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猎户嗯啊好猛H脏话:小姪女下面粉嫩水多很爽小雪

2021-11-19 08:01:01情感专区
夹了一勺咸菜,宁红瑶就出了空间,坐在床边高兴的啃着馒头。

  只可惜,这馒头现在还不能拿出来给家里人吃。

  由于太过开心,宁红瑶高兴的在屋里转来转去,时不时的蹦蹦跳跳,真

夹了一勺咸菜,宁红瑶就出了空间,坐在床边高兴的啃着馒头。

  只可惜,这馒头现在还不能拿出来给家里人吃。

  由于太过开心,宁红瑶高兴的在屋里转来转去,时不时的蹦蹦跳跳,真有了10岁孩子的模样。

  孙芝晚上也不能吃饭,回来后也就没去厨房帮忙,直接回了屋。

  “小妹,我今天在林子里找到了几个香姑娘和马炮(一种小小圆圆的,像黄瓜一样带籽儿的青色野果,成熟后是黄白色,果味香甜),你吃,闻着可香了!”宁红星回家后,就立马献宝的说道。

  “谢谢大哥,我已经闻见甜味了,咱们一起吃!”

  “就这么几个,一人一个都勉强,你们吃吧,娘不吃!”

  村里的大人孩子都喜欢找这些野果,他大儿子找到这几个肯定不容易,她就不和孩子们抢了。

  “不行,都要吃,正好我们一人一个,小弟两个。”

  宁红瑶开心的接过大哥手里的野果,强制的给家人分了。

  “我就要一个,给姐姐两个!”

  毛蛋只拿了一个就跑去旁边小口的吃了起来,另一个怎么也不要。

  最后宁红瑶只好多吃了一个,看家人吃的一脸满足,小弟更是把手上的汁水都舔了又舔,宁红瑶看的很是心酸,想着有机会把她家院子里的梨子和石榴摘几个给大家分着吃。

  “家里有人吗?大队长在吗?”

  宁红瑶一家正准备出去吃晚饭,就听见院子里传来了敲门声,以及一个陌生的妇人声。

  她们这边一般不到晚上睡觉,是不关大门的,村里人也从来都没有敲门的习惯,去谁家都是直接进院子,并高声说话,以此来提醒家里有人来了,就算是在后世,村里人相互串门时,敲门的人也少。

  根据原主的记忆,这是她从记事起,第一次听见有人敲门。

  来人说的是带着一股京腔的普通话,不是他们这边的方言,宁红瑶不由得好奇了起来。

  “唐大夫一家来了,咱们出去看看!”

  听见是救了自己女儿的人来了,孙芝连忙带着几个孩子出去了。

  “在呢,唐家妹子,直接进来吧。”

  这时候听见声音的宁老太太也猜出是谁来了,连忙放下手里的正纺着的线,从屋里走了出来。

  她们这边靠近北方,方言和普通话有很多相似之处,仔细听还是能听懂一些的。

  “你们来就来嘛,干嘛还拿东西,可太见外了!”

  宁奶奶嘴上说着见外,不用拿东西,但看包装是她没见过的,看着就不便宜,立马飞快的上前,伸手把东西接了过来,一副很稀罕的样子。

  “这些都是我们带过来的特产,不值什么钱,拿来给你们尝个鲜。”

  走在中间的唐奶奶看到宁奶奶的动作,眼神闪了闪,立马笑着说道。

  “我们本来早想过来的,但刚搬家,家里到处都要收拾安置,忙的脚不沾地的,也没空过来,今天收拾妥当了,就来你家走一趟了,感谢大队长给我们找了那么好的房子,还让大队借给我们粮食,不然我们可就要饿肚子了。”

  她儿子是附近几个大队共同的大夫,借给他们粮食也是几个大队共同的决定,但他们在五星大队住着,还是要表示感激,和大队长一家打好关系的。

  就是这个大队长媳妇好像人品一般,不知道以后能否安稳的在这边生活。

  “是啊,宁大娘,我们能在大队里安顿下来,还多亏大队长以及你们一家的照顾,以后我们就在大队里安家了,还要多来往才是。”旁边的中年男人唐乔义也说道。

  “那当然了,唐大夫,你放心吧,只要我家老头子当大队长一天,只要有我在,大队里没人敢欺负你们,你们就安心在大队里呆着吧!”

  见这一家子这么上道,宁奶奶很是高兴。

  这一家穿的体面,身上的衣服也就一两个补丁,一看就是有钱人,多来往对她只有好处。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唐家人原本衣服是没有补丁的,只是在唐乔义被医院的同事算计,被领导调到农村,支援农村建设时,连夜比着别家,在最差的衣服上专门缝上了一些补丁。

  不然这老太太肯定更谄媚,更巴结。

  “宁奶奶,这是我们从首都带过来的点心,在我们那很出名,可好吃了,您肯定会会喜欢。”唐思远乖巧的说道。

  虽然医院领导说是等国家度过困难时期,就把他爸再调回去,但他家没人没钱的,想要回去几乎不可能了,不然他妈也不会着急和他爸离婚改嫁。

  唐思远通过这两天旁敲侧击的了解,知道宁奶奶不光在这个家,在村里也因着自家丈夫是大队长,有很大的权威,他们一家子想在大队里过的安生、舒坦,就必须和这位宁奶奶打好交道。

  “好好好,奶奶等会儿就尝,思远可真是个乖孩子。”

  宁奶奶高兴的摸着唐思远脑袋,一副十分喜欢的模样。

  14岁的唐思远长的白白净净的,还有些婴儿肥,穿着白衬衫和黑裤子,一脸的笑容,丝毫不输后世的小正太,也怪不得脾气古怪的宁奶奶看了都很是喜欢。

  不过习惯了看人脸色生活的宁红瑶,一眼就看出了唐思远的疏离,特别是当宁奶奶摸他头时,眼里的厌恶虽一闪而逝,还是被一直盯着他的宁红瑶扑捉到了。

  看来这个小孩子不简单啊,和她那奶奶一样,是个笑面虎,这三个人,可能也就那个唐大夫最单纯了。

  而被一直盯着的唐思远,也感受到了宁红瑶的目光,下意识的冲她笑了一下。

  随即想到宁家今天的闹剧,他就又转过头去,向院子里看着她的其他人,都送上了一个看似很友好的微笑。

 文学

自从唐思远来到五星大队,由于他的长相、口音以及穿着,再加上听说他是大城市来的孩子,村里人对他很是好奇。

  大人还好些,没有那么赤裸裸,只时不时好奇的打量两眼,就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小孩子的好奇心却是丝毫不加掩饰的,经常直勾勾的盯着他看,让唐思远觉得很是不舒服,不过也让他因此习惯了这种看似开心友好的假笑。

  “唐大夫,谢谢你救了瑶瑶,要不是你医术高明,瑶瑶肯定不会好这么快的!”孙芝走上前,感激的说道。

  “治病救人是我的本职工作,当不得什么感谢,等会儿我再给你姑娘复诊下,要是完全好了,就不用再开药了!”

  本来唐乔义就准备今天来给宁红瑶复诊的,现在正好一起了。

  宁红瑶是他来到这边的第一个病人,关乎着自己的医术能不能被社员认可,能不能在这里站稳脚跟,他一直记挂着呢。

  “太好了,太感谢你了!”想着闺女不用吃那苦苦的中药丸子了,孙芝开心的应道。

  “思远刚来这边,你们差不多大,以后要多和他好好相处,好好照顾他,和他做好朋友,不能让村里人欺负他,知道了吗?”孙芝转头嘱咐着自己的几个孩子。

  “知道了,娘,思远,你以后就跟着我混,我保证村里没人敢欺负你。”宁红兵在村里是孩子头,也一向胆子大的很,就直接拍着胸脯保证道。

  他向来比较粗神经,不会在意什么差距,不管别人是从哪里来的,他都只看合不合自己眼缘,显然这个干干净净的城里哥哥入了他的眼。

  “谢谢你,你是思远来这里的第一个朋友呢,以后你出去挖野菜,上山摘野果都叫着思远吧,他还没做过这些呢,到时候奶奶给你做好吃的。”唐奶奶连忙高兴的说道。

  她孙子自从来了这边,每天都面带微笑,看着一副很好相处的样子,但她知道,那只是她孙子为了在大队生活下去,为了不让他们担心的伪装,其实他本质还是疏离冷漠的。

  唐奶奶只希望孙子能恢复之前的样子,不去掩饰自己的喜怒哀乐,不被家里的变故影响。

  宁家的这个小子,一看就没什么坏心眼儿,也比较热情,说不定能带动他孙子呢。

  “人家还用你罩着啊,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哪凉快哪呆着去!”宁奶奶嫌弃的说道。

  宁红兵是村里的小霸王,十分护短,也跟着他娘学会了撒泼耍混的一套,对于骂街打架之类的很是在行。

  因着平常老是帮着母亲和宁奶奶还有其他两房的人吵架的原因,宁奶奶最是不喜欢他。

  “大队长,我儿子想转去县里的初中上学,你能给我开个后天去县里的证明吗,我明天把家里彻底收拾妥当,后天带他去报名!”

  唐乔义见气氛不对,连忙转移话题,说起了正事。

  “证明没问题,只是县里的初中要求高,成绩不好的恐怕不要,你们还是去公社初中报名比较保险些!”宁铁根建议道。

  宁铁根想交好这附近大队唯一的大夫,就多说了几句。

  “去县里近些,也更顺路,思远成绩也不错,明年又要考高中了,我们就想先去试下,不行再去公社初中!”

  唐乔义不好意思说看不上公社初中,就只能用路程做借口。

  不过他们五星大队靠着沙河,无论是陆路还是水,都直通县城,确实比去公社更方便。

  “行,你明天去大队部找我!”

  站在一边一直当隐形人的宁红星,听见唐思远是初三的学生,眼睛一亮,很是羡慕,投过去的目光也热烈了不少。

  “思远一看就是个懂事的好孩子,婶子家的两个孩子不懂事,你以后多和他们玩玩,多带带他们,要是他们也能像你这么懂事听话,婶子做梦都能笑出声。红英,红玲,快和思远哥打招呼。”

  看唐家一家人这么体面,贾春芬一开始就起了巴结的心思,但怕被瞧不起,一直没敢吭声。

  刚见他们对大房一家,并没有高高在上,看不起人的样子,就连忙说道。

  说完就连忙推着自己六岁和两岁的闺女,让他们和唐思远打招呼,也不管他们的年龄差距有多大。

  想着以后关系好了,怎么也能占些好处,就算是给块糖,她也能甜甜嘴儿,等将来她生了儿子,两个闺女也能靠着唐家帮衬弟弟。

  可惜这俩孩子被她们爹娘成天打骂,性子变的很是怯懦,根本不敢说话,只一味的瑟缩在一边。

  “死丫头,真是笨死了,连打个招呼都不会。”

  贾春芬见两个闺女这么不争气,生气的在她们胳膊上掐了一把。

  “第一次见面,小姑娘有些认生也正常,以后熟悉了就好了。”

  唐奶奶见贾春芬这样的脾气,连忙给两个孩子打圆场,生怕她再打孩子。

  看来,队里人说大队长家的三儿媳妇性子软弱,水分很大啊!

  “行了,三弟妹,就你那俩孩子,天天话都不敢说一句,就别在这丢人了。”

  见贾春芬抢在自己前面表现,宁丽芳踩的毫不犹豫。

  之后也不去管贾春芬的脸色,转头谄媚的对唐奶奶说:“思远14岁,和我家的龙凤胎一样大,他们才能玩在一起呢。这个年纪在我们乡下,可是都能说媳妇了的,思远现在有没有定亲啊?”

  “还没呢,孩子还小,不着急,你家的孩子不是也没定亲呢吗?”

  唐奶奶委婉的拒绝着,心想你先把自家孩子管好吧,操心那么多。

  “怎么能不着急呢,再晚,好人家的姑娘都被说出去了,我准备最近就给两个孩子定亲呢,大不了先养着,以后再圆房。”

  就算她之前没有这个打算,这时候说的也和真的一样。

  “正好咱们有缘,结个亲怎么样?你看我大女儿,长的多漂亮,大队的人都说她勤劳能干,又贤惠懂事,将来肯定是个好媳妇!你家不是三代单传吗,你看我闺女,虽然瘦,但屁股大好生养,我家也有生双胞胎的种,说不定一嫁进去,就能给你们唐家添一对儿大胖小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