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王爷当众吸丫鬟的奶(灌满精水 将军)全文阅读

2021-11-22 16:01:11情感专区
裴杉杉伸手接过,打开了上面的小卡片。

  小姑娘八卦道:“是不是丹尼尔回来了啊?说起来,他好像消失很久了。

  ”

  裴杉杉看着上面的落款,笑了笑道:“不

裴杉杉伸手接过,打开了上面的小卡片。

  小姑娘八卦道:“是不是丹尼尔回来了啊?说起来,他好像消失很久了。

  ”

  裴杉杉看着上面的落款,笑了笑道:“不是他。

  ”

  “啊?那是……”

  裴杉杉抱着花,理了理头发:“我也是有几个追求对象的。

  ”

  说着,她又道:“好啦好啦,去工作吧。

  ”

  小姑娘见情况不对,也没再说什么,连忙溜了。

  裴杉杉回到办公室,把花放在旁边,托腮看着窗外,无声叹了一口气。

  她倒是达成所愿了,有了新的感情动向。

  但似乎,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期待向往和心动。

  罢辽,就这么着吧,走一步算一步。

  裴杉杉拿起手机刷了刷,见半个小时前,许湾和周氏已经正式达成了解约,她目前的工作约,以及相关的合同代言,也会在约定时间内,停止宣发。

  网上有不少营销号在说,许湾可能会和其他公司签约,给出的条件比在周氏还要好,也有说她打算自己成立公司,退居幕后签新人。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

  而周氏那边,也传出了签约了今年正火的流量花旦。

  圈内有不少人在预估,她会在不久后的将来,取代许湾的位置。

  裴杉杉看着这些八卦,给整无语了,正打算退出的时候,却又看到了一条新的话题,出现在了热搜上。

  许湾的新综艺已经在预热阶段了。

  按照许湾自身的热度来说,这个话题应该是在热搜的前几位上,但出于某些不可抗力的缘故,只在最后几位徘徊。

  裴杉杉点进去看了看,除了参与录制节目的各家粉丝宣传之外,还有不少人在唱衰,说因为许湾和周氏闹掰的原因,这个节目有极大的可能性被雪藏,播出不了。

  裴杉杉给许湾打了一个电话,她还在处理工作团队的事,目前来说,所有之前的工作都在正常跟进,压根儿就不像是网上说的那样。

  聊了几句后,裴杉杉又问:“那个渣男最近还有来骚扰你吗?”

  “没了,林南跟我说,他现在已经自顾不暇了,让我不用担心。

  ”

  “那就行。

  ”

  阮星晚让她帮忙盯着阮忱,只要秦宇晖那个渣男没有乱来,就不会有什么事。

  许湾又道:“等我最近手里这些事忙完了,一起吃个饭吧,你跟星晚说一声。

  ”

  裴杉杉道:“星星她和周总去江州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等她回来再说吧。

  ”

  “江州那边出什么事了吗。

  ”

  “江初宁的太爷爷去世了,再加上星星的孩子也在那边,他们就一起回去了。

  ”

  许湾道:“我知道了,那等她回来再说。

  ”

  解约的事,沈子西出了不少力,但她单独请,又感觉怪怪的,本来想叫上阮星晚他们一起吃个饭,既然时间不对,那就过段时间再说。

  裴杉杉咳了声:“那什么……我问你个事儿啊?”

 文学

“你最近和小忱还有联系吗?”怕她想多,裴杉杉又连忙道,“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啊,我是看到你们那个综艺快播出了,你们之后有没有相关的工作安排呀什么的。

  ”

  许湾默了默才道:“宣发的物料都已经拍完了,应该不用。

  ”

  裴杉杉道:“行,我就是问问,他过几天不是要开学了吗,我就怕工作有耽搁。

  ”

  “不会的。

  ”

  裴杉杉道:“那好,你忙吧忙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

  许湾道:“好。

  ”

  挂了电话,许湾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时候,助理在她面前晃了晃手:“许湾姐?”

  许湾收回思绪:“好了吗。

  ”

  助理道:“好了,我们走吧。

  ”

  许湾起身:“走吧。

  ”

  整个工作团队,跟着她一起离开的,只有这个出了工作还不到半年的助理。

  出了公司,许湾没有再回头。

  ……

  下午,小家伙在治疗室里,阮星晚对着面前的一对草稿图,长长呼了一口气,抬头道:“周辞深。

  ”

  男人的声音低低传来:“嗯?”

  “你看新闻了吗?”

  “你指的是哪个。

  ”

  “许湾和周氏正式解约了。

  ”

  周辞深道:“看到了。

  ”

  阮星晚拿着笔,缓缓道:“你觉得网上说的那些,有可能会发生吗。

  ”

  周辞深停顿了几秒,放下手里的电脑走了过来,捏了捏她的耳朵:“想那么多做什么,不忙了?”

  阮星晚道:“我只是觉得有点不对劲。

  ”

  “哪里不对劲?”

  “你大哥……周隽年他,到底想做什么。

  ”

  周隽年接手了周氏,按照他的角度来说,他是可以慢慢把周辞深的人换下去,培养他自己的人。

  这无论对哪个公司来说,都是正常的。

  可最近的这些事她总感觉怪怪,包括周隽年和江云逐合作,甚至还和秦宇晖合作。

  如果不是那晚他们都在,一起揭露了秦宇晖的恶行,周隽年可能并不会和他解除合作。

  现在回想起来,那晚的形式,周隽年从很大程度上来说,有点像是被迫这么做。

  秦宇晖那样的人,他的底细在周辞深这里很清楚,即便是周氏换了人,林南也必定给过周隽年资料,可他偏偏,却并不在意。

  就像是江家的事已经在南城传的沸沸扬扬了,周隽年哪怕是再不介意,不相信,他也应该去查一查,核实情况,而不是完全无所谓,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继续和江云逐合作。

  这何止是不合理,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周辞深抬眉:“你在这里皱了半天的眉,我以为你是没灵感,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做什么。

  ”

  阮星晚看向他:“你没有给许湾续约,是不是早就知道会有今天了。

  ”

  周辞深收回手:“你把这些想法用在工作上,应该能有更突出的成绩。

  ”

  阮星晚:“……”

  她明显的感觉到,周辞深是在回避她的问题。

  也就说明,她的猜测,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