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筷子 皮筋惩罚:坐在他的腿上把内裤蹭到一边

2021-11-19 08:04:37情感专区
白皙粉嫩细白纤指抚弄琴弦,弦声悠悠,清韵绕梁。

  亭阁内男子,直缀半敞,玉瓶在握,轻倚凭几,自在半卧,屈膝倾靠长臂,修长指节随着乐音摆荡。

  苑外男子,穿过仍衔雨露的游廊,行色

白皙粉嫩细白纤指抚弄琴弦,弦声悠悠,清韵绕梁。

  亭阁内男子,直缀半敞,玉瓶在握,轻倚凭几,自在半卧,屈膝倾靠长臂,修长指节随着乐音摆荡。

  苑外男子,穿过仍衔雨露的游廊,行色匆匆驻足小舟前,着急来回踱步几回,实在等不及仆役打点接驳,迅即提气轻点湖中泊停船顶飞入亭阁。

  琴声因莫名叨扰中断,厉煊半醉眼眸为瞇看清来人,又闭上眼意态阑珊地推倒凭几摊倒在地。

  甫落地,厉峥眼眸里尽是寒光,冷峻说道:“出事了。”

  “不就是船沉了,该死的死干净了,不是挺好?”瞟了神情紧张的来人,厉煊佯装不在意的又翻了个身。

  心里哽着令人费解的酸楚,本以为那小丫头死不死没什么干系,怎么真在海中香消玉殒,竟有种心绪被掏尽的空洞?

  不过几面之缘,何时被悄悄进驻了脑海?

  茶庄出现的那抹身影与酒楼之人绝非一人,屡次追踪她的踪迹总是在关键时刻消失无踪,偷偷潜入大泽旁几个庄子,庄稼农工器具居然都有裴家工队留下的痕迹,更深信小丫头绝对背着师兄潜入东越!

  本想着趁此次机会擒人,一路追踪到织云岛,也在珠海城布下天罗地网候着,怎知会是这样的结果?

  他的消息比厉峥快了三日,珠海城的探子迟迟等不到船只靠岸,同时回报沿岸沙滩飘来相家海船残骸时,心里已经有了最坏打算。

  海盗起家的相家,为何会让小丫头在风雨正盛之时离岛?

  相家怎可能不懂天象?

  他不信!

  这三日几番醉生梦死,夜半惊觉恍惚醒来,另一张淡漠疏离的清冷脸庞窜入脑中提醒着……

  那个百般算计的好师兄,舍得小丫头命丧大海?

  因此故意放出消息传至西尧,按着他对承昀的了解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不管不顾厉峥芒刺在背般的锐利眼神,佯装酩酊大醉紧闭双眼。

  他得耐心的等着……

  厉峥凑上前抓起不知真醉假醉的男人,沉声问道:“你愿意同我合作不就是为了那人?人死了难道不翻盘?”

  半眯眼睨了厉峥一眼,枕在因盛怒而肌理怒张的手腕上,似笑非笑道:

  “我不是拖下厉耿脚步了?他不正忙着平定郜县匪患?”白净修长的指节摇晃不停的对着厉峥,酒气冲天的薄唇质问道,“我只是要个女人,你们俩父子的贪念,要我梁王抚多少人陪葬?”

  厉峥被怼得半句话也说不出。

  闯不进鳄军兵营,惟有将鳄军调离兵营,方能寻到机会再回茶山,奈何厉耿虽带走泰半鳄军,仍留了郝舒子守营。

  几番与郝舒子交锋都尝不到甜头,他如何敢随意造次?

  “这话是没打算继续合作?”厉峥单膝跪坐软榻,眸光冷冽凝着烂醉的男人,嗓音包藏着险意。

  厉煊依然半瞇眼睨着那双藏着杀意的眼眸,兀自由轻笑转为大笑,恶意贬低之意猖狂得叫人侧目。

  “你要的结果我给了,我要的你没送上,还敢上我梁王府作妖?”起身自在屈膝半坐,眸光浅淡阴鸷得叫人颤抖,忍不住嘲讽问道,“阿峥莫不是忘了,这京城究竟谁做的主?”

  清了清嗓子,厉峥敛起乖张,没忘此行目的,缓和笑道:“我当然知道京城是梁王伯父作主,我们这不是谈的合作?”

  虽说幼时师承风尧军军师向凌,虽然收了不少乖张烈性,都差点忘了他骨子里依然是那个嗜血残戾的厉煊,又被派驻东浀城多年,也许久没碰上照面,一时忘了原有心性。

  “着什么急?”厉煊敛起醉眼冷哼了声。

  厉峥不解拧眉,犹疑问道:“阿煊有何打算?”

  “等。”

  “等?”

  厉煊不满被质疑地又睨了眼,饮尽玉瓶里的醇酿,盛怒地将瓶身往湖心小舟上的乐妓砸去,漫骂道:“谁让妳停的?”

  不敢妄动的乐妓额际流下鲜血,赶忙接上中断的琴声。

  “我好不容易找来的,怎么说也有七分肖似,伤了可惜。”厉峥瞧着小舟美人受了伤惋惜着。

  “假的,终究是假的。”厉煊眼眸没有丝毫怜惜,唇际漫起冷笑,“你不是送她来提醒,我要的人还没送到?”

  厉峥被问得一窒,忍不住抹了把脸。

  “等。”厉煊眼底冷冽,不知其意的邪魅地笑道,“我那本事过人的师兄,从来没叫我失望过。”

  ……

  东越明珠村

  晨光熹微。

  海风吹动细白砂粒轻抚岸上舢舨船,渔妇们戳纱绣缠头布巾包裹着绺绺青丝,身着渔民特有栲篷布衫与笼裤,坐落成群利落修补残破渔网,孩童踏浪嬉笑声随着汐潮凉风低语着。

  流木搭建而成的遮荫棚子里热气弥漫,掌杓渔妇们正忙进忙出的看顾几口大锅,里头正烹煮着香气四溢的各种热食。

  几个渔妇捧着饵筛与尖勾挂上渔网,负责供应给海上男儿们最好的捕鱼利器,和乐融融地合作分工。

  颜娧与众人做了相同打扮,落坐其中学着搭饵勾网,与几个渔家少女相谈胜欢,眉眼余光时不时瞟着远处,也换上大襟衫与笼裤准备出海捕捞的男人。

  在海上漂流了一日,便被救上舢舨船来此处,数着日月流光竟已有五日,为确保她的死讯去到该去之处,俩人不得以化作私奔夫妻停留此处。

  谁让面前的男人什么都没带上?

  记得逃命不记得带银子男人啊!

  蒙渔民搭就时,便将身上仅有首饰、玉冠全抵给救命恩人,从未尝过什么叫一穷二白的滋味,这几日还真给她过上了!

  若没陪着渔妇们辛勤劳作,指不定连一日两餐都成了问题!

  为了进京的盘缠,承昀也只能跟着上船捕捞,只能祈求他有机会捕捞到好渔获卖到好价钱。

  渔家少女们羞红眸光也不停瞟向,因施力整理出海船只而展现厚实肌理的男人们,荤素不计的推挤玩笑着。

 文学

“阿颜啊!你们家阿承那身板可真不错,连我这老婆子都心动。”张婶底下利落的勾着鱼饵一个劲儿的聒噪着,“妳可得赶紧把身子骨给养好了,不然怎么经得起折腾!”

  内心再怎么强大,她两辈子可都是黄花闺女,就算俩姊妹的记忆再怎深刻,终归不是亲身经历,被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婆子意有所指的调戏,仍脸皮薄得连耳根子都绯红一片。

  眸光不经意地飘向这几日晒得肤色古铜的男人,正将舢舨船齐力拉下海面,那星灿眼底的玩味与挂在薄唇上的不知深意的浅笑,叫她心思紊乱的慌张低头。

  他定听清了!

  按着他的耳力,这群老婆子的戏谑怎可能听不清?

  那抹耐人寻味的浅笑又是几个意思?

  “都同睡一张榻了还害什么臊?”一旁李婶也跟着鼓噪,几个女人就这么相互推搡地笑了起来。

  颜娧:……

  他们几时分过榻了?也没人这般露骨的调侃她啊!

  果真,女人一旦豁出去也能没羞没臊。

  正想开口辩解几句,一阵耐不住的咳意猛然袭来,颜娧连忙起身躲去一旁以袖掩面,胸膛剧烈颤动得几乎快无法喘息。

  整理船只的男人打了个招呼急忙跑来,不着痕迹地紧握纤手为她调理气脉,佯装顺气地将她按在胸膛里轻拍肩背。

  终于缓过气的一剪秋水里尽是泪光无奈抬眼叹息,五脏六腑全移了位的酸疼难受而频频拭泪。

  这一世,除了自个儿找罪受的时间,何曾犯过病?

  偏偏此次咳疾来得又猛又烈,每每犯咳便久久不停,连凤鸾令也无法调和疗愈,也是为此俩人才在此处多停留了几日,可惜违了期望稍稍得到缓解的心愿。

  心知这咳疾来自海上数次呛水,承昀身为始作俑者半点也不敢怠慢,略带薄茧的温热指腹拭去挂在眼角的泪光,忧心问道:“好些了?”

  已丢光脸面的颜娧也是破罐破摔,累极地瘫软在男人怀中轻浅颔首。

  即便她泡在苍蓝江里数年也不曾这般犯病,东越海水跟她犯冲?

  “承哥啊!赶紧的把阿颜带回去歇着,虽然正值盛夏,早晨海风还是大了些,她身子骨没好全肯定受不住。”那张噙着泪光的惨白小脸,叫张婶也看着心疼得没了打趣心思。

  弱柳扶风的病弱美人谁看了不心疼?

  瞧瞧船边那几个粗汉,不也各个舍不得地不停挥手示意,要承昀赶紧将人回家歇着。

  整个村子谁不清楚小娘子小嘴甜得?

  几日光景谁舍得看她病?

  即便嘴里说不得好话的几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婶子,得知小娘子夜咳得厉害,谁不是入了夜就上赶着送止咳偏方?

  “阿承谢过了。”

  揖礼后,承昀横抱怀里面色苍白的柔弱身躯,火急火燎的赶着将人送回屋。

  别说他没见过颜娧犯病,她自个儿也没想过会这般病来如山倒。

  将人安置妥当,临时没有炭火温热茶水,承昀只得以内息温热缺了一小角的墨色陶碗。

  难得服软展现脆弱的偎在宽阔怀抱,颜娧轻透明亮的眼眸悬着泪光,手里捧着得来不易的茶水轻抿着。

  好容易缓过翻腾的脏腑,藕臂攀上颈项,嗅着截然不同的海潮气息。

  这一病恐怕真拖了斗茗之事,还好出发前已先下了但书给郑恺师兄,如若没办法赶上,师兄总能赶上。

  不得不感叹终归有她能力不可及之事了。

  “可有消息了?”软糯嗓音在男人耳畔低语着。

  “不要有最好。”揽着柔弱似水的身躯,承昀不舍地埋入纤瘦肩窝,馥雅馨香安抚着他心疼不已的焦躁。

  若非备好的盘缠在穿透结界时无一携出,也不至于沦落到渔村里陪着出海谋生,唯一带出的仅有完全无法使用的重石令。

  用了,岂不是又泄露行踪?

  她还病着,此时有个什么事儿,都可能要了她的命,因此也只能不动声色的在此处暂时藏匿此处了。

  俩人心知这病来的蹊跷,也不曾遇过这般每况愈下的咳疾,像似早年落了病根般的顽疾般,咳得她屡屡痛彻心扉。

  可用的人手全不在身边,他心里也懊悔着,当初就不该听从相汯不带人手!

  “这把年纪了耍什么孩子气?”抡着粉拳气虚无力的打在厚实胸膛,没几下颜娧又软弱无力的偎回怀里。

  “打从上了岸,就没让我省心过,如何进城打探消息?”承昀透着凤鸾令紧握葇荑,期望能提振她的气力,澄澈内息入体仍似泥牛入海般毫无进展。

  “那该如何是好?总不可能一直待在村子里。”

  无袖大襟衫还时不时能见着半遮半露的结实胸膛,闲暇的葇荑划过肌理健硕的古铜臂膀,待在此处这段时间,还是头一回见他衣着打扮如此随性恣意与他平日疏离淡漠的温雅气息完全相背。

  擒住想接着作乱的纤白葱玉,承昀耐下被挑起的点点火簇,低沉嗓音饱含危险,警告般问道:“我能否理解为,妳在试图放火?”

  虽然俩人身份在众人眼里,发生什么也是里所当然,然而他怎么也不想在此处踰了矩,她的诱人心弦的动人滋味,自然要在最美好的时间地点慢慢品尝。

  如今身陷险地,哪还有什么心思?

  略显苍白的菱唇没忍住笑意,虽不惧怕男人恐吓口吻,也没那个气力再犯上作乱而能乖乖被紧握着。

  “平常看不到的打扮,不多瞧上两眼?下次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了。

  话语被突来的薄唇尽数没入,略带惩罚意味的猛烈吮吻随之而来,霸道拧着下颔,撬开贝齿长驱直入,勾旋甘甜柔软的粉嫩丁香。

  直至她再也无力反抗地化作水春水瘫软在炽热胸怀里。

  本就没有什么气力的颜娧,如同溺于海潮里,求生本能使她极力攀附在撩人的厚实胸膛里。

  她的错?撩了经不起半点勾引血气方刚的成年男人。

  嗯……错就错吧!

  谁让她心里早被窃走一席之地,赶都赶不走的住客啊!

  承昀轻嗫了一口粉嫩,如愿听得一声嘤咛,突来的疼痛唤回了不知神游何方的颜娧,凝眉不解的捂着唇际,氲氤着水气的瞳眸里尽是不解。

  “看来是我不够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