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O被开时有多疼 男友让我用嘴喂

2021-11-19 08:36:21情感专区
“砰!”玻璃碎裂的声音在此刻格外响亮,众人偏头望。

  只见女人一身白色的晚礼裙,下摆处被打碎的酒杯溅起酒红色污渍。

  脸上血色尽失,木讷第看着安暖的方向,瞳

“砰!”玻璃碎裂的声音在此刻格外响亮,众人偏头望。

  只见女人一身白色的晚礼裙,下摆处被打碎的酒杯溅起酒红色污渍。

  脸上血色尽失,木讷第看着安暖的方向,瞳孔倒映出安暖的身影。

  “哎呀,叶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旁边的人连忙拥上去,多好的献殷勤的机会,怎么能错过,“叶小姐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叶星辰牵强地扯出一抹笑意,平复好自己的心情,“我很好!谢谢!”

  脸上的笑意越发虚假,那双好看的眸底闪过几分狠厉,不易察觉。

  “谢谢大家来参加我和慕林深的订婚宴,刚刚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先去换身衣服。”叶星辰朝着众人笑了笑,声音温柔且蛊惑,“先失陪一下。”

  精致的脸庞敛着笑意,挺直背脊,像只高贵的白天鹅。

  转身离开的瞬间,视线扫过安暖,眼底闪烁的嫉妒和狠厉显而易见。

  叶星辰颔首往另一边的休息室走去,脑海里都是安暖的那张脸。

  这人简直太像了!

  几乎一模一样,绝对不能让慕家的人知道她的存在!

  ......

  “暖暖,她是不是和你有什么仇?”秦贝贝瞥了眼刚刚那女人的背影,扭头问道:“那眼神怎么像是要杀了你一样?”

  安暖心思不在这里,努力地在人群里找顾墨深的身影,随口敷衍道:“别胡思乱想,r国我根本就不熟悉,根本就不认识什么人!”

  服务员端着酒从身旁路过,沈慕辰随手端了杯酒,倒是笑着调侃安暖几句,“这话说得有道理,不过估计人家是嫉妒暖暖的美貌!”

  秦贝贝啧啧两声,沈慕辰这话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

  就安暖这张脸,走到哪里都得得罪不少的女人,引来妒嫉必不可少。

  沈慕辰喝了一口杯里的酒,视线打量着安暖,出声,“暖暖,你是不是听说慕林深和顾墨深很像,特地过来找他的?”

  “你知道这事?!”安暖的脸色瞬间严肃,两人矫情淡泊,没好多问。

  沈慕辰端着酒,找了个僻静的位置坐下,安暖和秦贝贝也跟了过去。

  安暖视线焦灼,心里更是七上八下,“沈慕辰,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杯子里的酒被他一饮而尽,仰头笑了笑,“我能知道什么?”

  知道的话就不会跟着过来了,他不过也是对这慕林深有所猜忌罢了。

  几乎从来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的慕家少爷,在顾墨深失踪后不久。

  就传出慕家和叶家联姻的传闻,照片上的慕林深和顾墨深一模一样。

  他倒是也想知道这个人究竟是不是顾墨深!

  安暖拧眉,低眸思索一瞬,随即起身朝着叶星辰消失的方向走去。

  “暖暖,你去哪?”秦贝贝快步跟上,还喘着粗气。

  “找人!”安暖丢下两个字,提着裙子快步离开。

  望着安暖的背影,秦贝贝微微蹙眉,掏出手机发了个短信。

  想必今天这场订婚宴是有得闹的,她还是得做点准备才好。

  不然她和安暖今天定然会在这场宴会上弄得颜面尽失,就叶家那些手段,至今她都还记得!

  ......

  叶星辰回到休息室,看着镜子里自己苍白的面容,像鬼一样!

  双手撑在梳妆台上半天回不过神来,那个女人为什么和sun一样?

  她慌慌张张地拿起桌上的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嗓音颤抖得厉害,“慕妤婕,你......你在哪里??”

  “在来你订婚宴的路上啊!”慕妤婕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握着手机,心下诧异,“干嘛慌慌张张的?慕林深太丑?”

  背脊漫不经心地靠在椅子上,车内的音乐悠扬,和着音乐的节奏,手有一下没一下地叩着方向盘。

  微微上挑的眉眼间透着几分不屑,对电话那头的女人有几分恨意。

  平城是r国最繁华的城市,却有两个截然不同的慕家。

  慕妤婕和慕林深同样姓名慕,却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关系。

  慕慕妤婕出生于催眠世家,是催眠大师慕言辞的亲孙女,而这是那个慕家相比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r国不像其他国家,这里是一个专门靠权势说话的国家,钱当然也是回事,但真正掌控一切的往往是权。

  而这慕林深所在的慕家才是真正的权势之家,掌握这整个平城,甚至是大半个r国的权势和经济命脉。

  几乎没有人能够与之抗衡,但几年前的一件事却让慕家开始动摇。

  各方势力虎视眈眈,随时准备给慕家致命一击!

  但是这个慕家却尤为神秘,尤其是这个慕林深竟来多年来从未露面。

  今天是头一遭,就连网传的照片和资料也全都无迹可寻。

  “不是!”叶星辰紧紧地攥着手机,心跳极快,回头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身后,见没人才低声开口道:“你猜我看见谁了?”

  慕妤婕开了免提将手机扔到副驾驶,视线落在前方,轻呵一声,眼底划过一抹不屑,“除了你未婚夫还能看见谁?”

  这人是故意来她面前炫耀的吗?谁不知道慕林深权势了得?

  如今她叶家得势,想必都快被那些巴结的人,把门槛都踏破了。

  “不是!”叶星辰嗓音压得极低,生怕让人听见,“我看到叶安熠了!”

  “呲——”慕妤婕一脚刹车踩到底,车轮和地面得摩擦发出刺耳又尖锐的声音。

  慕妤婕的头重重地撞击到方向盘上,脸上毫无血色,“你说什么?!”

  “我说我看见叶安熠了!也就是你说的sun!”叶星辰的心脏剧烈跳动,整个人控制止不住地颤抖,再厚的粉底也挡不住仓惶。

  慕妤婕一瞬间失神,嘴里呢喃着,“不可能...不可能啊!”

  她明明就已经死了!那个人明明就向她保证过的,死了就是死了!

  “什么不可能啊!我现在怎么办???”叶星辰慌得不行,手心冷汗直冒,几近崩溃,“她现在就在哪里!她肯定是回来找我们报仇的!”

 文学

慕妤婕阴沉着脸,手紧紧地攥着方向盘,心跳久久不能平静。

  电话那头传来叶星辰崩溃的声音更是打断她的心虚,她平复好自己的心虚,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开口道:“你先别在这里胡言乱语,死了的人就是死了!绝对不会再活过来!”

  慕妤婕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人的脸庞,那个和sun一样的女人!

  会不会是她来了平城?慕妤婕心头各种想法闪过,拨通另一个号码。

  通话铃声响了许久才被接通,那头的声音低沉,“有事?”

  “那个女人是不是真的死了?!”慕妤婕屏住呼吸,听着那头的声音。

  沈慕辰接过电话,朝着秦贝贝微微点头,“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秦贝贝礼貌性地点点头,勾唇笑了笑,“嗯,好。”

  话音落,沈慕辰拿着手机朝着另一边走去,秦贝贝的眸底幽深。

  紧接着她的电话也响了起来,她随手接听,嗓音慵懒,“喂?”

  “回来了也不和我说一声?”电话那头的声音低哑,带着几分仓冷。

  压迫感十足,秦贝贝顿时只觉得周遭一阵阴寒之气。

  秦贝贝咬了咬唇,深吸一口气,“关你什么事?!”

  突然,对方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低嘲一声笑出声,“秦贝贝,你都把我手底下的人给叫过去用了,还说管我什么事?”

  女人都是这样翻脸比翻书还快?不近人情的?

  秦贝贝也不低头,紧紧地攥着手机,压低声音:“这次算我欠你的!”

  “行,你可给我记牢了!”男人的声音好听,“这次是你欠我的!”

  那头的人将电话挂断,秦贝贝才觉得周身的压迫感瞬间减少。

  长舒一口气,收起手机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想必此刻的她脸色应该差到不行,那个男人还真是恐怖如旧!

  ......

  安暖提着裙子路过一个休息室,门虚掩着,正当安暖路过的时候。

  休息室里传出一阵女人暴怒的嘶吼声,女人压低声音再打电话。

  隔了太远,具体再说些什么听不清楚。

  安暖纤细的手提着裙摆,楼道里的暖气淡了些,手心微微发凉。

  这个不是刚刚出现在楼下的那个女人吗?对自己带着几分恶意?

  传闻中叶家的掌上明珠,和慕林深订婚的女人?

  现在她一个人在休息室,那顾墨深去哪里了?

  安暖管不了这么多了,提着裙子小心翼翼地往下一个地方去找。

  “你是谁?!你怎么在这里!”一道凌厉的女声从身后传来。

  安暖心下没来由的一慌,脚下的高跟鞋一歪,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都朝着地上重重地砸去。

  身侧的门被突然拉开,就在安暖要和地面来个亲吻的瞬间,被一只有力的手臂稳稳接住,瞬间落入一个温热的怀抱。

  心脏就快不受控制地跳到嗓子眼,安暖紧闭着双眼睫毛微颤。

  想象中的痛感并没有袭来,她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男人精致的脸庞。一眼即万年。眼眶就这样不争气地红了,安暖突然鼻头一酸。安暖伸出双臂环住男人的脖子,满腹委屈倾巢而出,“老公,我终于找到你了......他们......他们都说你死了...我好想你。”

  男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究竟是个什么情况,怀里女人的哭声越来越大。

  明明这个女人他都不认识,他的心在这一瞬间却疼得厉害!

  像是被人生生剜了一刀,眼眶莫名地红得厉害......

  叶星辰从休息室推门而出,只见那个和叶安熠一模一样的女人被慕林深搂在怀里。慕妤婕就站在不远处,诧异地看着慕林深。

  此刻,众人各怀心思。

  终于是叶星辰先开了口,打破这个僵局,她抿着唇,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场景,眼眶泛红,声音较弱地开口道:“阿深哥哥,这个女人......是谁啊?”

  慕林深让安暖自己站好,仔细寻觅着她带来的熟悉感,目光饶有兴致地在安暖的身上来回打量,清了清嗓子,淡淡道:“不认识!”

  安暖诧异地瞪大眼睛望向男人,不敢相信那几个字是他说出口的。

  不认识?怎么可能?!

  这个男人身上淡淡的香气都和顾墨深如出一辙,她怎么可能认错?

  慕妤婕愣愣地站在不远处,看向慕林深的眼神力尽显错愕。

  这人是慕林深?怎么会和顾墨深长得一模一样?

  眼前这个和sun神似的女人叫慕林深老公?难不成这女人是安暖?

  慕妤婕的心下乱成一团麻,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突然,安暖抓住慕林深的右手手臂,动作极快,顺势一个用力就将西装袖子给推到手肘处,里面的白色衬衣袖口被扣住。

  袖口卡在小臂处,纹丝不动!

  顾墨深的手臂曾经受过枪伤,这是能证明这人就是顾墨深最好办法。

  安暖急得快要哭出声,下一秒,手被男人紧紧拽住,“你要做什么?”

  冷冰冰的声音,氤氲着几分怒意,安暖拽着男人的衣角不愿意松开。

  紧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叶星辰上前一把将安暖拉开,暗里使了不知道多大的劲儿,站到慕林深的身侧,挽上男人精壮的手臂,柔柔弱弱地开口道:“阿深哥哥,今天是我们订婚的日子,不要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坏了心情?”

  慕林深偏头,视线落在安暖的身上,女人红着眼眶,双手紧紧地攥着自己的裙摆,如同一个误入凡间的天使。

  他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像是狠狠地扎进了心里,再也无法消逝。

  叶星辰注意到了慕林深的视线,眼眸深了深,“阿深哥哥,很多宾客都在等着我们呢,我们先下楼去吧?”

  简单的一句话,此刻却像是在提醒慕林深该有的不该有的心思都不能动,今天过后他们才是平城人尽皆知的良配!

  慕林深嗯了声,携着叶星辰一齐朝着另一边走去。

  安暖看着男人高大的身影和女人娇柔的身段相互依偎,喉咙哽咽。

  即将落下的眼泪仰头憋了回去,心里长舒了一口气。

  她会难过会心痛,证明这人不会是别人,慕林深就是顾墨深!

  不论现在情况多么糟糕,至少值得庆幸的是他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