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岳的缝好大:玉米地扒下桂琴的裤衩

2021-11-22 09:36:12情感专区
母亲却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最后毫不客气地把矛头指向自家女儿,各种揭底,希望西蒙以后多担待云云。
  
  拜托啊。
  
  陈晴觉得吧,以往的自己,只是太锋芒,而且一直

母亲却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最后毫不客气地把矛头指向自家女儿,各种揭底,希望西蒙以后多担待云云。
  
  拜托啊。
  
  陈晴觉得吧,以往的自己,只是太锋芒,而且一直没有一个能压制她的人出现,这才总是‘脱颖而出’。现在,自家老板恰好就是那个人,她当然就很乖乖巧巧啦。
  
  只是这种事总不好拿出来反驳。
  
  另外,还不可避免聊起孩子的事情。
  
  当谈及她肚子里是一个女孩,陈晴发现自己爹妈的表情明显有异,这显然是担心将来的小家伙会像她这个当妈的。
  
  这算什么事?
  
  好在男人帮忙解围,说他更喜欢女儿来着,还特意强调在西方女儿也是正统的家族继承人。
  
  然后陈晴发现自己爹妈表情有异样起来。
  
  明白老两口再想什么,就主动提及,男人许诺了,将来孩子主要继承中国这边的家业,然后随意提及一些,比如西郊那个很大的锦书影视城,就是自家的。
  
  没说更多,老两口反而安心下来。
  
  毕竟看新闻也知道自家女儿的男人大概有多少钱,那可是几万亿美元,自家女儿的孩子……毕竟不是正室所生,将来真要参与继承什么家业,或许反而不是什么好事。但,如果只是中国这边,大概,应该不算什么问题。
  
  这其实还是陈晴父母到底不可能知道维斯特洛体系在中国这边有多大布局,否则,肯定还是难免忐忑。
  
  另外,陈晴也就没多说,自己还打算再生呢,反正……直到生出男孩为止。毕竟在她心里,丫头片子可没有男孩继承家业那么理所当然。好吧,没错,就是重男轻女。
  
  西蒙一直在陈家待到下午四点钟,才带着某个妮子一起离开。
  
  计划明天早上离开,晚间剩余时间还是没能空闲。
  
  晚餐是招待来自京城的客人,带来那边问候的同时,顺便谈及一件事,希望维斯特洛体系帮忙,适当斡旋中美关于中国加入WTO谈判的事情。
  
  曾经历史上,中国在2001年年底才正式加入WTO,不过,按照流程,与WTO各大成员国的分别谈判中,美国反而是较早签署的一个,就在今年年底,比中国最终入世早了足足两年。
  
  对于这件事,西蒙很早就确定了一个准则,不发力,不阻拦,顺其自然。
  
  不过,既然被人找上门,西蒙也知道中美关于WTO的谈判已经进入最后的关键阶段,便顺势答应下来。
  
  毕竟哪怕中美正式签署协议,哪怕这份协定对于中国最终入世意义重大,可以让很多成员紧随其后,但当下WTO已经拥有一百三十多个国家或地区成员,中国还有很多关卡要闯,最终入世进度不会与曾经差多少。
  
  总之,顺水人情。
  
  第二天是6月29日,周二。
  
  西蒙早餐之后再次启程,目标不是北美,而是再顺便去一趟韩国,不过在那边只会待一天。
  
  陈晴还是没有随行。
  
  ……
  
  ……
  
  西蒙成功破防后,随后陈家的这次午餐算是非常愉快。
  
  只是陈晴比较郁闷。
  
  自家老爹一直还算坚持,母亲却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最后毫不客气地把矛头指向自家女儿,各种揭底,希望西蒙以后多担待云云。
  
  拜托啊。
  
  陈晴觉得吧,以往的自己,只是太锋芒,而且一直没有一个能压制她的人出现,这才总是‘脱颖而出’。现在,自家老板恰好就是那个人,她当然就很乖乖巧巧啦。
  
  只是这种事总不好拿出来反驳。
  
  另外,还不可避免聊起孩子的事情。
  
  当谈及她肚子里是一个女孩,陈晴发现自己爹妈的表情明显有异,这显然是担心将来的小家伙会像她这个当妈的。
  
  这算什么事?
  
  好在男人帮忙解围,说他更喜欢女儿来着,还特意强调在西方女儿也是正统的家族继承人。
  
  然后陈晴发现自己爹妈表情有异样起来。
  
  明白老两口再想什么,就主动提及,男人许诺了,将来孩子主要继承中国这边的家业,然后随意提及一些,比如西郊那个很大的锦书影视城,就是自家的。
  
  没说更多,老两口反而安心下来。
  
  毕竟看新闻也知道自家女儿的男人大概有多少钱,那可是几万亿美元,自家女儿的孩子……毕竟不是正室所生,将来真要参与继承什么家业,或许反而不是什么好事。但,如果只是中国这边,大概,应该不算什么问题。
  
  这其实还是陈晴父母到底不可能知道维斯特洛体系在中国这边有多大布局,否则,肯定还是难免忐忑。
  
  另外,陈晴也就没多说,自己还打算再生呢,反正……直到生出男孩为止。毕竟在她心里,丫头片子可没有男孩继承家业那么理所当然。好吧,没错,就是重男轻女。
  
  西蒙一直在陈家待到下午四点钟,才带着某个妮子一起离开。
  
  计划明天早上离开,晚间剩余时间还是没能空闲。
  
  晚餐是招待来自京城的客人,带来那边问候的同时,顺便谈及一件事,希望维斯特洛体系帮忙,适当斡旋中美关于中国加入WTO谈判的事情。
  
  曾经历史上,中国在2001年年底才正式加入WTO,不过,按照流程,与WTO各大成员国的分别谈判中,美国反而是较早签署的一个,就在今年年底,比中国最终入世早了足足两年。
  
  对于这件事,西蒙很早就确定了一个准则,不发力,不阻拦,顺其自然。
  
  不过,既然被人找上门,西蒙也知道中美关于WTO的谈判已经进入最后的关键阶段,便顺势答应下来。
  
  毕竟哪怕中美正式签署协议,哪怕这份协定对于中国最终入世意义重大,可以让很多成员紧随其后,但当下WTO已经拥有一百三十多个国家或地区成员,中国还有很多关卡要闯,最终入世进度不会与曾经差多少。
  
  总之,顺水人情。

 文学

第二天是6月29日,周二。
  
  西蒙早餐之后再次启程,目标不是北美,而是再顺便去一趟韩国,不过在那边只会待一天。
  
  陈晴还是没有随行。
  
  西蒙成功破防后,随后陈家的这次午餐算是非常愉快。
  
  只是陈晴比较郁闷。
  
  自家老爹一直还算坚持,母亲却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最后毫不客气地把矛头指向自家女儿,各种揭底,希望西蒙以后多担待云云。
  
  拜托啊。
  
  陈晴觉得吧,以往的自己,只是太锋芒,而且一直没有一个能压制她的人出现,这才总是‘脱颖而出’。现在,自家老板恰好就是那个人,她当然就很乖乖巧巧啦。
  
  只是这种事总不好拿出来反驳。
  
  另外,还不可避免聊起孩子的事情。
  
  当谈及她肚子里是一个女孩,陈晴发现自己爹妈的表情明显有异,这显然是担心将来的小家伙会像她这个当妈的。
  
  这算什么事?
  
  好在男人帮忙解围,说他更喜欢女儿来着,还特意强调在西方女儿也是正统的家族继承人。
  
  然后陈晴发现自己爹妈表情有异样起来。
  
  明白老两口再想什么,就主动提及,男人许诺了,将来孩子主要继承中国这边的家业,然后随意提及一些,比如西郊那个很大的锦书影视城,就是自家的。
  
  没说更多,老两口反而安心下来。
  
  毕竟看新闻也知道自家女儿的男人大概有多少钱,那可是几万亿美元,自家女儿的孩子……毕竟不是正室所生,将来真要参与继承什么家业,或许反而不是什么好事。但,如果只是中国这边,大概,应该不算什么问题。
  
  这其实还是陈晴父母到底不可能知道维斯特洛体系在中国这边有多大布局,否则,肯定还是难免忐忑。
  
  另外,陈晴也就没多说,自己还打算再生呢,反正……直到生出男孩为止。毕竟在她心里,丫头片子可没有男孩继承家业那么理所当然。好吧,没错,就是重男轻女。
  
  西蒙一直在陈家待到下午四点钟,才带着某个妮子一起离开。
  
  计划明天早上离开,晚间剩余时间还是没能空闲。
  
  晚餐是招待来自京城的客人,带来那边问候的同时,顺便谈及一件事,希望维斯特洛体系帮忙,适当斡旋中美关于中国加入WTO谈判的事情。
  
  曾经历史上,中国在2001年年底才正式加入WTO,不过,按照流程,与WTO各大成员国的分别谈判中,美国反而是较早签署的一个,就在今年年底,比中国最终入世早了足足两年。
  
  对于这件事,西蒙很早就确定了一个准则,不发力,不阻拦,顺其自然。
  
  不过,既然被人找上门,西蒙也知道中美关于WTO的谈判已经进入最后的关键阶段,便顺势答应下来。
  
  毕竟哪怕中美正式签署协议,哪怕这份协定对于中国最终入世意义重大,可以让很多成员紧随其后,但当下WTO已经拥有一百三十多个国家或地区成员,中国还有很多关卡要闯,最终入世进度不会与曾经差多少。
  
  总之,顺水人情。
  
  第二天是6月29日,周二。
  
  西蒙早餐之后再次启程,目标不是北美,而是再顺便去一趟韩国,不过在那边只会待一天。
  
  陈晴还是没有随行。
  
  西蒙成功破防后,随后陈家的这次午餐算是非常愉快。
  
  只是陈晴比较郁闷。
  
  自家老爹一直还算坚持,母亲却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最后毫不客气地把矛头指向自家女儿,各种揭底,希望西蒙以后多担待云云。
  
  拜托啊。
  
  陈晴觉得吧,以往的自己,只是太锋芒,而且一直没有一个能压制她的人出现,这才总是‘脱颖而出’。现在,自家老板恰好就是那个人,她当然就很乖乖巧巧啦。
  
  只是这种事总不好拿出来反驳。
  
  另外,还不可避免聊起孩子的事情。
  
  当谈及她肚子里是一个女孩,陈晴发现自己爹妈的表情明显有异,这显然是担心将来的小家伙会像她这个当妈的。
  
  这算什么事?
  
  好在男人帮忙解围,说他更喜欢女儿来着,还特意强调在西方女儿也是正统的家族继承人。
  
  然后陈晴发现自己爹妈表情有异样起来。
  
  明白老两口再想什么,就主动提及,男人许诺了,将来孩子主要继承中国这边的家业,然后随意提及一些,比如西郊那个很大的锦书影视城,就是自家的。
  
  没说更多,老两口反而安心下来。
  
  毕竟看新闻也知道自家女儿的男人大概有多少钱,那可是几万亿美元,自家女儿的孩子……毕竟不是正室所生,将来真要参与继承什么家业,或许反而不是什么好事。但,如果只是中国这边,大概,应该不算什么问题。
  
  这其实还是陈晴父母到底不可能知道维斯特洛体系在中国这边有多大布局,否则,肯定还是难免忐忑。
  
  另外,陈晴也就没多说,自己还打算再生呢,反正……直到生出男孩为止。毕竟在她心里,丫头片子可没有男孩继承家业那么理所当然。好吧,没错,就是重男轻女。
  
  西蒙一直在陈家待到下午四点钟,才带着某个妮子一起离开。
  
  计划明天早上离开,晚间剩余时间还是没能空闲。
  
  晚餐是招待来自京城的客人,带来那边问候的同时,顺便谈及一件事,希望维斯特洛体系帮忙,适当斡旋中美关于中国加入WTO谈判的事情。
  
  曾经历史上,中国在2001年年底才正式加入WTO,不过,按照流程,与WTO各大成员国的分别谈判中,美国反而是较早签署的一个,就在今年年底,比中国最终入世早了足足两年。
  
  对于这件事,西蒙很早就确定了一个准则,不发力,不阻拦,顺其自然。
  
  不过,既然被人找的谈判已经进入最后的关键阶段,便顺势答应下来。
  
  毕竟哪怕中美正式签署协议,哪怕这份协定对于中国最终入世意义重大,可以让很多成员紧随其后,但当下WTO已经拥有一百三十多个国家或地区成员,中国还有很多关卡要闯,最终入世进度不会与曾经差多少。

韩国的一天行程,算是例行巡视自己的领地,西蒙对此一直抱着某种相当质朴或者说原始的理念,一些事情如果上位者长时间不去关注,往往会出现‘割据自立’之类的倾向。
  
  都是提前安排好的满满当当的日程。
  
  九点钟左右抵达韩国,上午是与IMF团队驻韩国首席代表迈克尔·盖特的会面,讨论韩国经济迅速复苏之后接下来的IMF操作策略。
  
  随着财政的好转,韩国已经停止了支用当初的IMF协议款项,而且已经在酝酿还款事宜。结合当下的局面和曾经的记忆,大致可以判定,IMF团队最多再能监管韩国两年时间,待到2001年,韩国就能还清欠款,摆脱IMF体制。
  
  维斯特洛体系必须在此之前,将所有布局进一步巩固,达到根深蒂固。
  
  两个小时的秘密会议,内容基本如此。
  
  迈克尔·盖特从一开始就是维斯特洛体系安插进入IMF团队,说是IMF代表,实际是维斯特洛体系代表。过去一年多时间,盖特的表现也让西蒙满意,因此,对于对方私下里不可避免还是收受了一些‘水果箱’、‘月饼盒’之类,西蒙也就假装不知。
  
  毕竟韩国这边的风气就是如此,实在是不可避免。
  
  更何况,水至清则无鱼。
  
  当然,关键还是这条‘鱼’没有搞错自己的立场,一直在兢兢业业为维斯特洛体系谋划。
  
  大方向之下,未来两年具体的操作策略主要有三个。
  
  首先,继续提升韩元汇率。
  
  韩国经济得以迅速复苏,与过去两年时间韩元的大幅贬值不无关系。韩元的贬值或许让韩国的经济数据一片惨淡,但却实实在在大幅刺激了韩国的出口。对于一个出口导向型经济结构的国家而言,出口大幅增加,自然会带来经济形势的好转。
  
  因此,韩元去年年底在维斯特洛体系操作下恢复到兑美元1300比1的高位之后,今年的升值速度虽然放缓,但趋势并没有改变。
  
  西蒙的目标,是在未来两年内,韩国彻底摆脱IMF体制之前,韩元兑美元汇率持续回升到1000比1左右的位置。这就与韩国经济危机之前的汇率相差不多。
  
  韩元升值,出口受抑,韩国哪怕摆脱了IMF体制,还是必然受到维斯特洛体系的更多掣肘。
  
  因为很简单的道理,兜里没钱的人,腰杆子总是不容易挺太直。而哪怕不说韩国国内,韩国的多项重点出口产品,大到船舶小到芯片,甚至是文化类的电影音乐,最大买家往往还都是维斯特洛体系的相关企业。
  
  还是那句话,当维斯特洛体系从内到外掌握了所有韩国人的饭碗,其实就等于控制了这个国家。
  
  这就是权力。
  
  其次,第二项操作策略是继续引导资本更多流向维斯特洛体系在韩国控制的相关企业,打压韩国的维斯特洛体系之外企业。
  
  这一点不需多说。
  
  第三个,就是继续鼓励针对中国的投资。
  
  对于这件事,说白了,不是让韩国资本投资中国,根本上,韩国就是西蒙拿来布局中国的一张壳。
  
  直接对中国的布局太大太广,哪怕双方关系交好,也难免惹人忌惮。因此,最近几年西蒙一直非常重视‘借壳’这件事,北美之外,从澳洲借壳,从欧洲借壳,从东南亚借壳,甚至是从非洲借壳……总之,如果现在让西蒙一口说出对中国的布局规模到底有多大,坦白说,西蒙也不知道。
  
  既然西蒙自己都不知道,外人就更不可能知晓。
  
  随后中午、下午直到晚间都是各种会议和应酬,西蒙确实也就是想让一些人明白,自己一直盯着他们,同时也是让韩国人逐渐习惯自己有一个太上皇。
  
  毕竟习惯的力量可是很强大的。
  
  第二天起的有些晚。
  
  这是6月30日,6月的最后一天,周三。
  
  时间是早上七点多钟。
  
  醒来时周围温香交叠,很大的一张床,八个姑娘,六个来自维斯特洛体系投资一家StarWorks娱乐公司即将出道的一个女团,很嫩的六个小丫头。另外两个,一个是李英爱,一个是张娜拉。小姑娘往往生涩,总要有前辈教着该怎么做。西蒙也一直比较喜欢这两个女人的两张小嘴。
  
  而且,姑娘们提前24小时禁食,昨晚通透而尽兴。
  
  林圭莉和金素敏一起服侍西蒙起床,无视大床上不知道是沉睡还是昏迷的姑娘们,亲自帮自家老板穿着衣服,林圭莉一边说起,三星的李大公主清晨已经打了两个电话过来,询问西蒙什么时候离开,她只能表示不知。
  
  西蒙也只是嗯了声,可不喜欢太缠人的姑娘。
  
  没再晨练,西蒙坐进餐厅,正吃着早餐一边阅读一份关于拉美那边刚刚结束的‘第一届欧盟-拉美首脑会议’资料,李大小姐还是亲自找了过来。
  
  很有些幽怨的模样。
  
  西蒙昨天抵达首尔,李大小姐很快就收到了消息,还以为男人会主动联系自己,没想到,过了一天,也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大致就明白过来,他大概是没那么在意她的。
  
  其实一开始就明白。
  
  否则,某个家伙也不会第一次就拉了另外两个女人和她一起。
  
  因此也想着,算了就算了吧,反正,自己也不靠他养着。然而,问题是,好吧……实在是有些,欲罢不能。
  
  最近几个月时间,李大小姐很深切地体会到了被打上他女人标签的种种好处。
  
  家里人不再逼她各种相亲只是最微不足道的,当下韩国的上层圈子,上到青瓦台的高级官僚,下到韩国本土各家财阀的同龄子弟,都对她表现的非常客气,而她负责的家族酒店业务莫名也变得顺畅了许多,还有上次亲自跑去北美从他那里讨过来的济州岛娱乐综合体项目,虽然缺了赌场一块有些遗憾,但整个项目,将来如果发展起来,利润绝对不会比单纯的赌场差多少,而且,整个项目从资金到审批,近期也是一路绿灯。
  
  韩国的重男轻女众所周知,因此,李大小姐最初尝试插手家族企业,因为有个名正言顺的哥哥在,过程简直坎坷。现在,哪怕是和自己哥哥争一下三星集团未来掌门人的位置,李大小姐觉得都不是没有可能。
  
  对于一个从小耳濡目染之下有着不小事业心的女人而言,某个男人带给她的种种便利光环,实在是有些难以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