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转过去趴着疼也忍着|鲜嫩的女同事呻吟视频

2021-11-19 09:24:12情感专区
陈叔达和李靖向李世民汇报查证结果:“陛下,我们已经查证过,这些供词上写的事情都是真的。”
  闻言,李世民大怒,命人把封德彝和宇文士及押到千秋殿,狠狠地骂了他们一

陈叔达和李靖向李世民汇报查证结果:“陛下,我们已经查证过,这些供词上写的事情都是真的。”
  闻言,李世民大怒,命人把封德彝和宇文士及押到千秋殿,狠狠地骂了他们一顿,然后不容他们分辨,又命人将他们关回去。
  第二天,李世民在朝会上宣布了太子被刺杀一案的处置结果:
  酆王李元亨居心叵测,害太子坠马深受重伤,又谋杀太子,罪无可恕,判死刑。
  杨淑妃被赐死,其两个儿子李恪和李愔贬为庶人,流放巴州。
  阴德妃被褫夺封号,打入冷宫,其子李佑贬为庶人,流放齐州。
  封德彝和宇文士及被罢免所有官爵,家财充公,赐毒酒一杯,其家人不能为官,不能踏入长安。
  其他涉案的人也得到了惩罚,至此,太子被刺杀一事尘埃落定。
  之后,李世民宣布了新的官员任命。
  长孙无忌改任为开府仪同三司;
  房玄龄被封为尚书左仆射;
  杜如晦被封为尚书右仆射;
  魏徵被封为侍中......
  其中,王庾因治理云州和医治太子有功,由中书侍郎晋升为中书令。
  因中书令属于宰相职,王庾成为了大唐开国以来的第一位女相,载入史册。
  ......
  新年伊始,李世民命人传旨,召见王庾和林郅悟。
  走在宫道上,林郅悟忍不住猜测:“小庾儿,你说陛下同时召见我们两个,是不是要跟我们说成亲的事?”
  王庾斜了他一眼:“你想什么呢?要说成亲的事也轮不到跟我们两个说。”
  对哦,应该跟他表兄或者表嫂说。
  林郅悟尴尬地笑了笑,又问:“那陛下找我们有什么事?”
  “你怎么这么着急?去了不就知道了。”
  “我当然着急了,我恨不得现在就是七个月后,然后把你娶回家。”
  王庾:“......”
  这哪跟哪?
  王庾不再搭理林郅悟,加快脚步往前走。
  “哎,你别走那么快啊,等等我。”
  林郅悟追上王庾,压低声音:“你知道表兄昨天送了什么给我吗?”
  “送什么了?”王庾很配合地压低声音问。
  林郅悟环视四周,见春花等人就在后面,便凑到王庾耳边说:“通房丫头......”
  “什么?”
  王庾停下脚步,目光在林郅悟身上来回逡巡:“你们两个昨晚......”
  “想什么呢?”林郅悟屈起手指,在王庾头上轻轻地敲了一下,“我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情?那个丫头我压根儿就没收,退给表兄了。”
  见林郅悟一脸坦荡的表情,王庾相信了他,继续往前走。
  “表兄为什么突然送个丫头给你?”
  迟迟没有听到林郅悟的回答,王庾扭头看过去,却见林郅悟满脸通红,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
  王庾更好奇了,推了林郅悟一下:“说呀!”
  “额......”林郅悟挣扎过后,飞快地在王庾耳边说了一句话。
  下一刻,王庾的脸也红了起来,她瞪了他一眼,再次加快了步伐。
  林郅悟又追上去,“哎,小庾儿,你别生气啊......”
  直到进了千秋殿,王庾都没有跟林郅悟说话,直接跟李世民说起话来。
  “二兄,你找我来有何事?”
  “坐下说。”
  李世民招呼两人坐下,然后缓缓说道:“我昨日召见了那些工匠,发现他们跟着林大郎学习了好几年都没有进益,我就想问问你们,到底是何原因?”
  “他们太笨了。”林郅悟脱口而出。
  王庾却道:“林大郎所造器械非同寻常,一般的工匠是学不会的,除非特别有天赋才能学会。
  “不过,还有一种方法能学会林大郎的才能。”
  李世民迫不及待地问:“什么方法?”
  “那就是让小孩子来学,因为小孩子学东西比较快,再加上他们年纪小,还没有接触过这一块,不容易受其他人的影响。
  “只要他们认真学,就能很快上手。”
  听了王庾的话,李世民思考了一下,征询林郅悟的意见:“林大郎,你觉得呢?”
  林郅悟故作深沉道:“要说学东西,当然还是小孩子学得快些,要我来教,我也宁愿教小孩子,也不愿教那些顽固不化的老头......”
  “好,那就这么决定了。”
  林郅悟吓了一跳,惊愕地看着李世民:“你......决定什么了?”
  李世民:“从今日起,你不用教那些工匠了,稍后我会挑选一批小孩子,以后你就负责教他们造武器。”
  “可是,我要成亲了,没时间教他们。”林郅悟全身上下都透着拒绝。
  李世民顿时沉下脸:“那你就别成亲了。”
  “......”
  林郅悟气得不行,咬牙道:“我教。”
  这时,王庾问道:“二兄,你是打算从皇室子弟中挑人吗?”

 文学

“不光是从皇室挑,也从勋贵大臣的子弟中挑。”李世民回道。
  王庾顺势提出:“那让太子也去学学吧,他小的时候总缠着林大郎教他做武器,而且他一向聪明,学东西很快。”
  李世民心想:太子是下一任储君,若是太子能学会林郅悟那一身的本领,将来定有助于强盛国家。
  于是,李世民同意了。
  ......
  七个月后,到了王庾和林郅悟成亲的这一天。
  李承乾趁长孙氏不注意的时候,溜到宫门口,对秦叔宝、李德謇等人说:“宫里成亲的仪式太繁琐了,又无趣得很,咱们学学民间的风俗,怎么样?”
  秦叔宝试探道:“太子殿下,您想怎么做?”
  “当然是......”李承乾“嘿嘿”奸笑了一声,然后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众人。
  李德謇一听,当即表示赞同:“好主意,就按照殿下的计划去做。”
  秦叔宝有点犹豫:“这样太为难林大郎了吧?万一耽误了吉时......”
  “想娶我皇室公主,自然要吃点苦头,好了,就这么决定了,你们去准备吧。”李承乾不容拒绝地说。
  秦叔宝没有办法,只好领着众人去准备。
  半个时辰后,迎亲队伍停在宫门口。
  李承乾大喝一声:“摆阵!”
  百余人身穿盔甲,手握兵器,在李承乾身后摆了一个军阵,摆完后,齐齐大吼了一声,震得地面微微摇晃。
  李承乾高声道:“林大郎,想迎亲就先过了我这个阵。”
  迎亲的人傻了眼:太子摆这么大的阵势,是不想平国公娶晋阳长公主吗?
  望着阵列前排的秦叔宝和李德謇等人,林郅悟皱起了眉头:“太子殿下,你来真的?”
  “那是自然,他们可不会让你。”李承乾抬起下巴,洋洋得意。
  林郅悟顿时犯了难,太子叫的这些士兵是宫中禁卫,各个凶猛无比,再加上秦叔宝和李德謇这些人,他就算是动用府中所有人,也打不过。
  二虎走过来,小声对林郅悟说:“主子别慌,太子就是说说罢了,今日是您和晋阳长公主成亲的大日子,他绝对不会伤您。”
  听了这话,林郅悟心中稍安,大吼一声,率领府中护卫冲向了宫门。
  没想到,那些禁卫下手毫不留情,三五招就把林郅悟的护卫给撂倒了,林郅悟也被李承乾踢了两脚,狠狠地摔在地上。
  “你......你们来真的?”林郅悟不敢相信地看着李承乾。
  李承乾面无表情:“我刚说了来真的,自然要算话。”
  “你......”
  林郅悟急了,爬起来再次冲向宫门。
  “等等——”
  这个时候,罗士信走了过来,对林郅悟说:“大郎,你到旁边去休息一下,我帮你。”
  话落,他往后喊了声:“摆阵。”
  数十名女子手持宝剑从人潮中走出来,威风凛凛地在宫门前摆开阵列,为壮气势,她们冲对面的禁卫齐齐吼了一声。
  禁卫:“......”
  李承乾一看领头的“女将军”是苏亶的长女,气势降了一半,再看她身后的女子都是平阳昭公主的娘子军,顿时没了气势。
  “进。”
  苏元娘大喝一声,阵列向前行进。
  李承乾慌忙后退。
  他这一退,后面的秦叔宝和李德謇等人也往后退,禁卫退得更快。
  又百姓不解地问:“太子怎么退了?”
  “你没瞧见率领娘子军的是苏府元娘吗?那可是未来的太子妃。”
  “噢,原来如此,难怪太子打都不打就投降了。”
  ......
  洞房花烛夜。
  林郅悟和王庾喝了合卺酒之后,又给自己和王庾倒满了酒。
  “来,小庾儿,今儿是我们的大喜之日,我们两个应该多喝两杯。”
  王庾很配合地与他碰杯,一口饮尽。
  林郅悟又继续倒酒。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吗?”王庾端着第三杯酒,突然问道。
  林郅悟端着酒杯碰了一下王庾的酒杯,仰头喝完,“当然记得,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你跟我是一个世界的人。”
  王庾笑了:“那是我在试探你呢,后来我们去参加了窦建德的宫宴,还一起喝了酒,你还记得吗?”
  “记得,当时你只喝了一杯就倒了。”
  “你也只喝了一杯就倒了,我当时想,你的酒量真差,一杯就倒。”
  “那是从前,现在我的酒量好很多了。”
  “哦,有多好?”
  “从前是喝一杯就倒,现在我能喝三杯,所以刚才在外面敬酒,我喝的全是水,一滴酒都没沾,嘿嘿,我聪明吧?”
  王庾伸手在林郅悟面前晃了晃:“你知道你刚才跟我喝了几杯了吗?”
  林郅悟一顿:“......啊,三杯了......”
  眩晕袭来,林郅悟抱着头使劲摇,想驱散醉意,却一头倒在了床上。
  王庾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个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