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晚上吃你的两颗小葡萄:小核湿花液乳肿h

2021-11-22 09:26:53情感专区
结果修为完全没恢复。
  简直就是个大笑话啊!
  说出去,简直能让人笑得肚子疼,瞪着秦殊,“你到底要说什么?”
  秦殊撇嘴:“我就是在咨询师傅你的意见啊,没想

结果修为完全没恢复。
  简直就是个大笑话啊!
  说出去,简直能让人笑得肚子疼,瞪着秦殊,“你到底要说什么?”
  秦殊撇嘴:“我就是在咨询师傅你的意见啊,没想到师傅你也不知道。但有一点,我觉得是可以肯定,一个别有用心的男人,看到师傅你这样的美貌,肯定惊为天人,偏偏师傅你现在没法反抗,那不对你做点什么,简直就是不可能的!”
  药妃自然知道他的意思,不禁大惊失色,厉声喝道:“你敢!”
  秦殊叹了口气:”如果我是你的徒弟,当然不敢随便对师傅你做什么,但师傅你说了,我根本不是你的徒弟,只是个易容成你徒弟的人,那你的呵斥对我还有什么用处,反倒会激得我更加热情高涨,更加不顾一切!”
  说着,猛地起身,张牙舞爪,大声喊了一声。
  纯粹是吓唬,但药妃真被吓唬到了,简直魂不附体,慌忙后退,瘫坐在地上,双手撑在后面的地上。
  看她吓得那个模样,秦殊忍不住哈哈大笑。
  药妃却觉得颜面丢尽,她堂堂药妃,竟然被个青年戏耍吓唬到这个程度,真没脸见人了。
  大声吼道:“你个混蛋,要杀就杀,别磨磨蹭蹭的!”
  秦殊摇头:“师傅,你还不明白吗?对一个别有用心的男人来说,最大的价值不是杀掉你,而是……睡了你,这样的话,到了外面,都有吹嘘的资本了,因为把你药妃变成了自己的女人!”
  一边说着,一边靠近。
  药妃吓得再次后退,颤声道:“你别过来!”
  秦殊一笑:“你说不过去就不过去啊,你是我的什么人?我为什么听你的?”
  这么说完,反倒猛地往前一扑,扑到了药妃身上。
  药妃大惊,还要后退,却被秦殊压住了双腿,按住了肩头,动弹不得。
  下一刻,秦殊就低下头,向她脸上凑过来。
  一时间,吓得花容失色,如果真的被秦殊侮辱了,简直比杀了她更加难以接受。
  眼看秦殊越凑越近,怎么挣扎都没用,似乎肯定要被秦殊侮辱了。
  忽然大声说:“我认出来了,认出来了,你就是我的徒弟,你就是我的徒弟,并不是别有用心的人易容成了我的徒弟。你就是我的徒弟!徒弟,是为师我啊,你怎么能对为师做这种事情呢!”
  秦殊一笑,略略抬头,依然俯视着她:“你真的认出我是你的徒弟了?”
  “是,是,我认出来了,我认出来了!”药妃发现这招管用,当然赶紧点头。
  秦殊皱眉:“但你徒弟不是星级初阶吗?我是星级高阶啊,这不对吧!”
  “没什么不对的!”药妃赶紧说,“我的徒弟天纵奇才,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就是升级快,还不许我徒弟升级快了吗?真是岂有此理!”
  “这么说,我真是你的徒弟?”
  秦殊暗自已经笑起来,他需要药妃承认这层师徒关系,因为还需要药妃帮着做许多事情,药妃的价值实在无与伦比,脸上认真地问,“你这次看清楚了吗?不会又看岔眼了吧?”

 文学

“不会,不会,你就是我的好徒弟!”药妃抬起手,满是关心地摸了摸秦殊的脸,“你看你,为了救为师,到处奔波,都瘦了,辛苦你了!”
  秦殊一笑:“既然我这么辛苦,让师傅你给我做个膝枕,以便我能好好休息一下,这不过分吧?”
  药妃没想到,他竟然还没忘这茬。
  虽然膝枕也很不愿意,但总比被秦殊脱光衣服睡了强。
  忙说:“一点都不过分,怎么会过分?我刚才看走眼了,以为你不是我的徒弟,才会拒绝,既然你是我的徒弟,我怎么会不答应你。你提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的……”
  才说完,忽然想到,这话有漏洞啊,如果秦殊让自己陪他睡觉,也答应吗?那不是又掉回去了吗?
  赶紧补充了一句,“只要不是太过分!”
  生怕秦殊变卦,轻轻推了推秦殊,“你让为师起来,好为你做那个什么膝枕啊!”
  秦殊现在当然可以得了药妃的身子,药妃实在是个绝色,美得大气又尊贵。
  但如果真的那样做了,药妃就会视自己为不共戴天的仇人,不会和自己合作了。
  为了得到药妃的价值,绝对不能冒险那么做。
  笑了笑:“好啊,那就麻烦师傅了!”
  终于放开药妃,让到了一边。
  药妃松了口气,赶紧起身,按照秦殊刚才说的,跪坐在地上,双腿并拢,然后看秦殊:“徒弟,是这样吗?”
  竟然让心高气傲的药妃做到这样,秦殊心里实在很有成就感。
  而且,此时的药妃,在严肃之外,竟然多了几分可爱。
  忍不住大笑:“师傅,你还真是有悟性呢,我只是说了一句,你就做得这么标准,必须给你赞一个!既然膝枕做好了,我就不客气了,实在是太累了!”
  翻身躺下来,就枕在药妃的腿上。
  药妃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这么伺候一个男人,还是必须这么做。
  真恨得牙根痒痒的。
  但没办法,现在命运完全攥在秦殊手里,秦殊杀了她,她可以接受,但绝对不能接受被秦殊侮辱,不能接受那个,现在就必须屈服忍让。
  心想,你个小混蛋,别让我找到机会,找到机会,我一定把你碎尸万段。
  这么想着,却听秦殊说:“师傅,你伸手抱着我更好!”
  这个混蛋,竟然还这么得寸进尺。
  药妃强忍住怒气,挤出一抹笑容:“可以!”
  伸手抱住了秦殊。
  秦殊是真的很累,刚才帮药妃逼出银针,实在是累惨了。
  特别躺在药妃腿上那么舒服,倦意更加袭来,不由闭上了眼睛。
  很放心地闭上眼睛,就药妃现在的状况,要杀掉他,基本不可能。
  只要敢有所动作,他肯定就能反应过来。
  而且,药妃不会那么傻,她如果杀了自己,就没法再出去了。
  修为被限制,她连这个寒冰泉都过不去。
  于是非常放心大胆地睡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