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杂乱系列肥岳 两片蚌肉般的肉唇

2021-11-22 15:47:06情感专区
最近宸王连续为皇上办了几件漂亮长脸的事,甚至还暗中打压太子一派的势力,所以他们借这个由头,便开始参本宸王。

  对于这件是,顾景庭早有预料,所以并不担心,更何况,让南疆派兵,正

最近宸王连续为皇上办了几件漂亮长脸的事,甚至还暗中打压太子一派的势力,所以他们借这个由头,便开始参本宸王。

  对于这件是,顾景庭早有预料,所以并不担心,更何况,让南疆派兵,正是他与南疆三皇子库尔班商定好的事情。

  只要南疆将助他登上皇位,他就割地十二城作为交换,送给南疆。

  但现在兵权在川王顾云礼的手上,而政权很多都在太子顾永珩的手中,即便他有南疆做后盾,也很难保证他能成功。

  所以他让南疆那边不断的挑衅滋事,将川王顾云礼调走。只要顾云礼远离朝堂,那他随便做做手脚,就能给他定个罪,最后让皇上削了他的兵权。

  太子这边也是,只要能找到他的错处,让皇帝将太子禁足,或者废了太子,那就再好不过了。

  现在川王顾云礼已经在筹备军粮,准备去边境了。太子顾永珩这边,自然就要靠洛婷儿了。

  自从那次上香之后,洛婷儿就与顾景庭勾搭上了,顾景庭从不吝啬对洛婷儿的赞美,还时不时的送些小礼物给洛婷儿。

  两个人发展的速度非常之快。

  洛婷儿为了保持这样的关系,她便开始努力的搜集有关太子的一切信息,事无巨细的将这些消息传递给顾景庭。

  尚书府内,洛灿儿又将之前洛云丝拿给她的那张南疆兵力布阵图拿了出来,琢磨着,这图又几分真,几分假。

  “小八,现在洛婷儿和顾景庭进行到什么程度了?”洛灿儿在心里问系统。

  【宿主猜的不错,洛云丝果然听懂了宿主的话,现在顾景庭和洛婷儿两个人可是情意绵绵,恨不得天天黏在一起了。】

  “难怪上一世,叛逃系统选择了顾景庭当男主,事业心果然很重。身体都那样了,以后有没有子嗣都不知道呢,还在惦记皇位的事。”洛灿儿撇撇嘴,“洛云丝这是在赌她肚子里的是男孩了,一旦顾景庭成功坐上了那个位置,那这大明国将来的江山,还不就是她儿子的!”

  【照这个趋势,用不了多久,洛婷儿就会帮顾景庭扳倒太子了!】

  “小八,我有个问题,一直觉得很奇怪。”洛灿儿问。

  【什么问题?】

  “前世,皇后打压了顾云礼,为什么要扶顾景庭为男主,要把江山给他?为什么不给她的小儿子?我觉得她喜欢小儿子远胜过太子。”洛灿儿问。

  【这个嘛,宿主你在文章的时候,你对九殿下顾承霖这个人,有印象吗?】

  “唔……没有。”

  【对呀,因为前世,根本就不存在顾承霖这个人啊!】

  “啊?什么意思?”

  【就是前世的时候,叛逃系统落在皇后身上后,皇后与皇上的关系就疏远很多,所以没有再生孩子。但世界崩塌重新来过时,叛逃系统再找到皇后的时候,那时候皇后已经怀有身孕了,所以现在的皇后是真的经历过怀孕到生产,再到哺育孩子长大的全过程,她自然是把顾承霖当做了她的亲生儿子。】

  “原来是这样!”洛灿儿震惊异常,但很快就明白了顾云礼之前说的那番话的意思,“原来王爷早就猜到了顾承霖是现在这个皇后亲生的,所以才会说,想要扳倒皇后,就要从顾承霖入手。”

  【大魔王毕竟是重生的,前世什么样他一清二楚,自然知道顾承霖只有这一世才有。再加上宿主您确认了皇后就是你要找的叛逃系统的宿主,那以王爷的聪明才智,自然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判断出怎样做,赢面是最大的。】

  “行吧,那咱们就等着第一步,等着洛婷儿帮助宸王顾景庭扳倒太子吧。”洛灿儿笑着说,“这张分布图,有空我们还得证实一下,哪里是真的,哪里是假的,洛云丝就算想陷害王爷,凭她一个没出过尚书府大门的人,是不可能这么详尽将分布图画出来的,而且就连边境的曲线图都画的和王爷书房里的地图一样。”

  【宿主的意思是,洛云丝看过真正的分布图?】

  “对!”洛灿儿点头,“洛云丝肯定是看过真的, 为了以假乱真,这张图应该除了主要的部分分布是假的外,其他全部都是真的。”

  【这张图你已经给了大魔王了,宿主你能想到的问题,大魔王肯定也能想到宿主你想的这些,估计已经派人去调查了。】

  “嗯。你说的对。和聪明人合作,就是省心。”洛灿儿开心的收起了分布图,让小八收进空间里,想着下次见面的时候,再问问,确认一下。

  因为想要跟着顾云礼去边境,洛灿儿这些天也做了充分的准备,她开始在城中几个繁华的街道上,租下了几个铺子,然后改造成了酒楼饭店,因为是筹备开店的状态,于是开始大规模的采购各种粮食蔬菜水果鱼肉,然后洛灿儿便将这些采购来的粮食全部装进了小八的空间里,以防前线战事吃紧的时候,后方支援不上,断了军中的粮草。

  之后洛灿儿有购买了大批的药材,以备军中的不时之需。

  所有战事上需要的后备物资,洛灿儿样样不落,为了不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她买的并不多,不过小八的空间又复制功能,所以这些东西进了小八的空间,都等于无限了,要多少有多少。

  洛灿儿在京城租下了很多铺子,采购了很多东西,这样的动作不可能不被人知道。

  于是便有探子将这件事告诉了太子顾永珩,同时宸王顾景庭也知道了。

  然而他们两个人的想法在这里却出奇的一致。

  毕竟顾云礼在朝堂上公然说过,这次出征,他要戴上洛灿儿一起。

  所以洛灿儿四处准备军饷,也不足为奇,并没有引起他们两个人的额外注意。

 文学

“听说你在准备军饷?”顾云礼将准备好小糕点放到了洛灿儿的面前。

  “嗯。”洛灿儿点头,“王爷知道了,想必太子和宸王也一定知道了。”

  “他们就算知道了也不会觉得奇怪,毕竟我已经上奏给父皇,说这次要带你去。”顾云礼又给洛灿儿倒了杯茶,放在她手边,让她喝一口,免得吃小糕点噎着。

  “我不仅置办了军饷,我还顺便开了几家酒楼。”洛灿儿笑着说,“凭我给的菜谱,我相信我这次能赚一大笔。”

  洛灿儿光想想就笑得不行了,好像那些银子已经长了翅膀飞进了她的口袋。

  “火锅店,烧烤店,麻辣烫,还有快餐店。名字听着到底很新鲜。”顾云礼浅笑着说,“这些我都品尝过了,肯定会赚的。”

  “是吧,王爷您都喜欢吃,老百姓肯定也会喜欢吃。”洛灿儿笑着说。

  “告诉你一件事。”顾云礼说,“今天宸王的人,参了太子一本。”

  “哦?洛婷儿这么给力,这么快就找到了太子的黑料了?”洛灿儿眼睛瞬间亮了,来了兴趣。

  “太子的一个幕僚,是前朝余孽。”顾云礼风轻云淡的说,又将另一盘小点心放到了洛灿儿面前。

  洛灿儿低头看了看那盘小点心,突然觉得顾云礼有点把她当猪养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前朝的?”洛灿儿抬起头来,将注意力再次集中在八卦上,“这可是爆炸性的大新闻啊!皇上怎么说?”

  “父皇自然是震怒的,已经将那个幕僚收监审讯了。”顾云礼说。

  “结果呢?真的是?”洛灿儿问。

  “嗯。”顾云礼点点头,“其实这个人本王早就知道,不过有些事,经他人之手办,才会起到最好的效果。比如现在。”

  “所以,洛婷儿拿给宸王顾景庭的证据,是王爷帮忙准备的?”洛灿儿一下子就听出来了。

  “差不多。”顾云礼倒也不否认。

  洛灿儿听了顾云礼的话,若有所思的盯着顾云礼,不可思议的说:“王爷,您说您这么厉害,前世到底是怎么阴沟翻船的呀?”

  顾云礼看着洛灿儿,沉默了,他之前也想不通,他深谋远虑,机关算尽,为什么到最后还是被陷害毒害。

  现在他明白了,就是因为有了洛灿儿这样可以纵观全局的人的存在。

  用洛灿儿的话说,那个东西叫做叛逃系统,是专门破坏各个世界的一种东西,它的本事不亚于洛灿儿,它的目的就是要杀死男女主角,让世界崩塌。

  但这一世,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洛灿儿见顾云礼没回答,便也没有再追问,歪着头,将话题又拉回到了太子的身上,“皇上震怒,那有没有惩罚太子?”

  “当然。”顾云礼点头,“太子被禁足太子府,没诏令不得外出, 不得见任何人。”

  “这就相当于软禁了。”洛灿儿对这个结果不是特别的满意,“但现在也只是禁足,并没有动摇太子的根本呀。”

  “你说的对。”顾云礼点头,“但你要相信,现在宸王比你还着急。”

  “这倒是真是,如果不趁着现在一气呵成扳倒太子,以后就很难让他们找到机会了。”洛灿儿点头。

  “所以我们,就静候宸王的佳音。”顾云礼浅笑着说道。

  洛灿儿听了,立马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王爷,您说今天这么高兴的事,我们要不要去吃火锅?”

  “你请客。”顾云礼说。

  “必须的!”洛灿儿连忙挺起胸膛,用手拍了拍,“我做东。走,去我新开的火锅店!”

  顾云礼与洛灿儿去了她新开张的火锅店,发现来这里吃饭的人特别多,三层楼的酒店全满,甚至酒店门外还排了不少人。

  按照洛灿儿交代的,小二给那些愿意一直排着不愿意走的客人发了号码牌,给他们在酒店门口搬了椅子,让他们坐在门外等候。

  洛灿儿一出现,小二立马热情的迎了过来,点头哈腰的笑着说:“川王殿下,三小姐。”

  “我让你们预留的房间可留了?”洛灿儿问。

  “留了,留了!掌柜的特意交代的,将最好的那间房间给三小姐留下了。”小二说着,便引着顾云礼和洛灿儿上了楼。

  一楼大厅是散桌,二楼有部分散桌和部分包房,等到了三楼,就全部都是精装修的包间了,供达官贵人使用的。

  小二将洛灿儿引到预留好的房间后,便去准备火锅底料了。

  这家酒楼洛灿儿特意选在了湖边,而这个包间,推开窗,就能看到碧波荡漾的湖水,意境非常好。

  洛灿儿询问了顾云礼的意见,选了一些菜品和肉。

  在等待火锅的期间,忽然听到隔壁房间里的人在不住的抱怨谩骂。

  洛灿儿与顾云礼对视了下,眼神交汇,很快两个人便走到了房间的一侧,侧耳聆听。

  只听隔壁的人说:“你们听说了吗,太子才刚刚被禁足不到半日,就被皇上派去的人在太子府里搜出了龙袍!”

  “什么?龙袍?这可是谋逆的大罪啊!”

  “谁说不是呢!我们扶植太子这么多年,就等着太子继位,我们能一飞冲天,现在看来,我们要趁早做选择了。”

  “太子,就没有一点挽回的机会了?”

  “听说皇上这次是震怒,从来没这么生气过,估计立下诏书,罢免太子不远了。”

  之后,房间里的人便挨个唉声叹气。

  “这么快?”洛灿儿不可思议的看着顾云礼,“王爷您的手笔?”

  顾云礼摇摇头,拉着洛灿儿的手,让她坐回来。

  两个人刚落座,小二就将所有的菜品都端了上来,之后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

  “不是本王安排的。”顾云礼将菜品一一倒入火锅,熟练的涮好了羊肉,夹到了洛灿儿的碟子中,“本王只是起个头,并不是所有的事都需要本王事无巨细的安排,以宸王的野心,他自然会知道,什么时机,用什么样的方式能激怒父皇,从而罢免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