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两个男用舌头到我的蕊花:东北大坑续集二全文阅读

2021-11-18 17:06:49情感专区
谢云泽的轮椅率先一步抢在了陆晚初前面挡在了门口。

  “谢云泽,你想干嘛?”

  杨浩然黑着脸挡在陆晚初前面,“你觉得你在A市就可以只手遮天了吗?我同样可

谢云泽的轮椅率先一步抢在了陆晚初前面挡在了门口。

  “谢云泽,你想干嘛?”

  杨浩然黑着脸挡在陆晚初前面,“你觉得你在A市就可以只手遮天了吗?我同样可以告你。”

  双方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重,就在陆晚初打算强行先撤的时候,忽然在谢云泽身后涌进来了四个保镖,把杨浩然直接按在了地上。

  “杨总监,跟我们老板说话还是客气点比较好,moon小姐,请吧。”苏先生抬腿在杨浩然胳膊上迈了过去,挡在了杨浩然和陆晚初之间。

  陆晚初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转向谢云泽,“谢总,我们到底哪里得罪了你?”

  “没有得罪,我只是想和moon小姐简单聊聊天。”

  谢云泽扫了一眼杨浩然的方向,黑衣壮汉已经把杨浩然牢牢控制住了。

  “姐!不能去!唔唔……”

  “moon小姐,我们老板不喜欢一件事重复太多次。”苏凡走到谢云泽身后,推着轮椅出了门。

  陆晚初默默攥紧手心,回头看了一眼被压在沙发上的杨浩然,眉头紧皱,“你们要对他做什么?”

  “不做什么,让他稍等一下,我想和杨总具体谈谈合作。”苏先生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过来。

  陆晚初又回头看了一眼杨浩然不甘心的目光,眼底神色复杂,随后快步跟了出去。

  谢云泽的手段她知道,他想做的事不会做不成的,陆晚初干脆先顺了他的意,再做之后的打算。

  苏先生把谢云泽扶到车上之后,给陆晚初打开了另一侧的后车门。

  陆晚初坐进车里,鼻息间猛然充斥满了男人的气息。

  “泽爷。”司机看了眼后视镜。

  “送陆小姐回家。”

  “是。”

  车子发动,周边的景物缓慢向后移动。

  陆晚初努力靠近车门,企图让这些容易唤起过去回忆的气息远离自己。

  “moon小姐很怕我?”男人忽然出了声,还带了几分薄薄的笑意。

  “倒不是怕,只是第一次被挟持上车。”陆晚初嘲讽的语气丝毫没有掩饰。

  她的话音未落,男人忽然一只手撑住了身子,往她的方向凑近了二十公分。

  熟悉的气息更加浓重了,陆晚初面无表情地降了半个车窗,“我晕车。”

  谢云泽微微蹙眉,观察了陆晚初几秒,仿佛在确定她是不是真的晕车。

  “谢总有什么话直接说吧,我丈夫还在家等我,看到其他男人送我回家恐怕会吃醋。”陆晚初垂下眼睛,几缕发丝遮住了她的半张笑脸,有种娇羞的意味。

  空气安静了两秒,随后男人低笑出声,“能得到moon小姐的赏识,成为moon小姐的丈夫……我也想认识认识。”

  陆晚初:……

  这么多年谢云泽不要脸的本事倒是见长。

  陆晚初往边上又挤了挤,扭过头眼底带着戏谑看向谢云泽,“谢总,您是不是看上我了?是想婚内出轨,还是想包养我?不过我有点小钱,还不赶着给人陪.睡。”

  女人眼底的笑意逐渐冷却,像一把冰冷的剑,盯着谢云泽。

  男人用手摸着下巴,似乎真的在认真思考陆晚初的问题,一点也不在乎陆晚初刻意挖苦的态度,又看向了陆晚初,“看上你,有可能吧。”

  陆晚初:……人渣!

  “我再重申一遍,我有家有男人有孩子,谢总你也有家有女人有孩子,您可以换个女人满足您的需求,我,配合不了!”

  女人的话语铿锵有力,露出的半张小脸紧绷着,执拗又倔犟。

  他望着这张小脸,内心想要摘下去她面具的冲动一次又一次在冲撞他的自制力。

  太像了,除了声音和过瘦的体型,她的神情动作,和露出的那双眼睛,都像极了他想了千百个日夜的女人。

  女人还在陈述着她的原则和底线,谢云泽不受控制地抬手握住了她的手腕,他听到了自己迫切的声音,“让我看看你的脸。”

  “你抓疼我了,谢云泽,你有病吧?”陆晚初用力地挣扎,手腕抽不出来半分。

  太讨厌了,他还是像以往一样那么霸道蛮横。

  男人的气息有些急了,压住陆晚初的胳膊去抓她的面具,“让我看看,乖。”

  他的眼底跃动着期待和忐忑,随之而来的是清脆响亮的巴掌声。

  车厢静地可怕,司机大气不敢喘一下,陆晚初的手心隐隐地发麻发疼,打地好像有些…过于用力了。

  谢云泽眸中的波涛汹涌刹那间藏进了黑漆漆的瞳仁里,掀动了下薄唇,陆晚初忙抽出手往后一缩,眼底警备浓重。

  男人微微蜷起手指,看到她眼底的惊慌顿时清醒了过来,他往一旁撤了撤身子,扶住鼻梁捏了两下,轻松了一口气,“抱歉。”

  陆晚初像是受了惊的鹿,狂拍前面的椅背,大声命令,“停车!”

  司机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更别说是踩刹车。

  “我送你回去。”谢云泽已经平静了下来,欣长的身体靠在椅背上,黑暗吞噬了他的脸。

  “谢总送客人回去的方式过于热情了,我承担不起。”陆晚初冷硬着回复,继续拍前面的椅背,“再不停车我就跳下去!”

  司机动了动耳朵,稍微侧脸看了下后视镜,欲言又止,还是不敢动作。

  “停吧。”男人像是叹息,尾音湮灭在安静里。

  车子应声停下,谢云泽拉住了想要甩门下车的陆晚初。

  陆晚初扭头瞪着谢云泽,“谢总,你再不放手,我保证明天头条新闻都是你谢云泽的大名。”

  “这里不好打车,我下去,让阿伟送你回去。”

  谢云泽松开了陆晚初,抽出来拐杖,推开车门费劲地挪动了下去。

  陆晚初还没彻底反应过来,人还是愣的,车门已经关上了。

  汽车再次发动,陆晚初眨巴了两下眼睛,看着一旁空无一人的位置,才确认谢云泽真的自己下车了。

  她本能地回头看过去,昏暗的路灯下伫立着一道越来越远的影子。

  “你叫阿伟?”

  “嗯,郁哥去办事了,我替郁哥过来的。”司机挺忠厚老实的一个小伙子,磕磕绊绊地有问有答。

  “他的腿还不能站立走路吗?”陆晚初脑海里掠过那道影子,微拧起眉头,装个假肢的效果应该也比现在要灵敏许多。

  阿伟看了看后视镜,嗯嗯啊啊半天,“泽爷……他的事郁哥清楚。”

  “你们是谢总身边的人,难道平时没见他站起来过?”

  阿伟摇了摇头,“从未。”

  陆晚初不自觉双手握在了一起,很快放松下来,他怎样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陆晚初刚闭上眼睛打算休息一会儿,车便停下了,“moon小姐,我就送您到小区门口了,我还得快点回去接先生。”

  “嗯。”

  陆晚初睁开眼睛,推门下车,等到车子离开后,她才不自觉地扶了扶自己的面具,然后快步走进了小区。

  ……

  翌日,谢云泽坐在落地窗前,一旁恭敬着站着郁孤风。

  “moon是团队还是个人?”

  “查不到,moon工作室有严格保密协议,咬地都很紧。”

  “合同呢?”谢云泽顿了半晌,才问出来这句话。

  郁孤风立刻把合同递了过去,“初步协议已经订好了,苏总按照您的意思买断了设计所有权,moon小姐将做为专属模特拍摄服装平面图。”

  “尽快提上进程,拍摄最早可以安排在后天。”

  “明天下午。”

  谢云泽回忆着昨晚看到的女人的那双眼睛,太像了,像地让他害怕又期待,怕面具后不是她,期待面具后就是她。

  “我尽力安排。”郁孤风咬了咬牙,领命出了办公室。

  这时,谢云泽手机震动起来,封陌风风火火地打过来电话,上来第一句就是借车。

  “我爹把我的银行卡冻结了,没钱了,谢总,我一直把你当好兄弟,你先借我二三十万顺便给我辆车用用。”

  谢云泽第一反应就要挂断,封陌似乎早有预料,继续开口,“我有喜欢的人了!终身大事帮帮忙!”

  男人适才开口,“卡号给我。”

  “大恩不言谢,下次你再出车祸我给你打五折。”

  谢云泽的脸立刻黑了,电话也被他挂断了。

  下一秒,封陌的银行卡信息就发送了过来,谢云泽冷着俊脸,输入了几个零之后便把款项划了过去。

  封陌看着新卡里多出来的数字,在卡上亲了一口,小跑着去了陆晚初家的楼门口。

  等了半小时后,先从电梯里走出来的是陆源,小男孩打了个哈欠,抬眼瞥了眼封陌,反应非常淡定,甚至还有点嫌弃,“叔叔,你每天不睡觉的吗?”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睡觉抱不了美人归。”

 文学

陆源打着哈欠出门了,薛姨紧跟着出来,送男孩上了校车。

  等薛姨回来的时候,封陌还没走,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一眼。

  “moon小姐怎么没出来?”封陌意识到了些许不对,赶紧拉住了薛姨询问。

  薛姨深深看了封陌一眼,“夫人已经去公司了。”

  “她已经…走了?我在这里等了一个半小时,她六点就上班?”封陌有些惊讶,得到薛姨肯定的回复之后,又立刻打起了精神,“那我去给moon小姐准备爱心便当。”

  薛姨眼睁睁看着封陌欢快地离开,皱紧眉头,神色复杂,“夫人和少爷什么时候才能重归于好啊……”

  与此同时,陆晚初看着助理递过来的行程安排,一个头两个大,然后恨铁不成钢地瞪了杨浩然一眼,“我们忙季忙成什么样你心里不是没数,合同不看清楚就签?”

  杨浩然赶紧摇头,“我没有!姐姐,昨天他们那群人你不是不知道有多凶神恶煞,我害怕啊……就没来得及仔细看。”

  陆晚初把合同丢了杨浩然身上去,“前几天的设计图你也没交,整个工作室现在就你最闲了。”

  陆晚初唯一可以欣慰的是,合同里的拍摄安排在了苏总的公司,总不至于碰见谢云泽了。

  然而事实证明,她的想法大错特错。

  拍摄的那个下午,陆晚初调整好状态刚进办公室,就看到了正在办公室里的谢云泽,苏凡第一眼看到她之后,忙把谢云泽推了出来。

  面具之下,陆晚初的小脸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谢总最近挺清闲。”

  苏凡默默远离了两个人,免得波及无辜。

  谢云泽抬起眼睫,漆黑的瞳仁深不见底,陆晚初不动声色地别开视线,起步转去摄影棚。

  “moon小姐,留步。”男人的声音低沉磁性,又仿佛在隐忍什么。

  陆晚初转过头,勾了勾红唇,“谢总这几天在我身上也花了不少功夫,但是我觉得我的态度很明确了,合作可以取消,违约金我们工作室全赔,你看怎么样?”

  “我不是这个意思。”谢云泽的轮椅滑动向前,仰望着女人的脸,他轻叹了一声,眼底忽然泛起一丝善意……

  陆晚初感觉自己眼花了,谢云泽怎么可能对人表现出善意。

  “昨晚的事,我太唐突了,抱歉。”谢云泽对她微微一笑,俊朗的面容有如春风化雪,实在令人着迷。

  陆晚初还没反应过来,谢云泽的轮椅已经在自己身侧滑动过去了,“我相信moon小姐能够和我成为朋友。”

  话落,男人也消失在了转角。

  陆晚初后知后觉地冷笑了一声,快步走进摄影棚,也不知道谁给的谢云泽自信,还信誓旦旦成为朋友?

  拍摄进入正轨,谢云泽在单面透视的玻璃窗前看着市内女人行云流水的动作,视线落在她裸露的肩上眉头跟着皱了起来。

  “拍的是秋款?”

  苏凡快速点头,“对。”

  男人眉头皱地更深,“动作服道化谁设计的?”

  “额……是moon小姐工作室内部商定的。”

  “服道化和动作后续我会安排负责人。”

  “好,我和杨总监沟通一下,只是服道化拍摄方面先签在了合同里的,可能不太好谈。”苏凡抬手蹭掉了额角的小汗珠,战战兢兢,也不敢抬头看。

  男人抿紧唇,轮椅滑动出了室外。

  苏凡吞咽了两下口水,余光瞥了眼远去的背影,急忙联系杨浩然。

  “苏总,我们做服装这么多年,我们设计的动作和穿搭完全按照大众的偏好和视觉冲击性考虑的,你也是做了十多年的服装了,这点你不会不懂。”

  苏凡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思前想后,终于蹦出来几个字,“可以加钱。”

  杨浩然沉默了,随后开口,“好吧……我和moon小姐需要私下里商量一下,不过我们不接受过度裸露,这个您要有心理准备。”

  “这个……应该不会,您可以放心。”苏凡再次抬眸看向摄影棚里的女人,骨感和性感兼具的直角肩雪白胜雪,露多了反而不好让人继续遐想,这处刚刚好……更何况谢总刚才那能杀了人的目光……唉……

  另一边,陆晚初把光滑的胳膊伸进袖子里,皱眉接听着电话,“得加钱。”

  “苏总……也是这个意思。”

  “能加多少?”

  “让我们开价。”

  “那……拍摄费用翻倍。”陆晚初轻咬了下下唇,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谢云泽的样子,便直接狮子大开口。

  “我去和他提。”

  “嗯。”

  手机放下不到一分钟,杨浩然电话再次进来。

  “姐……同意了。”

  陆晚初垂头摸了摸额头,眼线斜斜上挑着,一开始和苏凡谈的价格就属于高价,再加上拍摄费用,留给苏凡的就没多少利润空间了。

  这背后的原因,陆晚初只能想到谢云泽。

  “姐?”

  “拟一份补充合同吧,别人白送钱上门,没有不要的道理。”

  陆晚初话音未落,导演喊着拍下一条了,她把手机丢给了一旁的助理,身姿摇曳地踩着高跟鞋进了摄影棚。

  陆晚初不知道的是,摄影棚里的监控视频在谢云泽手里的笔记本里正在全程直播。

  苏凡的手机又响了,他急忙接起来电话,对方的声音冷薄中隐隐带着些怒气,“暂时停拍。”

  “啊……为…为什么?”苏凡一愣,整个人懵了半秒,事后想到谢云泽的刚才的反应,顿时又理解了什么,急忙点头,“好,我明白了,马上叫停。”

  摄影棚里陆晚初一下撩起了针织裙的高开叉,一双白皙的长腿立刻显露出来,摄影师沉浸在拍摄中,耳麦里一声“停拍”吓地整个摄影棚里的工作人员一激灵。

  “怎么了?”陆晚初摸了摸颜色夸张的耳环,看向导演。

  “那个……moon小姐您稍等,领导有新的指示。”导演手忙脚乱地去拿震动不停的手机。

  “什么新的指示啊?我今天还赶时间,这几件衣服全都要拍完的。”陆晚初皱着眉头,提起裙摆走下搭建的台子,一把抢过来了导演刚接起来的电话。

  “苏先生,我们合同里白纸黑字写的进度,我的时间很宝贵。”

  “moon小姐……您别生气,我马上过去跟您解释,合同我们可以再谈。”

  “当时是你们押着杨浩然签的合同,现在又要反悔?”

  “不不不,不反悔,是稍微有些变动。”苏凡低声下气地小心讨好。

  伸手不打笑脸人,陆晚初把电话挂了,看了一眼旁边大气不敢出一下的导演,叹了声气,转身进了更衣室。

  ……

  谢氏集团大厅。

  女人提着最新款的香奈儿包包走进大厅,从保安到工作人员一个个都赶紧问好。

  “总裁夫人好!”

  “夫人好!”

  翟青全然没有理会,径直走去了总裁直梯。

  背后的同事此刻也围聚在了一起,望着女人消失在走廊里的身影,不禁“啧啧”感叹起来。

  “老板娘这两天恐怕气死了吧,邢菲菲还没处理完,又出来了一个moon小姐,这届总裁夫人不行啊。”

  “是啊,关键是这老板娘身材样貌也不差,怎么就得不到老板的喜爱呢?”

  众人正讨论着,邢菲菲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听着各种各样的讨论声,眼底掠过一抹阴狠,默默握紧了拳头。

  她走上前推开了人群,叉着腰开口道,“她moon小姐算什么东西,只不过最近火,有流量,你们不好好工作在这里说三道四,就不怕谢总和夫人知道吗?”

  “呦~这不是邢菲菲大明星吗?现在是爬不了总裁的床开始和总裁夫人一致对外了?”

  说话的是邢菲菲在公司的死对头吴曼杰,一句话就气地邢菲菲说不上话来,干瞪着她几秒,然后转身离开。

  “吴姐,您可真这个!”一旁的同事纷纷竖起来大拇指表示敬佩。

  吴曼杰轻哼了一声,“反正我也不想在谢氏继续干下去了,破罐子破摔喽,你们要想长久呆下去,别傻乎乎跟我一样刚。”

  此刻,谢氏集团顶层,翟青不顾郁孤风的阻拦闯进了办公室,谢云泽正和几个高管开会。

  高管们纷纷站起来问好,“总裁夫人。”

  翟青微笑回应,视线转到男人一如既往平静的男人身上,眼底掠过一丝失落,随后嘴角挑起来笑容,快步走上前去,“小泽,天凉了,我路过就顺带给你带了件外套过来。”

  眼看着翟青走过来,男人终于皱了下眉头,扫向门口的郁孤风,冷硬命令道,“阿风,会议期间不允许任何人无故进来,带夫人出去。”

  “是。”郁孤风匆匆忙忙走上前,小声劝慰,“夫人,泽爷开会呢,等一会儿吧。”

  翟青的动作顿在半空中,她笑笑缩回手,眨干了眼睛里一瞬间的莹润,点头跟郁孤风走了出去。

  门外,翟青忽然握住了郁孤风的手腕,抬头死死盯着他,“郁孤风,这些年我待你不薄,我现在只想知道,小泽和那个女人,究竟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