还扭了几下,对柜台里营业员小姐略带鄙视的眼神视而不见,只摸出户口本啪的一声放在柜台上开口了。

  “给我儿子办个存折。”程爸道。

  “先生,办理

程爸还扭了几下,对柜台里营业员小姐略带鄙视的眼神视而不见,只摸出户口本啪的一声放在柜台上开口了。

  “给我儿子办个存折。”程爸道。

  “先生,办理存折需要存至少一百块进去的。”营业员这下不止是目光鄙视了,就连口气都不太好了。

  看着隐含鄙视的目光,以及口气,程晨有些不满,甚至都感到羞耻了,但程爸却能视而不见,自然而然并且语气和神态都很是骄傲的继续开口。

  “知道知道,你办就行了,我要给这小子存三千呢。”程爸侧头招手让程晨过来。

  “对,存三千。”程晨深吸一口气,顿时把事先带好的钱摸出来,学着程爸一般拍在了柜台上。

  这下营业员的目光惊讶了,但也没太大变化。

  倒是程晨对着营业员惊讶的目光心头畅快了起来。

  “看来虽说我来自后世,见识不俗,但还应该学学老爸的厚脸皮和自信。”程晨感觉自己心里一下子打开了。

  说真的,虽说重生了,也有了金手指,但程晨前世本来就是个普通人,还是个碌碌无为,被社会磨搓过的普通人,比起自信甚至不如街溜子的程爸。

  但直到现在程晨好似吐出了心中那些不必要的谨小慎微,慢慢自信起来。

  “我要办理一个学生存折,我看外面写着呢。”程晨声音都自信起来,还指了指外面的广告牌。

  “对,我们最近是推出了给孩子办理存折的业务,需要监护人的同意陪同以及证件才能办理。”营业员小姐点头道。

  “我同意,给我儿子办吧,甚至下的你自己来。”程爸直接拉着椅子坐边上去了。

  窗口的位置是空出来了,但却没有椅子,要是以前程晨也就忍了,但现在却没了忍的意思,直接从边上也拉过一张椅子坐下。

  “先生,有些文件还需要你签字的。”营业员连忙叫住程爸。

  “知道知道,要我签字就说一声。”程爸摆手,兴致勃勃的看起了银行里的广告单。

  “开始办吧。”程晨绷着小脸,颇有些老气横秋的开口。

  这下倒是让营业员小姐有些无奈又有些惊奇。

  实在是她还没见过这么奇怪的父子,毕竟哪有让只有十岁的孩子自己办理存折,大人在边上不闻不问的。

  已经看了户口本的营业员小姐自然知道程晨的年级,因此才有此吐槽。

  但再吐槽,既然是客户,营业员小姐也还是很专业的,认认真真的指导程晨完成了一系列的文件,而其中大部分需要程爸签字的地方,程爸通常是看都不看,直接大笔一挥就签上了自己大名。

  那速度快的让想介绍业务的营业员小姐都无话可说,最后只能指导着程晨设下密码,存好钱后把崭新的存折本递了出来。

  “先生,您孩子的存折本。”营业员小姐道。

  “不用给我,让那小子自己拿着。”程晨还没开口呢,程爸就摆手道。

  “谢谢。”程晨端起笑脸,接过了存折本。

  “……”营业员小姐。

  办理完业务,程爸带着程晨走出了工行的营业大厅,准备顺手把人送去学校的路上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助的老人。

  另一边的营业员小姐倒是忍不住对边上同事吐槽道:“这是什么样的家庭啊?给自己孩子一次性存三千。”

  “存三千也不多吧。”同事迷惑道。

  虽说还是两千年但她们在银行工作,能来给自己孩子存钱的人家里自然不差,因此一次存三千还真不算特别多,值得赞叹和吐槽的。

  “关键是,存折本那小孩自己拿着,密码那小孩自己设的,他爸都不管,而那小孩才十岁,我都怀疑他懂不懂三千是多少。”营业员小姐道。

  “啊?那还真挺少见的,可能家里很有钱吧,我听说那些有钱人家的孩子从小就会培养自己孩子理财什么的。”同事猜测道。

  “这倒是,估计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孩子吧。”营业员小姐虽说还是觉得程爸和程晨的穿着不像有钱人家,但也觉得这个猜测最为准确。

  “算了别想了,有钱人家和咱们可不一样。”同事以为营业员小姐心里不平衡,还特意安抚了一句。

  “嗯,知道了。”营业员小姐倒也没多说,只是点了点头。

  然而营业员小姐和她的同事却是完全不知道,程爸之所以这么信任程晨并不是因为其他,甚至谈不上信任,就是懒得麻烦。

  对程爸来说不属于他的钱,他是不会操心的,毕竟在他看来这钱都给程晨了,那就该程晨自己操心了,因此甚至都没问密码的事。

  而且程爸也清楚钱一旦存进去,没有监护人程晨都取不出来,所以也没有乱用的风险,程晨就更不操心了,甚至只叮嘱了程晨收好存折别被程妈发现。

  一路走来,这个时间根本没有老人过马路,因此程爸有些无奈,但最后却突发奇想道:“今天我来接你放学,继续早晨尊老爱幼的社会实践怎么样?”

  “老爸你还知道社会实践这个词呢?”程晨惊讶道。

  “废话,当然知道,你爹我什么不知道。”程爸摆手,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完全不提这是昨晚看电视新学的词。

  “行吧,晚上继续。”程晨点头应下,毕竟他对手机也是很期待的。

  “好,晚上我来接你。”程爸点点头,美滋滋的双手插兜走了。

  看着自家老爸这大摇大摆,六亲不认的步伐,程晨忍不住想笑,又有些无语。

  “我爸年轻时候原来是这样的性格。”程晨摸了摸新出炉的存折,心里踏实了很多。

  “等有了手机就能知道现在魔都的具体房价了,也不知道下一次的任务是什么,多久能达成一个小目标……”

  程晨边想着未来,边往教室走去,心里对接下来的任务却是期待了起来。

 文学

“程晨回来了?快去教室,马上上课了。”王国军站在楼梯口,看到程晨走进来,明显松了口气。

  “好的老师。”程晨点头,然后快步走向教室。

  “这孩子的爸爸还真是……”王国军看着程晨的背影摇了摇头,然后转头回了办公室。

  四年级的教室就在一楼,距离老师办公室只有两个班级的位置,因此算是不怎么好的位置,毕竟这里太方便老师过来查看情况了。

  因此虽说还没上课,但程晨回教室的时候班级里已经没什么声音了。

  快速回到自己位置坐下的程晨,直接被身后的罗环戳了戳。

  “程哥,今天中午我请你吃串。”罗环小声道。

  “好。”程晨也没拒绝,直接点头道。

  “嘿嘿,我可是专门问我妈要了一块钱。”罗环自豪道。

  “你昨天拿着分数回去还能要到钱?”程晨有些惊讶。

  毕竟昨天罗环再次排名班级末尾,名次就跟住了窝似的一点没动,还是位列四十二名,这个成绩就是程晨拿到了也要装下怂,哪里还能要到零用钱。

  “嘿嘿,还好,我妈就用扫把打了两下就给我了。”罗环边说边下意识的摸了摸屁股。

  显然这打的位置是哪就不用多说了。

  “行吧,好好学习。”程晨道。

  “程哥程哥咱们什么时候再去游戏厅?”罗环点头,然后双眼亮晶晶的看着程晨问道。

  “昨天就说了,等你考试前进一名,我就带你去一次,我请客。”程晨道。

  “哦,可是刚刚才月考完,下次月考要到十二月了。”罗环道。

  “平时不还有周末测验吗,那个也算。”程晨道。

  “好吧,但是这也太难了。”罗环挠头。

  虽说才小学,但程晨早就记起了现在大考小考不断的,月考周测一直都在,因此学习也是很紧张的。

  “下一节什么课?”程晨顺口问道。

  “美术。”一道小小的声音传来。

  程晨忍不住侧头看去,刚刚说话的是这两天一直没开口的梅莎莎。

  只是被程晨这么一看,梅莎莎又立刻转了过去,紧张兮兮的拿出了自己的美术课本。

  美术课本很大,一共是两本,一本是上课用的书,一本就是用来绘画的本子,而梅莎莎拿出本子后就眼神直直的盯着讲台了。

  这样紧张的梅莎莎让程晨一句谢谢都说不出口,只能也跟着拿出美术课本。

  不多会,美术老师夹着书走了进来。

  走进来的美术老师让程晨忍不住一阵恍然。

  刚刚十一月的天气,已经开始冷起来了,美术老师穿着一身后世流行的莫兰迪色系的衣服,黑色略带卷曲的短发有些调皮的抚在脸颊上,越发的承托的美术老师的皮肤越加苍白。

  “起立,赵老师好。”班长谢韵诗第一时间起立,然后领头喊道。

  接着班级里所有人跟着起立,然后齐齐喊道。

  “坐下。”赵老师伸手按了按,大家这才坐下。

  “今天我们教线条的运用,这是下节课画动物会用到的。”赵老师声调轻柔而空灵,还颇有些好听。

  “原来我小学时候的老师都这么有特色,那我那时候是怎么老是想睡觉的?”程晨听着赵老师空灵轻柔的声音,忍不住不解起来。

  想了半天,最后程晨只能归结于那时候的自己还是小孩子不懂欣赏的缘故。

  听着美术赵老师轻柔的声音,程晨感觉自己学的很有动力,并且也不知道是不是适应了的缘故,今天比之昨天学的还认真。

  甚至不知不觉就到了下午五点半放学的时候。

  “走走走,程哥放学了。”罗环拎起书包拉着程晨的胳膊就往外跑。

  “我爸今天来接我,你先回去。”程晨顺着人流往外边走边道。

  “好吧,那明天见,作业程哥你放心。”罗环拍了拍自己的书包,然后一溜烟快步走了。

  “这这这。”程爸双手插兜看见程晨出来,脸上的不耐烦立刻消失,挥手招呼道。

  “爸,你冰箱都买了?”程晨看着程爸身边那个高大的纸箱问道。

  “当然。”程爸骄傲点头道。

  “那今天周阿姨肯定要呕死了。”程晨道。

  “那是,花了我一千八,一分钱都没了。”程爸忍不住嘀咕道。

  这话程晨听见了,但却没吱声,只是催促了一声尽快开始社会实践。

  程爸倒也不嫌累,推着后座绑着冰箱的自行车就开始寻找目标。

  许是晚上放学的人多的关系,扶老人过马路的事比早上顺利了很多。

  将将六点,天刚刚擦黑,程爸以及程晨就听见了系统提示任务完成的声音。

  系统:“恭喜宿主完成培养孩子德行的初始任务,奖励已经发放到宿主家中,请宿主查看。”

  “太好了。”程爸暗道一声,然后抬眼招呼起来。

  “走了儿子,回家了。”程爸冲着程晨招了招手。

  “不实践了?”程晨装作不解的问道。

  “不了,不了,这事每天做些就行,不用着急,天都黑了。”程爸一脸高兴的摇头,显然是迫不及待的想回去看看系统奖励的手机了。

  “好吧。”程晨点头,然后跟着程爸的自行车,小心的看着冰箱一路往家走去。

  才刚刚过马路走到村中一家小卖部呢,就听见周佳慧的大嗓门,巧的是她正好堵住了快一步回来的程晨母亲唐巧。

  “哟,这不是唐巧吗,你老公呢?说今天买冰箱的,这冰箱怎么还没见到呢?”周佳慧满脸都是嘲笑的问道。

  “怎么我老公的行踪还要和你说说?”唐巧直接怼道。

  “平时谁搭理那个街溜子,不过今天说好了在这里等着看他买的冰箱,怎么我们人都来了,他却没来?”周佳慧嗤笑一声。

  这话一出让边上围观的人也都忍不住点点头,毕竟他们也等着看一向不成器的程爸能不能真的买回来冰箱呢。

  要知道程家的状况同住一村大家都是了解的,一个电视凭借吃苦耐劳的唐巧还是能存下来的,但要是再加一个千八百块钱的冰箱那就不是唐巧能存到的了。

  因此大家也都很想知道程爸是吹牛还是真出息了。

  唐巧有些生气正准备反击呢,程爸就高声道:“你是眼神不好?我人都站这里半天了。”

  “哟?后座上这么大个东西,不会真买冰箱了吧?”周佳慧来不及说话,边上的大爷忍不住眼热的跑了过来。

  “嗨,也没什么,我儿子早就吵着要吃冰棍,正好现在有就买了一个,说是什么最新科技,能保鲜又能保冷的。”程爸立刻露出了一副我很得意,但又必须低调的表情。

  倒是一旁的程妈唐巧没好气的瞥了眼程爸,这才走了过来。

  至于周佳慧则是脸色变幻,最后定格在不相信上,也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