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新(禁忌调教道具HHHH)全目录阅读

2021-11-19 17:15:01情感专区
靠近了才看见门边的地上竖着一块小臂高的小木牌,上面用毛笔写着两个还算端正的大字——“書店”。

犹豫了一下,他抬脚走进了店里。

这家书店并

靠近了才看见门边的地上竖着一块小臂高的小木牌,上面用毛笔写着两个还算端正的大字——“書店”。

    犹豫了一下,他抬脚走进了店里。

    这家书店并不大,只有四十来个平方,两边墙壁处摆着高高的木制书架,上面放着一排排堆叠整齐的书籍,最靠里面的地方横着一张办公桌,一位六十来岁的老头正靠在后面的椅子上,一边品着茶,一边翻看着手里的书,显得很是惬意。

    洛北先是到书架前粗略地扫了几遍,没看到自己想要的书,这才转过头看了看老板,低声问道:“老板,你这店里有《群经音辨》这本书吗?”

    听到洛北的话后,老头明显愣怔了一下,随后慢慢抬起头来,眼神之中带着些恍惚,沙哑着声音道:“这位小同学,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我想买一本北宋贾昌朝的《群经音辨》,你这里有吗?”

    洛北又问了一遍,他是西江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大二的学生,这个学期选修了训诂学。

    训诂学的主要工作就是在译解古汉语词义的同时,也分析古代书籍中的语法、修辞现象,帮助人们阅读古典文献。

    洛北刚接触没多久,就对这门学科很感兴趣,因此常常利用课余时间,自己找一些训诂学的资料来学习。

    他刚刚提到的这本《群经音辨》,是北宋宰相、训诂学家贾昌朝的一本著作,是专门解释群经之中同形异音异义词的音义兼注著作,可以称得上是华夏第一部最为系统而又完备的异读词词典。

    像这种相对比较偏门的专业书籍,一般书店很难找到,洛北也是从其他同学那里打听到这家小书店专门销售这类偏门书籍,这才一路找过来的。

    “有,当然有!”

    话音刚落,洛北就看见老板“唰”地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身姿矫健得根本不像个六十多岁的人,他脸上的表情又是疑惑又是惊喜,好像碰见了什么了不得的大喜事,随后又从他嘴里吐出了一连串稀奇古怪的话语来,

    “@#¥%……”

    “……”

    洛北一听,这才晃过神来,难怪书店老板之前的表情那么奇怪,原来他是把我当成老乡了啊。

    他也是到了读初中时,才发现自己有这么一个类似“同声传译”的特异功能的。

    一旦自己主动使用异能,无论自己讲的是哪一种语言,在对方听来,自己说的都是他的家乡方言,而对方的方言自己虽然听不懂,却依然能够准确领会其中的意思。

    和真正的“同声传译”有一点不一样的是,洛北在和别人交流时,旁听者听到的却不是“传译”过来的语言,自己说的是什么,他们就只能听到什么,并不会自动转化成各自的家乡方言。

    这种特异功能带来的好处是,很多人都将洛北当成了自己的家乡人,即便洛北不是,那洛北的亲朋好友当中也有一个肯定是,否则的话,洛北又怎么会懂得自己的家乡方言呢?

    因为这个,洛北在学校里朋友极多,谁都愿意没事时跑来跟他聊上几句。

    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有点夸张,不过那一种乡音的亲切感是足以让人心情愉悦的,对能说自己家乡话的人,哪怕看着陌生,也依然愿意和他接近。

    一直以来,洛北都没怎么控制自己这个异能,毕竟它并不会给自己或别人带来什么不良后果,谁也想没到,居然在这小书店里也会碰到一个来自外地的“老乡”?

    “不过这老板的家乡话可真是拗口啊,听起来好像有点闽南语的口音……”

    洛北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心里也是暗自庆幸,幸好自己有“同声传译”的特异功能,否则的话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他脸上不动声色,看着书店老板起身走到一侧的书架旁,从里面翻出一本封面棕色的书籍来,很快就递给了洛北,“喏,是不是这本?”

    洛北将书接过来翻了翻,笑道:“就是这本书,麻烦老板了!”

    “客气什么。”

    老板摆了摆手,状似无意地问道,“你还在读大学?买这种书有什么用?”

    “嗯,我就在离这边不远的西江大学读书,专业课学习要用到这本书。”

    洛北随口解释了一句,问道,“这本书多少钱?”

    “我这书店平常都没什么人来,你是今天的第一个顾客,给你打个八折好了。”

    书店老板笑了笑,又问道,“对了,你怎么会想到混进学校里去读书?做学生这么有意思吗?”

    “啊?”

    洛北四处看了看,没看到店里面有手机收款码,正打算掏出钱包来用现金支付,听到书店老板的话后,忍不住愣了一下。

    混进学校去读书?

    这叫什么话?

    那可是我寒窗苦读近十年,又辛辛苦苦挤过了高考这座独木桥,这才上的大学!

    想到这老板刚刚给自己打了折,洛北也不好说什么,一边将一张五十元的大钞递给对方,一边敷衍着笑道:

    “呵呵,还好吧,现在社会竞争激烈,没个文凭,连工作都不好找。”

    “像我们这种人,想找个工作还不简单?”

    老板瞥了洛北一眼,接过钱随口应了一句。

    “……”

    什么叫我们这种人?你都六十多了,我可才二十岁还不到呢,咱俩根本就不是一类人好吗……

    洛北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这老板什么都好,就是太喜欢吹牛。

    接过对方递过来的找零,他也不想在这里多留,朝老板挥了挥手,说道:

    “谢谢老板哈,我学校里还有点事,就先走了啊!”

    “这么快就走?多聊一会儿啊。”

    老板显然是还没聊尽兴,一脸不舍地叹了一口气,“乡音难忘啊,我已经有一千多年没听见别人说河洛官话了。

 文学

“呵呵,老板你真会开玩笑……”

    洛北将那本《群经音辨》放进包里装好,转身准备离开,听到老板后面半句话后,差点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还一千多年没听过别人说河洛官话了,你以为你长生不老啊?

    不过,说起来,这老板还挺有学识的,一般人还真不知道什么是河洛官话呢。

    作为古代汉语学生,洛北可是一清二楚的,这河洛话,那可是隋唐时期的官话,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和人口的迁移,逐渐衍化成了如今的闽南语。

    “开玩笑?”

    书店老板哑然失笑起来,他摇着头缓缓说道,

    “我还真不是开玩笑。要是我还没记错的话,我应该是唐朝咸亨年间出生的,嗯,按照西历计算,应该是公元673年,到现在已经有一千三百四十多年了。

    时间过得真快啊,我还记得,当年我们家就住在长安城西边,金光门附近的群贤坊,那里距离西市很近,集市里每天都是车马往来,热闹非凡……”

    回忆了一阵,书店老板忽然晃过神来,对着洛北歉然一笑,“对了,我叫柳翰修,我该怎么称呼小友?”

    “洛北,河洛的洛,北方的北。”

    这老板,说得好像自己真是唐朝人一样,怕不是得了幻想症了吧?

    头一次,他对拥有“同声传译”这个异能感到后悔,要是我没这个异能,对方根本不会拿我当老乡,也就不会跟我说这么多“心里话”了!

    洛北又仔细将这柳翰修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开玩笑似的说道,

    “老板你要不是开玩笑,那可就太厉害了,居然能活一千多岁!你这是哪里买的长生药啊,贵不贵?要是不贵,我也想来几份!”

    这话说出来,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

    当年秦始皇举全国之力四处寻找长生不老药,而且还耗费巨资派遣徐福带人出海寻觅,可最终还是一无所获,最终还不是落得尘归尘土归土?

    这世上哪来的什么长生不老药?

    就有算,他也不信这药刚好就落到了柳翰修的手上。

    “长生药可保不了长生,而且还有比长生药更好的方式。”

    柳翰修似乎一点也不介意洛北开的玩笑,他笑呵呵地问道,“如果我说我是修真者,你信不信?”

    我信你个鬼!

    洛北心里忍不住一阵吐槽,脸上却恰到好处地表现出一丝惊讶,点了点头说道,

    “我信,你骗我也得不到什么好处,对吧?我只是有些好奇,你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我干什么?就不怕被别人知道?”

    “我之前不是说了吗?咱们是老乡!”

    柳翰修端起刚烧好的水泡了一杯茶,放到洛北的面前,摇头叹息道,“这个世界上,能够用纯正的河洛话跟我聊天的人已经没几个了,我是真不希望看到你出现什么意外。”

    洛北挑了挑眉:“意外?”

    我在学校里好好地读书上课,能有什么意外?

    “没错,生活处处都有意外,不是吗?”

    “那你的意思是……”

    “我没什么意思,这还得看你自己,要是你愿意,我可以教你一些修炼的方法,这么一来,就算真有什么意外发生,你也不会全无抵抗之力。”

    柳翰修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水,一脸认真地说道,“咱们之间也不用行什么拜师之礼了,你也不用喊我师父,纯当是朋友之间的交流……”

    哈,这意思不就是让我跟着你学习?

    然后隔三差五的,你就可以找各种理由让我交修炼的学费、材料费、教材费、练习费了吧?

    狐狸尾巴可算是露出来了!

    还骗老子说什么活了一千多年,说自己是个修真者……

    没准他之前说的那几句河洛官话,都是不知道从哪儿偷学来的呢!

    幸好我早就下载了反诈骗APP,早就学会了各种防诈防骗的手段,要不然,还真被你给忽悠瘸了呢!

    你这个糟老头子,真是坏得很!

    洛北看着坐在前面的这个老头子,他身材微微发福,满脸红润,一头银白的头发整齐地往后梳着,两只眼睛里时不时地闪过一丝精光……

    这一看就是个业务娴熟的老骗子啊!

    想到这里,洛北的脸上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呵呵一笑,说道:

    “那我得谢谢柳老板了,不过我对你说的这个真没什么兴趣……不好意思啊,我学校里还有事,我得赶紧回去了,你不用送了!”

    得赶紧走,要不然还真不知道这老骗子又会出什么幺蛾子呢!

    说完,洛北拎起背包就往门外走去,生怕柳翰修会跑出来拦着自己,这么一个老头子,你要是真敢碰他一下,没准他就躺地上不起来了,到时候能让你赔得连底裤都当掉。

    心里想着,洛北脚下走得更急了。

    “小老乡,想不到你的警惕心还挺高的,不错不错。”

    洛北一路脚步不停,柳翰修不紧不慢的声音就在身后幽幽地响起,

    “到时候你要是改变主意了,再回这里来找我就行,我相信,你肯定会回来的。”

    还要回来?

    打死我我也不会再回来了!

    洛北一口气走出了那条曲折幽深的小巷,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他有些奇怪,那个柳翰修居然没有追出来。

    “大概是被我看穿了把戏,不好意思追出来了?”

    洛北想了想,也只能是这个原因了。说起来,这老头还真逗,居然说自己是活了一千多年的修真者……

    这让他忍不住想起了“我,秦始皇,打钱”这个梗来。

    这老头跟那骗子不会是一伙儿的吧?

    洛北小声嘀咕了一句,一边骑着自行车往学校里赶去,一边在心里暗自好笑,现在的骗子都不用脑子吗?这么烂的骗术也敢出来混,也不怕饿死。

    想着想着,他忽然想起自己刚进书店时,那柳翰修说的那几句晦涩难懂的方言……

    “现在回想起来,那几句话还真有点闽南语的味道,可又跟闽南语有很大的差别……闽南语据说就是从河洛官话发展过来的,难道他说的真是河洛话?”

    洛北被自己这想法给吓了一大跳,“不不不,肯定不是,这都过去一千多年了,哪怕是同一种方言,口音也都变了,他一个骗子,怎么可能会说河洛官话?”

    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洛北赶紧打断了自己的念头。

    有些事情不能深想,越想越觉得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