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在图书馆往下边塞东西:又嫩又紧又滑夹得好紧

2021-11-22 09:09:00情感专区
虽说那个男人长得不错。
  
  但是自己的大哥还有小哥长得那也是都不错的啊,从小她就在大哥他们的眼皮前底下长大的。
  
  那时候,她也没有感觉自己的大哥他们有多么

虽说那个男人长得不错。
  
  但是自己的大哥还有小哥长得那也是都不错的啊,从小她就在大哥他们的眼皮前底下长大的。
  
  那时候,她也没有感觉自己的大哥他们有多么的好看啊。
  
  为什么今天她会感觉那个男人好看呢,算了,不管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她也不知道那种拿不出门的姑娘,再说了,她的家世什么的也不差。
  
  速死她是在医院上班,但是她妈当初可是有自己的公司的。
  
  要知道,当初老妈那时候开公司的时候,还是最挣钱的时候。
  
  她从小就不缺钱,不知道没钱的为难。
  
  虽说她现在是一些小小的军区医院的大夫,但是她每个月的零花钱都是别人工资的好几倍。
  
  加上,她平时还有公司的一些分红,这样算起来,她的生活完全是不用工作。
  
  自己就可以活的好好的,但是她喜欢当大夫,虽说她没有学会老妈那些中医上面的东西。
  
  但是一些皮毛什么的她还是清楚的,不管了,既然是看上了。
  
  那么她就会去争取的,不是他们说他没有家人吗?
  
  既然是没有家人,那么女朋友应该也是没有的,她还就不相信了。
  
  就她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会搞不定一个男人。
  
  展天娇想到了这些以后,她是彻底的放心了,于是她也就安心的睡觉了。
  
  在医院虽说是可以休息,但是她总是想到会有事情,所以她在医院也没有休息好。
  
  她一觉睡到了晚上天黑的时候,等到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的时候了。
  
  展天娇想了一下,她还是起床去做饭去了。
  
  她准备等下去医院看看那个男人是不是醒了,要是醒了,她以后有时间的时候就给他准备一些的鸡汤什么的。
  
  相信,只要是自己坚持下去,那么以后,她绝对是可以拿下那个男人的。
  
  于是,展天娇哼哼着歌,去了厨房。
  
  当展天娇打开冰箱的时候,想到了老妈昨天给她准备的鱼,似乎那条鱼在厨房里面的大盆里面放着呢。
  
  每次老妈来的时候,都会给她准备好多的东西,一开始的时候,她还会有些的好奇。
  
  但是随着时间的增长,她也逐渐的习惯了。
  
  就是不知道老妈是从哪儿淘到的这么好的鱼,还有一些鸡什么的了。
  
  小时候,他们家就没有缺过这些东西,那时候,她一直以为老妈的东西是从自家的农场里面拿的。
  
  但是现在她感觉老妈的东西应该不是从那里拿的。
  
  因为那里的东西,她也去拿过,但是没有老妈拿回来的好吃。
  
  看来他真的是有口福了,鱼什么的还是新鲜的。
  
  等下她收拾好了以后,可以做鱼汤,至于鸡汤什么的,可以明天做。
  
  展天娇来到了医院,医院里面好多的大夫护士都比较好奇,要知道展天娇没事的时候,是不会来医院的。
  
  现在不是她上班的时间,她这个时间来,也不怨是大家好奇了。
  
  “展大夫,你现在怎么来了啊,你现在不是休息的时间吗?”
  
  这时候,早上的那个小护士好奇的问道,其实小护士是想问展天娇和监护室那里面的病人什么关系的。
  
  但是考虑到展天娇的脾气,她也没敢问。
  
  “我来看看监护室里面的病人,当初他的战友托付给我照顾他了,所以我来看看他是不是醒了!”
  
  其实展天娇知道,像是那样的军人,只要不是伤的特别的严重的话。
  
  估计按照他们的意志,估计现在应该是快醒了。
  
  “病人现在没有什么危险,我刚刚从监护室出来,看到仪器上的生命体征什么的都很正常,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小护士虽说有时候会迷糊,但是在工作上面,那可是一点儿都不迷糊的。
  
  “哦,那你去忙吧,我自己就可以了!”
  
  展天娇也知道,医院的护士平时都很忙的,她也不习惯因为自己的私事打扰到人家工作。
  
  “嗯,那我先走了,要是展大夫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在找我的!”
  
  小护士确实是比较忙,现在病人也不少,她要负责的病人也多。
  
  “嗯”
  
  展天娇的脸上虽说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但是她的语气却是比平时温和了很多。
  
  而且,最重要的是,展天娇感觉有些的不好一丝了,她似乎是忘记了。
  
  病人手术以后,刚刚清醒的时候是不能吃东西的。
  
  她就这么的眼巴巴的拎着自己的鱼汤唉了,简直想一个傻子。
  
  不过,她的保温桶又不能不拿着。
  
  要是不拿着的话,估计大家会更加的奇怪,展天娇感觉自己简直是蠢透了。

 文学

不过,幸亏是她平时的时候,不喜欢笑,要不然的话,还不知道医院里面的人怎么说她呢。
  
  不过,当她来到了监护病房的时候,她看到了病床上面的男人的手指动了一下。
  
  一开始的时候,她以为自己是看错了呢,但是等了一会儿以后,她再次看到了病人的手指动了。
  
  这时候,展天娇知道,病人应该是快要清醒了。
  
  不过,她现在有些的进退两难,不知道自己该留下,还是离开。
  
  不管怎么说,她只是一个大夫,和病床上面的男人那是一点儿的关系都没有。
  
  虽说她的心里对那个男人有一些的好感,但是在不了解男人的情况之下。
  
  她是不会做什么的,就算是照顾那个男人,她也不会是放在名面上的。
  
  不过,还没有等到她做好决定,她就看到了病床上的男人挣开了眼睛。
  
  深邃尖锐的目光,顿时让展天娇感觉到了自己心底的惊秫。
  
  不过,展天娇虽说是有些的惊秫,但是她依然是没有堕了展家人的气势。
  
  她扬起自己的嘴角,笑着对病床上的男人说道。
  
  “你现在怎么样啊?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虽说她现在没有穿着大夫的工作服,但是她是一个大夫这是真的。
  
  “你是?”
  
  男人沙哑的声音,疑惑的问道,眼底还带着一丝的打量。
  
  他似乎是不认识眼前的这个女人,看着穿着精致的女人,他眼底的疑惑更加的深了。
  
  “你不要担心,我是这里的大夫,只是现在我是休息时间,当初你的战友让我照顾你一下!”
  
  展天娇虽说是想要接近这个男人,但是男人眼底的防备她还是可以看到的。
  
  本来就不是熟悉的两个人,相信要是她不解释清楚的话,估计眼前的这个男人防备心会更加的重。
  
  “哦”
  
  男人这时候才把自己眼底的防备撤下了一些,不过尽管是这样,男人依然是没有问她为什么在下班的时间来。
  
  再说了他也看到了展天娇手里的保温桶,一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往自己身上想。
  
  但是当他看到了展天娇脸上一丝的红晕的时候,他感觉,似乎展天娇手里的保温桶是给他的。
  
  “要是你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那么我就先回去了,要是你有事可以告诉我,或者是找大夫,听说你没有任何的家人,要是你有什么特殊的事情的话,可以找我,要是我不在,你可以让人通知我,我叫做展天娇!”
  
  “是的,我记住了!”
  
  男人听到了展天娇的介绍以后,他抬眼看了展天娇一眼,冷静的说道。
  
  展天娇感觉,男人简直是惜字如金的典型,当初她家老爷子就是那样的人。
  
  但是自家的小哥也不是那样的人啊,难道说是有本事的军人都是这样的人吗?
  
  “那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帮你喊大夫去了,我先走了!”
  
  展天娇在这里感觉有些的不自在了,她感觉自己的身上似乎是什么秘密都被他看透了。
  
  “好的”
  
  虽说男人现在感觉自己的身体比较僵硬,但是他知道,这是手术后麻醉剂没有完全消除的原因。
  
  再说了,这一点儿的僵硬什么的,他还是可以坚持的。
  
  而且他也没有感觉自己的身体别的地方有什么不对劲的,所以他也就没有说什么。
  
  不过,他现在脑子里面想的是,到底是谁拜托眼前的这个女孩子照顾自己的。
  
  相信他的战友只是一句客气的话,但是没有想到,这个女孩子居然这么的负责。
  
  不过,就算是他的心情现在不错,但是脸上那是什么也看不出来的。
  
  他对展天娇的印象好了很多,他不是没有见到过一眼的大夫。
  
  他们那些的人,基本上都是客客气气的,你客气一句,人家当面说的很好。
  
  但是转过身,人家绝对是不会搭理你的。
  
  没想到,他居然遇到了一个这么认真的女人。
  
  展天娇有些魂不守舍的出去了,等到出了监护室,她的心还有一些的茫然。
  
  一直等了好久,她才回过神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展天娇每天上班的时候,习惯性的去照顾那个男人。
  
  时间久了,她也知道,那个男人不是一个喜欢说话的人。
  
  但是莫名的展天娇就是感觉那个男人很可靠,她似乎是逐渐的喜欢上了那个男人了。
  
  但是等到那个男人的身体好了以后,她也阿弥月告诉那个男人,她喜欢他。
  
  不过,男人也不是傻瓜,他怎么会不知道展天娇喜欢自己呢。
  
  但是他有自己的考虑,他知道,展天娇是展家的小公主。
  
  也知道,展天娇家里的条件是怎么样的。
  
  当初展天娇的父亲,虽说是没有爬到最高的位置。

但是展天骄的大伯可是位置不低,虽说现在他们都退了下来。
  
  但是他们的位置那是实打实的存在的,他一个无权无势的孤儿。
  
  怎么可能配上展家的小公主呢,既然是这样,还不如是一开始就不说出口呢。
  
  这天,军区医院的病房。
  
  展天娇查完房以后,来到了他的病房。
  
  “你明天可以出院了,以后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体!”
  
  展天娇没有说自己喜欢他,那是因为她清楚男人有些的自卑。
  
  但是展天娇从来都没有感觉因为自己的父母而高人一等,她就行喜欢上了这个男人了。
  
  既然是男人不敢说,那么她也要像自己的老妈学习。
  
  她准备申请调离军区医院,去男人的部队当军医。
  
  不过,在没有准确的消息的时候,她是不会告诉男人的。
  
  当然,这件事情说简单也简单,说麻烦也麻烦。
  
  相信,只要是她做通了父母的思想工作,那么剩下的事情一切都好说。
  
  要是父母不同意的话,那么就算是她说的天花乱坠,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知道了!”
  
  男人的声音虽说不再沙哑,但是低沉醇厚的声音还是让在人家感觉心底有种麻麻的感觉。
  
  她微微脸红的看着男人,想了一下说道。
  
  “你对我有什么想说的吗?”
  
  每次她上班的时候,都给男人准备可口的饭菜,相信那个男人只要不是傻子,绝对是会知道自己既的意思的。
  
  “没有!”
  
  男人坐在自己的并撞上,挺直的身板那是纹丝不动。
  
  但是僵硬的语气,还是让展天娇觉察了男人的心思。
  
  “哦,那我先走了!”
  
  展天娇决定今天晚上她要回家,不管怎么样,她都要顺服自己的父母。
  
  看着展天娇离开,男人坚挺的身姿似乎是是瞬间的没有了当初的挺拔。
  
  他苦笑了一下,没有想到,这次的受伤,会遇到一个让自己心动的女人。
  
  但是他配不上那个女人啊,展天娇家的背景是什么样的,他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不过,他的心依然是会感觉到痛,他好久没有感受到被人关心的感觉了。
  
  在这一段的时间内,他再次的感受到了那份的关心。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每天挣开眼睛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寻找那个让自己牵挂的身影。
  
  不过,就算是他动心了,那又能是怎么样呢?
  
  他没有那个机会不是吗,就算是展天娇喜欢自己,但是展家剩下的人呢。
  
  相信他们是不会让展天娇嫁给自己的,因为他的条件。
  
  虽说他现在是营级干部,但是他还是感觉自己没有机会。
  
  “队长,我们来接你了!”
  
  就在男人发呆的时候,他的手下的一些战友来了。
  
  听着战友开心的声音,男人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柔和的笑容。
  
  “像是什么样子啊,这么大声?”
  
  虽说是男人的心情不错,战友的到来冲谈了刚刚他心底的忧伤和不舍。
  
  不过,他依然是板着脸训斥了大上说话的男人。
  
  “那个队长,我不是激动吗?”
  
  男人憨厚的挠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讪讪的说道。
  
  “你怎么就不老实呢,这是医院,就算是队长出院你比较开心,那也不能大声的说话啊?”
  
  这时候,站在那个忠厚的男人身边的男人微眯着他那双桃花眼笑眯眯的说道。
  
  其实,他坚决是不承认自己是想要看热闹了。
  
  早就知道,他是那种喜欢大声说话的人了,要不是他自己想看热闹的话,他早就拦着那个傻大个了。
  
  不过,尽管是这样,他还是收敛了自己脸上痞痞的笑容对着病床上面的男人说道。
  
  “队长,要是收拾好了,咱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其实这个男人看到自家队长的样子,他感觉似乎队长有心事。
  
  最近部队训练多,任务也不少,他们也就没有时间来看队长。
  
  当初他们也拜托这里的大夫照顾自家的队长了,相信队长在这里应该是过的不错。
  
  “好”
  
  虽说男人的心里依然是有一些的不舍,但是他知道,自己的使命在那个绿色的军营。
  
  好了,就要回去执行自己的使命。
  
  等到男人走到了医院的大门的时候,他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医院。
  
  迅速的收敛了自己的双眸,眼底的情绪谁都没有看到。
  
  不过男人自己知道,他是不舍得那个整天照顾他的女人。
  
  “队长”
  
  傻大个看到自家的队长有些的奇怪,他小声的喊了队长一句。
  
  “走吧”
  
  男人大步的转身离开,他没有看到那个在窗前站着的身影。
  
  展天娇看到男人的样子,她攥着自己胸口的衣服,脸上带着一丝的不甘心。
  
  没想到,男人居然连告别都没有和她说。
  
  虽说她早上的时候见到了男人,但是告别他都不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