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有一根一端粗一端细的木棒:学霸把跳D放在校霸

2021-11-19 15:38:18情感专区
他脸不红心不跳地回了座位上,放下帆布包,打开书本开始上课。

  上了大约20来分钟,米见写了张纸条过来:班主任说你回家了,家里的事处理好了吗?

  错愕地看了眼这位平时寡淡如

他脸不红心不跳地回了座位上,放下帆布包,打开书本开始上课。

  上了大约20来分钟,米见写了张纸条过来:班主任说你回家了,家里的事处理好了吗?

  错愕地看了眼这位平时寡淡如水的同桌,张宣回:谢谢关心,好了。

  米见看了看字条,收起来认真上课。

  ……

  周末,星期天下午。

  张宣拒绝了陈日升的打桌球邀请,打算直接坐公交车去红旗路批发门店。

  心有不甘,一心想着扳回一城的陈日升跟在屁股后面喊:“我现在有钱,刚从我爸那里骗了50块,狗日的,咱们来打一场啊,一桌定输赢。”

  50块?

  别说50,就算500,我现在都没心情跟你打,老夫马上就是有钱人了,马上就是富豪了,张宣暗暗自嗨一番,也是挤上了公交车。

  好巧不巧的,好死不死的,竟然在车上撞见了希捷,而且两人还挤在了一起,车上人挤人的,想要互相避开都不容易。(前文的希文改成希捷,没有理由,就觉得希捷好听些。)

  一不小心四目相对了,两人的视线也是迅速离开,太特么的尴尬了。

  不过他有些好奇,观这希捷的穿着和言行举止,家境应该不错才对,怎么还每次都来挤公交车?

  看看人家米见,同样是家境不错,但她父母每次都会来接送,然后一家三口一起散步走回去。

  可这位?外在条件不差的啊,她家人就一点不担心么?

  张宣此刻好想问一句:“您是有什么癖好吗?每次都一个人挤公交车?”

  不过也只是想想,他都懒得多事,心心念的记挂着衣服呢,谁还有这个闲情逸致。

  过桥时,有个大妈突然喊停车,司机说地不对不能停。

  大妈不爽,喊得很激烈,情绪失控到像死了崽一样的激烈,后来终于把司机弄火了,给猛踩一脚。

  急刹车,车停了!

  那个肆无忌惮骂骂咧咧的大妈直接撞到了扶杆上,在那里捂着额头哎哟哎哟喊疼。

  只是大家都跟着倒霉,踉踉跄跄的倒了一片,没准备地张宣都差点没站稳。

  而希捷更加不堪,直接倒了,还好巧不巧的,倒在了他脚上。

  张宣伸手扶她,感觉这妹子还挺软:“你没事吧?”

  希捷扫了他右手一眼,没说话,只摇头,借力站了起来。

  张宣涩涩收回右手,看了看鞋面,好心痛,叹口气说:“哎哟,你的嘴把我的鞋面弄脏了,我这鞋可花了8块钱买的呢。”

  听到这话,本来低着头整理衣服的希捷瞬间炸了,咬紧嘴唇想要瞅瞅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说出这话?

  难道我的嘴比你的鞋面还脏?

  你的破鞋值八块钱,我难道连8块钱都不如?

  只是她抬头瞬间,罪魁祸首已经不见了,第一时间就下了车。

  奚落一番学校里的天之骄女,张宣穿插一条小道,心情愉悦地跑步来到红旗路的服装批发门店。

  还没进门,他就已经发现店里挤满了人。

  其中什么样的人都有,但中年大妈面孔居多。

  甚至有些人,他还感觉熟悉,仔细一看,不就是城南公园遇到地那一茬茬摊贩么?辉嫂的姐们。

  此刻辉嫂正唾沫横飞地接待客户,红光满面的,手忙脚乱的,很是兴奋。

  他在门外站了大约20来分钟,就发现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出货了370件衣服。

  这速度,这走量,把他都吓到了!

  这时候辉嫂也终于看到他了,手一挥,就大声喊:“老弟你来得正好,帮我出货。”

  “诶,来了!”张宣一脸喜气地跑进去,熟悉了几分钟后,也是磕磕碰碰上手了。

  “张大妈,白衬衫50件,西裤50件。”

  “李婶,白衬衫120件,内衣80件,西裤100件。”

  “刘奶奶,白衬衫50件,休闲裤20件,背心20件。”

  …

  可能是夏天到了的缘故,白衬衫、西裤和休闲裤都很畅销。

  一下午,辉嫂在接待客户报清单。

  而张宣和孙福成就负责打包出货。

  阳云负责收钱管钱。

  后面千千放学来了,二话不说,也加入了出货队伍。

  这个样子一直忙碌到晚上9点,众人才慢慢停歇下来。

  顾不得全身大汗,张宣右手擦一把额头,就迫不及待地问:“嫂子,我们今天出了多少货?”

  辉嫂把本子掏出来,粗粗一算说:“今天我们累计出货6320件。”

  “多少?”张宣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敢置信地再问一次。

  “你没听错,就是6320件。”辉嫂把本子递给她,脸上全是激动的潮红,顾盼流连的神采就好像刚才那个那个了一样。

  显然生意太好了,好到出乎她的意料,好到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这成交量,太他妈的爆炸了,简直就是一炮而红啊!!!

  “好!”张宣咬合牙根,挥拳差点跳了起来。

  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文学


  高兴一阵,他才想起一个问题:“那昨天卖了多少?我们还有多少库存?”

  对于他的提问,辉嫂如数家珍,当即就说:“昨天卖了3210件,前天下午也买了几百块件,目前还剩12370件衣服。”

  听到三天就卖了一小半,听到才三天就卖了一万多件,张宣再也忍不住了,煽情地说:“发财了,咱们要发财了啊!”

  见他这么开心,大家都跟着开心。

  就连平时没有表情的面瘫孙福成,此刻脸上都是笑意。

  阳云建议说:“咱们先清账,完了我们好好喝一个。”

  千千插话道:“小叔还要回学校哩。”

  张宣手一挥,人生豪迈:“都这个点了,还回什么?不回了,今天值得庆祝,必须庆祝!”

  辉嫂笑着应声,“行,我给你班主任打个电话,就说你今晚有点事,明早回学校。”

  这时孙福成见女儿女婿准备关门清账,也是识趣地对外甥女说:“千千,走,陪外公去外边买下酒菜去。”

  父母挣钱了,父母挣大钱了,千千比谁都欢乐,听到外公这么说,一秒钟都没耽搁,就跟着出了门。

  “今天的营业额是55330元。”清点一遍,阳云率先报数。

  “55330元。”辉嫂数第二遍,确认金额正确。

  张宣在一旁听了听,马上就在心里算出一本大概的账:这5万5里面,自己占3万7左右,他们挣了1万7。

  而6320件衣服,张宣自己的拿货成本大约是1.1万左右,那就意味着自己纯赚2万6。

  比辉嫂两口子高出差不多一万的利润。

  要是8.3万件衣服全部卖完,自己大概能挣34.5左右,接近35万。

  想着这笔大钱,张宣很知足。

  这哥嫂明白瞒不住自己,所以清账的时候非常坦荡。

  而张宣也不是小家子气的人,有钱大家一起赚嘛,这才是共赢,这才符合所有人的利益。

  当即就笑道:“恭喜哥哥嫂子,要是按今天的火爆程度,把8.3万件衣服卖完,你们也是身家丰厚的有钱人了。”

  对于这个,辉嫂两人心里早就有一笔账,要是8.3万件衣服卖完,先不抛出任何开支,毛利润大概有22万左右。

  要是抛出开支,纯利润大概在19万接近20万的样子。

  一想到这个数字,两口子就乐呵呵的合不拢嘴。

  辉嫂笑说:“确实,托老弟的福,我们也成有钱人了。”

  阳云发出感慨:“还是你们两个有眼光,搁我,我是没这个胆子和决心的。”

  张宣摆摆手:“我也没想到嫂子的路子这么野,关系网撒得这么广,城南公园摆地摊的都来了吧。

  我看啊,估计现在整个邵市的服装商贩都知道嫂嫂的名字了,这叫一炮而红!往后呢,生意肯定是越来越好。”

  辉嫂也是这么认为,高兴之余又叹息道:“哎…,我现在不愁怎么卖这8.3万件衣服了,愁的是这批衣服卖完后,后续该怎么办,我估计落差会太大,怕自己接受不了。”

  说完,辉嫂酒目光灼灼地盯着张宣看,毫不遮掩地盯着他看。

  在她眼里,这老弟就是财神啊!是千万不能放跑了的。

  见媳妇这样赤果果表达心思,阳云也笑了,他们两口子都明白:往后想要挣钱,想要挣大钱,就得好好抱住老弟这条大腿。

  感受到两人的真切目光,感受到两人的低姿态,闻弦知雅意,张宣直接表态说:“我们是一家人,今后有这样的好事,肯定先想着哥嫂你们。”

  “好。”得到了明确态度,阳云满足的点了点头。

  这个晚上的菜不错,甚至奢侈,5个硬菜一个汤,有荤有素,一伙人关着门吃到肚子撑。

  这个晚上,张宣一觉睡到天亮,睡得很香,整个梦里都是钱,都是人民币。

  这个晚上,张宣兴奋啊,激动啊,差点落泪。

  心道从今天起,母亲和姐姐不要再吃红薯饭了,从今天老张家要翻身了。

  从今天起,我张某人再也不用接受人家寒碜的眼神了,车子,房子,票子,甚至女人,都不是梦。

  都不是梦!

  周慧敏都是我的!

  他在睡梦中大声呐喊!

  吃饱喝好睡足,一夜好梦。

  第二天,赶时间的张宣起了个大早,就着馒头、烧卖外加豆腐脑糊弄完早餐。

  他就对两口子说:“我看下次进货就定在月末吧,我模拟考完有几天月假,时间刚刚够。”

  “行,你赶紧回学校吧,最后时刻好好冲刺,考个好大学。这边的事情有我和你哥呢,你就放宽心啊。”辉嫂热情洋溢的,亲自送他到公交站台。

  “你们是我哥嫂,我当然放心,走了啊。”瞅见最早的早班车来了,张宣同两人挥挥手就上了车。

  …

  5天后,傍晚时分。

  辉嫂提着保温杯来了趟邵市一中,保温杯里装了一整只鸡,人参炖乌鸡。

  走廊上,把保温杯递给他,她看了看四周,低声说:“老弟,咱们这批货都卖完了,一件不剩。”

  望着成就感十足的嫂子,张宣笑道:“才哪到哪,不急,今后有得你忙。

  还有一礼拜就再次要动身了,你抓紧时间好好休息下吧,下个月5.8万件衣服要卖,你可不轻松。”

  见到杜双伶过来了,辉嫂点点头,“行,听你的,我回去就休息休息。你朋友来了,那我走了啊。”

  “好,慢点走,路上注意安全。”

  ……

  送走辉嫂,张宣转身就把保温瓶给了杜双伶:“我去叫永健,你去喊米见,我们假山汇合,趁汤还热不油腻的时候把它解决掉。”

  “嗯。”大庭广众之下,杜双伶轻轻应一声,满眼欢喜的进教室喊人去了。

  张宣赶到隔壁教学楼时,阳永健正伏在课桌上睡觉,嘿,这可是稀奇。

  这女人往日里都跟铁打的一样,从不会这么浪费时间的。

  就算读书天赋再好,从大山深处走出来的阳永健也会珍惜一分一秒,分秒必争。

  伸手推了推她的肩膀,见她眼袋肿肿的,就低沉问:“你这是怎么了,家里发生什么事了?”

  阳永健看一眼周边的人,起身跟他来到外边才低头说:“我最近老是做梦,梦见我妈走了,梦见她整天都在荒山野岭的孤坟上唱山歌。”

由于这书没有推荐位的,所以三月可能尽快多发点,早日到25万字上架。

  上架努力更一个月,到时候没任何起色,就会选择完本。

  要是有起色,能看到希望,就努力写下去。

  没办法,三月现实里过的很拮据的,房贷加身体原因,过的很累。

  写书目的就是为了挣点钱,挣不到也不谈情怀了。

  因为上本书已经谈够了。

  希望大家理解。

  之所以这么做,一是没推荐位了,二是收藏一直掉。

  与其挣扎,还不如痛快来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