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穆桂英撅起大屁股 每天和不同的怪物h

2021-11-19 16:40:22情感专区
香囊的留苏轻轻摆动着,鼻腔里顿时充盈了阵阵甜美的花香。

左边是张铺了牡丹纹桌布的厚重桌子,桌子上两盘点心做的极是可口的模样。

再往过,博古架隔出的拱门用水晶珠

香囊的留苏轻轻摆动着,鼻腔里顿时充盈了阵阵甜美的花香。

    左边是张铺了牡丹纹桌布的厚重桌子,桌子上两盘点心做的极是可口的模样。

    再往过,博古架隔出的拱门用水晶珠帘装饰着,里面的摆设如何,就看不清了。

    不是珠帘太厚挡了视线,也不是唐棠的新身体视力不好,而是她的眼球所至,到珠帘就是极限了。

    至于脖子,科科,动不了。

    谁特么能想到,她从32楼掉下来,竟会掉进这么一具残废的身体里。

    呵呵,她狗血的穿越了。

    新身体同名同姓,也叫唐棠,身份那是相当的开挂。

    爹是忠勇侯,哥是中尉长,姐是圣女,娘是巨富,自个儿是准瑞王妃。

    家里人疼着宠着,当着宝贝疙瘩。

    妥妥的,王者段位的玩家。

    然而再牛逼的王者,也架不住服务器崩了。

    从这三天掌握的资讯来看,这姑娘成这半死不活样儿,是叫人下毒给你害的。

    官方通报嫌疑人:苏白灵,丞相家的三闺女,另一号王者。

    官方通报杀人动机:为瑞王争风吃醋许久,积怨颇深。

    说起来作为准瑞王妃,唐棠来了都三天了,都还没见过这位瑞王呢。

    两姑娘为他两败俱伤,他却不露面。

    这香饽饽,属实不厚道。

    可怜她,半死不活真是惨。

    不说躺着多不爽,就这三天,那一波波探视人群,车轮战似的哭声,都快给她吵吵的要升天了。

    尤其伺候她的那个胖丫头团团,哭功那叫了得。

    唐棠觉着,自己迟早得叫着胖丫头给哭走。

    大门忽然“吱呀”一声,唐棠思绪猛收回,头皮一紧。

    她来了她来了,她挂着眼泪进来了。

    唐棠心里苦,唐棠说不出啊!

    团团端着药,一双眼睛跟小兔子一样红彤彤。

    睫毛湿答答,沾满泪水。

    两个圆嘟嘟脸颊上,挂着一串晶莹的泪珠。

    走到床边,那眼泪更呈决堤之势,哗啦啦便落了下来。

    “小姐,你怎么还不起来啊,您跟奴婢说句话吧。”

    唐棠无奈:姑娘,我倒也想啊。

    “小姐,你别再吓奴婢了,奴婢胆小。”

    唐棠叹息:我也不想吓你啊。

    “小姐,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奴婢也不活了。”

    唐棠着急:求不咒,姑娘。

    “小姐,你放心,奴婢就是做鬼,都不会放过苏白灵那个毒妇的。”

    唐棠呵呵:姑娘,请唯物。

    “呜呜呜,小姐,我可怜的小姐。”

    眼瞅着团团的眼泪,呈水漫金山状,唐棠真想给她捋一把脸。

    这丫头对原主的忠心,那是都写在眼泪里了。

    只是,她哭的人脑壳好疼啊。

    有木有人,快把这胖丫头给叉出去吧。

    ——

    “瑞王驾到。”

    许是唐棠的祈愿成真,真来人了。

    听到瑞王两字,唐棠来了精神。

    呦,香饽饽终于露面了。

    唐棠倒是想瞧瞧,17岁乳臭未干的小伙这是长成啥个模样,能让两大权臣的女儿都折进性命去。

 文学

团团听到传报声,立马化忧为喜,激动的语无伦次:“来了,小姐,王爷来了,你看,奴婢就说,王爷一定会来看你的。”

    说完,收拾了下仪容,直奔着去开门。

    一阵风带着淡淡的绿檀香气送入房内,很是厚重。

    唐棠眼角余光所及尽头,出现了一抹水蓝色的织锦下摆。

    木门带起的风,拂动柔软的织锦绸缎,上面绣工精致的缠枝纹,就跟活了一样。

    其后跟着的灰紫软缎珍珠靴,唐棠并不陌生,是她娘何芝莲。

    “王爷,夫人,奴婢给你们请安。”

    团团问安,何芝莲声色忧虑中带点希望:“小姐可有好些?”

    团团哽咽了:“还是那样。”

    何芝莲的希望瞬间沉底,语气尽是忧虑:“唉,王爷请吧。”

    “恩。”

    简单一个音节,听着却是相当成熟稳重。

    明明才17岁,声音毫无半点少年感。

    倒叫人好奇,长的啥模样。

    等到人一靠近。

    唐棠就懵圈了。

    半晌,脑子里本能蹦哒出两个字:卧槽。

    这是什么神仙颜值,根本就没给别的男人留活路啊。

    肤如凝脂,白里透红,皮肤是尊养出来的完美状态。

    俊眉浓密,野性,霸气。

    黑眸杏眼,清澈,明亮。

    驼峰鼻高耸,充满异域色彩。

    薄唇性感,浅梅子色,乖巧而诱人。

    五官单独拎出来,各具风情。

    而组合在一起,就跟不同形状多部件组合的精密仪器一样,严丝合缝,天然融洽。

    正脸惊艳,侧脸精绝,三百六十度毫无死角。

    加上一身湖水蓝干净清爽的长袍,真是帅逼本逼,帅裂了苍穹。

    难怪能让两个姑娘,争风吃醋到你死我活。

    再长个四五年进入青年期,成熟先,雄性激素再浓烈些,那绝对是要逼死天下所有男人。

    但凡唐棠有恋弟情结,这会儿肯定流下一海碗哈喇子了。

    一想到对方17,她29(前世),差了整整一轮,也就只当个美弟弟欣赏欣赏吧。

    美弟弟容颜绝世,往她床头一站,端的是赏心悦目。

    看着她那眼神,却有点不对劲。

    冷,冷冰冰的冷。

    直到何芝莲上前,这眼神才收敛殆尽,换上了一脸沉重怜惜。

    这两幅面孔,给唐棠整的有点蒙。

    何芝莲自然不晓得,闺女是醒着的,瞧着跟个木头桩子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的女儿,她眼圈红的一塌糊涂。

    “宝儿,呜呜,王爷来看你了,你快醒醒看看吧。”

    团团也呜呜咽咽:“是啊,小姐,是王爷啊。”

    秦瑞阳一脸温和,柔声安慰:“唐棠吉人自有天相,夫人不必太过感伤,本王相信不日,她便会醒来的。”

    何芝莲自然也持着这样美好的愿望,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承王爷吉言,团团,给王爷看座看茶。”

    团团一顿忙活完,没个大小不住给何芝莲递眼色。

    何芝莲也是年轻过来的,立马明白,找了个由头,就跟团团退了出来,把房间留给了唐棠和冰冷美少年。

    是滴,这位变脸达人,在人都退出房间后,又切换成了冷脸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