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全村女人随便曰小说 正确的走后门姿势

2021-11-19 16:37:50情感专区
脑子里更是多出了很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还没有回神,胳膊突然被人抓紧。

“死丫头,你还给老娘装死。”

“你这个丧门星,今天就算是死了,老娘也

脑子里更是多出了很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还没有回神,胳膊突然被人抓紧。

    “死丫头,你还给老娘装死。”

    “你这个丧门星,今天就算是死了,老娘也要将你的尸体送去县城。”

    尖酸刻薄的妇人说完之后,更是气愤的抬手就朝着时卿落的脸打来。

    时卿落本能的抬手,抓住妇人要扇她耳光的手。

    因为多出来的记忆,她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她冷眼看向妇人说:“我不去,那婚是你定的,要去你去。”

    说来也是可悲,要抓着她打的妇人,正好就是这具身体的亲生母亲牛氏。

    当年因为生原身时难产,所以将原身当做丧门星,一直苛待打骂。

    在原身五岁时,村里来了一位道长,并在半山建了座道观,需要五岁到十二岁的人做道童。

    每个月家里都能去道观领一百文的工费。

    原身就被亲爹娘送去道观,一直到两个月前,那座道观突然爆炸,道长和另外三名童子也死在了爆炸里。

    当时原身下山去挑水,因此躲过了一劫。

    下山回家后,她爹娘为她结了一门亲事,居然还是镇上富户吴家的公子。

    原身性子老实善良,还真相信了牛氏说因为亏欠她,所以才费心费力找了这一门好亲事给她的话。

    谁知道昨天晚上,原身上茅房的时候却无意中听到父母说话。

    原来那个富户吴公子,前段时间突然得了重病,已经病得起不来床了,大限差不多就在这几天。

    吴公子在家非常受宠,所以吴家不忍他还未娶妻就去了。

    于是想要在他去世前,为她结一门亲事,等他死后,再让他媳妇陪葬,这样就不孤单寂寞了。

    吴家也知道这事不好办,于是放出消息,愿意花一百两银子当聘礼结亲。

    走正常的途径结亲陪葬,只要女方的娘家同意,这样官府也就没法干涉了。

    如果吴公子好着,不知道会有多少家想上赶着结亲。

    可新娘是要陪葬的,所以只要不是丧心病狂的家庭,都不可能送孩子去结亲。

    而刚好,原身就遇到了这种丧心病狂的爹妈。

    为了一百两银子,直接送女儿去死的,整个村子就只找得出来这么一户。

    而今天吴家就派人来时家接人去县城准备,明天直接成亲。

    原身知道了真相,自然就不愿意去。

    然后这位亲妈强行要将原身拖走,还给了原身几耳光,按在地上打了一顿。

    在躲避推搡间,原身的头嗑在一个尖锐的石子上死了,然后芯子就换成了她。

    牛氏没想到这个老实懦弱的女儿,居然敢抓住自己的手反抗。

    她气得脸都黑了,“死丫头,这可由不得你。”

    另一只手伸去扯时卿落,想要将她拖出大门去。

    吴家的马车正在门口等着呢。

    时卿落躲开了她的手,又将拉着她的手腕一起放开。

    然后趁牛氏倒退一个不备,冲进了柴房。

    迅速从柴房角落里,找出了几个散落在地上的小黑球,这才再次走回院子里。

    院子里不单只有牛氏,还有原身的爷奶、大伯一家、二伯一家和四叔。

    可这些人不但对这件事冷眼旁观,那位已经考中童生的四叔更是始作俑者。

    否则原身的爹娘在村里生活,根本不可能知道县城吴家的事。

    原身昨晚听牛氏两人提过,等拿了一百两之后,要给这位四叔五十两,去考秀才的时候用,再交三十两到家里公中用。

    所以要卖原身这点,整个时家谁都不清白。

    牛氏也在此时冲过来,手里还拿着一根藤条。

    “死丫头,你能嫁进吴家的门,那是你的福气,你这个丧门星可别不惜福。”

    自从生这个女儿难产后,她又接连生了三个女儿,导致她们三房现在一个儿子都还没有,在家里都抬不起头来。

    她一直都认为这个女儿,就是个克着自己和三房的丧门星。

    她真觉得能够去给县城大户吴家公子陪葬当夫人,就是这个命硬丧门星的福气。

    时卿落翻了个白眼,“既然嫁进吴家是那么大的福气,那不如你去嫁好了,这样的福气我让给你。”

    这渣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坐在院子里的人也没想到,时卿落会说出这种话来,简直不孝。

    牛氏一噎,死丫头这话说的太毒了,要是传出去,她还怎么做人?

    她气得不行,拿起藤条就去抽时卿落,“你这个丧门星,竟然敢乱说,老娘打死你。”

    时卿落可不是原身,还要顾忌着孝道,以及一直渴望亲情,任劳任怨干活被打了也不会躲。

    她灵活的躲开牛氏的藤条,两人就在院子里一个追,一个跑。

    此时一名专门派来接人的吴家老嬷嬷,皱了皱眉头。

    “再耽搁下去,回城就晚了。”

    时老太太听她这么说,先是陪了陪笑。

    转身沉着脸对牛氏呵斥,“吴家的马车还等在外面呢,别磨磨蹭蹭让人等急了。”

    牛氏这才停下,转头瞪了瞪她男人,“还不过来帮忙。”

    原本坐着的时老三,一脸凶相的站起来。

    他不耐烦的看向时卿落,“死丫头,是你自己过来,还是老子过来抓你?”

    时卿落知道原身这一家子极品为了一百两,不可能放过自己。

    而这又是孝道大过天的古代,爹娘为子女说亲是不能反对的。

    哪怕爹娘卖了女儿,最多被人说几句,可在大家看来都不是问题,更不犯法。

    原身其实早上就偷跑出去求过村长和族老。

    对方却告知原身,这是她们的家事,他们没法插手,还将她主动送回了时家。

    劝说几句被牛氏挡了回去,加上看在原身四叔这个童生的面子上,他们就离开没管了。

    回到家后,原身极品爹妈一怒之下,抽打了她一顿,关了起来。

    直到刚才吴家来人,才将原身放出来。

    时卿落的做人原则是求人不如求己,只有自己才靠得住。

    所以已经想好了自救的计划。

 文学

时卿落将手上的小黑球举起一个。

    脸上故意露出疯狂的表情,“既然你们想要让我死,那你们就陪我一起吧。”

    时老三嗤笑,“你拿个黑乎乎的东西,要让我们陪你死,你怕不是脑子出问题了吧。”

    其他人也很是不屑,觉得这死丫头是病急乱投医。

    时卿落冷笑,“那就让你们看看。”

    她从怀里掏出火折子,点着了小黑球的一段小引线,然后将小黑球丢到院子另一方没人的空地上。

    原身每天都要烧火做饭,所以火折子一直带在身上。

    倒是想朝着极品丢去,但炸伤炸死了人,她还得坐牢,可不划算。

    “蓬!”的一声,小黑球爆炸。

    将院子空地种着的一棵树直接炸断,地上还被炸开了一个洞。

    在场的所有人,全都露出了惊恐之色。

    看到这个小黑球的威力,时家的人忍不住想起了据说羽化登仙的老道长。

    两个月前,半山腰突然出现几声类似的巨响,然后火光冲天,道观主殿和道长都没了。

    大家都说这是老道长升仙而去的异象,时家人之前也信了。

    可现在却有些不确定了。

    时卿落将另外几颗小黑球拿着手里把玩,挑眉看着时家的人。

    “怎么样,你们想要尝尝着火球的威力吗?”

    “这是师傅留下,专门给我保命用的东西,你们如果不信邪,可以亲自体验下。”

    她冷哼,“我今天要是去吴家结亲陪葬,那你们也跟着吴家少爷一起陪葬吧,咱们人多去了地下也热闹。”

    这确实是老道炼造出来的土炸药,老道的本意是想炼丹的,谁知道搞出了炸药。

    然后就一心钻研搞炸药,却把自己玩死了。

    老道死后,原身就将没有炸毁偏屋里的书、两个箱子和这几个小黑球带回家。

    时卿落来自现代,一看到记忆里的这玩意就知道是土炸弹,所以才会跑去拿来用。

    只要时家的极品不想死,就不敢再送她去陪葬。

    时家人:“……”不,他们一点都不想体验,更不想人多下去热闹。

    一直没有说话的时老头开口问:“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时卿落道:“你们主动将吴家的婚退了,以后要嫁给谁,我自己选择。”

    “不然我不好过,大家就一起死。”

    “四叔可是前途无量的将来秀才,甚至举人,应该也不想年纪轻轻就早逝吧?”

    时老四:“……”他确实不想。

    这死丫头一下拿捏住了他们的命脉。

    实在是这小黑球的威力太大了,一不小心就要炸死人,看死丫头疯狂的样子,他们不敢赌。

    牛氏等人心疼那一百两,但和死相比,还是命更重要。

    于是时老头给时老太使了一个眼神。

    时老太只能再次对老嬷嬷赔笑,“你看这?我们也没办法。”

    只能退亲了,不然死丫头要她们一起陪葬呢。

    时卿落阴测测的看着老嬷嬷,颠了颠手上的小黑球,“吴家想要娶我也没关系,反正你们心疼吴少爷,大家其实可以一起下去作伴的。”

    她又勾唇问:“相信你们,也想一起去地下继续伺候吴少爷的吧?”

    老嬷嬷和她身后的丫鬟家丁:“……”不,她们一点都不想。

    老嬷嬷是看出来了,只要这个死丫头手里有这种要命的东西,她们根本带不走对方,毕竟谁都不想死。

    兔子急了还咬人,更别说是人了。

    都怪时家的这群人,居然让死丫头知道了要陪葬的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现在又要重新找新娘,也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既然时姑娘不愿意和吴家结亲,那我现在就回去禀报老爷夫人。”

    她对时卿落说完后,又看着时老太道:“你们来个人,跟着我去吴家退亲。”

    时老太脸色难看的对三儿子和牛氏说:“你们去。”

    两人只能苦着脸,跟老嬷嬷去吴家退婚。

    到手的银子就这么飞了,他们吃了死丫头的心都有了。

    等几人走后,时卿落用一条绳子,将剩下的几个土炸弹绑起来,绕着腰缠了一圈,火折子却一直拿在手里。

    做完之后,她看着时家的极品挑眉道:“谁要是想死,提前和我说一声,我绝对成全他。”

    时老太没忍住骂骂咧咧,“你这个丧尽天良的死丫头,竟然敢这么对待长辈,你也不怕下地狱,你……”

    时卿落冷笑:“你们都不怕下地狱,我就更不怕了。”

    “看样子,奶奶是想先去下面探探路?”

    她说完解开其中一个小黑球,一副要点燃扔过去的模样。

    原本还在叫骂的时老太,吓得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瞬间息声。

    其他人也气得胸口发疼,又不敢骂。

    时卿落打了个哈欠,“我去睡会,吃饭叫我。”

    “否则!”她抛了抛手里的小黑球,对着院子里的人阴笑,“你们懂的。”

    时家人:“……”家里会出这么个孽障。

    时卿落推门进了柴房,这里是原身回来之后住的地方。

    原身用两块木板搭成床,垫的和被子,还是自己从道观带回来的。

    她躺在床上,考虑之后要怎么办。

    从记忆里得知,这是一个历史上没有的朝代,在唐朝的时候拐了个弯,成了大梁朝。

    大梁建朝才到第二代皇帝。

    有些像唐朝,相对开放,对女性的要求没有后面几个朝代那么严苛。

    但律法规定,女性要在没有娘家,或者夫死的情况下,才能立女户独立出去。

    所以她要单独从时家分出去立女户不可能。

    至于单独跑路离开这里,更不现实。

    因为出远门是需要身份路引的。

    没有这玩意,一旦跑出去被抓住就是黑户,身份等同于奴隶,会被官方打成官奴送去发卖或者流放。

    特别是新朝建立以来,对各府的人口有要求,怕人口流失,各府对户籍管理的很严。

    还有一条很坑爹的律法,规定男子十八,女子十七如果都还未婚嫁,官府就会插手,帮助强婚配。

    如果不同意或者反抗就是违反律法,要坐牢的。

    现在她将近十六岁,离强行婚配只有一年多时间。

    想来想去,时卿落发现目前要解困局,就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嫁人。

    让时家选,肯定是从一个火坑跳到另一个火坑。

    时卿落从来不喜欢委屈自己。

    与其让别人操控自己的婚姻,不如她自己找个合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