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老师讲桌底下公然啪啪H文:男朋友每天都虐我下面

2021-11-18 17:20:11情感专区
这一眼,苏若晴才认出,此人不是旁人,竟然是苏若梦!

  这苏若梦也太大胆了!

  外面可都是韩超的人,她竟然敢只身一人,闯入病房之中!

  见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了,苏若梦也顾不得

这一眼,苏若晴才认出,此人不是旁人,竟然是苏若梦!

  这苏若梦也太大胆了!

  外面可都是韩超的人,她竟然敢只身一人,闯入病房之中!

  见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了,苏若梦也顾不得那么多,索性一把拽掉了头顶的帽子,偏着头,带着那怪异的笑容,盯着苏若晴。

  他右手高高举起,转瞬的功夫,那针管的尖端,便已经到了苏若晴的眼球处。

  苏若晴虽然力气不如苏若梦,可还在她反应迅速,倒是一把抓住了苏若梦的手腕。

  两人对峙在一处。

  “苏若晴,你刚才说什么?苏玉遇到我这样的母亲怎么了?”

  苏若梦偏着头,眼睛里似乎有一把刀子一般,直勾勾地盯着苏若晴:“她有我这样的母亲,是她的幸运。否则,她早就被苏家人当成续命之人了。”

  “苏若梦,这里是野战医院,外面都是韩超的人,你以为你在这里杀了我,你自己还能跑得出去吗?”

  苏若晴一边和苏若梦对峙在一处,一边不住地左右晃动着身子,想要躲开苏若梦手中的针管。

  苏若梦等待这一天,已经等待了多年。

  为了能够一击即中,苏若梦几乎已经将这世上所有的拳种都练习了一遍。

  和她对峙,苏若晴很快就处于下风。

  病床上的楚延越已经拔掉了针头,挣扎着坐起身。

  他右手探出,往苏若梦的手腕上抓去。

  若是放在往日里,以楚延越的身手,苏若梦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可是,现在楚延越身负重伤,抬手的瞬间都将他疼得直冒汗,更加别提还要抓住苏若梦了。

  他一抬手,手都尚未到苏若梦面前,苏若梦已经抬起一只手,一把捏住了楚延越的手腕。

  她侧过头,冷笑一声,盯着楚延越:“楚总,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我看在你和这件事情没有多少关系的份上,饶你一命。但你如果再不知好歹,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说着,苏若梦一把推开了楚延越。

  楚延越本就浑身无力,被这样一推,人也跌撞着后退脸部,被椅子一绊,整个人都跌坐在地上,后背更是重重地靠在了床上。

  伤口瞬间便传来一阵难以忍受的疼痛,将楚延越逼得拧着眉头,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楚延越!”

  苏若晴见状,赤红着双眼,别过头,看向苏若梦。

  她那嗜血的眼睛,直勾勾地望着苏若晴。

  对上苏若晴的目光,苏若梦非但没有丝毫畏惧,反而还多出了几抹笑意。

  她一个转身,双手都抓住了苏若晴的手腕:“好啊!我就喜欢你这样看着我。苏若晴,我们今日就做一个了断吧!”

  说着,苏若梦抬起右脚,顺势松开右手,一把从自己的裤脚里拔出了一只锐利的匕首。

  匕首闪烁着寒光,径直就往苏若晴的脸上扑来。

  楚延越见状,挣扎想要起身。

  可他的伤口已经再度开裂,别说是去保护苏若晴了,就连起来都难。

  或许是被逼到了危急时刻,苏若晴竟然异常地的冷静。

  她将所有的力气都汇聚在两条胳膊上,一把推开了苏若梦,不等苏若梦回过神来,她已经猛地后退两步。

  苏若晴右手撑在身后,摸到了桌上的一只水果刀。

  她不再犹豫,抓起水果刀,冲着苏若梦的面颊就刺了过去。

  一击未中,反而惹起了苏若梦的好战情绪。

  她左右晃动了两下脑袋,右边的唇角微微扬动,勾勒出一个冷冽的笑容。

  “好。就这样。”

  话音才落,苏若梦已经扑到了苏若晴面前。

  两人之间近在咫尺,一时之间,实在是难以分辨到底谁是谁。

  楚延越只能从两人的招式来判断。

  这苏若梦显然是经过专业的训练,每一招每一式都有模有样。

  反观苏若晴,却只是胡乱挥动着手,手中的水果刀一会儿在这里,一会儿在那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苏若晴出招没有章法的缘故,倒是一时让苏若梦也难以得手。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

  便在此时,病房的门终于被推开了。

  几个黑衣保镖冲了进来,看到眼前一幕,几人都惊呆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有人上前立即将楚延越扶了起来。

  还有人已经拔出枪,枪口对准了那边的两个人。

  和楚延越不同,这些人从来没有和苏若晴有过近距离接触,此刻更是分不清她们到底谁是谁。

  “别开枪。”

  楚延越面色苍白,在旁人的搀扶下上前两步,握住其中一人的枪口,紧张地顶你跟着眼前两人。

  “副队长,这……到底谁是苏小姐啊?”

  楚延越没有答话,依旧凝视着那两人。

  突然,只见苏若晴手中的水果刀被苏若梦一把夺了过来。

  苏若梦紧接着一步上前,扬起手中匕首,冲着苏若晴的手背扎了过去。

  就在此时,一声枪响!

  众人皆惊讶望去。

  就连苏若晴都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之人。

  苏若梦的右胳膊上已经多出了一个血窟窿。

  她先是一愣,随即一阵钻心的疼痛便席卷而来。

  苏若梦本能抬手,捂住那血窟窿。

  趁着这个机会,苏若晴一把推开她,两步便冲到了楚延越等人的身边。

  楚延越抬手护住苏若晴,警惕地看向苏若梦。

  她背对着众人,胳膊上的鲜血顺着衣服滴落在地上。

  可是,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竟然都没有听到苏若梦喊一句疼!

  这多少让众人有些惊讶。

  便是楚延越,也从未见到这样具备忍耐力的女人!

  许久之后,苏若梦才缓缓转过身。

  她一只手捂着自己的伤口,手指缝中满是鲜血,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直勾勾的望向楚延越。

  “苏若梦,你被捕了。”

  楚延越凝视着苏若梦,冷声道。

  听到这话,苏若梦非但没有露出丝毫畏惧之色,反而仰起头,哈哈大笑两声。

  她收回笑容,冷着双眼,凝视着楚延越和苏若晴:“是吗?那你们带我走吧。除非,你们不想要你们的儿子了!”

  闻言,楚延越别过头,诧异地望向苏若晴。

  苏若晴顾不得那么多,冷色盯着苏若梦:“苏若梦,你利用孩子,算什么本事?”

  “我苏若梦能走到今天,靠得就是利用孩子。你觉得你和我说这些,有用吗?”

  “你……”

  不等苏若晴开口,楚延越已经拉住她垂在一侧的右手,瞥了一眼苏若梦,便紧张地望向苏若晴:“知行在她手上?”

  “我和韩伯父将消息告诉林向颜的时候,苏玉已经将知行带走了。”

  楚延越猛地别过头,凝视着苏若晴,眼中一沉。

  “我担心你如果知道了,会担心所以没有告诉你。”

  楚延越再顾不得那么多,立即别过头,盯着苏若梦,冷声便道:“苏若梦,你把知行带到哪里去了?”

  苏若梦缓缓抬起手,往自己的口袋里摸去。

  见状,所有保镖都举起了手枪。

  苏若梦置若罔闻,只从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拿出了手机。

  她将手机放在地上,脚尖踩住,猛地向前一滑。

  那手机不偏不倚,到了苏若晴和楚延越的身下。

  手机上正在循环播放一段视频。

  视频之中,楚知行被黑布蒙住脑袋,双手都被绑在身后,坐在一只椅子上。

  “苏玉,你在哪里?”

  楚知行高喊着。

  立即有人抬手便是一巴掌。

  楚知行的小脑袋一歪,嘴角已经渗透出了一抹鲜血。

  “闭嘴!”那人正是当日苏若梦的司机马贺。

  看到这一幕,苏若晴怒色抬眼,看向苏若梦。

  “如果我今天不能按时回去,你儿子就会成为下一个不知道在哪里流浪讨饭的孩子。不知道,一个在金窝窝里长大的孩子,如果突然在天桥上讨饭了,会是什么样子。”

  苏若梦说着,扯动唇角,张狂地笑了起来。

  才笑了两声,牵扯了伤口,她立即收敛笑容,却依旧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苏若晴和楚延越。

  “怎么样?你们考虑考虑,是想要我的性命,还是要楚知行的性命?”

  “苏若梦,你做了这么多,不就是想要了我的性命吗?我这就跟你走,要杀要剐随你的便。但你要马上放了知行!”

  苏若晴说着,便想上前。

  她身后的黑衣人一把拉住了苏若晴。

  楚延越也抬手拦住苏若晴。

  他面色阴沉,直勾勾地盯着苏若梦,沉声便道:“苏若梦,知行是我的儿子。如果你敢动他一根汗毛,整个楚氏集团都不会放过你的。”

  “楚总觉得现在和我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吗?我苏若梦倾尽了半生的心血,难道会在乎这条烂命吗?”

  “你……”

  “还是那句话,要么你们现在就起开,让我走。要么,便等着看你们的儿子如何被敲断手脚吧。对了,我走得时候已经告诉马贺,这样刺激的场面,一定要给你们两人直播。”

 文学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苏若梦始终面不改色,偶尔还会带出几分笑意,盯着苏若晴和楚延越。

  手机里那个视频在不断地重复播放,听着马贺一遍遍地打楚知行,苏若晴的心都被揪了起来。

  “苏若梦。”

  终于,苏若晴第一个绷不住了。

  她颤抖着抬起手:“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请你放了我儿子。”

  说着,苏若晴哆嗦着往前走去。

  “若晴!”

  楚延越拦住苏若晴:“这个女人心思歹毒,即便是你真的答应了她的要求,你如何能保证,她就一定会放了知行。”

  “我管不了那么多!”

  苏若晴双眼通红,颤抖着望向楚延越,不住摇头:“我只要知行好好的。我只要执行好好的。”

  “若晴!”

  楚延越还想阻拦,可苏若晴却转身往苏若梦的身边走去。

  就在此时,那电话响了起来。

  众人都是一惊,就连苏若梦也是一脸诧异地望向那电话的方向。

  上面的电话号码没有备注。

  楚延越瞥了苏若梦一眼,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边传来了苏玉的声音:“妈,你回来了吗?”

  许久,没有任何一人回话。

  苏玉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试探着问道:“妈?是你吗?”

  “苏玉,是我。”

  楚延越冰冷的声音投过听筒传入了苏玉的耳中。

  苏玉只觉后背一僵,浑身都起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苏玉,你在我家的这些日子,楚知行可一直都把你视为自己的亲妹妹。你妈妈现在就在我们手中。我相信,你做的那些事情,都是被你妈妈.逼迫的。现在,是你唯一能够救自己,和救你妈妈的机会。”

  电话那边传来了一阵沉默,依稀之中,似乎能够听到苏玉喘着粗气的声音。

  “苏玉,不要听他胡说八道!”

  苏若梦骤然紧张起来。

  若是放在以前,她知道,苏玉一定会竭尽全力完成自己交代的任务。

  可是,这一次,苏若梦却不能保证。

  因为今天,苏玉带着楚知行回来的时候,竟然请求苏若梦不要伤害楚知行!

  她苏若梦的孩子,竟然请求自己不要伤害苏若晴的孩子!

  苏若梦难以接受,狠狠地斥责了苏玉。

  虽然苏玉嘴上不再说什么,可是从她那双眼睛里,苏若梦知道,她一定没有接受自己的指令。

  “苏玉,你那天第一次来到我家的时候,你说过的那些话你都记得吗?那些被你妈掳去的孩子,他们都有自己的家人,有自己的生活。可是,现在,他们都变成了什么样子?难道,你希望楚知行以后也变成那样吗?”

  苏玉的手颤抖起来。

  突然,电话那边传来了一阵争执的声音:“小姐,把电话给我。”

  “马贺,你做什么?”

  紧接着,便是一阵两个人争夺的声音。

  随即,电话被挂断了。

  经过这么一场骚乱,苏若晴的情绪也逐渐冷静下来。

  她抬起眼,和楚延越对视一眼。

  “苏若梦,苏玉才是个多大的孩子?你怎么忍心她变成你这样的恶魔?”

  楚延越抬眼看向苏若梦,冷声问道。

  经历了方才的事情,苏若梦现在有些担心苏玉这丫头会一时心软,真的放了楚知行。

  到时候,自己就连最后的筹码都没有了。

  她虽然想要报仇,可是更想自己能好好活着。

  此刻,苏若梦不由紧张起来,说话也有些焦灼,不似方才那样平静:“少废话!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肯不肯答应我的要求。”

  楚延越和苏若晴对视一眼。

  苏若晴别过头,望向苏若梦:“除非你先放了知行,否则我们不会让你离开的。”

  果真!

  苏若晴和楚延越也看出了苏玉的心软!

  苏若梦心中怒火滕然而起,冷笑两声:“好啊。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耗着吧。看看到底是你们的儿子先倒霉,还是我先倒霉。”

  众人面面相觑。

  楚延越一把将苏若晴拉到自己身边,两人并肩而立,一同凝视着苏若梦。

  一分钟。

  两分钟。

  ……

  五分钟之后,那电话再度响了起来。

  这次,电话那边是韩超的声音。

  “楚延越吗?我们已经成功救下了知行,你放心吧。”

  “不!”

  苏若梦立即上前两步,却被保镖们的枪口逼退:“这不可能!我那里隐秘得很,他们怎么可能找得到?”

  电话那边的韩超也不知是因为听到了苏若梦的话,还是单纯地只是想告诉楚延越自己是怎么找到那地方的,高声喊道:“苏玉沿途都留下了标记,我们按照标记顺利找到了楚知行。”

  “苏玉!”

  苏若梦一声高喊。

  “苏若梦,你被捕了!”

  楚延越冷声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的话。

  那些保镖们闻言,立即上前,扭住了苏若梦的胳膊。

  她右边胳膊还在不住地流血,可苏若梦却似乎根本就感觉不到一般。

  她半跪在地上,气息紊乱,还在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冷声道:“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你们是骗我的,都是骗我的!”

  “带走。”

  楚延越一声令下,苏若梦立即被扭送出了病房。

  待到众人散去,楚延越终于再也支持不住。

  他身子一歪,整个人都靠在了苏若晴的身上。

  苏若晴这才看到,原来方才他摔倒在床边,后背的伤口已经重新裂开。

  方才为了不让苏若梦看出端倪,他竟然一直默默忍受着。

  苏若晴忙将楚延越扶到床边坐下。

  她立即叫来医生。

  其实,不用苏若晴呼叫,医生早就都等在病房外了。

  主治医生为楚延越检查了身体:“楚延越,你不能再站起来了。那个残留在你体内的弹片,原本还有可能取出来。可如果你再有这样的大动作,弹片一旦向下滑落,就没有人能帮你取出来了!”

  楚延越的后背上满是鲜血,额头冒着虚汗,脸上一片苍白。

  听到医生的话,他也只能挣扎着挤出一抹苍白的笑容:“苏若梦已经落网了,不会再有变故了。”

  医生眉头紧蹙:“这弹片原本就很难取出,现在又有下滑的趋势。楚延越,恐怕你要尽快安排手术。拖得时间越长,这弹片只怕越难取出来。”

  苏若晴看着楚延越背上的伤口,只觉心口一阵窒闷。

  她刚要回话,却听到病房门口传来了一阵懒散的声音:“什么东西取不出来?找我啊。”

  苏若晴别过头望去,只见一个男人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服,双手环抱在身前,后背靠在一边的门框上,右脚随意地放在左脚之前,眉眼之中,带着几分淡然的笑意,正一动不动地凝视着楚延越。

  楚延越抬起眼,和那男人对视一眼,抬手揉了揉自己生疼的眉心:“他们还是让你回来了。”

  男人嗤笑两声,垂首微笑,缓步走进病房之内。

  他站在病床边,和医生对视一眼。

  要说这医生在这野战医院做着主治医生,地位也不是一般的高。

  可是,没想到,他在看到那男人的双眼之后,竟然十分自觉地站起身,往一边退了两步,像是个做错事情的孩子一样,定定地站在男人身后。

  男人抬起手,闭着眼睛,只靠着一根手指在楚延越的后背上轻轻地游走了一圈。

  十几秒之后,他便立即睁开眼睛,侧眼望向站在一边的医生:“就这,你都取不出来?”

  医生一脸尴尬:“师兄啊,我实在是没有做过这样的手书,没有把握啊。”

  听到医生对男人的称呼,苏若晴更是一脸惊讶地望向男人:“师兄?”

  看这男人的年纪并不大,至少比起这医生要小出不少。

  可是,他竟然是这医生的师兄?

  男人听到了苏若晴的声音,侧过头,饶有兴致地上下打量了苏若晴一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方才他冷着面色的时候,苏若晴只觉得眼前的男人格外英俊几分。

  可现在他这一笑,苏若晴才发现,这男人哪里是英俊,根本就是邪魅。

  他扬唇一笑,眉眼弯动,看着似乎笑得十分开心,可实际上眼底却没有丝毫笑意。

  “这位就是你那个老婆吧?”

  男人说着,站起身,依旧保持着那样的笑容,盯着苏若晴:“我是魏柏青。”

  说着,他伸出手,也不管苏若晴是否愿意,已经握住了她的右手,嘴唇往苏若晴的手背上落去。

  “不想死的话,就松开。”

  耳边传来了楚延越冰冷的声音。

  魏柏青侧过头,打量了楚延越一圈,悻然地撇了撇嘴角,松开了苏若晴,不过那双眼睛可没有半分要从苏若晴身上挪开的意思。

  他依旧盯着苏若晴,脸上带着笑意,话却是对楚延越说的:“你都成这个样子了,还能怎么让我死?”

  说完,魏柏青别过头,对上了楚延越冰冷的目光。

  他喉咙滑动,一手拉住自己的衣领整理两下,看似满不在乎,实际上却寄出了一抹尴尬局促的笑容:“算了,不亲就不亲吧。我可不是为了你,我是担心在这样的美女面前失去了分寸。”

  话音刚落,魏柏青便本能地后退两步,警惕地望着楚延越。

  看那样子,只怕是以前没有少挨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