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bl摇晃屁股浑圆 少妇粉嫩的肥蚌

2021-11-22 15:39:46情感专区
看来不是他自己的幻觉。

  林敏浩干脆将香囊摘下放在鼻尖嗅了嗅,说道:“确实,不光能够醒神,更重要的是能够舒缓紧张的心情。四妹的这一手,确实出人意料。”

  &l

看来不是他自己的幻觉。

  林敏浩干脆将香囊摘下放在鼻尖嗅了嗅,说道:“确实,不光能够醒神,更重要的是能够舒缓紧张的心情。四妹的这一手,确实出人意料。”

  “四姑娘真是蕙质兰心啊。”杨树真心实意的夸了一句。

  林敏浩哈哈一笑,说道:“你这话刚才怎么不当面给她说。她指定乐意听。”

  “嘿嘿,小的可不敢在夫人和姑娘面前放肆。”

  “我记得我这边还有块上好的茶墨,你记得等会回去找出来给四妹妹送过去。”

  “是。”

  林敏浩走了一会又说道:“还有,你去问问最新的邸报这里有没有,有的话拿来给我。”

  杨树心里微微诧异,不过还是一口应下。

  原来四姑娘说的话,少爷也真的听进去了啊。

  -------------------------------------

  林萱挽着刘靖柔的胳膊,两个人借着夕阳的余晖走在别苑的小花园里。

  从一丛丛菊花边上走过,偶尔也会因为看到某朵菊花开得特别好看停下脚步欣赏一番。

  不急不缓。

  刘靖柔笑着说道:“这园子看着平常,打理的倒也用心,还是有值得一看的小景的。”

  “嗯,可惜这里没有桂花,要不然还可以采下来让庆儿做桂花糕,桂花甜酿吃。”

  “真是个小馋猫,这里没有,可我们那边的别苑里是有的,明儿过后,你大哥他们也走离开了,那边也就空出来了,你可以带人过去摘些回来。”刘靖柔随意说道。

  林萱嗯了一声后说:“母亲,明儿你们就都走了,还没走呢,我就开始想你们了。”

  “呵呵……我还在你身边呢。”刘靖柔被她孩子气的话说得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林萱干脆抱着刘靖柔胳膊,整个人脑袋都靠在她胳膊上,说道:“就是会想嘛。”

  刘靖柔此时心都柔软成一滩水了,用另外一只手拍了拍她肩膀,说道:“乖乖的,在这里要听祖母的话。老祖宗留你,是你的福气。”

  “嗯,我知道,我会好乖好乖的。”

  “呵呵呵……虽然是要乖,但是那是面对长辈,若是别人欺负你,你可也要露出自己的棱角才是。”刘靖柔笑着说道。

  林萱点点头。

  心想:那当然啦,我肯定不会傻傻的让人欺负的,谁敢欺负我试试,我正好想让人尝尝我此生的锋芒。

  两人来到石亭里坐下,很快就有丫头摆上了瓜果糕点和茶水,放下东西后就默默退出去。

  刘靖柔突然说:“今天林芙可是又让人来喊你过去了?”

  林萱点点头,不太高兴地样子,说道:“嗯,不过我已经让来人给三姐姐说了,这两天忙呢,走不开。而且也说了就算她来,这边乱糟糟的也招待不了她。”

  “母亲,您是觉得我这样一再推托不好?”

  刘靖柔摇头:“不是,你有自己的决定就好,我就怕你明明不喜欢,还偏要耐着性子逼自己陪着笑脸。我可不想我们萱儿心里不舒服呢。”

  “啊?!母亲,我有表现的那么明显吗?”林萱皱了皱眉头问道,心里则是想着:我还以为自己一直掩饰的很好呢。

  刘靖柔说:“那倒没有那么明显,若不然林芙也不会一直这么叫你。”

  她能发现是因为她对林萱的在意是旁人无法取代的。

  林萱看着刘靖柔若有所思,看来母亲比她所想的还要在意她呢。

  自己该是有多幸运才能遇上这么一位将母爱毫无保留给她且毫无血缘关系的人。

  “母亲,明儿回去,路上多注意安全。也不要着急赶路,反正再怎么慢也不会超过七天的路程。”

  “好。我会注意的,绝对不会让我们萱儿为我们担心的。”

  林萱对着她露出个大大的笑容,随后说道:“母亲,我不光给大哥调配了香囊,给您也做了一个,希望您能喜欢。”

  “哦?真的呀,那到时我定要日日带着了。”刘靖柔开心道。

  “嘿嘿,等会回去我亲自回屋拿给母亲。”随后林萱吐了吐舌头又说:“这是我前几日偷偷在屋里做的,还想着要是不成功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刘靖柔见她调皮娇俏的模样,好笑道:“你呀~虽然母亲不是什么调香高手,不过一般的配香在闺阁中的时候也玩过,你要是早点说,指不定我还能给你点意见呢。”

  闻言林萱的眼睛都瞪大了,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随后转头对彩云说道:“彩云,去将我为母亲准备的香囊快点去屋里拿过来。”

  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放在梳妆台上一起的两个都拿来。”

  彩云应喏,丁苓却说道:“彩云脚程太慢了,我去吧。”

  说完得了林萱的应允,丁苓很快就消失在众人面前了。

  丁苓走了之后林萱才略带懊恼的对刘靖柔说道:“早知道母亲会,我就该早点跟您说才是,前些日子偷摸着配的时候浪费了好多好料呢。”

  “萱儿不必懊恼,你能够在无人教导之下还能够调配出那么出色的香,实数天赋异禀了。”刘靖柔说道:“我会的也不过是当时女师教的,自己也曾琢磨过,却是没有一款有你送敏浩那么出色的。”

  “母亲不用特意宽慰我。”林萱随后又高兴起来,满眼崇拜的看着刘靖柔道:“母亲真是厉害呢,什么都会。就没有母亲不会的东西了。”

  刘靖柔摇头失笑:“那我不会的东西还多了去了。”

  “哪有,母亲谦虚了哦,我都还没发现有什么是母亲不会的呢。”

  没说两句,丁苓已经拿着两个香囊回来了。

  一个是藕荷色睡莲纹,一个是天青色劲松纹。

  林萱接过以后,先是将藕荷色那个递了过去。

  刘靖柔接过拿在手上就闻到了一股蔷薇清香,放在鼻下细嗅味道似乎还有兰花的幽香。

 文学

林萱睁大眼睛看着刘靖柔的反应,期待着她的答案。

  见她点头,心里自然的涌起一股自傲开心的情绪,忙递上另外一个。

  刘靖柔将手中的先放在一旁的石桌上,接过天青色的香囊。

  鼻间还残留的花香瞬间被松香中夹杂着一丝柑橘的甜香的味道给冲散了。

  “好,好,真的很好。”刘靖柔用一种惊艳的目光看向林萱,惊喜道:“真是想不到萱儿在调香一道上竟然还有如此出色的天分。”

  “母亲觉得可还行?”

  “行,太行了。”

  林萱瞬间笑眯了眼。

  自己制作的东西能够被自己尊敬的人肯定,那收获的开心是成倍增长的。

  刘靖柔肯定那藕荷色的才是林萱为她准备的,手中这个香味更适合男人,敏浩的已经送了,那这个?

  疑惑地问道:“这个你是为谁准备的?”

  林萱想也不想道:“老祖宗啊。”

  听到老祖宗三个字,刘靖柔心里莫名的松了口气,生怕从她嘴里冒出某个少年的名字,最有可能的就是崔护和容正和。

  别问她为什么这么想,刘靖柔表示那是她的直觉。

  幸好,幸好不是!

  可能我家萱儿年岁还小,还没开窍。

  林萱不知道刘靖柔的想法,要是知道话,只怕她瞬间要羞涩的不敢面对母亲了。

  她不是不开窍啊,而是目前没有遇上良人……

  呃,应该是还没有。

  “母亲可喜欢那个味道?”

  “喜欢,很好闻呢。”刘靖柔拿起属于自己的那个,将手中天青色的还给林萱。

  “嘻嘻~母亲喜欢就好。”林萱笑吟吟道:“以后我再给母亲做更好的。”

  刘靖柔含笑点头,将香囊收下系好后说道:“你若是喜欢调香,那我将以前试过的一些味道闻着还可以的配方整理出来给你。”

  林萱略一思索就开心的道谢应下了。

  跟母亲还需要那么客套做什么,又不是别人。

  另一边林敏浩刚回到自己住的院门口就听到身后有人叫他,转身停下,就看到计鸿文大步过来。

  计鸿文靠近之后鼻子动了动,随后目光往下就看到林敏浩系在腰间的香囊,笑着说道:“敏浩这香囊的味道倒是好闻,不知道是哪买来的,闻着我都想要去买一个了。”

  “哈哈…这个外面可没有的卖,倒是要让计兄失望了。”林敏浩满脸骄傲得意地说道。

  他这样的表情还是很少见的,计鸿文心一动,故意说道:“难不成是哪家闺秀送的?”

  林敏浩嘿嘿一笑,说道:“确实是闺秀送的,可惜是自家的。”

  嘴里说着可惜,可是看他的表情哪里有一丝可惜,分明是骄傲自豪的很。

  能让他露出这种表情的,那香囊必然是林萱做的,只有她做的,林敏浩才会那么自豪。

  计鸿文心里诧异了一下,心想阿萱竟然还会调香,那前世为何从来不曾为他调配过?

  想了一下,难不成就因为他在她面前说大男人还带香囊,简直有失男子气概这样的话她就再也没配过香料了?

  想到这,计鸿文面上一喜,果然,阿萱最在意的还是他的感受他的想法。

  以后只要他给她说他并不讨厌她制的香,想来她就会尽心为他调制最好的。

  略过这个话题,计鸿文直接说明这次的来意:“敏浩,我是提前来跟你道别的,明天只怕是不能送你了,今晚我就要先走了。”

  “这么着急?”林敏浩惊讶了一下,说道:“就算明天我们走了,其实你也可以继续住在这边的。”

  计鸿文笑着摇头:“不用那么麻烦,我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那边也都安排好了,再有半个时辰那边商队就会路过这边路口,已经说好跟着他们一道走。倒是不能送你们,所以想着提前来跟你打声招呼。”

  “如此我就不多留你,等会我送你到路口,看你跟商队汇合才能放心。”

  “敏浩不用如此客气,明天一早就要走,这会你也得忙,不用特意送我。”

  “要的要的,对了,你跟秦大哥说了吗?”

  计鸿文点头:“刚才已经给他说过了。”

  周斌因为今早已经离开了,所以两人都没提。

  林敏浩想了一下说道:“计兄要是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就先进我院子坐会,王夫子之前讲的我简单整理了一下,之前也抄录了一份给周斌,你若是需要的话,也可以带一份走。”

  计鸿文真的觉得林敏浩做事特别的无私,认真说来大家都是竞争对手,你就这么把你整理的分享出去了,是肯定我不如你?

  心里念头闪过,不过脸上还是笑容满面,颇为感激道:“多谢敏浩,这个正是我所需要的,所以我也就不跟你客气了。”

  “你我同窗一场,何必如此客气。”

  -------------------------------------

  用香皂沐浴之后,林蕊就如同一只小狗狗一般不停地抬起自己的两只胳膊东嗅嗅西闻闻,还不停感叹:“哇,真是太好闻了,真的有苹果的香气呢。”

  逢喜也是凑着脑袋深吸气,满脸认同附和道:“是呢,姑娘,味道真好闻。”

  “是吧,可惜太小块,我都舍不得多用它了。”

  逢喜说道:“也是呢,不过姑娘放心,每次姑娘用完,婢子都会仔细收好的。”

  林蕊双手往鼻子跟前凑,笑呵呵道:“母亲说这是四姐姐送的,嘻嘻,四姐姐直接送到母亲那里,显然就是烦了三姐姐了。”

  “姑娘,这是怎么说的?不是说四姑娘得到的比较少,她分一分,最后她自个手上都只有一块了呢。”

  “就是因为四姐姐手上只剩下一块了,我才这么说的。”林蕊左手摸右手的,稀罕的不行的样子。

  见逢喜还是不明白,林蕊嘴角一翘,也没给她解惑,反正她知道就行了。

  这样可真好,只要四姐姐厌烦林芙了,那林芙也就没办法再在她跟前嘚瑟了。

  一个庶女,生母又不过是家生子出生,哼,没了四姐姐支援,能有多大出息。

  到时候想狂都狂不起来了吧。

  想着想着,林蕊不由咯咯咯的笑出声来。

  心道:四姐姐,你可别又被她给哄走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