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想让你用嘴低 车子颠簸一点一点进去

2021-11-19 16:57:34情感专区
能在你记忆中留下深刻的印象,让你多年都难以忘记,12年后,他依旧能清晰的记住她的脸,她的笑容,她的俏皮。

安知鱼和她做了很多年的朋友,尽管并不满足于做朋友,但有些时候,做朋友

能在你记忆中留下深刻的印象,让你多年都难以忘记,12年后,他依旧能清晰的记住她的脸,她的笑容,她的俏皮。

    安知鱼和她做了很多年的朋友,尽管并不满足于做朋友,但有些时候,做朋友总比什么都做不了好吧?

    他站在校门口后面,静静地等待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尽管时间已然来到了秋季,但九月初的渝庆依旧被炙热地阳光覆盖,渝庆的热是闷热,即便是早上七点四十,空气也像是被燃烧殆尽了一般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只是这些年来安知鱼都适应了,习惯了这种接近窒息的感觉,他若无其事地注视着校门外的人群,只在偶尔有几个认识的同学走进校园之后打招呼,他才会短暂的转过头对着他们含笑点头。

    优异的成绩让他受到老师的喜欢,端正的五官外加经常爱帮同学们一些小忙的习惯也让他人缘很好,学生时代的他,总是如此吸引注意力,至少,在大学之前是这样的。

    直到一个独特的女孩闯入了他的视线。

    她并不是安知鱼等待的人,但是安知鱼知道她的名字。

    顾秋情,一个稍显独特的名字,当然,让人印象深刻的自然不是这个名字,而是她那一眼就不会让人忘记的容貌和气质。

    她站得很直,左手提着个黑色手提皮包,右手举着一本书,白嫩的葱指捏着那本不知名的书籍,她一边缓步走着,一边翻看着手中的书籍,她留着国内并不常见的姬发式,头发自然垂落到了腰间,看着端庄唯美,上身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色短袖衬衣,露出白皙的手臂,下身则穿着一件米黄色的及膝长裙,她皮肤看上去很是细嫩,让人不由得担心她是否会被渝庆的烈日灼伤。

    似乎是眼睛余光注意到有人打量自己,她抬起头朝安知鱼的方向看了一眼,细细的柳叶弯眉和琼鼻微微皱了一下,那清清冷冷的气质出现了一瞬间的微妙变化,她抿了抿嘴,随即又恢复了平静,她看了安知鱼一眼,然后收回视线,继续看着自己手中的书籍,往校园内走去,安知鱼的视线却跟随着她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能看到她脑后的头发上还捆着一个蓝色蝴蝶结。

    她活脱脱像是个动漫中走出的大小姐,美得有些炫目,刚从霓虹回来的她整个人都比较偏向于日式的梳妆打扮,多么美好的画面啊...安知鱼轻轻叹了口气。

    很多美好的事物都像是瓷娃娃,一不小心就会被摔破,瓷娃娃只能精心呵护,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她....

    “你在看什么?安知鱼同学。”正当安知鱼感叹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身旁响了起来,“在看刚刚走进校园的那个漂亮女生吗?”

    安知鱼转过头,看到了他正在等待的那个女孩。

    她背着书包,身上穿着学校的夏季短袖蓝白相间校服,额前留着这个时代极为少见的空气刘海,脑后则捆着一个极为常见的单马尾,她视线中带着揶揄,嘴角微微翘着,看上去心情很不错,她长着一双桃花眼,笑起来的时候看上去弯弯月牙儿,甚是好看。

    “可卿。”安知鱼有些惊讶,没想到少女居然在他转身的时间就出现了。

    她叫白可卿,是安知鱼的同学,也是安知鱼班级的班长,学习成绩还在安知鱼之上。

    “我也觉得那个女生很漂亮哦,但是安知鱼同学,今年,我们两个就是高三了呀,要认真学习,好好复习才行,可不要把心思花在谈恋爱追求女孩子上面哦。”白可卿偏了偏头,用右手白嫩的食指在安知鱼肩上轻轻点了两下,然后笑着说道:“而且,我刚才在校外的时候,看到她还是专车接送呢,她家世一定很好。”

    安知鱼看着眼前的少女,张了张嘴,竟是没能说出话来。

    “怎么了?被吓到了?嘻嘻,你可别找这种女朋友啊,身份差距太大,那可是不平等的恋爱,你只能吃软饭,就只能耙耳朵了~”白可卿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稍稍和安知鱼拉开了些距离,笑嘻嘻地说道。

    “所以,我应该找班长这种,普通女孩子?”安知鱼闻言渐渐从失神中缓过劲来,微笑着问道。

    白可卿脸色微红,“怎么把话题扯到我身上了...我...我可不想在高三的时候谈恋爱...”

    不想在高三的时候谈恋爱,高考完之后就可以了?

    为什么自己以前没能听出这句潜台词呢?安知鱼视线下垂,然后笑着说道:“可是据我所知,班长的家世也不一般哦?”

    “哪有哪有,我就是普通家庭,我妈妈工作都没有呢!”白可卿闻言连忙否定,她越过了安知鱼,朝教学楼走去,“不和你聊了,我先去教室了...”

    少女其实并不怎么擅长隐瞒自己的心思,至少,相比起未来的她而言,很不擅长。

    可惜,多年前的自己,也不擅长于去理解别人的心思,多年后却再也看不透白可卿的心思了...

    安知鱼看着白可卿奔跑时晃来晃去的马尾,想着,这一次,我不想错过你了啊,我的班长大人。

    等安知鱼到教室的时候,发现白可卿已经和顾秋情聊了起来。

    顾秋情依旧是那副略显清冷的表情,但似乎和白可卿挺聊得来的。

    安知鱼听顾秋情说过,高三的时候,她和白可卿算是朋友来着。

    原来这个时候班长就试图和顾秋情交朋友了吗?

    安知鱼随便找了个位置,把书包放下,新学期老师会安排新的座位,所以现在随便坐也没关系。

    安知鱼刚坐下,白可卿就走了过来,她坐在了安知鱼的身旁,小声说道:“喂,这就是你之前看的那个女孩子吧?她居然在我们班...”

    安知鱼点了点头,“真是意外...”

    “你脸上可看不出什么意外...”白可卿有些狐疑地看着他,“你认识那个女孩子吗?”

    我可不仅仅认识她...安知鱼摇了摇头,“没有啊,我今天和她是第一次见面而已。”

    白可卿盯着安知鱼的脸看了一会儿,眨了眨眼,然后笑嘻嘻地问道:“你喜欢她?”

    “我喜欢你。”安知鱼用手撑着侧脸,看着白可卿,笑着随口道。

    白可卿脸色一红,“你...你怎么又说这种话啊,我都说了,我高三不会谈恋爱的!”

    “那就高考之后再谈。”安知鱼笑吟吟道。

    白可卿脸色更红了,她脸色红的像是熟透了的苹果,她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安知鱼,“你...我...我不理你了!”

    白可卿转过头,她怎么也想不透,为什么今天的安知鱼如此大胆,以前的他都不是这样的...

    安知鱼见白可卿转过头去,他偷笑了一下,随即下意识地看了看坐在左前方不远处的顾秋情,发现少女正在看着他们,见安知鱼看向她,顾秋情瞥了他一眼,然后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安知鱼也收回了自己的视线,转过头继续看着身旁趴在桌上的白可卿,心想,17岁的安知鱼最后没能娶了白可卿,29岁的安知鱼,总能娶了白可卿吧?

 文学

12年后的白可卿已然成为了一位名气极大的律师,相比起学生时代的俏皮可爱,这个时期的她端庄成熟,身上已经带着一种淡淡的疏离,他们之间话变少了,不同的眼界和人际关系让他们渐行渐远。

    很多时候,两人打个电话聊聊天,也只是问问对方最近过得好不好,难以像以前这样,有很多共同话题足以让他们聊下去。

    很久以前,安知鱼觉得,如果是朋友的话,就没有分开的理由,但实际上,朋友也会随着时间的软刀子渐渐疏离。

    如果早知道以后连朋友都做不成,为什么不早点表白呢?至少,表白或许还能收获惊喜呢?

    朋友这个词语太暧昧了,看似亲密,实则疏远,怎么甘心做朋友啊,明明只要看见她就想要拥她在怀中,想和她相拥睡去,想在醒来前看到她的脸...

    “我认真的,很认真的那种,我想,到时候咱们大学...不,高考之后就交往,然后咱们大学恋爱,大学毕业就结婚。”安知鱼看着还是少女的白可卿,笑呵呵地说道。

    “谁、谁要和你谈恋爱啊!!”白可卿转过头来,白皙的俏脸上带着好看的红霞,桃花眼里都带着点点泪水,倒不是委屈,纯粹是羞得不行,这害羞带泪的模样实属动人,安知鱼都看得呆了。

    白可卿见安知鱼都看呆了,她咬了咬樱唇,站起身来,然后快步走到了顾秋情的身边坐下。

    顾秋情正看着手头那本书,听到白可卿的动静,她转过头看了看白可卿,见她脸色红润,便移开了视线,开口问道:“他和你说了些什么?”

    “嗯?谁?”羞涩难耐的白可卿听到顾秋情的声音,还没回过神来。

    “安...那个男生和你说了什么?他好像和你关系很好?”顾秋情清清冷冷的声线听着像是山间溪流,清清凉凉的,让白可卿回过神来,她敏锐的注意到了顾秋情话语的第一个字,“安”?安什么?安知鱼吗?

    “算是吧...”白可卿羞涩一笑,“我们...一直都是朋友。”

    “这样啊...”顾秋情的声音戛然而止,她低下头继续看着手头的书籍,仿佛刚才的问题只是随口一问而已。

    安知鱼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用手撑着下巴,看着两人的背影,有些出神。

    记忆里面,这两人高三的时候关系不错,不过念大学之后就没什么联系了,顾秋情曾告诉过他,白可卿是带有目的性的接近她的,只是当时的她不懂,后来才想明白。

    班长能带着什么目的去接近顾秋情呢?她总不能是馋顾秋情的美貌吧?白可卿的容貌并不比顾秋情差,两人是两种不同风格的女孩,各有各的魅力,更何况白可卿并不弯,所以以前的安知鱼也不懂。

    不久之后,学生们都陆陆续续来到了教室,他们谈论着暑假时看的偶像剧,谈论着奥运会国家队夺得的奖牌,谈论着...新的班主任。

    不少学生都已经知道高三要换班主任了,因为他们以前的班主任在暑假期间就住进了医院,不少同学还去看望过,老师的状态不太理想,听说是食道癌,但不知道早期还是晚期。

    大家讨论着新的班主任是个什么样的人,男生们希望是个漂亮的年轻女老师,女同学们希望是个帅气的年轻男老师,学霸希望是个教学质量好的负责人的好老师,只有安知鱼知道,是个大腹便便的地中海老师,不过他教学质量不错来着。

    希望是美女帅哥老师的那些学生们恐怕要失望了。

    门外传来了一阵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随即,一个陌生的成年女性出现在了班级门口,她看上起很高挑,算上高跟鞋,大概都有一米七几了吧?净身高应该都有一米六几了。

    她头发束成了低马尾,精致的眉眼微凝,显得有些严肃,身穿一件深蓝色的连衣长裙,她手中抱着几本教材,轻轻敲了敲教室的门,本来有些吵闹的教室马上就安静了下来。

    她小步走上了讲台,然后将教材放在桌上,视线在教室内扫了一圈,然后开口说道:“大家好,可能你们其中部分人已经知道你们的班主任王老师身体不好,无法继续担任你们的班主任了。”

    她声音很好听,平稳的声线给人一种很有力的感觉,清晰动听。

    “所以,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面,在你们高考之前,我将担任你们的班主任,我叫姜娉婷,我同样是语文老师,负责教导你们语文。”女人转过身,拿过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希望我们能好好相处,共同努力,同赴高考。”

    安知鱼有些错愕,他明明记得前来顶班的老师是个中年地中海啊,怎么是个女人,还是个这么漂亮的女老师?

    “那么,你们以前的班长是谁?”姜娉婷放下粉笔,习惯性地用双手撑着讲台,问道。

    “是我,姜老师。”白可卿站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姜娉婷看了看白可卿,轻声问道。

    “我叫白可卿,姜老师。”

    “嗯,白可卿对吧?那语文课代表呢?”姜娉婷点了点头,继续问道。

    安知鱼站起了身,“我是语文课代表,老师,我叫安知鱼,安知鱼之乐的安知鱼。”

    “安知鱼之乐?呵呵。”姜娉婷听到这个名字,倒是笑了一下,“我记住你的名字了,那等会你们两个人跟我来一下我的办公室,先坐下吧。”

    安知鱼有些迷惑地坐下了,怎么回事儿,历史怎么发生了变化?为什么会发生变化?

    他明明清楚的记得前来顶班的是个中年地中海男老师才对,为什么变成了姜娉婷姜老师?

    他今早才重生,就算是蝴蝶效应,也不应该影响到这点才对啊?

    他前世从未见过姜娉婷,这是他第二次人生中新出现的人物,这让安知鱼对姜娉婷产生了好奇。

    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