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乡镇书记玩村花|美妇极品名器

2021-11-22 16:19:02情感专区
“老大,你赶过来有事吗?”

  元达和仔细的瞧了瞧元仕进的时候,舒了一口气,说:“爹,元三儿爹在村头说着话就倒了下去,这一会大家帮忙送人进城里看大夫。”

“老大,你赶过来有事吗?”

  元达和仔细的瞧了瞧元仕进的时候,舒了一口气,说:“爹,元三儿爹在村头说着话就倒了下去,这一会大家帮忙送人进城里看大夫。”

  元仕进听元达和的话,赶紧跟着他身后往村口走:“他一向身体没有毛病的,这一会突然倒下去,有没有伤到头?”

  元达和追在元仕进的身后,说:“十一叔把他扶住了,老村长大叔也赶过来看了,鼻子下面都捏红了,他还醒是不过来,这才决定往城里送。”

  他们父子走到的时候,村里的牛车已经把人搬到车上,元仕进走到车边叫了几声人,那人眼皮子颤了几下,大家满怀希望的启用着,他还是没有醒过来。

  村长坐在车架前,对车夫说:“赶紧走,这一会不能耽误了。”

  老村长跟着牛车走了好几步,给元仕进扯着停了下来,他回头满眼茫然神情望着元仕进,说:“昨儿晚上,我去瞧他,他还和我说,今年他家里面的事情多。

  我当时劝他,人没有什么大事情,回来只要好好养着便好了。这一会,我没有想过他会倒下去,他可不能倒的,他是他家里面的主心骨。”

  元仕进心里面相信城里的意思,劝老村长说:“他吉人自有天相,这一会大家瞧着他倒下去,又立时送他去城里看大夫,有大夫在,他会没有事情的。”

  老村长想一想大家说话的时候,他弟弟眼皮还颤动的事情,心里面又定了几分,他再想一想他爹去世的年纪,心里面更加稳了下来,他弟弟的年纪,还不到去的时候。

  元仕进送老村长回家后,他转身又去村头,见到大家望着山上的路,商量着还是要上山,从河边运一些石头铺一条山路出来。

  只是这一会村长不在家,大家也只是说一说,元仕进和大家说了一会话后,各自又转了回去。

  他回家和家里人说了刚发生的事情,林氏愣了愣:“我记得他的年纪不大啊。”

  元仕进点了点头,林氏叹息道:“他们家开春事就有些不太顺,这一趟事过了后,他们应该去拜一拜祖宗,和祖宗们好好的说一说话。”

  他们家当年分家的时候,元仕进给林氏推着拜了好几次祖宗,最终决定分了家。

  他现在听林氏的话,想起在外面的元达笙,决定还是要拜一拜祖宗,他把话说给林氏听,林氏连忙去准备供品,她还招呼戚善和元希珍过来,问了问她们现在是能不能帮忙?

  戚善听她的话,往后面退了一步,元希珍笑着说:“祖母,我来帮忙。”

  林氏瞧着戚善笑着说:“有我和珍儿在,你去照看喜儿吧。”

  戚善转头往房间走去,这一会孩子正睡着,但是她这几日不方便,的确不能沾手供品的事情。

  厨房里面,林氏仔细和元希珍说着这些方面的事情,元希珍听了后,只觉得祖母在这方面比她娘要精明太多,她家里面供祖先,她娘准备得没有这般细致。

  申时前,元仕进提着供品去拜祖先,他到的时候,老村长正好从里面出来,两人互相瞧了对方一眼,然后各自忙去了。

  元仕进拜过祖先后,他的心定了下来,他和林氏说:“叫老大和老二家回来一起吃饭吧?”

  林氏赶紧安排元希珍去叫人,戚善把喜儿交到他祖父的手里面,祖孙两人一下子亲近起来,林氏听到房间里传出来的笑声,跟着面上有了笑容。

  柳氏和骆氏很快的带着菜过来了,元达和兄弟反而留在后面,他们兄弟凑在一处说话,说的也是元达笙在外面的事情。

  元达笙还没有平安书信送回来,家里面的人,总是有几分的担心。他们兄弟不在人前提起,也不敢在爹娘面前提及小弟的事情,只能兄弟两人悄悄的说上几句好话,宽慰各自的心。

  晚上,一家人坐着用餐的时候,元仕进夫妻满脸欣慰的神情,小儿子这一会也许到了京城,长孙在城里没有回来,他们都是为了前程奔波。

  元达和说了说听来的消息,老村长的弟弟夫妻已经从城里回家了,老村长弟弟的身体,只是好几日一直不曾睡好,晕过去后,他反而好好的睡了一觉。

  元仕进听到这个消息后,他反而笑了起来说:“他从前年青的时候,行事就不同旁人一样,那个时候,他爹娘在的时候,还追着他骂过不知道多少次。

  现在年纪大了,遇到事情了,还是那般的稳不住事情。他一路睡进城里面,大夫没有笑话他吗?”

  元达和兄弟也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事情,两人惊讶的瞪大眼睛瞧向他:“爹,你以前没有说过这样的事情?”

  “有什么好说的,谁年少无知的时候,不会做几桩糗事的。我们这一辈的人,自然不会和你们小辈说这样的事情。这一次,他要是不出这种让大家担心的事情,我们还不记得他年轻时候的事了。”

  果然最了解你的人是发小,最知道你的人是发小,最能够为你保守秘密的是发小,但是最能让你最后生气的还是发小,他们会在恼怒你的时候,在小辈们面前,提及你年少无知犯下的有趣过错。

  元家小辈都忍着笑意,互相瞧来瞧去,庆幸他们的爹娘不喜欢追着他们打骂,同辈们都互相知道对方几桩的糗事,谁也不会轻易提及对方的事情。

  元希珍有些羡慕的瞧了瞧兄弟们,她和小伙伴们会因为出嫁各自分开,也许有的人,自出嫁那一日起,她们便无再见面的机会。

  元希珍偏头瞧了瞧戚善母子,以后小婶婶和弟弟要跟着小叔叔一家走,她和他们相处的时光也不会太长了。

 文学

这几日,曾招娣睡不好吃不好,原本婆婆伤了后,她想着回家就会好太多了,结果公公跟着就病了,家里面一下子添两个伤病长辈,偏偏妯娌们不是折了胳膊,就是伤了腿,只有她一人能够用得上。

  人前人后,曾招娣都表现出极其的有耐烦心,她这一会也明白过来了,辛苦活既然做了,那就不要抱怨了,她要家里人瞧见她的孝顺,她要家里人知道,她就是这样一个通道理有孝心的小辈。

  她的夫婿瞧着她憔悴,瞧着她每天顶着黑眼圈,还仔细的照顾的爹娘,私下里和她说了许多讨喜的话,曾招娣欢喜过后,又有几分的伤心。

  戚善跟着林氏来探望她公公婆婆的时候,曾招娣瞧着光彩照人的戚善,难得的没有了忌妒的心思,她这一会只想有机会多睡一会,而不是打起精神守在公公婆婆面前。

  曾招娣公公病了三四日后,他是不用小辈们守着照顾了,但是婆婆处处不方便,她的身边依旧离不了人,妯娌们人前人后夸赞曾招娣是难得的好人。

  曾招娣瞧得出来,她们的口是心非,但是心里面却能坦然接受她们夸赞。

  她还略带几分得意笑着说:“我们戚家村从来没有出过不孝子。你们可以去问笙哥儿家的,我和她自小相处不来,她也不会因为我,在你们面前说假话的。”

  曾招娣第一次在人前承认了,她和戚善交情清浅。她的妯娌很是惊讶的瞧着她,她的改变太大了,以至于曾招娣的妯娌有些担心起来。

  几天后,戚善听了她们的问寻,略有些惊讶说:“戚家村的村风端正,是不容置疑的。我听说你们家公公婆婆上门去曾家提亲,就是相中戚家村的村风好。”

  曾招娣妯娌讪然笑瞧着戚善,又向她打听起曾家人在戚家村的为人行事,戚善有些不解的瞧着她们:“她都在你们面前说了,我和她自小相处不来。我对她和她娘家的了解,还不如你们来得深。”

  戚善在这一会是瞧不上曾招娣妯娌的,她们的小心思太过明显了,想借着她来压制曾招娣,可是戚善不会当她们手里面的刀子。

  她们走了后,戚善和林氏说了说她们的来意后,林氏有些恼怒道:“我以前还当她们是好人,现在她们来这一趟,也太多事了一些。有这功夫,她们可以去换下曾氏啊。”

  村里老一辈的人,瞧了曾招娣对公婆细致照顾后,对曾招娣的印象好了太多。

  戚善明白老一辈的心思,她知道曾招娣的表现后,也觉得她这一次做得聪明。

  她们都来自戚家村的女子,曾招娣这一次让她的面上都添了不少的光彩,而且让戚家村以后儿女亲事更加的容易起来了。

  柳氏和骆氏提及曾招娣的时候,瞧得出来戚善眼里没有讨厌的神情,便多说了几句话,特意说了曾招娣妯娌们的小心思和小盘算。

  戚善只是听她们说话,对此不作任何的评价,在柳氏和骆氏瞧向她的时候,她解释道:“我和她们接触得少,就这样瞧着都是好相处的人。”

  柳氏和骆氏互相瞧了瞧,戚善除去会抱着孩子在村里走一走,遇到同样带着小孩子年青妇人,说上几句关于孩子的事情,她还真是不管闲事的性子。

  柳氏和骆氏担心戚善的心眼不够用,又特意和她说了村里一些人的性子,特意提醒她:“她们妯娌到你面前说话,不管好还是坏,你都不要多说一字,她们最会把你的意思带歪了。”

  戚善把她们的提醒话记在心里面,后来果然避开了一些坑,有两个年青妇人,瞧着是好相处的样子,可是她们喜欢在戚善面前说一些有颜色的话,戚善每一次都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她过后悄悄和柳氏还有骆氏提了提,她们两人生气道:“这两个贱皮子,她们是欺负你的脸皮薄。下一次,我们和你一起在村里走一走,我们来收拾她们。”

  戚善瞧着她们两人面上神情,摇头道:“大嫂,二嫂,我和你们先说一说情况,我现在能应付得了她们。”

  戚善也不想柳氏和骆氏为她出头,那两个妇人敢当着她的面说那样的话,想来心里面确认过,以为她不敢把她们做的事情说出来。

  戚善说了她的打算,柳氏和骆氏听后想了想,有些担心说:“小弟妹,你真的能引她们说出那样上不了台面的话吗?”

  戚善点了点头,说:“大嫂,二嫂,我和你说一说我明日会去的地方,你们带人来的时候,只要不被她们瞧见,我就有把握她们会说出格的话。”

  戚善如果不是顾及元达笙的面子,她好几次差点一巴掌把人打得闭口了,只是她想着那样行事不太好,考虑来考虑去,先瞧一瞧柳氏和骆氏的态度,果然她们两人没有让她失望。

  第二天的午后,戚善提前着孩子的换洗衣裳去了河边,她回来的时候,又遇见两位年青的妇人,她面上闪过明显不悦的神情,让那两人瞧得分明。

  那两人互相瞧了瞧对方后,眼里面都带了几分得意神情,举人娘子又怎么样?她敢把她们说的话宣扬出去吗?她装了这么久的傻,这两位妇人商量好了,这一次绝对让戚善装不下去了。

  她们两人想起戚善没有了脸面,就是举人老爷没有脸面的道理,两人面上露出了得意的神情。

  戚善扭头想换方向走人,她们两人挡在戚善的面前,在戚善沉默的时候,她们打听起戚善夫妻房中的事情,戚善红着脸说:“两位嫂嫂,我还有事要回家。”

  她们把戚善挡得严实,而戚善从缝隙当中瞧见了柳氏和骆氏带来了几位妇人,她们一个个捂着嘴,想来是想吓一吓她们。

  戚善满脸闪避神情,那两人越发的兴奋起来,嘴里面不三不四的说了一些话,她们还有心要教导戚善房中事情。

  戚善红着脸阻止道:“两位嫂嫂,在外面休得说起这些事情,两位大哥知道你们在外面喜欢说这样的话,一定会生气的。”

  两位年青妇人的话语,越发的放肆起来。

  戚善想要低头回避过去,她们还故意半蹲下来和她说话。戚善抬眼之间,瞧见妇人们满脸震惊的神情,就象她第一次听这两人说话时候的反应,不敢相信,偏偏又是骗不了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