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公司的公用性奴莹莹 噗嗤噗嗤囊袋拍打小屁股

2021-11-19 08:33:59情感专区
发髻打理的一丝不苟,头上还插着两根银簪子。

  这一大家子正是小崔氏的母亲、哥哥夫妻两,还有弟弟。

  小崔氏的母亲邹氏昨天听闻了消息,是整夜都没睡,越想越肺火旺盛,一夜

发髻打理的一丝不苟,头上还插着两根银簪子。

  这一大家子正是小崔氏的母亲、哥哥夫妻两,还有弟弟。

  小崔氏的母亲邹氏昨天听闻了消息,是整夜都没睡,越想越肺火旺盛,一夜过去,嘴巴里都冒出好几个火炮,恨不得昨天就来,这估摸着时间,一点没耽搁的就催着家里人过来。

  她的儿媳妇温氏人如其名,性子温和,模样娇柔,说起话来,也是细声细语。

  她走上前一把扶住邹氏,另一只扶上邹氏的后背安慰道:“娘,你别太动气,横竖咱们一家都来了,这没有坏消息就是好消息。”

  “娘,柔儿说的对,你别着急,我这就去敲门!”

  她的大儿子崔胜是一个高高壮壮的小伙,是小崔氏的大哥。

  她的弟弟崔利忍不住的跺跺脚,秋天了,早晚有了温差,这一大早的,丝丝寒意穿透了衣物,着实又些冻人。

  “我去敲门!”他也有着不耐烦了。

  邹氏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尽量缓和下来,她深深的望了一眼王家大门:“快去!”

  王家院里,崔氏已经醒了,这小崔氏在她眼里,此时还是昏迷不醒的,这几日家里都快乱套了,这让多年没有操持过家务的崔氏,感到了劳累。

  老三媳妇丁氏是个滚刀肉,你不叫,她是不会起的。

  她把老三的房门拍的啪啪作响:“啊呸~老三媳妇,你个懒婆娘,倒是娇贵,擎等着婆母来打水伺候你梳洗呢?”

  拍了半天,房间里也没有个动静。

  她气的牙痒痒的,忍不住破口大骂:“还能喘气不?老三,你个完犊子的玩意,咋的,一家子想白吃白喝呢?啥也不想干!”

  “我告诉你,再不起,今天一天都别想吃饭了,让你媳妇滚回娘家去,咱家养不起,也养不了少奶奶!”

  老三两口子正睡得香呢,被崔氏的拍门声吓了一激灵,哆哆嗦嗦。

  夫妻两双双对视一眼,下意识的屏住呼吸,注视着房门口的位置,可崔氏能放过他们吗?他们紧张的不好大喘气。

  两人不约而同的在心里哀嚎着,王老三是因为这几日都在做秋收准备,而觉得辛苦,往年这些事情都是他大哥操持,他就在后面跟着磨洋工而已。

  丁氏是因为这几日家里几乎所有的事情都堆积在自己身上,她是真的累了!

  丁氏不情不愿的穿起衣服,一股冷气顺着被子的缝隙钻进她的身体里,她打了一个哆嗦,她觉得有些生无可恋,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己的丈夫,都是这个冤家的错。

  崔氏趴在门上,听着屋里零星的动静,骂得更欢了。

  “这也干不了,那也不想干,那粮食能白给你们吃?我告诉你们,爱干不干,我还省粮食了呢!”

  “赶紧断气拉倒,天天白吃白喝的,快死去吧!”

  崔氏的言语可谓恶毒,王鹑听着顿时烦躁不已。

  “娘,你能不能消停点,我一天天的累的半死,还不算干活,那我算什么?”

  听着自家儿子反对的吼叫,崔氏更是不解气,把门拍的更响了。

  “大老爷,大太太,老妇人给你们打水了!”

  她就是故意的,故意要臊臊老三夫妻两个。

  丁氏小步的走到房门口,回头看了眼王鹑,硬着头皮打开了房门,结果不出意料,迎面而来的就是一个巴掌,她下意识的躲了起来。

  崔氏正拍打着房门,一个没注意,给闪了一下,而且因为拍门的力气过于大了,没稳住,摔倒在地上。

  这下可捅了马蜂窝,崔氏一骨碌爬起来,就上开始挠人。

  丁氏只能往屋里跑,王老三正站在地上穿着衣服呢,看见他娘追着他媳妇,他连忙跳到炕上,他才不想参扯进去。

  “啪啪啪~”

  王满仓天还没亮,就提着粪篓去官道上捡粪去了,王鹰还以为他爹回来了呢!

  打开门一看,就是他岳母的青色的脸庞,他紧张的抖了一下。

  “娘,您怎么来了?”

  “呵,你说呢!”邹氏直接绕过他,冲着自己女儿的房间走去。

  王鹰看着她面色不善的样子,又听着西厢房的动静,简直头都大了。

  他站在院子里,高喊道:“娘,我岳母和大舅子来了!”

 文学

崔氏听着这话,上的动作一顿,她忙整理起自己的衣服。

  呆会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呢!

  邹氏带着儿媳妇来到小崔氏的房间里,看着面色苍白的女儿,她心如刀绞,眼泪不听使唤的流了下来。

  “我可怜的闺女呦,这可受了大罪了!”

  “娘,你别哭了,妮儿还睡着呢,可别吵着她了!”王鹰听着丈母娘撕心裂肺的哭声,忙上前阻止。

  “昨个夜里,妮儿难受了半晌,刚睡下没一会会!”

  “醒了?”崔氏正好进来,忙不迭的问道。

  “嗯,醒了,昨个夜里醒了的,我就没去劳烦娘你了!”王鹰口气不顺,板着个脸说道。

  崔氏一听,暗到坏菜了,又觉得别扭,她知道儿子这是知道了自己的作为,对自己不满意了。

  她声音放低,语气缓和:“这有什么不能叫的,娘还能起来给妮儿做些吃的!”

  崔家人听了这话,脸色都缓和下来,还算顾着体面!

  “大嫂,来的时候怎么不打声招呼?”崔氏使唤花儿去让丁氏烧水添茶。

  邹氏捂着胸口:“昨个得了信,你大哥托人赶紧打听,也只是知道妮妮这丫头怀着身子干活摔倒了,我和你大哥整夜都睡不着!”

  “这死丫头,都多大的人了,还一天天的毛毛躁躁的,愁死个人了!”

  崔氏讪讪,不敢搭话,心里恼怒的很,现在小崔氏已经醒了,她再也没有会胡说八道了。

  她有些暗恨,自己等了那么久才去找人,找大夫,这个妮儿真是命大!

  只是眼下还得哄着自己的娘家人,哄着妮儿,自家的肉得烂在锅里。

  “妮儿还睡着呢,大嫂,咱们去我屋里吧!”崔氏热情的邀请到。

  邹氏也觉得人是多了点,便点点头。

  崔氏在后面眼神晦涩的回头看了一眼炕上。

  崔家哥俩把王鹰堵到后院,询问着前因后果!

  王鹰实话实说,他现在对这个家,也没有什么想法了,对他娘,也实在是失望至极。

  崔家兄弟一听,捏紧了拳头,崔利邦邦就是给了王鹰两拳。

  崔胜冷眼看着,又拦住闹腾腾的兄弟,拍了拍王鹰的肩膀:“干啥呢,这能怪你姐夫吗?”

  他常年杀猪宰牛的腕力自然有力,弄疼了王鹰,王鹰暗自叫苦。

  嘴里说道:“都怪我,都是我没照顾好她姐姐,小利打得对,我都想给自己挖个坑埋了!”

  “妹夫呢?”邹氏来了这么久也没看见王满囤,神色有些缓和的问道。

  “啊?”崔氏面不改色的撒谎道,“他这个人闲不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估计是去捡粪去了!”

  “这样啊!那挺好。”

  其实是王满仓不放心,大半夜的睡不着,直奔县里,去找王曜去了。

  只是现在王鹰大概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她就更不能说了。

  “啊,昨天来人也没说明白,妮儿是咋摔的?大夫怎么说的?”邹氏接过儿媳妇递过来的热水,喝了一口,催促的问道。

  崔氏睁着眼睛说瞎话,还是那万年不变的说辞,她压根不会想到老大两口子现在的心思已经不在这个家了,他们有了别的想法了。

  ……

  小崔氏醒来,整个人感觉轻飘飘的,但总体还是觉得比昨天好多了。

  一睁眼,她就发现她娘正眼睛不眨的看着她。

  她突然哭的委屈,嘴角嗫嚅的哆嗦着:“娘?”

  邹氏等了一早上,饭都吃了,她女儿还是不醒,要不是王鹰再三保证,她都要让儿子去找大夫了。

  邹氏打量着女儿,面色微白,语气虚弱无力,头发被汗珠打湿了,整个人狼狈不堪。

  “你这个死妮子,是要吓死我这把老骨头!”邹氏声腔里带着哭音。

  随即又呸了三声,可能觉得有些字不合适。

  “呜呜~”小崔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她嫂子用帕子给她小心翼翼的擦着,又给她的脑袋下垫了一个枕头。

  “快别哭了,你还怀着身子呢!”

  “就是,你看花儿都长成大姑娘了,你还不跟个小孩似的,你说你,不知道自己身体啥情况啊,一天天就知道逞能,那鸡呀,猪呀的,离了你它不能活了,家里没别人了?”

  邹氏对崔氏指派的活计有些不满,都是嫡亲的姑侄,怎么就不心疼心疼。

  “娘,不是的……”小崔氏抽噎着说道。

  崔氏一听,打了一个灵,赶紧拦住话头,她放柔了声音:“妮呀,你饿不,想吃点啥,娘去给你做去!”

  小崔氏像是没听见似的,眼巴巴的看着她娘,嘴角蠕动。

  邹氏一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