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男生越往里越有劲声音:狂戳美女屁股眼和尿口

2021-11-19 08:10:40情感专区
没想到他这次居然这么仁慈。

  “快走!”他的下属催促着她,林雨洛不想将这些人惹毛了,只能乖乖配合跟上。

  唐夜走进一个山洞,虽然他们有手电筒可以照明,但在偌

没想到他这次居然这么仁慈。

  “快走!”他的下属催促着她,林雨洛不想将这些人惹毛了,只能乖乖配合跟上。

  唐夜走进一个山洞,虽然他们有手电筒可以照明,但在偌大的山洞里灯光还是显得十分微弱。

  海风很大,刮进山洞里传来了呼呼呼的诡异声响。

  林雨洛站在山洞口,不禁停下脚步,双手环抱着自己,一脸怯色,“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唐夜回头,冷冷盯着她,“如果沈司寒有办法从这里将你带走,我就不再纠缠你们。”

  林雨洛一怔,认真盯着他,想要探究他这番话的真假。

  唐夜没再说些什么,转身继续往里面走。

  看着他颀长的背影,林雨洛想到了他的脾气,也没再怀疑。

  虽然唐夜的目的性很强,但他也很少玩阴的。

  更何况哪怕她现在颇有不满,也根本没有办法从他的眼皮底下逃走。

  林雨洛深吸一口气,干脆地跟了进去。

  山洞很阴暗潮湿,他们的脚步声不断发出回响,还有水珠滴落在水面的声音。

  林雨洛咬紧唇瓣,努力跟在唐夜身后。

  男人突然停下脚步,她的头重重地撞到了他结实的后背。

  “嘶——”

  林雨洛疼得揉了揉脑袋,有些不满地抬头。

  唐夜居高临下地盯着她,“你走前面。”

  “凭什么!”林雨洛怯怯地往后退了几步。

  她是因为唐夜走在前面,所以才敢这么跟上来。

  也不知道山洞里到底还有什么危险,她怎么敢走在最前面?

  唐夜完全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将她拽到了他面前,冷着声音开口:“你不是说沈司寒能保护你?现在睁大眼睛看看,你跟了他之后,过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活。”

  听着他对沈司寒的讽刺,林雨洛不悦地皱了皱眉。

  但她也听明白了唐夜的意思,所以他之所以这么做,都是为了给她惩罚?让她继续自己选择了沈司寒之后的教训?

  林雨洛无语地扯了扯唇,唐夜在她身后推了她一下,她只好硬着头皮朝前面走去。

  越朝山洞里面走,气温就越低,空气也越来越薄弱。

  她不敢再走进去,停下脚步回头恳求地看向唐夜,“要是再进去,可能真会遇到危险。”

  他们已经走了好长一段路程,要是再走进去遇到什么危险,待会想要逃出来可就难了。

  “差不多了。”唐夜绕过她,往前走了几步,将几块石头朝外面推去。

  几块石头“乒乒乓乓”倒在外面,出现了一个洞口。

  唐夜一言不发地从洞口走出来。

  他的下属在林雨洛身后催促,“还愣着干什么?快走啊!”

  林雨洛诧异地学着唐夜从洞口走出去,这才发现外面又是一番天地。

  最后一个出来的人将洞口的一些脚印痕迹清理干净,才又把石头一一安置回去。

  林雨洛眉心皱得更深,山洞里石头很多,如果不是唐夜做出这种事情,她根本没办法找出其中的蹊跷。

  唐夜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金丝框眼眶,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你觉得,沈司寒有办法从这里逃脱吗?”

  “所以你刚才,只是为了将他引诱进去?”想到山洞里的情况,林雨洛眸色沉了沉。

  她不知道山洞到底还有多深,但她清楚沈司寒一旦发现她的踪迹,就一定不会轻易放弃。

  要是那傻男人为了救她,而不顾山洞里的危险,一直走下去的话——

  林雨洛摇了摇头,不敢再细想下去,哀求地看向唐夜,“让我回到山洞里吧?”

  她知道唐夜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放了她,所以她能做的,就是在山洞里等着沈司寒的到来。

  至少见到沈司寒,可以让他避免遇到其他危险。

  唐夜勾了勾唇,“林雨洛,你觉得我大费周章做这些是为了什么?为了让你们圆满团聚吗?”

  他顿了顿,声音更加幽冷,“刚才如果没有我救你,你早就死在沈煜手里了。所以从这一刻起,你的命就已经是我的。”

  对于此,林雨洛无法反驳。

  如果今晚没有唐夜的突然出现,她现在已经跌进了深海里,可能一辈子都没办法再见到沈司寒。

  唐夜一言不发地转身,朝另一处方向走去。

  林雨洛被他们的下属推着跟上,她时不时回头,只祈祷着沈司寒能多顾及自己的安全。

  小船在珊瑚湾岸边停下,沈司寒看着停在岸边的其他几艘小船,冷笑了声。

  他下船,径直朝前方走,“雨洛!你在哪里?”

  沈司寒喊了几声,都没能得到回应。

  他棱角分明的脸逐渐覆上阴霾,盯着前方的眼中泛着幽幽冷光。

  “雨洛?”他握了握拳,冷着脸继续往前走。

  岛上一片黑暗,他只能用手机照明前面的路。

  发现路面上有着几道明显的脚印,沈司寒一步步跟上,最后来到了一个洞口。

  “你在里面吗?”沈司寒朝山洞里喊了一声,传出来的只有他的回音。

  他用手机朝里面照明,发现山洞里也有着相同的脚印。

  所以刚才他们来过这里?

  沈司寒看了看周围,附近已经没有其他的脚印了,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了这个洞口。

  可是那些将林雨洛带走的人,如果真不想让他知道林雨洛的下落,为什么不销毁这些脚印?

  沈司寒双眸微眯,眼神警惕。

  可想了想,他还是迈开长腿走了进去。

  在来这里之前,他已经做好了为了救她而付出一切的准备。

  既然现在来都来了,他当然也不可能再退缩。

  沈司寒顺着那些脚印一步步走进去,走了好一段路后,前面的脚印突然都消失了。

  他眉心紧拧,左右看了看,没能找到其他蹊跷。

  “都出来吧。”他站直身体,唇角噙着一丝冷笑,“费了那么多的心思,不正是为了将我引到这里来,现在又何必躲着我。”

  话音落下,传来的仍然只有他的回应。

  沈司寒垂下眼眸,思考着自己是否要继续往前。

  他正犹豫时,一张纸从上方飘落下来。

  他拾起那张纸,摊开一看,上面写着几个大字:前方,有你所期待的。

  这笔迹,跟他们刚才在沙滩上拿到的那张留言一模一样。

  沈司寒嗤笑了声,将纸张扔到一旁,毅然决然地往前走。

  山洞里越来越阴暗,地面上时不时出现一些水坑,空气也越来越薄弱。

  “沈司寒!”就在他犹豫着是否要继续走进去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响。

  他回头,还没看向对方的脸,那人举起棍子重重地朝他脑袋敲下。

  砰!

  沈司寒咬紧牙关,但大脑很快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身体重重地往下瘫软。

  另一处山洞里,林雨洛嘴里又被塞了布条,这次她没有再奋力叫喊,因为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一想到沈司寒将要到达这座孤岛,她心里五味杂陈。

  好一会后,被唐夜派出去的几个下属折返回来,“BOSS,人带来了。”

  林雨洛刚才并没能听到唐夜让他们去带什么人来,可结合今晚发生的事情,她心里也很快有了猜测。

  她奋力抬头,就见唐夜的两个下属一左一右将一个男人拽了过来。

  唐夜举起手电筒,朝那个男人的脸照了过去。

  林雨洛看清了那男人的脸,是沈司寒!

  虽然早就预想到了这么一个结果,当真正看到他失去意识被带到她面前,林雨洛心里还是萌生出十分难受的的感觉。

  唐夜回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没想到,他还真是深情,我们是在山洞里找到他的。”

  林雨洛眉心紧拧,神色自责地看向昏迷的男人。

  想了想,她又朝唐夜说道:“他也已经按照你们预想中的到来了,现在是不是可以将我们放了?”

  林雨洛说着,想到了唐夜的脾气,又连忙改口道:“我知道你们不会那么好心放了他的,那就留我在这里吧,只要你们能让他回去,我什么都配合。”

  唐夜挑眉,“你们还真是一个比一个深情。可是,你觉得自己现在有可以跟我谈判的资格?”

  听到这话,林雨洛抿唇不语。

  她和沈司寒落到唐夜手里,简直就是待宰的羔羊,现在她又有什么资格跟唐夜叫板?

  “我会让你们都留在这里。”唐夜唇角勾起诡异的笑容,“但你们能不能从这里离开,就要凭着你们自己的本事了。”

  林雨洛拧眉,还没想明白他这话的意思,她和沈司寒的手机就都被他的下属抢走。

  唐夜居高临下地盯着她,“没有船,你们真的可以离开吗?”

  “原来,你是想将我们困在这座孤岛上。”林雨洛攥紧拳,后悔自己今晚的大意。

  要是她今晚能够警惕一点,也就不会被沈煜抓获,现在更不至于落入唐夜手里。

  唐夜薄唇上扬,“我只是想让你看明白沈司寒的真实品性。雨洛,你早晚会后悔的。”

  他转身,快步朝外走,其他的下属也连忙跟上。

 文学

林雨洛没有急着跟过去,她知道唐夜做这些事情的决心。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她和沈司寒想要在他眼皮底下离开,肯定不容易。

  他们的手机也被唐夜带走了,而就算孟依凡和郑远他们想要来救他们,唐夜肯定会让人阻拦。

  想到这里,林雨洛不禁环视了四周。

  这里一片黑暗,只要海浪起此彼伏的声音,虽然没听到猛兽的声响,可也不像有什么能够支撑人类在这里生活下去的东西。

  没有小船,单单靠着游回A市的那片沙滩,更是不可能。

  林雨洛深叹了口气,将沈司寒紧紧抱在怀中。

  感受着他身上逐渐传递过来的温度,她心里的浮躁不安才逐渐散去。

  次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下来,林雨洛迷糊地睁开眼,发现身边的男人也动了下。

  “唔——你醒了?”她揉了揉眼睛,朝沈司寒看去。

  沈司寒虚弱地睁开眼,听到她的声音,晦暗的双眸终于有了些许光亮。

  “雨洛!”他定睛一看,在见到女孩完好地出现在他面前时,怔了怔。

  “我没事,唐夜没有伤害我。”林雨洛知道他担心,快速地将昨天发生的事情都讲述了一遍。

  沈司寒按了按太阳穴,“所以我昨晚是被他们用木棍砸晕的。”

  想到了昨晚在山洞里的画面,他神色变得复杂,“唐夜为了挑拨我们的关系,还真是煞费苦心。”

  “现在,我们该怎么从这里逃出去?”林雨洛站起身,看向前方,四周都是一望无际的海洋。

  沈司寒双手插在西装裤袋中,语调漫不经心的,“为什么要急着逃出去?我们在这里当亚当夏娃不是挺好的?”

  “亚当夏娃?”林雨洛扯了扯唇,“亏你想得出来。”

  男人双眸微眯,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这段时间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我们已经好久没有过上二人世界了。”

  “别胡闹!”林雨洛脸颊上的红晕立刻蔓延到了脖子根,低着头走到一旁。

  沈司寒看着她这副样子,唇角缓缓上扬。

  林雨洛回头,正好看到他脸上浅浅的笑意,这才明白过来他刚才说那些话只是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让她别再那么忧心。

  她心里暖洋洋的,心里积压的那些烦闷情绪也终于被清扫了一些。

  沈司寒走过来,牵住她的手,表情变得认真,“玩笑归玩笑,我们现在的确找个办法从这里离开,毕竟总不能一直不吃不喝。”

  林雨洛打量四周,这附近没有什么植物,像是一片荒野,人类是不可能在这种地方长时间待下去的。

  更何况他们也不确定唐夜接下来会不会有其他的计谋,所以必须快点想个办法离开。

  两人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因为彼此都知道唐夜既然将他们留在了这里,就不可能让他们轻易逃离。

  “先去岸边看看吧。”沈司寒牵住她的手,带着她往前走。

  感受到了他掌心传递过来的温热,林雨洛的心也安定了不少,坚定地和他一起走出去。

  原本停在岸边的几艘小船都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一块木板。

  沈司寒盯着那块只能够承受一个人重量的木板,冷笑了声,“所以他是想让我们靠这块木板回去?”

  “这块木板每次也只能坐一个人,他是想逼着我们在彼此之间做选择。”林雨洛说着,牵着他的手力道紧了几分。

  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抛弃沈司寒独自离开的。

  沈司寒看向前方,“孟依凡和郑远虽然也知道我来了这里,但现在肯定也被唐夜的人围堵着,也不知道等他们来救援需要多久。”

  林雨洛抿了抿唇,肚子突然传来不和谐的咕噜声。

  “饿了?”男人大掌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找点吃的。”

  “我和你一起去。”林雨洛准备跟上。

  沈司寒却拒绝了,“你得留在这里,等他们来营救了,才找得到我们。”

  “可是你——”林雨洛看向前方的丛林,“也不知道那里有没有什么危险。”

  “等我十分钟,我很快就回来。”沈司寒说完,也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大步朝前方走去。

  林雨洛咬紧唇瓣,还想说些什么,可想到他说的话,也只能认命地留在这里。

  他说得没错,要是孟依凡和郑远到来时找不到他们,可能又会带来其他的麻烦。

  她干脆在沙滩上坐下,静心等待。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林雨洛第一次发现时间过得这么漫长。

  因为没有手表和手机,她只能在心里估算沈司寒离开的时间。

  他已经离开半个小时了。

  林雨洛焦急地站起身,朝四周喊道:“司寒?你在哪?”

  传过来的,只有她自己声音的回音和海浪翻涌的声音。

  林雨洛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往前走了几步。

  可想到要是自己就这么离开了,沈司寒待会回来没办法找到她。

  她不得不停下脚步,焦急地在原地等待。

  阳光越来越猛烈,转眼到了正午。

  已经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她还是没能看到沈司寒的身影。

  “司寒!”林雨洛又喊了几声,因为体内能量不足,声音已经变得虚弱。

  但这次仍然没能得到回应。

  林雨洛没心思再等下去,快步朝沈司寒刚才所前往的方向走去。

  好在地面还残留着一些他的脚印,她一步步往前走,最后走到一片灌木丛中。

  密密麻麻的树遮挡住了她的视线,地面上的脚印越来越浅,在前方逐渐消失。

  “你在里面吗?司寒!”林雨洛再次大喊,得来的只有树叶被风吹动的簌簌声。

  她咬紧唇瓣,心里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沉重。

  林雨洛闭上眼,脑海里想象出了沈司寒昨晚为了救她,只身一人进入那个山洞的画面。

  她再次睁开眼,神色一片决绝。

  沈司寒都愿意为了她付出一切,她怎么可以在这时候退缩?

  林雨洛大步朝灌木丛里走进去,树林里和外面不同,阳光被密密麻麻的树叶遮挡住,阴暗潮湿的环境让人很不舒服。

  “司寒?你在这里吗?”她没有停止呼喊,可身体的能量也因为一次次的走动和呼喊而加速耗尽。

  才走了十几分钟,林雨洛感觉到自己身体的能量就快被消磨光了。

  她强忍着不适继续往前走,附近突然传来一阵窸窣声。

  “谁?”林雨洛回头,看到突然出现在她身后的人时,脸色变了变。

  此时跟在她身后的人,是唐嵘!

  唐嵘面无表情看着她,“我刚才已经跟了你好一段路了。”

  林雨洛眉心皱得更深。

  唐嵘不愧是练家子的,她被他跟了这么长时间,居然一点都没发现。

  “司寒在哪里?”唐嵘环顾四周,没有找道沈司寒的身影,眸色冷了几分,“我刚才一直跟着你,就是想看看你到底在干什么?”

  一想到自己到现在还没找到沈司寒,林雨洛自责地垂下眼眸。

  她不想让唐嵘看清她的情绪,又反问道:“对了,你怎么也来这里了?”

  “孟依凡和郑远将唐夜他们控制住了,我趁着他们没注意,所以偷偷赶来了这里。”唐嵘一本正经道。

  想到了唐嵘是沈司寒的亲生父亲,林雨洛心里感慨。

  俗话说虎父不食子,不管唐嵘和沈司寒以前关系多么差,唐嵘终究还是没办法放任沈司寒在这里遭遇危险。

  被唐嵘锐利的目光盯着,林雨洛才想起自己还没回答他刚才的问题,只能如实道:“司寒刚才为了给我找吃的,不见了。”

  “不见了?”唐嵘脸覆上一层阴霾,“所以你进来这片树林,是为了找他?看来他已经失踪很久了。”

  林雨洛颔首,“已经三个小时了。”

  “该死的!”唐嵘身上爆发出冰冷的气息,盯着她的眼神更加不满,“我之前就说过,你只会给他惹祸!”

  “我知道这次是我连累了他,但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他。”林雨洛握紧拳,抬头看向前方,“你放心,要是没能找到他,我也不可能离开这里。”

  唐嵘冷哼,笑得讽刺,“希望大难临头时,你还能记得自己说的这些话。”

  他转身朝树林里继续走,林雨洛对他嘲弄的话也并不在意,努力跟上。

  走了几分钟,她眼尖地发现前方有一道身影,“他在那里!”

  唐嵘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沈司寒果然躺在了地上。

  “司寒!你怎么了?”林雨洛冲了过去,紧紧抱住他。

  男人双眸紧闭,没有一点反应。

  “他这是晕倒了?”唐嵘困惑地拧眉。

  林雨洛想到了昨晚发生的事情,连忙解释:“昨晚唐夜让人将他敲晕了,可能有后遗症……”

  唐嵘不等她将话说完,就把沈司寒搀扶起来,“现在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快点送他离开。”

  林雨洛点了点头,帮他将沈司寒搀扶回了岸边。

  看到唐嵘是开着小船来的,林雨洛长松了口气。

  她跟着唐嵘将沈司寒送到船上,唐嵘站直身体居高临下看着她,“现在,你可以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