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在车子颠簸中进了她身体 车里挤进腿间律动

2021-11-19 08:48:05情感专区
深深地刺痛了肖恒的胸口。
  他甚至有一瞬间的窒息,感觉整个生命都在那一瞬间停止了。
  我不爱你……
  这句话叶洛洛说的那么简单,那么简洁,可是对他而言,

深深地刺痛了肖恒的胸口。
  他甚至有一瞬间的窒息,感觉整个生命都在那一瞬间停止了。
  我不爱你……
  这句话叶洛洛说的那么简单,那么简洁,可是对他而言,却像是一道惊雷,将他炸的粉身碎骨。
  “一点可能都没有吗?落落,哪怕一点点,你对我难道一点点的动心都没有吗?”
  “没有。”
  叶洛洛终于回过头来,眼底全是抱歉。
  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她以为以肖恒的骄傲会立马转身离开,可是他并没有!
  肖恒眼底的伤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长着,却又压抑着,那表情让叶洛洛的心口紧紧地拧成了一团,疼的有些过分。
  “肖恒,你别这样!死皮赖脸的跟在一个不爱你的女人身边祈求爱情,是最卑微的做法。你是肖恒,不管是肖音乐家,还是肖总,你都不该如此。为了一个女人,不值得。”
  “值不值得我自己清楚。落落,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残忍?”
  肖恒的眸子有些泪光闪烁着,猩红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叶洛洛。
  叶洛洛连忙别过头去说:“我一直都没心没肺的。爱上我这样的女人,注定你只能伤心到底。肖恒,别跟着我了,暗中也不行,我不想让我喜欢的人误会我脚踩两只船,行吗?算我求你。”
  这还是叶洛洛第一次说求这个字眼。
  她疼的半夜蜷缩在一起,冷汗打湿了衣衫的时候她没有说求,她感觉自己快死了,生命没指望的时候也没有说求,可是在看到曾经的恋人的时候,她居然求他放过她,别跟着她。
  肖恒的身子趔趄了一下,差点没坐稳。
  他看着眼前这美丽的女人,突然间哽咽了。
  “你求我?你居然为了要去另一个男人身边求我?叶洛洛,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是,我想要和我心爱的人在一起走完最后的路。”
  叶洛洛绝情的话让肖恒眼前一黑,差点昏厥,可是却又咬着后牙槽强撑着挺住。
  看到肖恒这个样子,叶洛洛不由得别过脸去。
  肖恒最终笑了,可是笑的比哭都难受。
  “如果这是你想要,我成全你。”
  说完,他最后看了一眼眼前的女子,那个从小就放在心尖上,刻在心田上的女人,一步一步蹒跚的转身,离开……

叶洛洛的手心已经血肉模糊,却紧咬着牙关没有开口,只是脸上凉凉的,好像有什么东西打湿了双颊,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心口的位置更是疼的有些承受不住。
  她连忙捂住了嘴巴,却依然有一丝血迹从她的指缝间流出,一滴一滴的滴落在脚下,鲜红的刺眼,却又因为黑夜的遮挡而失去了几分色彩。
  等着身体的疼痛缓和了几分之后,叶洛洛这才起身,朝着肖恒相反的方向走去,只是离开之前她对着空气冷冷的说:“照顾好他,如果可以,今晚就带他回国吧。”
  黑暗中走出一个影子,足以让叶洛洛看到他的存在,却依然没有暴露自己的样貌。
  他冷冷的说:“叶小姐,你真是个绝情的女人。这些日子以来,肖总为你所做的一切你都眼瞎看不到吗?如今你怎么舍得如此伤他?你永远都不会知道肖总为了你付出了多少。错过肖总这样的男人,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滚!”
  叶洛洛眸子微冷,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抬脚离开。
  后悔吗?
  或许吧。
  可是她真的没时间了……
  叶洛洛强撑着身子走了一段路之后,终于忍不住的剧烈咳嗽起来,那鲜红的血液从喉咙口一点点的溢出,却没有停止的痕迹。
  她整个人靠在墙边滑座在地上,努力的想要自己适应这种疼痛和无助绝望的感觉,可惜她还是适应不了。
  “叶小姐!”
  熟悉的声音让叶洛洛微微抬头,在看到眼前之人的时候微微的眯了一下眸子。
  “鲸鱼?你怎么在这儿?”
  对叶洛洛能够熟知自己的身份,鲸鱼倒是有些意外,不过还是赶紧说道:“萧韵宁小姐在医院见到你了,可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没办法和你相认,让我过来找找你,顺便看看你是什么情况?”
  韵宁?
  叶洛洛的眸子猛然锐利了几分。
  “她怎么会在这儿?”

 文学

  叶洛洛的眼神恍如出鞘的利剑,带着肃杀和冰冷,以及迫人的威压袭来,顿时让鲸鱼感觉如同见到了发怒的叶梓安一般,不由得楞了一下,下意识的说:“是我自作主张的把她带过来了,其他的恕我不能和叶小姐说。”
  “混蛋!”
  叶洛洛一脚踹在了鲸鱼的肚子上。
  鲸鱼怎么也想不到叶洛洛刚才看起来还那么的虚弱,如今这一脚却差点将他的五脏六腑给踹没了。
  他这才意识到叶家的人怎么可能真的柔弱无能?
  “叶小姐……”
  “别叫我!我哥现在还躺在病床上生死未卜,你居然挟持了他的未婚妻来这里!鲸鱼,你什么身份我最清楚不过,你能出现在这里说明有任务在身,你出个任务却拐带了我的嫂子,你是觉得叶家太好欺负了?还是觉得我哥现在是植物人没办法办你?我告诉你,别以为我现在病了,我要弄死你也不过是分分钟的事儿,不信你试试!”
  此时的叶洛洛霸气外露,直接震得鲸鱼有苦难言。

 

叶小姐,我不是,我……”
  鲸鱼真的要哭了。
  他有纪律,什么都不能说,如今被叶洛洛踹的这一脚简直要疼死了,他怎么就这么委屈呢?
  当初带着萧韵宁过来也是为了叶梓安,可是这话他现在不能说,也不敢说。
  叶洛洛看到他这副模样也不想为难他了,冷冷的说:“我在这边的事情不许告诉任何人,就算是韵宁看见我了,你也不能透露我的行踪。”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照我说的做!如果我的消息有一丝一毫被韵宁知道了,我保证可以让你这次任务惨败而归。”
  叶洛洛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成分,倒是把鲸鱼给惊了一下。
  他突然有一种错觉,或许叶洛洛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
  “叶小姐……”
  “走!你没见过我,也不认识我,懂?”
  叶洛洛的脸色严肃,鲸鱼顿时明白了。
  “是。”
  鲸鱼连忙离开。
  叶洛洛在他离开之后才瘫软了身子,疼的狠了,她只能跪坐在地上,任由着冰冷的寒气侵入身体却无能为力,终于眼前一黑,整个人陷入了黑暗之中。
  在她晕倒之时,一道人影快速的窜了出来,稳稳地接住了她的身子。
  寒气让方栾有些皱眉。
  怎么就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了呢?
  方栾的眼底划过一丝疼惜,左右看了看,直接抱起了叶洛洛快速的隐入了黑暗之中。
  肖恒走出去一段距离之后还是有些放心不下的追了回来,却没有看到叶洛洛的身影,只是在墙角的地方看到了一丝血迹。
  叶洛洛出血了?
  这个念头让肖恒的心瞬间揪了起来。
  “落落,叶洛洛!”
  肖恒快速的寻找起来,可是哪里还有叶洛洛的影子?
  他简直要后悔死了。
  叶洛洛说那些话他确实伤心难过,可是他不该就那么走开的呀。
  她的身体状况他最清楚不是吗?
  怎么就被她说几句就把人给扔了呢?
  现在可怎么办?
  落落去哪儿了?
  肖恒焦头乱额的寻找着,叶洛洛却被方栾直接带去了自己的住所。
  几年不见,叶洛洛出落得愈发好看了,只是那苍白的容颜和纤瘦的身躯却让人愈发的心疼了。
  方栾坐在床边,伸出手指轻轻地将叶洛洛落下的长发别在了耳后。
  当初那个十分耀眼的小姑娘已经长大,反倒是多了一丝柔弱之美,让人更加的倾心了。
  叶洛洛能够感受到一道视线在自己的身上游走,但是却醒不过来。
  她十分懊恼,最重要的时刻自己这身子居然不争气,真的是太郁闷了。
  方栾看了叶洛洛好久,见她都没有醒,这才起身走了出去。
  “方先生,白先生在书房等你。”
  管家看到方栾连忙毕恭毕敬的说着。
  方栾微微点头。
  “找个可靠的医生过来,给落落检查一下身体。我要知道最准确的身体报告。”
  “是。”
  管家连忙去照办了。
  方栾来到了书房,一眼就看到了白廷议。
  “你还好意思来我这里?”
  方栾冷哼一声,眼底对白廷议的鄙视和不满一点都不掩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