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两个男用舌头到我的蕊花 滑腻 肠壁 顶弄

2021-11-22 15:55:10情感专区
“其实也不妨碍,你做你喜欢的事情,我过我想要的生活,不就可以了?”

  龙承吟听了,眉头都皱起来了,他如今迈出这一步,已经没有回头路,而他的小女人却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他

“其实也不妨碍,你做你喜欢的事情,我过我想要的生活,不就可以了?”

  龙承吟听了,眉头都皱起来了,他如今迈出这一步,已经没有回头路,而他的小女人却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他不敢猜测对方的话里是否有着其他的含义。

  “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和你分开的,请原谅我的自私,我不会放你离开,你只能和我在一起。”

  龙承吟心里只要一想到元阿玉想着离开他,便心如刀绞一般。

  元阿玉本来也是只想和他开个玩笑的,不想对方却是当了真,她当即便意识到自己的玩笑开得有些过头了,立刻说道:“开个玩笑而已,你不要往心里去。”

  龙承吟的将头埋在她的颈间,“以后这样的玩笑不能开。”

  元阿玉点点头,龙承吟与她原来那个时空的男子不同,他是有着极其正统思想,在元阿玉看来,皇家成长起来的王爷,本应该对于感情淡漠的,哪怕是对于亲情都远比平常的人要来得少一些,权力相争已经让这份亲情变得平淡如水了,只是没想到,接下来的谈话却让她清楚地知道了,龙承吟就是个极为特殊的例外。

  他对待感情远比千年后的那些人要专一,这个样子的他,简直让自己喜爱极了。

  她便收起笑容,郑重地说道,“哦,不过呢,你要是想娶我的话,那我可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元阿玉有些诧异,“我都还没说是什么条件呢,你就答应下来?”

  “不管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只要你答应留在我身边。”

  龙承吟断了一下说道,“我争这个位置,原本也是想让你不再受到任何的威胁,除此之外,我别无选择。”

  元阿玉将手从他的肩膀上收回来,原本她并不想在这个时候跟他探讨这个问题,不过今天话已经说到这里了,她便想把关于自己对于婚姻的理解和要求跟他好好谈谈。

  她跟龙承吟此时的动作有些暧昧,根本没办法让她沉下心来跟对方谈正事,于是她从龙承吟的怀时站起,在他的身边坐下。

  大帐里的光线不够明亮,但是他们彼此都能看到对方的眼睛,龙承吟看到元阿玉如此的郑重,内心没来由的有一丝紧张。

  此时的空气中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紧迫感。

  元阿玉组织了一下语言,“我对于婚姻的理解和普通的女人不一样,我要的是绝对的真诚,以及唯一。”

  “婚姻”这个词对于龙承吟来说,有些新奇,但是并不妨碍他的理解。

  “也就是说,我不会和其他的人共事一夫,”元阿玉担心龙承吟听不明白,进一步的解释道,“将来不管你是王爷,还是换了一个新的身份,我都不会,也不允许你的身边有其他的女人出现,这是我唯一的条件,虽然有些苛刻,但这是我最起码的底限,如果你不能做到的话……”那我宁可不嫁,这句话她还没说出口, 双手就已经被龙承吟握到了手里。

  “这就是你所说的条件?”龙承吟那如同大提琴般的声音响起,天知道他刚刚内心是如何的紧张,“即便你不说,我也不会再接纳别的女人,我的这里不大,只能装得下你一个女人。”

  元阿玉感受到龙承吟眼里的款款深情,内心波澜起伏,“可是你是王爷,要是以后你登上了那个位置的话,即使你不想,也会有很多的人想尽一切办法给你身边送女人的。”

  在这个以男权为尊的年代,皇帝的权力可想而知,皇权的争斗她不是没经历过,在这个时空,子嗣的数量越多,对于权力的稳定就会越有利,对于这一点,龙承吟比她更加清楚。

  “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元阿玉的内心是十分紧张的,不放心地再一次开口问道。

  龙承吟嘴角上扬,无比真诚地说道:“这个问题,我从来都不认为是个问题,自从喜欢上你的那天起,我就认定了这一辈子的妻子只能是你一人。”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表白,元阿玉感觉到到嗓子哑哑的,心里是沉甸甸的,同时又挥发着一种幸福的甜蜜。

  两个人第一次讨论到婚姻的问题,龙承吟对于感情的坚定也大大地出乎了元阿玉的意料之外,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元阿玉对于龙承吟是十分了解的,这个男人所说出的话,都是会用生命去实现的。

  这一句承诺,将她内心深处最后的一点疑虑给赶走了,幸福来的如此突然,让她有些意外。

  入夜时分,元阿玉躺在龙承吟的怀里,这几天她一直没休息好,如今龙承吟周身熟悉的气息,让她无比心安,不多时便睡了过去。

  龙承吟却是睡意全无。

  借着烛光,他看向怀里的元阿玉,抬手轻轻地将她散落的头发挽到耳后。

  他轻声说道:“你到底何时才愿意对我坦露心声呢?”

  他的语气里夹杂着一丝无奈,元阿玉于他而言,就像是一团谜,早在她第一次闯进他的视线时,他就让人把她查的清清楚楚,明明就是一个农家的孩子,却有着如此不可思议的方方面面,他知道在她的身上,一定有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只有那个秘密能够解释得清楚,为什么她会如此的与众不同。

  他手下的能人奇士有不少,关于能够让人休眠,从而探究对方内心深处的秘密的方法不是没有,但是他不想用在元阿玉的身上,他在等,等她愿意亲口告诉他的那一天。

  就在今天傍晚的时候,他还以为元阿玉要将她秘密与他分享呢,不想她却还是只字为提,他知道一定是元阿玉认为时机不对,或是说,她根本就不想和他分享这个秘密,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他会尊重她的选择。

 文学

这一夜边塞的温度骤然下降,而帐内却是温暖如春,相依相畏的一对恋人,一夜好眠。

  第二天的早上,元阿玉还在睡梦中,就听到外面热闹无比。

  她睁开惺忪的双眼,就看到三七正守在她的身边。

  “主子,你醒了。”

  “外面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龙承吟治军有方,军队里纪律严明,从来都是规规矩矩的,像这样的喧闹可从来没有过,所以元阿玉有些疑惑 。

  三七一边服侍着元阿玉穿衣,一边说道:“外面下了很厚的雪,足足有一尺多厚,所有的人都在清雪呢,昨天晚上所有的人都已经收到了羽绒服,今天都换上了,大家都说暖和的很。”

  元阿玉听了嘴角上扬,“总算赶在变天之前做好了,这也是天助我宁国啊。”

  三七在一边捂着嘴偷笑,“真是近朱者赤啊,您现在的口气,真真的和王爷没什么两样了呢。”

  元阿玉嗔怪地看了她一眼,“你这个小丫头还真是胆子越来越肥了,竟然敢打趣起我来了。”

  “奴婢不敢,早餐给您在炉子上温着呢,王爷说您醒了先把饭吃了。”

  三七一边将外套给她罩在身上,一边说道。

  元阿玉对于古代的衣服,真的是很无语,一层套一层的,要界外没有三七帮忙的话,她怕是要到中等的时候才能穿得上呢。

  她对外面好奇的很,上辈子生活在长江一带,长到二十多岁也没看到过雪,听到三七说外面下了一尺多厚的雪,当下她就要往外去,却被三七拦着非要吃过早饭再出门。

  对主美其名曰是王爷这样吩咐的,元阿玉只得按照她说的去办。

  等她走出大帐的时候,只见外面的士兵已经把大帐前的雪清理得差不多了, 她的心里有过一丝的失望,她举目望去,只见不远处的山上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整个世界就像是突然被涂了一层白色一般,这个银色的世界简直有些像梦幻般一样。

  元阿玉便朝着大营里那些雪还没来得及清理的地方走去。

  “要是有相机就好了,这样美丽的景色可真是不多见啊。”元阿玉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惋惜着。

  古代真蓝,没有污染,没有雾霾,天空透着一丝蓝,在白雪的映衬下漂亮的让人挪不开眼,纯净的白色将大地勾勒出一幅绝美的画,高低起伏的山脉,高高飘扬的王旗,整齐的营帐,还有说说笑笑,意气冲天的王军的将士。

  怎么看都是一幅绝美的风景。

  “你说怪不怪,这新衣服穿到身上又轻又暖,这才清了一会儿雪,都出汗了呢。”

  “可不嘛,我可听一些老兵说过,十几年前这里跟契丹打仗,也是遇到了大雪,当时没战争没开始,就已经冻死了很多人了,我这心啊总算可以放下了。”

  “我们到了这里,两次出战都是大胜,照这样的速度看,没准我们还能赶回去过新年呢。”

  “我早就说过,有秦王在,那些契丹人就会吓得屁滚尿流的”

  ……

  元阿玉所过之处,听到那些将士们一边扫雪,一边聊天,心里说不出的高兴。

  她也盼着战争赶紧结束,连上路上的时间 ,她都已经出来半个多月了,她都有些想念爹娘和家里人了。

  她来到一处没人破坏的雪地,直直躺了下去。整个人都陷到了雪里。

  “主子,你这是做什么,会冻坏的。”

  三七担心地走上前来,说什么都要拉起她来。

  元阿玉摆摆手,“我喜欢这样的雪,你不用管我,我只躺一会儿。”

  三七可是地道的北方长大的姑娘,对于元阿玉这样的行为,十分不解,皱着眉头轻声地嘀咕道:“不就是雪吗,有啥好稀奇的。”

  元阿玉抬头看着天空,嘴角微微上扬,闭上眼睛,惬意极了。

  龙承吟赶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幅场景,元阿玉闭着眼睛,微微含笑的样子,享受极了,就连他有些感染到了。

  三七刚要上前行礼,被龙承吟给制止了。

  龙承吟轻步来到元阿玉的一侧,看着被雪包裹着的元阿玉,眼里露出一丝宠溺的笑容。

  “这时太凉,不能久躺,你要是喜欢,我让人给你拿个毯子来铺在身下。”

  元阿玉听到龙承吟的声音,随即睁开了眼睛,“不用!不用!那样就没意思了,我就喜欢这样亲近雪,我从小到大可是从来没见过雪呢。”

  元阿玉一边摆手一边说道,随即便坐了起来,三七连忙上前帮她掸去身上所沾染的那些雪粒。

  她不知道就是她刚刚所说的这句话,给龙承吟带去了何等的震撼,龙承吟的眉头不自觉地皱了起来。

  元阿玉起身便团了一个大雪球同三七打起雪仗来,主仆两个人玩得不亦乐乎。

  “主子,不早了,咱们该回去给阿齐看诊了。”三七看着龙承吟就在不远处站了一会儿,她可不敢放开了玩,赶紧出言提醒元阿玉。

  “好,回去!”

  龙承吟将随身的帐子递给元阿玉,“擦干汗,不然容易着凉。”

  元阿玉四下看了看,直接拒绝了,“王爷,我现在可是一身男子的打扮,又是军医的身份,要是让其他人看到了,对你影响不好。”

  到时候,军营里还不得到处传龙承吟的八卦吗,她可是不能因为自己让对方受到影响。

  “无妨,白家的眼线我都已经让全部都排除了,在我的大营里,半点消息也不会传出去的。”

  “喂,那也不行啊,我现在可是男人的装扮,我和自己来就好了。”

  说着她便取过帕子来自己擦了擦。

  一行人回到了大帐,龙承吟有公事要处理,元阿玉则去了旁边的帐子里查看阿齐的伤势。

  “主子,您可来了,为什么阿齐到现在还不醒呢?”

  元阿玉刚一迈进屋里,白术就跑了过来,眼里全然都是急切之意。

  “他没有出现感染和发烧的情况,应该无碍,伤得重自然醒来的要慢些。”

  元阿玉安慰了白术几句话,就来到了阿齐的床前仔细地检查了他的伤势,现在阿齐的面色中的那些黑色已经褪了去,因为失血过多,面色十分苍白,不过,至少他是活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