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丁字裤摩擦h 被黑人玩到失控的番号

2021-11-19 08:23:16情感专区
“你难道不想我?”

  “想。”沈敬尧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那你还要歇息!”

  “你不是日夜赶路,累了吗?”

  岳思言抱

“你难道不想我?”

  “想。”沈敬尧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那你还要歇息!”

  “你不是日夜赶路,累了吗?”

  岳思言抱住沈敬尧的脖子,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沈敬尧身上,“好像也是。”

  岳思言靠在沈敬尧肩膀上,轻轻在他耳边说道:“那我们歇息吧。”

  柔柔的气息喷洒的颈间,温软的身体紧紧的贴着自己。

  “岁岁,我后悔了。”

  “嗯?”

  岳思言如果知道代价是一夜不能睡觉,当初绝对不会去招惹沈敬尧。

  第二天。

  今日是启程回京的日子,底下的官员都很奇怪。

  昨日沈大人明明交代了一早出发, 怎了临到出发又改成了下午呢?

  有几个脑子灵活的官员,偷偷塞了几锭银子给驿站的下人。

  “昨日,沈大人房间里有个姑娘。”

  官员都是些聪明人,立马明白过来。

  “是个什么样的姑娘?”官员又塞了几锭银子。

  “小家碧玉类型的。”

  那两人也不知道是什么类型的,只是靠着自己的猜测就想到然的认为是个小家碧玉型的。

  沈大人原来也有些故事的。

  一个月以来,沈敬尧油盐不进,陆州的官员想打通些关系都不行。

  现在知道了沈敬尧说的“喜好”怎么可能放过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眼下离出发还有两个时辰,几个知道内幕的官员一合计,急忙吩咐人去买几个小家碧玉的姑娘来。

  这样一来,在沈大人这边的关系就算通了。

  几个官员美滋滋的想道。

  昨夜累坏了,几乎是一宿没睡,岳思言直到中午才起床。

  “醒了?要不要吃点东西?”

  和神色萎靡的岳思言想必,沈敬尧倒是显得神清气爽。

  “衣冠禽兽。”

  岳思言用枕头狠狠砸向沈敬尧。

  沈敬尧接住枕头,“嗯,我是衣冠禽兽。”

  沈敬尧将一套衣服拿到床边,“这次出行,没有带侍女,你若是穿女装未免有些奇怪。”

  “还是穿我的衣服,好吗?”

  沈敬尧拿的是一套月白色,领口袖口绣着竹子花纹的衣衫,虽是男子式样,倒也好看。

  “好吧。”

  岳思言穿好衣服,将衣袖挽好。

  “一会你先上马车。”

  沈敬尧理理岳思言的碎发,“本来是今日一早出发的,现在的话恐怕晚上也要赶路了。”

  “委屈我们岁岁了。”

  岳思言撅嘴,“暂且原谅你。”

  午后。

  沈敬尧在前面和陆州官员告别,岳思言悄悄遛上马车。

  “这些时日多亏了沈大人的照顾,我们陆州的一应问题迎刃而解。”

  “是啊是啊,沈大人雷霆手腕,让我等佩服不已啊。”

  “诸位大人过奖了。”沈敬尧客套道。

  “沈大人,”一个官员悄悄说道:“我给您准备些特产,已经在马车前面等着您了。”

  “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官员在说话的时候,沈敬尧分了一小会的心,用余光看了看岳思言有没有上马车,没有注意到官员语气的异样。

  “多谢。”

  沈敬尧走到马车前,几个婢女打扮的女子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

  “沈大人,舟车劳顿,这几个婢女,是送给您路上伺候的。”官员谄媚的说道。

  “砰——”

  马车里传来声音。

  官员愣住,看向马车。

  “沈大人,这是......”

  “可能是猫吧。”

  “沈大人还养了猫啊。”

  沈敬尧没有搭话,正色道:“我此次来陆州,是陛下指派,做的也都是分内之事,回到京城我也回将几位大人的政绩如实禀告。”

  “这种不入流的手段,”沈敬尧冷冷的目光扫过几个人,“少在我面前用。”

  “是是是。”几个人忙不迭的应道。

  其中一个不怕死的问道:“大人可是不喜欢这种类型?不如我......”

  “砰砰——”

  沈敬尧眼神更冷了,“滚!”

  说完,转身朝马车走去。

  “公子,你什么时候养的猫?”裴照奇怪道。

  沈敬尧没有搭理他,迅速的上了马车。

  “岁岁,我也不知道.....”

  “哼!”

  沈敬尧握住岳思言的手,真诚的说道:“岁岁,我真的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做。”

  岳思言凶巴巴的掐着腰,“说!是不是你和他们一起找过别的姑娘,所以才会这样!”

  “我只找过你这一个姑娘。”沈敬尧只天发誓,“我要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就让我在战场上被......”

  “闭嘴吧!”

  他要是说什么被雷劈死,岳思言还能听着。

  但是说在战场上......

  岳思言想想就觉得害怕。

  “相信我了?”

  岳思言靠在沈敬尧的怀里,绞着手指,“我没有不相信你。”

  只是想新仇旧恨一起报了。

  “砚之。”

  “嗯?”

  “困了。”

  岳思言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

  “睡吧。”

  沈敬尧拿出准备好的毯子,披到岳思言身上。

  马车走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傍晚时到达一个小镇。

  岳思言出去散步,沈敬尧本来是陪她去的,但是公务上出了点小问题,只能岳思言自己去。

  “别走远。”沈敬尧不放心的叮嘱。

  “知道了,你说了好多遍了。”

  镇子不大,但是晚上的人还是很多的,尤其是集市,很多小摊贩。

  岳思言吃的饱饱的,回去的途中还看见有一位木匠在卖手工。

  “这个弯刀好可爱。”

  木匠手艺很好,普普通通的弯刀也做的让人爱不释手。

  “姑娘喜欢就带回去吧,我雕的东西, 周围的小孩都喜欢。”

  岳思言看来看去,十分满意,爽快的付了钱。

  回去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岳思言偷偷看了看,沈敬尧还在和一群人商量什么事。

  不想打扰他,岳思言自己打着宝贝木刀回房间。

  “吱呀—”

  “嗖—”

  利器划破长空的声音传来。

  岳思言一惊,立马绷紧心中的弦,躲开那人的攻击。

  对方武功比自己高出不少,只是天太黑,看不清面貌。

  岳思言知道双方实力悬殊,只求自保,处处避让锋芒。

 文学

对方看出她的意图,招数愈加凶猛。

  “砰——”

  沈敬尧听见声音赶来,将对方一招制服,踹出好远。

  “岁岁?伤到没有?”沈敬尧紧张的问道。

  一会的功夫,后背的衣衫已经全湿了。

  “公主殿下?”

  地下那人发出疑问。

  这个声音?

  有人点了烛火,岳思言总算是看清来人的面貌。

  “裴照!?”

  ......

  “事情就是这样,公子,殿下,你们打我吧!”

  原来,今日沈敬尧去处理公务,裴照发现有个身影鬼鬼祟祟的在沈敬尧门口徘徊。

  起初,也没有在意,但是就在刚刚,那个人又出现了,手里还拿着刀。

  再加上那人的脚步轻盈,一看就是习武之人。

  裴照几乎是一瞬间就确定了。

  是刺客!

  是想埋伏在房间暗杀公子的刺客!

  裴照想都没想拿着箭就冲上去了。

  “殿下,我错了。”

  裴照低着头说道。

  岳思言都无语了。

  “我说你能不能动动脑子,我连你都打不过,还刺杀你家公子?”岳思言气笑了,“你有病还是我有病?”

  “我错了。”

  “下去吧。”岳思言将其赶走。

  岳思言知道,裴照说的是真的。

  刚刚在打的时候岳思言就奇怪,对方明显是想将自己生擒,而不是置于死地。

  本来以为是想抓住自己去威胁什么人,没想到是个乌龙。

  岳思言恨恨的说道:“你从找的裴照这么傻的侍卫?”

  “我也在想。”

  这下好了,大家都知道荣安长公主从京城千里寻夫来了。

  京城。

  “回宫吗?”

  岳思言摇头。

  沈敬尧又问道:“想去哪里玩?”

  岳思言摇头。

  沈敬尧奇怪,“那我们岁岁是想去哪?”

  岳思言双手攀上沈敬尧的脖子,“公子,岁岁近日在宫中住烦了,你陪我去公主府住好不好?”

  沈敬尧眼神,从诧异,到不敢相信,再到惊喜。

  “岁岁,你说真的吗?”

  “砚之,我有没有说过,我很想你,很想。”

  沈敬尧抱住岳思言,双臂收紧,“我知道,岁岁,我也想你。”

  到公主府已经是晚上了,这一夜,岳思言又没睡成觉。

  城防营的将士惊奇的发现,将军从陆州回来之后,人变得和善了,笑容也变多了,大家都很是好奇,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后来也不知道是谁透露,公主殿下终于松了口,将军情场得意了,心情自自然而然就变好了。

  这天,副将来邓昆给沈敬尧送请柬。

  “将军,我闺女满月,您要是有时间,还请来参加。”

  沈敬尧惊讶,“这么快就满月了?”

  憨厚的男人脸上流露出幸福的笑,“是啊,小小软软的,特别可爱,我们家臭小子不知道可爱多少倍。”

  “将军,您和公主殿下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

  沈敬尧先是一愣,继而说道:“女子生产不亚于从鬼门关走一遭,还是算了。”

  “算了?”邓昆惊讶,“不要孩子怎么可以?”

  “有何不可?”沈敬尧反问道:“我娶她不是为了孩子。”

  “但是传宗接代怎么办?将军您家里不是只有您一个孩子吗?”

  沈敬尧微微笑道:“她们家有皇位要继承,不是我们家。”

  岳思言本就不算强健,又受过伤,伤及根本。沈敬尧不愿那岳思言的健康去换一个孩子。

  只要他们两个在一起,就够了。

  请帖沈敬尧拿回了家,顺手放到了书房,准备到时候去送上一份贺礼。

  “咚咚咚——”

  不等里面的人回应,岳思言直接推门而入,“干什么呢?”

  “过来,”沈敬尧抱着岳思言坐在自己腿上,“看公文。”

  岳思言看了一眼,吐舌,“好无聊,我都看不懂。”

  “找我有事?”

  “没事才找你的。”岳思言看到一旁的请柬,好奇道:“这是什么?”

  “有人要成亲吗?”

  “不是,”沈敬尧打开请柬递到岳思言眼前,“一个下属的孩子满月,是个女孩把他开心坏了,邀请我去喝满月酒。”

  这么一说,沈敬尧突然想起来,这个下属的儿子满月的时候,也没办满月酒。

  “我可以去吗?”岳思言期待道。

  沈敬尧微微差异,“你想去?”

  岳思言使劲点点头。

  沈敬尧无奈笑道:“岁岁,去的人估计都是些姑娘,可能没有你认识的人,会无聊的。”

  “没关系,我想去看看小宝宝。”

  刚满月的小宝宝,肯定又香又软。

  沈敬尧耐不住岳思言的再三请求只好点头答应。

  “到时候你要是无聊了,就来和我说,我们回家。”

  岳思言满口答应。

  起初,沈敬尧以为岳思言是一时兴起,没想到吃满月酒那天,岳思言早早的就准备好了。

  “这是我送给小宝宝的礼物,好不好看?”

  岳思言将手中金镶玉的玉佩给沈敬尧看,“我挑了好久呢。”

  岳思言特意选了弥勒佛样式的,希望这个小宝宝可以健康成长。

  “好看。”

  岳思言不满的撅撅嘴,“真敷衍。”

  沈敬尧的手握住腰间的荷包,“我觉得,我的荷包更好看。”

  “算你会说话。”

  岳思言和沈敬尧到的晚一点,到的时候门口已经停了不少马车了。

  邓昆一身红衣站在门口,衬得脸更黑了,但是脸上的喜悦是掩饰不住的。

  “将军,”邓昆看到岳思言时表情一滞,“将军,这位是?”

  邓昆官职太低,并没有见过岳思言。

  “我夫人。”

  邓昆表情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将军,公主殿下这么彪悍,您还敢养外室啊?”

  彪悍的公主殿下岳思言石化。

  沈敬尧牵住岳思言的手,“这就是你口中的公主殿下。”

  之后到访的客人都很奇怪,这么好的日子,邓昆的表情怎么怪怪的呢?

  “你是不是经常在外面败坏我的名声?”岳思言不满道。

  “公主殿下的名声好像不用我败坏。”沈敬尧玩笑道。

  也是。

  岳思言想起自己从前在百姓心中的形象就是一个彪悍的小公主。

  “那也不能把我当外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