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揉着人妻硕大的乳球 口述在车里下面被添

2021-11-22 15:29:38情感专区
“说小九还小也算过得去,可这件事情,贵嫔娘娘必须给个交代。

  外面的人或许不知道内情,可宫里的人没一个是傻子,若不处置,皇兄和浩文以后就会没有立足之地。”

 

“说小九还小也算过得去,可这件事情,贵嫔娘娘必须给个交代。

  外面的人或许不知道内情,可宫里的人没一个是傻子,若不处置,皇兄和浩文以后就会没有立足之地。”

  宣德帝冷笑,盯着李彦白说:

  “别人的亲生父亲尚且什么都没说,倒是要你这个做叔父的忙个不停。”

  李彦白毫不在意宣德帝的鄙夷神情,笑了一下说:

  “我自来是个闲人,这你是知道的嘛!

  再说了,人言可畏,若是等到御史们闻到味道再接连参奏,不论对小九,还是整个皇家,都是件极伤脸面的事情。”

  “你竟敢威胁朕?你这个逆子。”

  宣德帝气得直喘气,站起身就要去打李彦白,可巴掌到了李彦白的脸旁边,他还是咬着牙放了下来。

  李彦白就笑起来,难得地端起桌上的茶盏递到了宣德帝面前。

  宣德帝哼了一声,接过茶喝了一口说:

  “朕可一点儿也不觉得你闲,林家的门槛大概都快被你给踩断了吧?”

  看宣德帝明显已经消了气,李彦白就不愿再费功夫,笑着说:

  “彤彤这几天肯定没少为我担心,所以我准备等会儿就过去陪她用午饭,何贵嫔的事情就这么定了吧。”

  宣德帝咬了咬牙,终于还是没说反对的话。

  李彦白转身便走,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何胜忙从外面走进来,把地上的奏章整理好放在桌上,然后小心翼翼地笑着说:

  “陛下,王爷今天好像很高兴呢!”

  宣德帝便又骂了一声“混账东西”,然后对何胜说:

  “太后的祭日快要到了,让何贵嫔去皇陵给她老人家守半年陵寝吧,就当做是给小九和浩文祈福!”

  何胜心中惊惧,面上却丝毫不显,急忙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一个儿子尚且年幼的嫔妃被打发去守半年皇陵,傻子也知道是什么意思。

  更何况九皇子还还刚受伤没几天。

  李彦白半个时辰后便到了林府门口,守门的小厮看到他来了,忙躬身迎了上来。

  老太太听到人禀报说李彦白来了,一边笑着站起身,一边就对白芷说:

  “赶紧去,告诉彤儿一声。”

  焦嬷嬷也松了口气,担心了这么几天,事情终于是结束了。老太太的寿辰就在后天,现在看来是可以安心地办了。

  就算京中还有那些流言又怎么样呢?庄亲王既然今天过来了,风向也就该变变了。

  老太太并不问李彦白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和李彦白说着些家常琐事。

  李彦白含笑问了问寿宴的安排,梅若彤便已经到了门口,看向李彦白的眼神里带着抑制不住的喜悦。

  若不是有老太太等人在,李彦白真的是想立刻就把她搂进怀里。

  老太太只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牵了梅若彤的手让她在身边坐下,又看了看屋角的滴漏就让焦嬷嬷出去传话摆饭。

  因为没有老太太的吩咐,二太太和林庭芳等人也就很识趣地没有出现,只梅若彤和李彦白陪着老太太安静地吃过了午饭。

  饭后,老太太很快便说自己累了要歇息,让梅若彤去送送李彦白。

  看到李彦白笑着和梅若彤并肩离开,老太太才皱了皱眉头对焦嬷嬷说:

  “我老婆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唉,这两个孩子啊!我要是再拘着他们,就跟做了什么不得了的恶事一样。”

  焦嬷嬷笑的合不拢嘴,一边扶着老太太去净房梳洗,一边轻声说:

  “谁没个年轻的时候呢?何况王爷和县主经历了这么多,又这么好几天没见面了呢?”

  福寿堂外,李彦白很快就牵起了梅若彤的手,惊得梅若彤忙偷偷打量四周是不是还有别的人。

  青竹跟在后面,看到梅若彤领了李彦白在花园的亭子里坐了,就忙站到路口去守着,生怕有人会闯过来。

  李彦白远远地眺望了一眼青竹的身影,笑着对梅若彤说:

  “青竹这丫头现在懂事不少了,要是以前,她不知道得给我多大的脸色看呢!”

  梅若彤忍不住笑了起来,对李彦白说:

  “青竹是个直性子,认定了你是真的对我好,自然也是维护你的。”

  李彦白就笑着搂了梅若彤,把这几天的事情说了一遍给她听,然后亲了下她的额头说:

  “这几天我太忙没过来看你,但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乖巧的,自会乖乖在家里等着我。”

  梅若彤依在李彦白怀里,抚摸着他的手轻声说:

  “我帮不上你什么忙,要是再瞎慌张,岂不是更加给你添乱?青竹和廖管事也很好,两个人轮流带人守着枫杨街的宅子,为的就是怕有人再借机生事。”

  李彦白轻轻摩挲着梅若彤的指尖说:

  “何贵嫔要去在皇陵待着,何家自然是会安生一阵子的,你不用再担心。”

  梅若彤依然有些忧虑,就问李彦白准备怎么处理李彦飞的事情。

  李彦白就笑了一下,眼神微微冷了下来,沉默了一阵才说:

  “无论怎么说,他都是个极其聪明的孩子,可惜被何贵嫔给教坏了,心性过于凉薄狠辣。”

  梅若彤便担忧地抬起头去看李彦白,李彦白就又恢复了眉眼间的笑意,把梅若彤抱坐在自己的腿上看着她的眼睛说:

  “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有什么消息我也会及时告诉你。

  你不用多想,只好好养着身体就行,再过不到一个月我们便要成亲了,以后我们每天都有的是时间说话,我什么都不会瞒着你。”

  梅若彤点了点头,把脸依在了李彦白的肩膀上。

  东宫里,听到何贵嫔被遣去皇陵的消息,李彦召不喜反忧,冷笑了一下对太子妃陈蒹蕸说:

  “看到了吗?父皇连这种事情都听老二的,你还不明白父皇的意思吗?”

  太子妃红了眼圈,握了李彦召的手安慰他说:

  “殿下,二弟也是为了给浩文讨个公道,不然以后浩文还怎么在这宫里立足?无论父皇怎么想,反正这么多年也都是这样,可二弟对您一直都是忠心的。”

  李彦召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就落下泪来,两眼空空地看着窗外说:

  “萧娘娘走的时候,老二还是比我过的好些,因为皇祖母更疼爱他。可后来皇祖母也走了,老二的日子便难过起来。

  他那时候还小,也没这么深的心机,几次都差点儿被贾氏给害死。那时候我正好被母后选中养在名下,又被立为太子,便也有些能力多少能照顾老二一些。

  我那时候其实也不是多心疼老二,只是自己被欺负的多了,骤然能够成为别人的依靠,心里忍不住的激动罢了。

  我也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和老二之间又翻转了回去,变成我依附他了,就连我的儿子也需要他保护才行。”

 文学

太子妃看着神情哀凄的李彦召,自己也心疼得落下泪来,只能挣扎着劝说他不要担心,要相信李彦白是真心对他们一家人好的。

  李彦召落了一阵眼泪,等冷静下来之后就讥诮地笑了一声说:

  “我们不必这样自欺欺人的,自古以来,这皇位就不是可以靠着别人的施舍得来,更不可能靠着施舍来稳固。

  你不要忘了,老二就算无心大位,可他除了我,还有十六可以选,他和母后、斓曦的感情不比和我们的差。”

  太子妃再无话可说,听到宫人在门外禀报说李浩文睡醒了,她忙擦干眼泪走了出去。

  李彦召自己去洗了脸,然后神情平静地叫了岳训进门,嘱咐他一定要暗中留意和庄王府甚至林家来往的人。

  李彦白从不向他隐瞒暗中为他们兄弟做事的有哪些人,有哪些途径,可现在李彦召不相信这些话了,他必须迫使自己更加谨慎努力才能获得微弱的安全感。

  镇北侯府虽然多年无人居住,可有梁皇后叮嘱内务府的人打理着,所以并不显得如何破败。

  而在纪越泽继承了镇北侯的爵位之后,来这座宅子前的人便明显多了起来。其中最多的便是看中了纪越泽,想把家里的女孩子嫁给他的。

  这其中,连处境最为尴尬的南安侯府温家也没能忍住。

  多好的人选啊,侯爷的爵位,年纪轻轻而又英俊不凡,深得梁皇后的看重且家中又无长辈要侍奉,没有妯娌亲戚要相处,普天之下比起来,怕也就庄亲王妃的位置比这个更好些了。

  温家已经数次遣人上门了,可别说见纪越泽了,连帖子都没能成功送出去。

  南安侯温康正陪着老侯夫人赵氏说话,侯夫人孔淑娴撩起帘子进了屋里,神色忐忑地看了看赵氏,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赵氏便有些不高兴,冷冷地瞥了一眼孔淑娴说:

  “有什么话只管说便是,是不是又见到人?”

  赵氏从不觉得温家有什么对不住镇北侯府的,反倒是对纪越泽充满了怨恨。

  纪家当年就差点儿连累了她们一家人,不,确切地说已经连累了,要不是纪如雪那个贱人不肯自请下堂,南安侯府又怎么会成为梁皇后的眼中钉,处处被刁难责罚?

  纪越泽回京之后,温家更是成为了洛邑的笑话,尤其是在纪越泽继承了镇北侯的爵位之后,背后笑话温家有眼无珠、刻薄狠毒的人就更多了。

  甚至有不对付且不怕南安侯府的贵太太们,有意无意地就敢在赵氏面前说几句“因果报应”什么的话。

  赵氏气急,可温家如今别说权势了,就是用于维持脸面的银子都已经捉襟见肘了,又哪里来的底气去和这些贵太太们一争高低?

  虽说侯夫人孔淑娴是孔家的嫡女,可孔家这些年都对南安侯府一直不冷不热,连赵氏几次提出的联姻暗示都置之不理,又怎么肯轻易为南安侯府出头。

  想到这里,赵氏看孔淑娴便越发的不顺眼,觉得当初费尽心思娶这个儿媳妇回家真是白费了,还不如娶个小门小户的商户女之类的,起码有的是嫁妆可以补贴婆家。

  哪里像孔家,除了好名声,别的什么都没有。

  孔淑娴虽是孔家嫡出的小女儿,可自幼接受的严格教育,让她养成了逆来顺受的性格,此刻看到赵氏眼里的不耐烦,孔淑娴忙又站起身低声回答赵氏的话:

  “娘,回来的人说纪侯爷今天不在家,提前去林家为高恭人送寿礼去了。”

  赵氏听见这句话就气得太阳穴一阵阵地鼓着疼。

  从纪越泽回京重新伺候在梁皇后身边起,她就在做打算了。原本想着是自己的亲孙子,就算改了纪姓,那也还是她的孙子。

  所以那时候,赵氏便想着通过联姻把纪越泽重新掌控在手中。

  赵氏一开始选的是自己娘家一个庶出的孙女,可纪越泽别说同意了,竟然连理都不理会她。

  后来纪越泽继承了镇北侯府的爵位,赵氏便狠下心想将自己娘家长房嫡出的小孙女赵筱嫁给纪越泽。

  赵筱是赵家这一辈女孩子里长的最出众、也最受宠爱的一个,原本就是备着联姻用的。

  可谁知,纪越泽不仅依然毫不理会南安侯府的示好,还转头就向梁皇后求娶了林家庶女林庭芳。

  赵氏当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当场气得破口大骂,恨不得冲到林家去大闹一场,她娘家千尊万贵的小孙女,竟然抵不上一个低贱商户家庶出的女儿?

  从那天起,赵氏心里就憋了一口气,一想到自己的孙子要娶一个商户女,还是和她有过龌龊的林家的女儿,还把侯夫人这样尊贵的位置拱手送给了林家,赵氏就恨不得林家人全部死光才解恨。

  温康自然对赵氏的心思了如指掌,想了想就低声说:

  “娘,其实林家如今也不是一无是处,毕竟他们家除了一个亲王妃,越泽的婚事也不可能更改,而且林家还有……”

  温康没有再说下去,可赵氏却明白儿子的意思。

  林家还有什么?自然是有银子啊!林家巨富,这是洛邑尽人皆知的事情。

  赵氏冷笑了一阵忽然就不生气了,对孔淑娴说:

  “你现在就准备几样礼物,连同我的帖子一起,派人送到林家去,我们明天也去给那位尊贵的高恭人贺贺寿。”

  孔淑娴的脸顿时涨得通红,当年被迫嫁入南安侯府时的那种屈辱感再次涌上心头。

  当初在大庭广众之下和林家发生过那样的龌龊,加上纪越泽又对温家人视而不见,如果明天真的要去林家贺寿,那温家绝对会成为所有人笑话的对象。

  想到要去丢这样大的脸,孔淑娴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可孔淑娴一个“不”字也不敢说,恭声答应了之后就出去忙了。

  当天晚饭的时候,南安侯夫人孔淑娴就忽然病了,面色苍白地躺在床上起不了身,自然是不可能陪着赵氏去林家参加寿宴了。

  赵氏骂了句“上不了台面的东西”,然后扭脸对正陪在她身边的大姑娘温宴说:

  “宴儿,你明天和祖母一起去林家,再带上你筱表妹,我要让那个不长眼的东西看看到底是林家的庶女好,还是我们赵家的嫡出女儿更好。”

  温宴已经二十岁了,因为温家名声不好加上当年她被梁皇后罚去青雀寺,所以到现在也没能嫁出去。

  温宴的心态在这几年里早已经被折磨到扭曲,听了赵氏的话当即就应了下来,眼神冰冷而又阴沉。

  她因为林家而前途尽毁,只要明天能进了林家的门,她就必然要整个林家颜面扫地。

  就算是在庙里受尽折磨,温宴也从没反思过自己一丝一毫,反而是更加憎恨林家和梅若彤。

  出来后,温宴首先就是让人去盯着林家,不错过一丝一毫的讯息,为的就是等着有个机会去反扑林家。

  如今,终于是等到机会了。

  温宴的脸上带着笑,嘴角却扭曲地抖个不停,挤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