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一女被多男玩到高潮喷水|他用嘴让我高潮五次

2021-11-22 08:13:10情感专区
开口道:“快去后面吧,今早送来的药植不少,还有几株低级灵植,分类处理的时候注意点。”



客人循着声音看向罗碧,罗碧就当没看见,答应一声去了后面的工作室。



开口道:“快去后面吧,今早送来的药植不少,还有几株低级灵植,分类处理的时候注意点。”



    客人循着声音看向罗碧,罗碧就当没看见,答应一声去了后面的工作室。



    “你可来了。”罗碧唯一的同事姜竹瞧见罗碧松了口气,她技术不如罗碧,速度也不行,工作室的药植处理主要靠罗碧,特别是灵植,只要经罗碧那双小手处理过,灵力只有少量流失。



    罗碧抬手就开始处理那几株灵植,嘴也不闲着,和姜竹闲聊起来。罗碧不受管,姜竹是主管巫岳的表妹,工作室就是两个人的天下,只要不耽误工作,随她们叨叨。



    “花然的狂躁症怎么样了?你真要把自己攒的星际币拿出来给他买安神散?”姜竹突然想起来问道,花然是罗碧的继兄,随母改嫁到罗家,是先天雷焰战士,在军队任职,一个月前出任务时出意外强基因受损,狂躁症发作送回了家。



    治疗狂躁症需要灵药,尽管花然所在的第三军团提供了部分灵药,但灵药价格实在高昂,罗碧家根本负担不起花然长期服用灵药,这不,才多长时间,罗碧家的家底被掏空了。



    眼看着花然的狂躁症抑制不住,罗碧脑子一抽,这几天惦记上自己的私房钱,整天和姜竹絮絮叨叨。



    “不知道,你说我要不要拿出来?”罗碧一皱眉,这事她都纠结好几天了。



    罗碧是穿越的,不是魂穿到别人的身体夺舍,而是带着前世的记忆转世投胎。她有个习惯,万事都想听听别人的意见,采纳不采纳是一回事,就是想听听,特别是要不要拿出自己的私房钱这件事,她特别想听些其他人的意见。



    “这要看你怎么想的,你要实在看不过去,就拿出部分星际币给花然买灵药,可别都拿出来,你们家以后的开销大着呢。”姜竹比罗碧年长,考虑的事长远。



    罗碧动作迅速的处理完一株二级灵植,想了一下道:“花然是我继母带来的孩子,不是我亲哥,我就是担心我拿出自己的私房钱来,别人会以为我傻。”



    “哎呀!你先处理完一株灵植了?”姜竹这才注意到罗碧面前工作架上的灵植完成品,此时她才察觉到自己的速度不知不觉的减慢了,手下立即加快速度:“你这叫有情有义。”



    姜竹做人圆滑,习惯捡着好听的说,可是遇上罗碧就不行了。



    “说人话。”罗碧紧跟着就砸过这么一句来,把姜竹恭维人的那套狠狠地拍到泥里。



    罗碧诚心请教,不允许别人来虚的。

 文学

被罗碧毫不留情的打压本性,姜竹笑了,罗碧心性正派,大多数时候说话办事喜欢直来直去,她已经习惯了:“你还不信,姐我说的是真心话。”



    “别和我来这一套,有情有义值多少星际币一斤?”罗碧嗤之以鼻:“别拿这种虚无缥缈的高帽子扣我头上,小心把我忽悠傻了,我可不想做有情有义的人。”



    接下来语气恨恨道:“有情有义就得有付出,我连一根眼睫毛都不会施舍给别人的人,让我付出还不如让我去死。”



    “你呀!这脾气。”罗碧有时候很冷血,姜竹还真信,摇摇头开始为罗碧家犯愁:“花然这种情况只要有三品灵药就能保命,可三品灵药价格昂贵,第三军团就算有,也不可能拿出来给一个被废的人,可惜了。”花然可是s级强基因先天雷焰战士,就这样毁了。



    姜竹是真的惋惜:“没有三品灵药,以后只能用药剂和低品灵药吊命,你就是把所有私房钱都拿出来也只是杯水车薪,最后人还保不住。”



    说了半天,姜竹最后道:“你那些私房钱还是留着吧,别拿出来了,拿出来也撑不了几天。”



    姜竹即便很欣赏花然,还是以现实为重,一个命不久矣的人,花钱续命太浪费。



    罗碧手下一顿,抬头看向姜竹欲言又止,她想告诉姜竹她有能力给花然续命。在这一刻她差一点就把自己觉醒的事说出来,好在理智还在,这个想法只存在了几秒钟,立即被她压下,低头继续工作。



    姜竹反应慢,并没有注意罗碧的异常。



    巫岳打发走一拨客人,来到工作室,听了一耳朵,插嘴道:“我听姜竹说你打算把自己攒的星际币拿出来买安神散?花然的强基因受损严重,要想治疗必须长期用灵药温养,你那点星际币拿出来用途不大,劝你还是别浪费了。”



    他顿了顿,继续道:“花然是你继母的儿子,为他把家底搭上,不值当。”他言尽于此,再说就过了。



    罗碧叹气:“道理我懂,只是,继母不是我父亲要找的,是我为父亲找的,他们母子进了我们家门,遇上事不管好像不好吧!”



    “你······。”巫岳恨铁不成钢:“看你平时挺聪明的,这个时候怎么就糊涂了,把你们家的星际币全用在买安神散上了,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喝西北风吗?”



    罗碧不吭声了,喝西北风倒不至于,以她觉醒的能力养活全家不成问题,甚至,可以保住花然的命。但是罗碧不愿意让别人知道她觉醒的事,刻意隐瞒了这么多年,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想说出来。



    正在胡思乱想,她的终端响了,抬腕一看,是未婚夫花宸,约她到雷焰战士所属的香茗阁见面。



    罗碧和花宸是家族联姻,平时很少见面,挂断通讯罗碧有些纳闷,花宸还从来没有这个点约过她。



    巫岳很好说话,听说花宸约罗碧,痛快的允了:“快去快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