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肚兜薄纱呻吟 小东西,这才几天没做视频

2021-11-22 15:44:18情感专区
“你打算如何处理?”云子晴继续问道。

  “不怎么处理,那些老东西有什么资格阻止我娶谁?”水立北嗤之以鼻,眼底划过浓浓的不屑。

  这个世界上除了他

“你打算如何处理?”云子晴继续问道。

  “不怎么处理,那些老东西有什么资格阻止我娶谁?”水立北嗤之以鼻,眼底划过浓浓的不屑。

  这个世界上除了他的父母,没有人可以反对他的终身大事!“那岂不是要闹翻天了?”云子晴挑眉问道。

  幸好她没有直接去新安的皇宫,不然又是给他惹麻烦了。

  “无妨,我能解决。”水立北自信的说道。

  云子晴点点头,没再问。

  “吃完同我去东宫吧。这里住着不安全。”水立北说道,又给云子晴夹了菜。可是他自己却没有吃几口。

  “等你解决好了我再去。”云子晴直接说道。

  “云儿,我可以解决的!你放心住下,等着当我的娘子就好了。”水立北看着云子晴,认真的说道。

  他知道,云子晴只不过怕这般光明正大的去东宫,那些朝中的大臣又说个不停。“解决不了,就把我是无垢阁垢主的身份丟出去。”云子晴说道。

  水立北笑了笑,“无垢阁向来不参与朝堂之事,你不怕惊蛰反对吗?”水立北意有所指,他的话语有一丝吃醋的味道。

  “啊,也是,那就不要说了。”

  “……”水立北知道云子晴就是故意气的,所以瞪着云子晴的目光有一些委屈。

  云子晴给他夹了两块红烧肉,“吃了,你看你痩的都没有力气了。”水立北扫了一眼那肥硕的肉块,他是真的不吃这些油腻的东西,是知道云子晴喜欢吃,所以才点的。

  不过,既然是云子晴给他夹的,他一定是要吃完的。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力气?”水立北小口地吃着红烧肉,幽幽地问道。

  “恩,猜的。”云子晴拖着下巴。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水立北说道。

  原来他是知道自己地意思啊?果然,云子晴是不能低估了男人在这个方面,无师自通的能力的!水立北看着云子晴惊愕的样子,目光有一些宠溺,“你到底是哪里来的?”水立北其实是想问,你怎么一点也没有大家闺秀得矜持呢?不管是说话或者是做事,都是如此得不拘一格,洒脱随性的!不过,从最开始的时候,吸引水立北的也就是这一点,看着这样的云子晴,他才觉得生活如此的有生机,而不是充满了算计和城府。

  深入的了解了,他越发的发现,云子晴真的是一个宝藏,她好像什么都会一样,总是能够给他惊喜!世俗彷佛永远也不能约束他一般,她就好像是上天派来拯救他的一朵旭丽的花,一束炙热的样光……不,不是上天,是他的那个师傅!想到这里,水立北说道,“我的那个师傅小时候就告诉过我,我将来要娶的人,一定是你。”

  “恩?”云子晴不无惊讶的看着水立北。

  “他说的很清楚,我也记得非常的清楚,他就是这个意思,说我一定会遇见一个和这里格格不入的女子,她非常的厉害,说你会是我的夫人,让我一定要洁身自好,等着你……”虽然水立北是不相信他师傅的话的,但是,这么多年,他也是一直想要延正师傅的话,一直在寻找这样的独特女子。

  十二星姬就是他寻回来的女子,可是,他却一点也没有觉得那些女子有先吸引人的,独特的地方……直到,他在坪洲县令的那个地牢里面。

  第一眼看见云子晴的时候,他的脑中如同炸开了一朵烟花一般。

  只一个目光,他就知道,这个女子是他要寻找的那个独特的人。

  可是,这些也不能足以让他相信这个女人就是自己的未来夫人,直到每一次和她的交谈中,他觉得,她是如此的……活泼吗?他想不到什么词可以形容她,他只知道,每一次和她说话的时候,他的眼前就是开朗的,他的心情也是愉悦的,就连这天气,也是晴空万里的他总是忍不住被她吸引,总是忍不住想她在想什么,她会如何做……“你说,你的师傅在你八岁那年,就告诉你,我会是你的未来的夫人?”云子晴一字一句的重复着这句话。

  “是的。”水立北点头。

  水立北绝对不会是拿这话逗云子晴玩的,所以,是真的有这件事。

  “你师傅是算命的吗?”云子晴问道。

  水立北笑了笑,他也觉得这件事情挺神奇的,因为当时师傅非常的认真。

  说是如果他听自己的话,娶了这个女子,才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不然,他的下场只能和他的父亲一样。

  他的父亲,老龄王是什么下场呢?那就是被那些人诬陷陷害致死,落得一个家道中落的地步。

  他自小生了这么大一场重病,捡回来了这一条命,早就明白了,他只有站在权力的顶端,才能掌控自己的人生。

  所以,他举步维艰,小心翼翼地蛰伏了这么多年,才能够走到如今地地步。

  “那你的师傅有没有告诉过你,你身上的毒,到底是出自哪里?”云子晴放下筷子,表情凝重。

  虽然她不了解这其中的事情,但是也隐隐的猜到了,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最关键的一环……或许,这关键的一处,就是水立北的师傅了,找到他的师傅,就能明白了这一切。

  “不知道。”水立北不明白云子晴为何突然这样问,而且,看着他的目光也有些沉重。

  “这个毒出自无垢阁,也就是我炼制出来的!一同炼制出来的还有解药。”云子晴幽幽的说着,认真的观察着水立北的表情。

  “不对,十年前十一年前你才多大?你居然这么小就能炼制出来这么厉害的解药吗?”水立北疑惑的问道。

  瞎,云子晴不得不感叹,水立北的关注点还真的和其他人的不一样啊。

  现在是关注年龄的问题吗?“十年前,我也是这么大!”云子晴解释道,“这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是,十一年前我从另一个世界过来了这边,在这里呆了几年,又回去了我原来的世界。’“然后,在上次坪洲的时候,我又回来了这个世界!”

  “这样说,你能懂吗?”云子晴沉声问道,其实她的心中还是非常的担心的!她害怕水立北会难以接受...或者,水立北会将她当成怪物之类的。

  但是,她也不是一个喜欢圆谎的人,既然决定和水立北在一起了,云子晴就想将自己的事情全部告诉这个男人。

  不管他是害怕什么有其他的想法,云子晴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这个……为何距离了十年,你还是这个样子?”水立北想了一会,问道。

  果然,这个男人关注的点就是不一样。

  “我们那个世界的时间点和这个世界的不一样,我在那边也才过去了三年,而且,我回去的时候,是回到了我十七岁那年的。”

  “原来如此,那你那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和这里一样吗?你……你还会回去吗?”水立北又一连窜的询问了许多的问题。

  云子晴叹口气,这些东西以后她可以慢慢的和水立北说,但是,此时她只关心一个答案。

  “你害怕我奇怪的身份吗?我是不属于你这个世界的人。”云子晴郑重的问道。

  水立北笑了笑,一把抓住了云子晴的手,将人带进去了自己的怀中。

  “我看看,你可是和我们这里的人有和不一样?”水立北说着,就捏上了云子晴腰间的软/肉。

  只不过,却没有下一步的动作,云子晴看出来了,他是想靠近过来的,但是,却又再一次忍住了……不行,我还是不抱你了!水立北幽幽的说道,倒是手却没有松开云子晴。

  “除了文化差异和习俗,其实也都是人……”云子晴说道。

  “那我得感谢你过来了,不然,恐怕我这一辈子都不知这情爱的滋味了”水立北说道。

  你这话和谁学的?云子晴挑眉问道。

  “不用和谁学……”

  “果然男人天生就是坏的!”云子晴总结道。

  “你这么说,可就冤枉了啊!云子晴将水立北赶了回去,并没有同他一起回去宫中。

  翌日。

  “垢主,我差点起不来了。”一元有些无奈的看着在晨练的云子晴。

  “为何?”

  “昨日水立北送来的食物太好吃了,我一下子吃的太多了,就起来的晚了……一元有些愧疚的说道。

  这垢主要是遇见了什么危险,她睡得这么熟,岂不是要误事了?云子晴微微笑,没想到水立北想得挺是周到得,居然还知道给一元也准备了食物。“无妨,以后你就叫我姑娘就行了,你以后就是我得贴身婢女。”云子晴说道。“恩,好呀。”两个人正说着,就看见一个穿着灰色长袍的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垢主,我是林正,是你在新安京都城东巷宅子的管家。”那人恭敬地对云子晴弯下了腰,轻声说道。

  “有宅子?”云子晴看向一元,一元也是不太了解。

  “是护法早就安排好的。昨日太晚了,就没有来打扰你。”林正解释道。

  “丁”小爾。

  于是,云子晴和一元就去了属于他们的宅院。

  这个三进的院子不是特别的大,但是装潢的十分的清雅,各种假山流水,珍惜药材花圃的,看的云子晴非常的满意。

  “护法太厉害了。”一元夸奖道。

  “去找个喜欢的院子吧。”云子晴和一元说道,一元就撒欢一般的离开了。

  这里是无垢阁的地方,那自然是非常的安全的,所以一元非常的放心的去熟悉院子了。

  “以后你们也叫我姑娘吧!”云子晴说道。

  “是,姑娘,这边是你的院子,请跟小人过来。”林正将云子晴带到了第二进的那个最大的院子里面。

  “你去东宫给水立北穿个消息说一声。”云子晴随意的说道,满意的看着这院子的一片竹子。

  是。林正再次恭敬地鞠躬,“姑娘有需要再吩咐,小人先不打扰了。”去吧。云子晴没想到,这个院子安排的什么都有,连药房也都贴心的准备了。

  云子晴闲着没事,就凭着记忆,开始研究起关于水立北身上的解药。这日子也不多了,水立北身上的毒只怕是要复发了。

 文学

而且,云子晴还希望尽快的找到水立北的师傅,她总觉的这个人不简单。就如同一只潜在暗处的毒蛇,不咬人,但是被这样盯着,总归不舒服。

  而且,关于水立北身上的这个解药,缺了非常重要的一味解药,无垢阁还没有寻来,云子晴只能先慢慢的研究着,看看其他的药材能不能代替……此时的云子晴坚信着水立北的师傅和拿了无垢阁这个解药的人,其实是一伙的。

  但是,据水立北说,他的师傅也没有从他哪里得到什么,所以,这一点在逻辑上面是不同的!那这个人就是真的什么都不求,就是真的如果救水立北吗?反正,云子晴是不相信的。

  这里的一切都安排的挺好的,院子里面的仆人也非常的安静,云子晴不知不觉,就忙活到了午饭的时间。

  要不是一元过来唤她,她还沉浸在药材的世界里面。

  “护法特意嘱咐,一定要看着你吃饭。”一元无奈的说道。

  “这么大人了,还需要看着?”云子晴有些无语。

  “你瞧你,可不就是一忙起来就忘记吃饭了吗?吃饭不规律的话,对身体不好。”

  “知道了”两个人正打算吃饭,就看见水立北过来了。

  “刚好。”水立北笑着说道。

  “你翻墙进来的?”云子晴看着水立北来的方向,可不就是从后院那边过来的吗!“刚巧路过后院那边。”水立北说着,直接洗手坐下吃饭,熟的和自己家的一样。

  “以后走正门!”云子晴警告的说道。

  不然她就告诉院子里面的暗卫,以后不要放行了。

  这家伙,改不了的毛病吗?“恩。”一元就坐在一旁,看着两个人说话,只低着头,默默的吃着。

  她突然觉得,自己不应该坐在这边的位置上但是,她又不想不明白是为何?“你师傅有消息了没?”云子晴边吃边问。

  水立北一直在给云子晴夹菜,“没有,当年的人都寻过了,一点线索也没有。”云子晴之所以这么问,是觉得水立北最近忙,怕他注意不到这件事。

  云子晴点点头,本来是想着水立北这个神秘的师傅,他或许是知道一些消息,说不定能够尽快的找到线索。

  不过看水立北的样子,恐怕也是一无所知不过也正常,这么多年过去了。

  是云子晴太着急了。

  “五日后是册封仪式,之后就立刻成亲。”水立北说道。

  “礼部能忙地过来?”其实云子晴想说,要不要这么着急啊?“能!他们闲了这么久,也该动动了。”水立北倒是不以为然,要不是最近没有好日子,他想就这两天就成亲的。

  “皇上的身体如何了?”云子晴想起来这件事。

  也不知道那个太岁水,喝着有没有功效啊。

  “还行,有狄老看着了!不过你别让狄老知道你来了,你安心的待嫁吧!”水立北不放心的嘱咐道。

  这……云子晴就是想要错开这个话题的,可是偏偏水立北三句话不离,多少让她有些怪怪的感觉。

  云子晴从来不知道,自己居然还有这么……对,就是有一种害羞的感觉!不应该啊!云子晴强行的压下去心中的悸动,慢慢的吃着饭。

  “晚上给你送个厨子,这里的厨子做饭不符合你的口味。”水立北再次说道。不用了……这也在这住不了几天了!成亲了就不在这边吃饭了啊。

  额怎么现在水立北不提成亲的事情了,她自己反倒想着了呢?打消打消!!“还有几天时间呢!”水立北笑着说道。

  他这看着云子晴得目光,明显得就是有一种,你别着急得意思。

  水立北明明知道她不是那个样子,就是故意打趣她得!是真的越来越皮了。

  云子晴当即脸黑了下来,目光是我是不是给你好脸色了?水立北见云子晴这个样子,也不敢在笑了,慌忙讨好一般得给她夹了一块排骨.五日后。

  今日是水立北太子之位得册封大典,根据新安国得习俗,这一日水立北要穿着太子华服,在京都城巡游,接受百姓跪拜祝福的。

  惊蛰也赶了过来,此时,云子晴和惊蛰,还有一元,正坐在一处二楼的茶馆。这里也是水立北的必经之路,他们等会可以在这里看见水立北。

  这是一件满城同贺的大事,一大早街道就被清理,所以的御林军和弓箭手各种兵力全部出动,将京都城围的水泄不通。

  “喜服已经准备好了,你回去的时候试一下。”惊蛰正在煮茶,头也不抬的说道。

  “恩。”云子晴一直傭懒的靠着窗户边上,看着没多大的精神。

  “是不是不舒服?”惊蛰关心的问道。

  “没有。”云子晴摇头,“关于水立北师傅和之前浮鱼,可有什么线索?”

  “没有。”惊蛰说道,“但是我按照你说的,查了一下岳王,发现他是挺奇怪的。”

  “恩,怎么说?”

  “之前无垢阁也一直盯着他了,不过,最近我发现了一个事情,岳王看似在花房里面,但是,多数是只看见一个人影的。”

  “这个人影,说不定可不能确定是不是他本人。如果有嫌疑的话,那就是这一点了。”

  “你知道,许多的君王之类的大人物,都会养一个和自己非常相似的人吗?”云子晴想了想说道。

  如果岳王这么多年都能不被其他人发现端倪,那么,肯定是有自己的法子的。云子晴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只有这么一个可能性。

  他既然要云游四海,什么也不管的善人的形象,也要经营自己的事情,他一个人肯定是不够的。

  那么,这个云游四海的这个辛苦的形象,是不是可以是其他的一个不熟悉他的人呢?他在外面接触的那些百姓,肯定是不能不太了解他的,所以,如果搞一个替身的话,那就是完全不会被发现的。

  “你是说,影卫吗?”惊蛰问道。

  “恩,是这个。”惊蛰眼中划过惊讶,这么一说的话,那关于岳王身上的疑点就许多都能够解释的清楚了。

  “我明白了。”惊蛰点点头。

  街道之中,水立北的仪仗队很快就过来了,他们走的极慢,蜿蜒了很长的队伍,声乐暄天,此起彼伏。

  云子晴和惊蛰往外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水立北这些日子,倒是让人有些刮目相看。”惊蛰幽幽的说道。

  “怎么说?”

  “他将丞相党派和国丈党派的左膀右臂砍了不少,同时,也换上了许多自己的人。”

  “是吗?”云子晴还以为他挺闲的呢,总是突然就冒了出来。

  不过,最近她在研究这个解药,也没有多关心其他的就是了。

  “他的十二星姬,全部出动收网了。动作倒是挺大的,不过朝中估计是要乱了,这个时候成亲,你做好准备了吗?”惊蛰意有所指的问道。

  如果水立北在这边,指不定又要想惊蛰说这个话是组织他们成亲的。

  其实,惊蛰不过是为了云子晴考虑,毕竟他是知道云子晴的性格的,这么浑的水,她还真的不愿意废这个心。

  “无妨,我已经研制了许多的解药,到时候劳烦你们去挨家挨户的慰问一下就行了。”云子晴无所谓的说道。

  “……”惊蛰一脸震惊的看着云子晴。

  这么简单粗暴的吗?啊,不愧是她们垢主啊!这般上来就来个下马威的手段,也是挺不错的啊!惊蛰惊讶过后,就是止不住的笑意。

  “看来,是我多心了。”他的垢主怎么能是任人欺负的主呢?她能不欺负别人就算好的了。

  “你把我想的太善良了。”云子晴回答道。

  惊蛰悠然一笑,这么说也是这么一回事!他下意识地将他当成小姑娘了……他们说着话的时候,水立北的仪仗队已经慢慢的行驶了过来。

  街道上面的百姓全部都跪了下来,除了优雅的声乐,已经听不见其他的声音了。

  云子晴这才看向窗外,正好和水立北寻过来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水立北今日穿的非常的正式,整个人也端着架子,看着非常的威严,霸气。

  不过,在云子晴看过去的时候,他还是扯出了一抹温润的笑意,不过,随即看向一旁的惊蛰的时候,脸又黑了下来。

  这个护法什么时候过来的?是不是来捣乱的?水立北不由得开始担心起来,不过,云子晴却没有时间想这么多,她机警的看了一眼那跪着的百姓,手指一抬,射出去了几个暗器。

  那刚拔出刀的几个刺客,立刻被水立北的人悄无声息的按在了地上。

  那些刺客,连抬头的几乎都没有!“真是便宜了水立北。”惊蛰依旧是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这话,立刻就钻进去了水立北的耳朵里面,他紧张的手一握,认真的观察着云子晴的表情。

  确实,有云子晴在水立北的身边,他的确可以省不少的心。

  只有云子晴愿意,甚至凭她的实力,可以帮助水立北扫除他身边的所有的障碍。虽然云子晴的手端没有那么的光明正大,但是胜在了非常的有效率!云子晴微微一笑,不知可否。

  她相信,水立北也是厉害非常厉害的,只不过他比较低调,不会轻易地展露自己的实力。

  “走吧。”云子晴站起身来。

  水立北的车队已经走到了前面去,他们呆在这边,也没有用了。

  云子晴一大早就起来,等了这么久,也不过是想要在这个重要的日子里面,和其他的百姓一样,祝福他一下。

  三人离开了酒楼,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对了,你可知道祝飞捷这个人?”云子晴突然想起来了这么一个奇怪的人。

  “不知。”

  “他貌似对无垢阁有点了解,而且,之前还同我做个交易,让我去拿那颗珠子……”云子晴说着,停下脚步,面色凝重,“我怎么将他给忘记了啊!”

  “我去查查……”

  “他应该是不简单,恐怕他的消息比我们的还要灵通,这城中的乞丐应该都是他们的人,号称是耗子。”

  “这样,你派个人过去,就说她要找耗子,看看他们的情况,或者,发现了祝飞捷的人,直接抓过来吧!”云子晴吩咐道。

  她最近一直在担心水立北体内的毒,所以,直接忘记了这个一号人。

  “垢主,水立北那边貌似有情况!”云子晴正和惊蛰说着,就看见了无垢阁的人匆匆赶了过来。

  这个人是云子晴让守在水立北那边保护的人。

  “我去看看。”云子晴直接闪身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