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绑住双腿玩弄小核:黑人巨大白妞出浆

2021-11-22 09:43:01情感专区
金一梅长出了一口气,然后笑着对夏建说:“夏总,我们又赢了。”
  
  “辛苦了,后续工作很多,做好这方面的思想准备。另外你督促一下徐菲,上市的工作必须抓紧了,

金一梅长出了一口气,然后笑着对夏建说:“夏总,我们又赢了。”
  
  “辛苦了,后续工作很多,做好这方面的思想准备。另外你督促一下徐菲,上市的工作必须抓紧了,等咱们把南苑旅游一转到手,上市的工作立马展开。”
  
  金一梅点了点头说:“好的夏总,这事我知道了,时间不早了,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好的,你也赶紧回吧!”
  
  夏建冲着金一梅微微一笑,金一梅便给王琳打了个招呼,然后快步走了。
  
  王琳看了一眼夏建说:“你明天又要去HK,会很长时间吗?那边天气热,你要注意身体,还是带着李娅,让她照顾你。”
  
  夏建摇了摇头说:“不会很久,应该一个星期左右,这边你就费心了。晚上我去趟雷蕾家,给张总扎扎针,否则等从HK回来时间就太久了。你先回别墅,等我从雷蕾忙完,我就到你哪里。”
  
  夏建说着看了一眼手表,王琳淡淡一笑说:“你现在还是心行做医生好了,说不定在这一块你还能干出更大的成就。你从雷蕾这忙完就几点了?”
  
  “我不吃饭就赶过去,大概九到十点就到你那里。到时候我会提前给你打电话,你放好热水等我就是。”
  
  王琳听夏建这样一说,她显得极为高兴。她愣了一下问夏建,你们明天几点走,我让杨雪给你们提前订机票。”
  
  “还和上次一样,还是早上吧!晚上要扎针。早点让龙海生站起来,我的任务早点完成。”
  
  夏建说着便收拾东西走人,王琳有点不舍的问道:“要不要让李娅送你过去,李娅在一楼等你。”
  
  “不用了,你让李娅开我的大奔回易居苑,并告诉她我去雷蕾家了,晚上就不用管我,明天一大早开车来公司就可以了。当然,告诉她还去HK。”
  
  “那你开公司新买的那款大众车去吧!这车低调,但配置还不错,开着也挺轻松。”
  
  王琳说着,便开始给李娅打电话,等一切安排就绪,夏建这才和王琳一起下了楼。
  
  李娅早已走了,不过她把那辆新款的大众开着停在了大厅的门口。夏建拉开车门上去,车钥匙就话在座位上,他启动车子,一溜烟的出了公司,然后一个急转便上了富川大道。
  
  一口气开到了雷蕾家的大别墅前,夏建这才给雷蕾打电话。接电话的雷蕾一听夏建就在她家的别墅外面,她立马派保镖Lisa出来接夏建。
  
  等到夏建一到雷蕾家的客厅,正坐着看报纸的雷蕾有点激动的迎了过来,她伸手抱了一下夏建,然后笑着问道:“你不去HK了吗?情况怎么样,我今天感觉李铁元神情过于平稳,应该是我们赢了。”
  
  “我们是赢了,周莉下午打电话过来,莉龙没有和金鼎合作竞标,他们也要撤出富川市。”
  
  夏建这样一说,雷蕾高兴的当场就跳了起来。她所处的位置和夏建不一样,所以她的感受也是不一样。

两人谈了一会儿竞标的事后,夏建便说明他是来给张凤兰扎针的,而且还告诉雷蕾,这次扎完,等下次扎可能会在七天之后。
  
  雷蕾一听非常高兴,他立马让Lisa去通知她的妈妈张凤兰,然后她便安排保姆赶紧做晚饭。其实保姆的晚饭已经做好了,这夏建一去,雷蕾便让保姆加了几个菜。
  
  为了赶时间,夏建先去给张凤兰扎针,在扎上针用电烤的这会儿功夫,他赶着出来吃了晚饭。如此的紧张,这让雷蕾和张凤兰的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这样一来,大概九点钟的样子,张凤兰的针已经扎完了。夏建又和雷蕾谈论了一会儿中标后签约的事,他把一些该注意的事项稍微提了一下。要知道,雷氏这么大的集团,合约肯定是会由法务部审核的。
  
  不过夏建说的这些,都是他的经验之谈。雷蕾对夏建一直都是非常的尊敬,所以夏建一边在说,她一边在认真的听。
  
  从雷蕾家一出来,他一边开车,一边给王琳打了电话。等他赶到王琳家的大别墅时,换上了一身睡衣的王琳倒好了红酒正在等他。
  
  夏建进浴室泡了一会儿澡,然后穿上了浴袍走出了浴室,俩人偎依在沙发上喝着红酒,轻声的说着情话。
  
  “要不我们把公司交给别人管理,我们俩出去旅游吧!这样太累。还没等享受生活,我们便已经老了。”
  
  王琳躺在夏建的怀里,她柔声的对夏建说道。
  
  夏建一手举着酒杯,一手轻抚着王琳的秀发,他叹了一口气说:“你说的轻松,真要让你放下,你真舍的吗?红建集团就像咱们的孩子,现在还真离不开我们。”
  
  “呵呵!我也就随便一说,其实咱们这样挺好,有时间在一起小聚一下,但真要是长时间呆在一起,两个人恐怕会腻的?”
  
  “谁说不是呢?哪些离婚的,什么七年之痒,总有一堆的借口,其实就是在一起呆腻味了。到了哪个时候,彼自看对方全是毛病,浑身的缺点,你说那多难受。”
  
  就在夏建正谈论这个话题时,夏建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文学

  
  王琳撒着娇说道:“都这个时候了,不许接电话。”
  
  “不接可以,但我要看看,这个电话到底是谁打的。”
  
  夏建说着便拿过了手机一看,他脸色微微一变说:“方芳打来了,看来这个电话不接还不行。”
  
  王琳倒是识趣,她听夏建这样一说,她立马便坐直了身子,坐在一旁静静的听着。
  
  电话通了,里面传来了方芳低沉的声音:“哎!我问你们,你们这次联合雷氏集团竞标有把握赢吗?”
  
  “这事你也知道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我们赢定了。”
  
  “是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可以连夜突审李三龙,他听到这个消息可能会崩溃,有可能全盘交待。”
  
  电话里的方芳忽然笑着说道。

 

第二天起床,夏建发现气温骤降,感觉冬天马上就要来临了似的。其实离立冬还有差不多二十多天的时间,看来这个冬天又喧宾夺主了。
  
  等王琳起床后,两个人吃了个西式的早餐,牛奶加面包后,他们一起去了集团。李娅确实是一个非常称职的保镖,她发现气温下降后,来集团时把夏建的衣服给带好了。
  
  机票是夏建的秘书杨雪晚上订好的,确认了一下机票信息,夏建便和李娅准备出发去机场。临行前,夏建又给王琳交代了几句,这才放心的下楼而去。
  
  南北的温度差异很大,上飞机前夏建都穿上了厚厚的外套,随着飞机越来越接近SZ机场的上空,飞机上的温度也开始增高,每走一会儿,夏建都要脱件衣服下来。
  
  下飞机时,夏建只留了一件衬衫穿在身上。过了口岸,他们打车直接去了上次入住的酒店。随便洗着收拾了一下,两人在路边的小饭店吃了点东西,夏建这才给周莉打了电话。
  
  电话中的周莉声音沙哑,明显有点不太对劲,她让夏建和李娅在一楼大厅等着,会有个男的来接他们。
  
  挂上电话后,夏建便和李娅收拾了东西坐在一楼的大厅等着来人接他们。由于夏建的身份已经公开了,所以他们也没有必要再化妆。
  
  天色渐暗,窗外出现了迷幻的灯光,看着这个妩媚多姿的城市,夏建的心里有着颇多的感慨。
  
  接他们的人来了,就是哪个每次接他们的男司机,可是没有周莉的身影。上车后,夏建便轻声问那男司机道:“你们周总人呢?”
  
  “哦!她好像不在吧!”
  
  男司机普通话说的不好,所以他的话很简单,说完便不再吭声。
  
  半个多小时过后,夏建和李娅在男司机的带领下走进了龙海生大别墅的客厅,客厅里龙海生穿着一身宽松的唐装坐在沙发上,他的身边分两边站着两个保姆。
  
  “夏总来了!快请坐,一路辛苦。”
  
  龙海生满脸带笑,他大笑着夏建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夏建打量了一眼龙海生,然后淡淡一笑说:“龙总恢复的不错,气色也好,现在能走两步吗?”
  
  “哎!我能坐起来,我都觉得夏总简直就是个走错了行的大神医。走路还不行,我也不敢走,我怕......”
  
  “没关系,你不用怕,必须要活动着慢慢的走。你这么久没有走过路,腿上的肌肉都萎缩了。后面的治疗,除了我每天扎针以外,就是你自己要在旁人的辅助下好好的锻炼。”
  
  夏建打断了龙海生的话,他一脸严肃的说道。
  
  龙海生连忙点了点头笑着说:“全凭夏总安排,我这一百多斤就全交给你了。哦!给你说一声,集团在海外的生意吃紧,我让周莉过去盯着,所以这段时间就由我的司机来接送你们。”
  
  “没关系,如果不方便,我们自己过来都行。这样吧!时间不早了,咱们还是开始吧!”
  
  夏建隐隐感到周莉已经不在HK了,看来他的预感还是对的。为了能让莉龙退出和金鼎的合作,周莉这次的牺牲挺大,她用这样的代价,换来了红建集团竞标的成功,这让夏建的心里颇为不爽。

由于龙海生的治疗已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夏建只好调整了一下治疗方案,他先是按摩,然后才是消毒扎针,这在原来扎针的基础上又多出了按摩这一项。
  
  时间慢慢的流逝着,经过四个多小时,治疗终于完成。夏建就这样又被送回了酒店,按理说他坐了一天的飞机,加上晚上的劳累他已经够累了,可是躺在床上的他就是睡不着。
  
  最后他忍不住又给周莉打了个电话过去,没想到的是对方已关机。有可能周莉在飞机上,也有可能周莉是故意关机。
  
  这一夜,等夏建睡着时都快天亮了。第二天早上他没有起床,李娅也没有来喊他去吃早餐。他一直睡到了中午,才接到了李娅叫他起床的电话。
  
  他们刚走进酒店的餐厅,哪个男司机就出现了,他等夏建点完餐,便赶紧的埋了单闪在了一边,看来他就是专门来付钱的。
  
  为了能让自己的心情好一点,夏建破例和李娅出去随便走了走。哪个男司机一直不远不近的跟着他们,看来这是龙海生的安排,就是要保证他们在HK的安全。
  
  逛了一下下午,一看天色不早了,夏建便和李娅在外面吃饭,没想到这个男司机又跑过来付款,这搞的夏建颇不好意思。
  
  吃完饭他和李娅起身正要离开时,忽然有两个男子拦住了他们,意思就是找他们的麻烦,想敲诈一点钱。
  
  这时候哪个男司机跑了过来,他用白话一阵怒吼,这两男子才慢腾腾的走了开来。夏建对着男司机说了句:“谢谢!”三个人这才一起往回走。
  
  “不好意思,没想到让你们遇上了这样的事,真是丢我们HK人的脸。”
  
  男司机用他半生不熟的普通话有点拗口的对夏建说道。
  
  夏建呵呵一笑说:“没关系的,像这种人什么地方都有。”
  
  渐渐的,三个人说起了话,交流多了就慢慢熟悉了起来。一回到酒店,带上东西立马又要去龙海生的住处。
  
  在车上,夏建忍不住又问了司机周莉的情况,可这司机不知是真不知道,还是说他不愿意说,总之是一问三不知。
  
  晚上的治疗很顺利,龙海生还告诉夏建,他越来越感觉好了,他今天在两个保姆的搀扶下还走了两步。
  
  夏建一听当然是非常的开心,这说明他选择的治疗方案是正确的。扎完针,等他们一回酒店,夏建连澡都没有洗便倒在床上大睡。
  
  接下来的几天,依然如此的进行着,所不同的是龙海生一天比一天走的步数多了。这个集团的老总,竟然高兴的笑着对夏建说:“你可是我见过的最了不起的人。”
  
  面对龙海生的夸奖,夏建一句话也没有说。
  
  原本计划只扎七天的针他们就回去,可夏建一看龙海生恢复的这么好,他便一口气又给他扎了十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