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做完之后为什么肉翻出来了:腰细乳大h

2021-11-22 09:11:45情感专区
额头也有了岁月留下来的痕迹,五年中,他禅精竭虑,损耗精神良多。
  齐昆仑与最高首领郑重握手,走到了主席台上来,立正,捶胸。
  “这个军姿,代表着我们为人民献出心脏的决

额头也有了岁月留下来的痕迹,五年中,他禅精竭虑,损耗精神良多。
  齐昆仑与最高首领郑重握手,走到了主席台上来,立正,捶胸。
  “这个军姿,代表着我们为人民献出心脏的决心。”齐昆仑对着话筒,平静地说道,“我很荣幸,成为世界上第二位军人首领,也是我们华国的第一位军人首领!”
  “这五年来,国内动荡不断,各种争斗层出不穷。好在大家同心戮力,团结在首领先生的手下,一同发光发热,为我们的祖国而奋斗着!”
  “我也很高兴地看到,大家始终保持着一颗初心,未曾因为自己掌握权力而就此膨胀,由屠龙者变成恶龙!”
  “在我们的努力当中,我们战胜了始终想要把持权力的特权阶级,战胜了想要将制度推回封建时期的庞大世家!同样,我们更战胜了自己内心当中的贪欲,这是最为难能可贵的。”
  “我是大家和人民推选出来的继任者——我谨庄严宣誓,我决心维护和捍卫华国宪法,防止被国内外一切敌人侵犯。我将忠于宪法,恪守不渝。我自愿承担这项义务,毫无保留之意,也决无推委之心。我必忠勤尽责,为执行我即将承担的职务直到任期结束。”
  齐昆仑的声音铿锵有力,向所有华国人民,向全世界的媒体表达出自己坚持不渝的决心。
  “啪啪啪——”
  台下,一片鼓掌的声音,大家都纷纷欢呼起来。
  齐昆仑眼神坚毅,微微点头,最后郑重地说道:“我们,做到了!”
  “我们做到了!”
  大家听到这句话之后,都是忍不住齐声高呼了起来。
  已经成为参议院议长的韩崔不由发出爽朗的笑声来,说道:“这五年,我们勠力同心,要做得更好!”
  一旁的新任众议院议长谢必元也是点头,说道:“在这五年的斗争与革命之中,我们失去了太多,但也得到了不少……我们终于将权力归还人民,终于将特权压制在了律法之下。”
  “下一个五年,是我们巩固这一切成就的五年!诸位同僚,且让我们携手,团结在齐首领的身边,让祖国更加繁荣昌盛!”
  继任仪式结束之后,齐昆仑脱下了军装,换上了一身很得体的西装。
  他在继任最高首领的同时,也卸任了大元帅一职,同时,对军权进行了一系列改革。
  现在的三军,权力分化更加明显,很难再做到一家独大。
  这样的做法,或许掣肘很多,但可以避免那些不死心的家伙掌握了军权之后,想要再次回复特权。
  “恭喜你,成为了最高首领。”肇念裳等在外面,在齐昆仑出来之后,平静地说道。
  “没什么可恭喜的,这早就在我的预料之中。新政,必须继续推行下去,所以,我也必须要站出来。”齐昆仑神色有些疲倦地说道。

这五年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最高首领的替身在南岛被刺杀,而后整个华国一片惊涛骇浪,无数利益集团争权夺利。
  最后,柳宗云出现在国会之上,准备就职首领职务的时候,最高首领却是忽然出现在了现场。
  他的阴谋被揭穿,只能鱼死网破,但身后却不声不响挨了刀子。
  扎了他这一刀的人,赫然是已经全然康复的齐思。
  “因果报应!”柳宗云在看到齐思之后,不由感叹出这四个字来,身躯轰然倒地。
  与此同时,齐昆仑的布置也跟着启动,禁卫军直接控制了整个中枢,各地驻军也都纷纷动作起来,相互配合,控制各地。
  不过,柳宗云并未就此死去,被送到了医院当中抢救,直到现在,都还活着。只不过,被关押在监狱当中服刑。
  肇念裳自然而然挽住他的臂膀,说道:“是啊,这五年,太多的惊心动魄,太多的惊涛骇浪……你甚至都没时间陪伴家人。不过,你现在继任了,恐怕以后的时间会更少了!”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肇氏的温和派,你都已经安顿好了吧?”齐昆仑笑道。
  “嗯。”肇念裳轻轻点头。
  能够分裂肇氏,肇念裳功不可没,这五年来,她也非常的辛苦,不比大家少累了半点。
  三天之后,齐昆仑离开了华国,访问南印。
  南印总统亲自以最高规格接待。
  南印在这五年的时间当中,发展得很昌盛,这与蔡青绾的布局有脱不开的关系。
  现在,南印的经济依旧掌握在蔡青绾的手里,不过,她已经开始逐步放权了。

 文学


  独夫注定是没有好下场的。
  持续这样下去,指不定哪天她就会被南印觉醒的人民给生生打死在下水道里。
  避开了媒体之后,齐昆仑来到了巽格拉。
  “爸、妈,我不孝,这几年来,都不曾来看过你们!”齐昆仑对着父母跪下,沉声说道。
  父母的容貌变得更加苍老了,脸上爬满皱纹。
  “没事没事,国家大事重要!这五年来,我们也是在为你提心吊胆啊,现在看到一切平静下来,都欣慰得很!”罗红梅对着齐昆仑笑道,满脸的高兴。
  “大丈夫当如是,你对不起的人是韵芝和小庆……”齐云则是忍不住感叹一声,说道。
  齐昆仑点了点头,他的孩子出生了,是个男孩,取名齐庆。
  “妈妈,爸爸今天真的会来看我们吗?”
  海边,四岁多点的小男孩古灵精怪,有些期待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会的。”蔡韵芝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他心里很惦记我们,马上就来了。”
  小男孩转头,看到一道稳健的身姿正踏着海水而来,那海水,只能淹没他的脚踝。
  于是,小男孩的嘴巴大大张开了,惊道:“那是爸爸吧?爸爸是超人吗?!”
  蔡韵芝看到齐昆仑的身影之后,眼圈不由微微发红,然后笑道:“是啊,他就是我们的超人!”

 

齐昆仑的十年,并不平静,堪称波澜壮阔。
  在巩固新政的同时,也遇到了许许多多的问题,来自内内外外,各方各面。
  他的任期并未在十年当中结束,而是持续了十二年。
  因为,第十年时,高句丽当中爆发了一场大战,华国也被卷入了进去……
  齐昆仑为了稳定,不得不继续任职,同时,担任这场战争的总指挥官。
  最终,以华国方面支持的韩载允一方获得了胜利。
  “齐元帅,我觉得你欠我,欠我们整个高句丽的人民一个道歉!”韩载允再一次站在齐昆仑面前的时候,已经不再是个稚嫩的女孩儿,而是脸上充满了坚毅的铁娘子,她至今仍记得齐昆仑骗了她。
  “对不起。”齐昆仑微微低眉敛目,然后发出一声重重地叹息声来。
  韩载允沉默了片刻之后,然后道:“好,我原谅你!”
  齐昆仑道:“是我考虑得有些欠妥,把你推进了这样一个无止境的深渊当中。希望,未来的两国,能够摒弃前嫌,共同进步!”
  韩载允道:“你不再欠我什么,我也不再恨你什么。你是不是该退休了?”
  “是的,我已经退了。”齐昆仑微微一笑,此刻,他有一种无官一身轻的感觉。
  韩载允说道:“我得感谢你们的永心福利院在我国做出的贡献,帮助了太多因为战乱而无家可归的孩子……当然,导致这场战乱的罪魁祸首,是你!”
  “是我……我当时若不那么做,那么,李银书会配合柳宗云的行动,在华国内乱之后,出兵华国北疆。”齐昆仑道,“我做这一切,对不起你们,但我也问心无愧,我在那个位置上,这就是我必须做的。”
  韩载允深深看了齐昆仑一眼,然后离开了,她一生,都未曾嫁人,说是国家还未繁荣,怎能因为家事而耽误?
  至于是否如此,不得而知……
  齐昆仑来到了一处养老院当中,与一个老人对弈。
  “这世界上最高兴的事情就是棋逢对手,可惜,你没有什么对手了,很寂寞吧?”执白的柳宗云笑着问道,落下一子,斩杀齐昆仑的大龙。
  齐昆仑点了点头,平静道:“至少在武学一道上,是看不到对手了。我很寂寞,真的寂寞!”
  柳宗云道:“老师当年也是这般寂寞,不过他生在一个乱糟糟的年代,所以可以去做很多事情。”
  齐昆仑笑道:“我接下来,也可以好好陪伴自己的家人了。”
  齐昆仑这一局棋输了,被柳宗云杀得片甲不留,惨败。
  “云爷爷,我来看你了!”一个高挑的女孩子蹦蹦跳跳而来,衣着很朴素,不过身上戴着的饰品却非常精致,属于那种限量款的。
  “你带什么来看我了?”柳宗云抬了抬眼皮,问道。
  “黑麦面包!”女孩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柳宗云额头上的青筋顿时暴跳如雷,喃喃道:“因果报应……”
  “爹,你也在啊?!”
  齐昆仑转过身来的时候,女孩不由吓了一大跳,狠狠吐了两下舌头。
  齐昆仑忍不住笑了起来,站起身来,拍了拍齐思的脑袋瓜,说道:“你云爷爷也没几年了,来看他的时候,带点好的吧,别老请他吃黑麦面包!”
  “当年我可是这么过来的!”齐思发笑,依偎在老爹的怀里,格外开心。
  柳宗云问道:“齐昆仑,你还有什么打算么?”
  “做个老师一样的人,培养几个弟子,方便一些人在走弯路的时候,他们拨乱反正。”齐昆仑想起老陈的所作所为来,不由呵呵一笑,郑重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