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那晚被3p|校花被下春药双腿主动张开

2021-11-22 08:43:58情感专区
成为了他一大乐趣。

吃饭的时候看小说,早就成了他的习惯。

刚刚吃完早餐,淡淡的,几乎完全透明的字,一个一个的从他的手机中下方飞出,贴着衬衫的袖筒快速飘入他的脑袋中

成为了他一大乐趣。

    吃饭的时候看小说,早就成了他的习惯。

    刚刚吃完早餐,淡淡的,几乎完全透明的字,一个一个的从他的手机中下方飞出,贴着衬衫的袖筒快速飘入他的脑袋中。

    【宿主与识宝系统默契度百分之百,系统自动激活中……】

    【识宝系统激活,宿主自动获得奖励:初级识古术】

    【任务自动发布中……】

    【任务已发布】

    脑袋像是被重重敲了下,罗浩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眼前便出现了如同高科技虚拟画面般的东西,这是一个面板,面板上写着很多字。

    【任务内容:三天之内购买一件实际价值超过十倍的瓷器(未完成)】

    【任务完成奖励:初级透视眼,中级识古术,初级爆裂拳(三选一),】

    【任务失败惩罚:系统赠送能力消除。】

    【宿主目前能力:初级识古术(可识别物品年限为六十年,使用方法,以手指为媒介,集中注意力便可识别】

    面板是透明的,全是青色的字,科幻感十足,等罗浩全部看完之后,画面慢慢消失,罗浩完全愣住了。

    识宝系统?

    他刚才看的小说就叫《我的识宝系统》,这不正是那部小说主人公拥有的能力,现在竟然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之前看书还在羡慕的主角,现在变成了他?

    不同的是,小说中主角直接拥有这些能力,而他似乎需要完成系统任务才能拥有。

    以手指为媒介,这个很容易理解,罗浩索性将手放在坐着的椅子上,精神高度集中,神奇的一幕果然发生。

    【木椅,六十年内】

    在他的脑海中,自然而然的出现了椅子的信息,就是有点简单。

    罗浩想起之前不久在潘家园买过一块玉牌,根据那老板说是清末民国的老物件,罗浩立刻将玉牌从脖子里抽出来,放在掌心,集中精神。

    【玉牌,六十年内】

    玉牌的信息快速闪现,罗浩呆了呆,这玉牌可是花了他八百块钱,当古玩买来玩的,他还一直盘着,没想到竟然是现代产物。

    敢情他盘的‘古玩’,就是个现代的东西,根本不是什么老物件。

    潘家园那看起来憨厚的摆摊老人,骗了自己?

    离开早餐店,罗浩立刻进了潘家园,本来就是要来这逛逛,现在有了系统任务,还有系统赠送的超能力识古术,罗浩对完成任务可谓是信心十足。

    刚刚到早上八点,潘家园摊位却早已摆满,各种东西是琳琅满目,什么玉坠玉牌玉镯,古铜钱古剑,书法字画,佛像蜜蜡等等,应有尽有。

    罗浩只看瓷器,系统发布的任务是‘三天之内购买一件实际价值超过十倍的瓷器’。在他看来这个任务的关键点有两点,第一就是瓷器,只能买瓷器才算,第二便是实际价值,要是他购买价格的十倍以上。

    这点很容易理解,比如他花一百块钱买来的瓷器,实际上能值一千块,简单来说,这个任务就是让他捡个十倍漏以上的瓷器。

    【天球瓶,六十年内!】

    【茶盏,六十年内】

    【葫芦瓶,六十年内】

    【梅瓶,六十年内】

    地摊上的各种瓷器并不少,不管摊贩说是哪个朝代的,罗浩一上手,识古术发动,全是六十年内的新东西。

    一上午连续鉴定了上百件各式瓷器,罗浩的精神力消耗很大,愣是一件真正的老物件都没鉴定出来。

    难怪人家说,想在潘家园捡漏,还不如去买彩票,买彩票中奖的几率,都比在这捡漏的几率要高。

    连一件老物件都没遇到,更别提任务要求的瓷器。

    原本以为是个简单的任务,不就是捡漏吗,看小说里捡漏那么容易,加上又有超能力,虽说只能辨别是否为六十年内,但至少能鉴定出是不是真的古玩,所以刚刚获知系统任务的时候,罗浩可谓是信心满满。

    现在他的信心凉了一半,捡漏,原来并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

    哪怕有超能力在,想在这么多假东西里面淘出真宝贝,和大海捞针没啥区别。

    而且超能力并不是能无限使用,全力集中精神其实很累,只是鉴定了一百多件,罗浩便有了干一天累活的疲惫感。

    【净水碗,六十年前】

    快到中午的时候,罗浩终于鉴定出一个真的老物件,六十年前,可惜不知道具体到哪一年,不过只要是六十年前,那基本上都是建国之前。

    这是一个青花碗,山水图案,有水有桥,桥上还有个人。

    对画工罗浩不怎么了解,但只要是老物件就行,老物件才更有希望捡漏,才有可能完成系统任务。

    “老板,您这碗怎么卖?”

    压制下激动的心情,罗浩淡淡的问了下摊主,摊主是个四十岁样子的男子,看起来像是庄稼汉,带着一股憨厚。

    “小兄弟,好眼力啊,这是明代万历年间的民窑青花瓷,虽是民窑,但却是民窑中的精品,三万您拿走!”

    三万?

    罗浩愣了愣,他看这些瓷器是要完成任务,可不是来购买收藏品的,这东西三万买的话,实际价值要到三十万才算完成任务,可这东西值三十万吗?

    还有一点,罗浩刚工作四个月,就算上学期间勤工俭学,加上工作的存款,也不过两万多块钱,根本买不起。

    “小兄弟,你准备多少要?”

    见罗浩要走,摊主立刻叫住了他,两人都没发现,他们不远处正有个男子看着他们,时不时摇下头。

    “算啦,我再看看吧!”

    罗浩的主要目的是来完成任务,这个碗是老东西没错,但他只知道是六十年以上的东西,并不知道具体到哪个年代。

    见罗浩没有购买的意图,摊主也没纠缠。

    “小兄弟,刚才那碗你幸好没买!”

    罗浩刚走出去两步,一个三十五六岁样子的男子突然出现在他的身边,对他说了句。

    “您是?”

    罗浩吓了一跳,这里是古玩市场,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罗浩不自然的后退了一步。

    “我叫商学军,没事来这逛着玩的!”

    男子掏出包香烟,递给罗浩一支,罗浩没要,他没在意,直接自己点着了。

    “那是个奸商,他经常欺负不懂的人,那个碗无论多老,都不能要!”

    “为什么?”罗浩又问了句。

    商学军吐了个眼圈,说道:“我问你,那碗上画的什么?”

    “山水啊!”

    碗上有山有水,这点罗浩看的很清楚,他刚才可是仔细看过那碗上的画,记忆深刻。

    “那你知道那是什么山,什么水吗?”尚学军神秘的笑了笑。

    罗浩摇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罗浩只看过几本鉴宝类小说,潘家园倒是来过很多次,但都是凑热闹逛街,从没学过基础的古玩常识,根本不知道那些画是什么意思。

    “那山先不说,那河叫忘川河,你看到的那画上的桥,叫奈何桥,河边的石头,叫三生石,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说你幸好没买了吧!”

    商学军说完又抽了口烟,罗浩则完全愣住了。

    忘川河,奈何桥,这是死人用的东西?

    这一瞬间,罗浩便明白为什么男子说他幸好没买了,这根本不是活人用的,是死人的陪葬品。

    “不信你自己上网搜一下!”

    男子似乎对罗浩的反应很满意,又朝天吐了个烟圈,烟圈慢慢变大消散。

    “不用搜了,我说那桥上怎么还有人和副摊子,感情那是孟婆!”

    罗浩摇头,之前的画他记的很清楚,刚才确实很奇怪,怎么桥上还有人卖东西,原来那根本不是卖东西的人,而是喂人喝汤的孟婆。

    “没错,所以说你没买是对的!”

    有件事商学军没说,他刚刚退伍回来的时候,就被这个人骗过一次,所以才会给罗浩说这些。

    提醒完罗浩,他的烟也抽完了,自己跑一边找垃圾桶丢烟屁股。

    罗浩看着他,突然跑过去:“商先生,多谢您的提醒,我确实想买件东西,但我对古玩不是太了解,看您的样子似乎懂的很多,能不能教教我?”

    “我可不是什么先生,承您看得起,叫我一声商哥就行,不过古玩这东西没什么好学的,学的浅了,就是不断交学费,学的深了!”

    商学军皱了下头,摇头道:“算了,学的深了也没啥好处,一旦迷进去,那是家人朋友全不顾,眼睛里只剩下这些老玩意了!”

    “别啊,您看快中午了,要不商哥我请您吃个饭,算是答谢您刚才的提醒!”

    罗浩现在最缺的就是古玩上的常识,他的任务可有时间限制,就三天时间,三天内完不成任务,先不说他那眼红的超能力无法获得,现有的唯一能力也会被系统收走,这可不行。

    眼下对罗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完成任务。

    商学军深深看了罗浩一眼,笑着说道:“那成,我就托个大,吃您这顿饭!”

 文学

潘家园附近有很多小饭馆,随便找了个,要了几个菜和几瓶啤酒。

    中国人喜欢在酒桌上谈事情,因为酒桌是消除隔阂的最好工具,哪怕是陌生人,几杯酒下肚,那也熟络的像是认识好多年似的。

    您别不信,这女婿和老丈人喝酒,喝成兄弟的可是大有人在。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话匣子一打开,商学军是滔滔不绝,他的知识确实渊博,罗浩是听的一愣一愣的。

    “商哥,您今天还有没有时间,下午能不能陪我再逛逛,我爷爷快过寿了,我寻思着淘件宝贝给他做寿礼,也让他老人家高兴高兴!”

    酒足饭饱,罗浩随意找了个理由想留住商学军,他自己能看懂的太少,一件件上手其实很累,虽说他的识古术没有次数限制,可每次都要高度集中精神,这一上午就让他累的有些精神恍惚。

    若有商学军帮忙掌眼,至少很多东西他都不用去上手鉴定,可以节省很多时间。

    商学军又点了根烟,酒后的他似乎很是感慨,慢慢说道:“古玩这东西,其实看的还是眼力劲,没眼力劲空有运气也不行,有啥说啥,我这都是书本上的东西,真正的眼力劲,我也没有。”

    “至少您懂的比我多,比我有经验!”

    “那成,承蒙兄弟你看的起,正好下午我没事,就陪你逛逛!”

    商学军答应了,罗浩倒不是没有想过,商学军是个托或者骗子啥的,但他有超能力‘识古术’,他不懂古玩,可想骗他却不是那么容易,真是个骗子,他损失的不过是时间罢了,反正他也要看东西。

    不过他要是真能帮自己完成任务,那就赚大了。

    下午的潘家园更加热闹,酷热的夏天也没挡住淘宝人的热情,几乎每个摊位前都有人,至于有没有人能成功捡漏,或者买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那就要看个人的运气了。

    很可惜,这里运气好的人并不多。

    “小浩,看看这个高足杯,我看是个不错的好玩意,我看到明末清初,如果不是,那也是个高仿!”

    下午走了几个摊,商学军指着一个约有三十厘米高的高足杯,在罗浩耳边小声的说着。

    这个高足杯看着确实漂亮,粉彩瓷器,杯身花纹,底足没款,照商学军的话说,这应该是民窑的精品。

    罗浩没问价,先上手拿了拿,很快眉角跳了下。

    【高足杯,六十年内】

    六十年内,这就不是明末清初的东西,整个一新的,倒是商学军,在罗浩将高足杯放下后,又拿起来仔细欣赏。

    “再看看吧!”

    新的东西,没必要收,罗浩是有点怀疑商学军是个托,但商学军自己也说了,这要么是真的,要么是个高仿。

    “走!”

    罗浩没兴趣,商学军也没说啥,俩人继续逛着,商学军给罗浩讲了不少古玩上的基础常识,并且对一些东西进行了自己的分析。

    除了那个高足杯外,他其他说的都挺准,包括一件民国时期的瓷盆,他一眼就断定是民国的,就是不完整,很可惜是个伤残品。

    而那件被他看是明末清初的高足杯,也没劝罗浩去买,只是提了一眼。

    直到天色渐暗,两人都累了,罗浩还是没找到合适的东西。

    不过这一下午老东西倒是真的遇到了好几件,比如之前民国的瓷盆,还有光绪时期的一个官窑粉彩,虽说是官窑,但破损的严重,价值并不高,罗浩问了价,捡不了漏,就算买了也完成不了任务。

    一天时间就这么过去,罗浩知识倒是增长了不少,但收获却是一点没有。

    “今天先回去,明天还是这里,我继续陪你!”

    晚上罗浩又请了商学军一顿,让商学军有些不好意思,主动提出明天继续看。

    一整天,看了至少两百多件的东西,罗浩也是很累,加上晚上又喝了点的酒,回到自己租住的合租房,倒头便睡了过去。

    商学军很守时,第二天约定的时间之前他就到了,让罗浩有些意外,幸好他没有迟到。

    “其实你不要老看瓷器,瓷器是好,但做寿礼不见的是最好,一些紫檀,黄花梨的东西也成,或者玉器,很多都适合送人!”

    昨天看过的摊位他们没去,全去那些没看过的摊位上,一边走着,商学军还一边给罗浩说着。

    “我爷爷他喜欢瓷器!”

    罗浩只能继续编着他的理由,看瓷器不是他所决定的,是系统,想完成系统的任务,只有瓷器才行。

    “这对压手杯不错,应该是老物件!”

    看了没一会,商学军小声给罗浩介绍,只有他俩能听到的声音。

    压手杯是杯的一种形式,口平坦而外撇,腹壁近于竖直,自下腹壁处向内收,底为圈足。

    这种杯子握于手里的时候,微微外撇的杯口沿正好压合住手缘,体积大小适中,分量轻重适度,稳贴合手,故有‘压手杯’美称。

    这是一对杯子,罗浩微微点头,拿在了手上。

    【压手杯,六十年前】

    识古术鉴定的结果是六十年前,两个都是,证明这俩真的是老物件。

    今天这刚看了没多久,就遇到真正的老物件,让罗浩微微有些激动。

    但很快,一盆凉水泼了下来。

    六万,一对杯子,还不讲价,这价钱想都不用去想。

    “这对杯子要六万太高了,要是三万还差不多,可惜了!”

    商学军很是惋惜,这对杯子拿来做礼物送人很合适,杯子本来就是实用物,压手杯握着又非常的舒服,哪怕平时不用来喝茶,偶尔把玩也很不错。

    六万不是漏,价格又太高,罗浩直接放弃。

    开门红没起来,接下来一上午都没什么收获,甚至没有再看到一个真正的老物件,很多东西就是商学军都只看一眼,介绍都没有。

    通过这两天的相处,罗浩算是看出来了,商学军是真心在帮他,并不是什么托。

    他懂的确实不少,可也和他自己说的一样,眼力劲这东西不是一朝一夕能锻炼而成的,他懂的多,但眼力劲并没那么高。

    如果拿他和专家相比,他差的很远,充其量也就是中级收藏爱好者的水平,比初级的强那么一些。

    而且他只看不买,照他自己所说,他被骗过几次后,便从不买这里的东西,就算买,也都是他家老爷子来买,他家老爷子是真正的有水平,他那些古玩知识全是从老爷子那学来的。

    转眼又到了下午,罗浩已经请了商学军吃了三顿饭,但真正适合的东西,却一个都没有。

    时间过去了一天半,完成任务的希望却依然渺茫,罗浩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没这个命,又或者没这个运气。怎么人家一到古玩市场就各种捡漏,他整个市场都快看遍了,别说大漏了,连个小漏都没遇到,有几件真正的好东西,还都卖的死贵。

    “罗浩,你要不急,我就托人给你问问,哪里有合适的,到时候咱们直接去买!”

    见罗浩兴致降低,脸上露有失望之色,商学军便给他出着主意。

    “谢谢商哥,找合适的就不用了,我就想在这里给他老人家淘一个,淘不到也没办法!”

    “罗浩,我虚长你十来岁,当哥哥的劝你几句,别总想着捡漏,古玩这一行当,最忌讳的就是总想着漏会到自己面前,那些骗子利用的就是玩家这种心理,很多人就是这样上当受骗的!”

    相处了一天多的时间,商学军又不傻,早就看出罗浩的真正目的,可捡漏哪有那么容易,三十年前或许还行,但到了现在,实在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