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和前夫做(H) 个子矮的女生下面太浅了

2021-11-22 15:34:33情感专区
身边放置着两罐啤酒。

  灯火落寞,她身形便衬得更加清瘦寂寥。

  “怎么在这里?”苏羡意刚要坐下,周小楼便脱了外套让她垫着。

  “怀着孕,也不怕着凉

身边放置着两罐啤酒。

  灯火落寞,她身形便衬得更加清瘦寂寥。

  “怎么在这里?”苏羡意刚要坐下,周小楼便脱了外套让她垫着。

  “怀着孕,也不怕着凉。”

  “你大病初愈,不怕着凉?”

  “我身强体壮,不碍事。”

  苏羡意刚坐下,周小楼就蹭到她身边,头枕在她肩上,“意意,爱情好苦啊,我好像能理解你当初那种心情了……”

  “没事的,都会过去的。”苏羡意伸手搂住她的肩。

  不远处,灯火中

  谢驭走到陆时渊身边,“她怎么了?”

  他与周小楼不熟,接触不多,自然不明白她出了什么事。

  “失恋。”

  “嗯?”

  “准确的说,是单恋被拒。”

  “谁?”

  “肖冬忆。”

  谢驭抿了抿唇:“有勇气。”

  “……”

  周小楼完全把这次拍婚纱照的旅程,当成了疗伤之旅,当她再度回到燕京时,就决定安心搞事业。

  她本来就是秦纵的事业粉,现在的目标就是要陪着他的老公,成为世界顶流!

  而这一路,陆识微一直在给她灌输:

  “搞钱,可比搞男人香多了。”

  她说这话时,谢驭就在边上,当时脸就黑透了。

  他直接问陆识微,“所以,我在你眼里,还不如钱香?”

  陆识微笑着:“你就是个意外。”

  “……”

  自己的选的媳妇儿,当然是只能继续宠着。

  **

  婚纱照拍完时,一群人还约着小聚了下,周小楼自然在,而肖冬忆也去了。

  只是某人全程都在和许阳州说话。

  偶尔和他说话,也是客客气气,对待他与其他人无异,两人的关系,就像是……

  房东与租客!

  而肖冬忆在第二天,意外收到了周小楼的信息,说要约他吃饭,问他晚上是否有空。

  他其实有夜班,直接找到同事。

  “换个班,我晚上有安排。”

  同事懵逼,肖冬忆居然有安排?

  某人还特意回家,洗澡,换了身衣服,出门时,闻了闻身上,觉得有点消毒水的味儿,又问母亲,是否有香水。

  肖妈妈傻了眼:

  “家里有六神花露水。”

  “……”

  当肖冬忆抵达约定地点时,路过一家奶茶店,犹豫着。

  去买了杯奶茶。

  进入餐厅,就看到周小楼起身冲他挥手。

  “肖医生,这里!”

  笑靥如花,与寻常似乎没两样。

  这让他产生了一种错觉,两人的关系,好像有回到了之前的状态。

  周小楼今天穿了身簇新的衣服,嫩黄色的堆领毛衣,衬得整个人都非常娇俏,披散着头发,整个人显得非常柔和有气质。

  “抱歉,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我也刚来,你看看想吃什么,我今天和新公司正式签了合同。”

  “恭喜。”

  肖冬忆说着,将奶茶递给她。

  “谢谢。”

  周小楼其实心里咯噔了一下,却还是从容接过,看起来,与寻常别无二致!

  肖冬忆翻看着菜单,嘴角勾着笑:

  没想到秦纵那小子动作还挺快。

  “今天请你吃饭,主要是为了感谢你这么长时间的照顾,在我最困难的时候,还把房子便宜租给我。”

  “客气了。”

  肖冬忆点了两道菜,就把菜单重新递给周小楼。

  周小楼倒是不客气,点了许多菜,是两个人根本吃不完的量。

  “其实我今天找你,除了感谢你这段时间的帮助,最关键的是,要跟你聊一下租房的事。”

  “要续签?”

  既然周小楼不回老家,理所当然续签。

  毕竟在燕京,估计再没有比他的房子,性价比更高的公寓了。

  “不是,我准备月底搬出去了。”

  “……”

  “公司说,可以给我准备员工公寓,我今天去看了下环境,还挺好的,而且是两室一厅的,姐如果愿意,还能跟我一起去住。”

  周小楼冲他笑得灿烂。

  “真的没想到,老板人这么好。”

  “我只是试探性的问,能不能提供宿舍,对方就说可以,待遇真好。”

  肖冬忆深吸一口气,“那真是恭喜你了。”

  “而且价格很低,水电煤气需要自己交,不过暖气冰箱都有,拎包就能入住。”

  “挺好。”

  “我家小秦老公就是大气。”

  “……”

  这顿饭,就好像诀别宴,吃的肖冬忆如鲠在喉,食不知味。

  吃完饭,肖冬忆看着周小楼,“需要我送你吗?”

  “不用,这里离公寓很近,我走走,顺便消消食。”周小楼说着,冲他摆了摆手,将毛衣领子拉高,钻入人流中。

  肖冬忆看着她的背影,内心越发复杂。

  当他上车后,立刻就给秦纵打电话。

  “肖哥?这么有空,给我打电话?”

  秦纵是唱摇滚的,嗓子也偏低沉一挂,就是声线吊儿郎当的,没个正经。

  “你给她安排宿舍了?”

  “你的人,她提出要求,我不得满足吗?”

  “……”

  “再说了,是你自己告诉我,让我照顾她的,你要知道,现在我的经纪人,都以为我跟她有一腿,我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你知道她现在住哪儿吗?”肖冬忆咬牙。

  秦纵皱眉思量着:

  “你俩……该不会同居了吧?”

  “她要搬离爱巢?”

  “滚——”

  肖冬忆说完,直接把电话挂了,搞得秦纵莫名其妙。

  这老男人,真是越来越难搞了!

  不过他现在人不在燕京,等他过段日子回去了,一定要亲自见见这个姑娘,究竟是谁啊?搞得只爱吃瓜的肖哥哥,现在八卦群都不逛了,整天盯着他。

  周小楼哪里知道这些,她手中还拿着肖冬忆之前给她买的奶茶。

  她一直没喝。

  回家路上,她才插入吸管吮了口。

  热奶茶已经凉透。

  很甜。

  若是以前,能拿到他买的奶茶,她应该会特别高兴,只是如今……

  过了期的糖,毒若砒霜!

  去你的,我要专心去搞我家小秦老公了!

 文学

基于某人今天下班就狂奔回家,洗澡换衣,讨要香水的行为,肖家父母一致认为儿子终于开窍,有情况了。

  他若是跟陆时渊等人出去,肯定下班就直接过去了,根本不会精心拾掇自己。

  二人欢天喜地,晚上肖妈妈还特意买了只烤鸭加餐。

  肖爸爸甚至还喝了点小酒。

  当肖冬忆丧着脑袋回家时,开门就看到自己父母正在啃鸭子喝酒。

  “你们在庆祝什么?”

  “没什么啊?”肖妈妈打量着他,“回来这么早?”

  “没有重要的事就回来了,我回屋写论文。”

  他一边脱外套,一边朝书房走去,惹得肖家夫妻俩面面相觑,待他离开,才头靠头,低声议论。

  “怎么回事?垂头丧气的。”

  “肯定是出师不利,被甩了吧。”肖妈妈轻哼。

  “我们这……”肖爸爸看着满桌丰盛的饭菜,“会不会不太好?”

  “那更该庆祝,他就是活该,低情商的臭小子!”

  “……”

  肖冬忆回到书房,开着电脑发呆。

  自己近期的异常,他又何尝关注不到,他对周小楼……

  似乎太过上心了。

  就算是吃瓜,他也没对哪个异性如此关注,拿出手机,手指滑动着,翻到了周小楼的微信,点开她的朋友圈。

  鬼使神差得居然把她朋友圈从头到尾翻了一遍。

  这里面还有她毕业时宿舍四人的合照。

  那时的周小楼,穿着学士服,笑容粲然,年轻又有朝气,他嘴角也不自觉跟着勾起。

  点击,保存照片。

  只是一想到她要搬走,这心里就隐隐不是滋味。

  她是想和自己彻底撇清关系?

  ——

  而此时的周小楼正坐在电脑面前,做企划案,专心搞事业,苏琳推门进来,给她端了杯热牛奶,“确定要搬走?”

  “是啊,”周小楼端起牛奶喝了口,“姐,你跟我一起去住吧。”

  “再说吧,我爸妈过几天要来,到时候一起吃饭。”

  “行啊。”

  其实周小楼想搬出去,并不是故意想和肖冬忆撇清关系。

  只是她住在这里,低廉的租金,让她住着不踏实,总觉得亏欠了肖冬忆。

  若是提出加租金,她本身负担不起;

  可能他顾忌着苏羡意和陆时渊,也不会收。

  感情中,总要独立才有底气。

  秦纵近期并不在燕京,她现在的工作就是帮忙做些年终活动的企划案。

  为自己偶像工作,她特别有干劲儿。

  当天晚上熬了一宿,第二天就把初始方案交了上去,让娱乐公司那边的人眼前一亮,觉得找到了个宝。

  就连秦纵都觉得企划很新颖独特,还夸了句不错。

  听说偶像也对自己很满意,周小楼乐得不行。

  果然,还是搞事业比较快乐!

  当即给苏羡意打电脑汇报了这个好消息。

  “恭喜你啊,旗开得胜。”

  “谢谢,”周小楼听着她语气恹恹,“你怎么了?昨晚没休息好?”

  “不是昨晚,是今早。”

  “嗯?”

  “都是因为阳阳。”

  提起这事儿,苏羡意就觉得崩溃。

  她之前没什么孕吐反应,拍婚纱照时也挺正常,自从回来后,三不五时得觉得不适,谢家搞不定就只能找陆时渊。

  苏羡意好不容易卧床休息,陆时渊才长舒口气。

  “时渊,你今晚别走了,就在我们家休息吧。”谢荣生提议。

  徐婕也跟着附议,虽说两家仅有一墙之隔,大半夜的也不方便来回折腾。

  只是谢家的客房皆没打扫。

  谢荣生大手一挥,直接把陆时渊扔给了谢驭。

  谢驭面无表情:

  “我不想和他睡。”

  谢荣生冷哼:“你俩从小不是天天黏在一起睡觉吗?怎么长大还害羞了?”

  “两个大男人,你怕什么!”

  陆时渊后背受伤,睡觉只能侧躺。

  结果,

  两人躺在一张床上时,同时翻身。

  面对面,四目相对。

  画风莫名得有些诡异。

  谢驭直言:“你,转过去!”

  陆时渊哂笑一声,翻了个身:

  这是什么臭脾气!

  苏羡意那晚后半夜才睡着,公司那边请了假,本不用早起,可以睡个懒觉,结果翌日一早,就被隔壁传来的“杀猪叫”给吵醒了。

  她整个人都炸了,披了衣服到隔壁。

  就看到许阳州被程老按在床上,惨叫连连。

  “这是在干嘛?”苏羡意看向陆时渊。

  “外公说他腰不好,正给他按摩推拿。”

  “好像挺疼。”

  “是他太矫情,刚碰着他就开始嗷嗷直叫。”

  “谁矫情了!本来就疼啊,不信你来试,嗷——”

  按摩结束。

  许阳州躺在床上,气息奄奄,一副灵魂出窍的状态。

  程老还说,顺便帮他正了下骨。

  许阳州欲哭无泪,颤着嗓子说了句:“谢谢外公,辛苦您了。”

  他就说嘛,明明是按背,你一会掰我腿,一会扭我脖子干嘛!

  他能明显听到自己骨头传来的咔嚓声。

  程老一边按摩还连连叹息,说他脊椎有些移位,大概是坐姿不端正的缘故,还告诉他,若是持续下去,年纪大了容易偏瘫。

  许阳州被吓傻了,他可不想年纪轻轻就瘫了。

  任由着老爷子正骨推拿。

  当他下床时,腰杆挺得笔直,足见正骨效果明显。

  就是不知怎么的,好像突然不会走路了,踢着正步,还同手同脚,看得苏羡意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意意,你父亲要来京了吧?”程老洗着手询问。

  “嗯,就最近。”

  “那到时候大家一起吃个饭,顺便聊一下你和时渊的婚事。”

  苏羡意笑着点头。

  “今天感觉怎么样?”陆时渊靠近她,低声询问。

  两个人,靠头贴耳,好不亲热,看得许阳州忍不住冷哼:

  臭情侣!

  他的腰都要断了,这两人在他面前秀什么恩爱。

  **

  另一边

  等了许久的苏琳,终于接到了厉成苍的电话,问她这周六是否有空到厉家“观摩”。

  “我随时都有时间。”

  “到时候,我去接你。”

  “不用,我……”

  苏琳想要拒绝时,对方已把电话挂断,惹得她头疼不已,不过当天她还是提前准备了一番,虽说只是去“观摩”,考察一下弟弟的工作环境,却也不能失了礼数。

  两人约着上午九点,就在肖冬忆公寓小区门口碰面。

  当厉成苍抵达约定地点时,隔着一段距离就看到苏琳。

  寒潮来袭,燕京气温降幅很大。

  苏琳穿了身浅粉色的棉衣外套,白色裤子包裹着纤细的小腿,踩了双毛茸茸的鞋子,毛茸茸的衣领遮了口鼻和耳朵。

  倒不是初见时那边,如弯月削薄冷寂,多了分柔软舒适。

  厉成苍观察敏锐,一眼就看得出来:

  她今天精心打扮过了!

  “抱歉,久等了。”厉成苍下车,帮她拉开副驾车门。

  “是我来早了。”

  苏琳手中还拎着礼物,她从未冬季在北方待过,饶是穿得厚实,仍旧冻得瑟瑟发抖,待上车后,暖气袭来,才觉得身上恢复了些许热度。

  厉成苍瞥见她手指冻得通红,将车内暖气又调高几度。

  一路上,两人话都很少,直至苏琳手机震动——

  备注是【爸爸】。

  “喂,爸?”苏琳克制着声量。

  “起床了吗?”

  “起了。”

  “今天没什么事吧?”

  “没有啊。”去厉家的事,苏琳没说,依着父亲的性子,肯定又得絮叨半天,她便干脆闭口不提。

  “我跟你母亲到燕京了,你来接我们吧,别告诉意意,这么冷的天,她和时渊一个怀着孕,一个受了伤,不想他们奔波。”

  “您说什么?”

  苏琳懵了。

  “怎么?你不方便啊。”

  “不是,我……”

  “那就这样,我们要准备下飞机了,你赶紧过来,还没吃早饭呢,快要饿死了。”

  苏永诚说着就匆忙把电话挂断,苏琳小脸一垮,欲哭无泪。

  厉成苍一直用余光观察着她。

  平时总是冷冷清清的,倒是第一次见她露出那种崩溃的表情。

  若非厉成苍在身边,苏琳肯定要气得抓狂挠头发。

  简直要疯了。

  她平时闲得很,屁事没有,今天倒好,所有事都堆到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