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推荐(闺蜜说他男朋友的特别大)在线阅读

2021-11-18 16:56:44情感专区
立马给闻霆北打电话,没一会儿,闻霆北就款款而来。

  虽然现在很多事情都焦头烂额,但闻霆北依旧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

  “我听阿域说了。”闻霆北安抚舒望晴

立马给闻霆北打电话,没一会儿,闻霆北就款款而来。

  虽然现在很多事情都焦头烂额,但闻霆北依旧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

  “我听阿域说了。”闻霆北安抚舒望晴,“我让人送她回去。”

  “别……”舒望晴拦住她,“把她强行送回去,她又要怨恨我了,还有,你那边的事不忙吗?”

  “不忙。”

  闻霆北早就告诉阿域,舒望晴一有什么情况就立马通知他,舒望晴也猜到闻霆北能及时赶过来就是因为阿域这个眼线。

  “我没事,就是被若盈气到了,我听说你那里很忙,你赶快回去吧。”

  舒望晴不想让闻霆北过于操心,但闻霆北不想离开。

  “她来找你也是为了钱商洛,不如你就答应她。”

  “答应她?”舒望晴不解。

  “我正好也想看看那个王一鸣想做什么。”

  舒望晴想到王一鸣把钱商洛折磨的不成样子,便踌躇问道,“霆北,你说我们是不是多心了,我感觉钱商洛好像并没有和王一鸣勾结,虽然我总觉得他很奇怪。”

  老实说,舒望晴也动摇了,但她处于不确定的状态,也不能随便下决定。

  闻霆北似乎并不在意钱商洛的立场,好像钱商洛怎么样他都不关心。

  “你觉得是就是,觉得不是就不是。”

  “……你这态度也太随便了吧。”舒望晴忍不住吐槽。

  闻霆北笑道,“他本来就不是一个要紧的人,你要是怕王一鸣和钱商洛勾结做什么事,就别救他,你要是想看看他们做什么,就表一下态度。”

  舒望晴懂了,闻霆北的意思是救不救钱商洛对他们都造不成影响,如果不救,王一鸣的计划就落空了,如果救,那正好看看他们做什么。

  闻霆北的话让舒望晴豁然开朗,好像事情也没有那么为难了。

  “那就先看看他们要做什么,我总得亲眼看到钱商洛怎么样了,才能确定他和王一鸣有没有勾结。”

  闻霆北点点头,很赞同舒望晴的说法。

  舒望晴看他淡然从容的样子,忍不住凑近他,“霆北,你在我身边我怎么那么安心呢,好像什么事都不需要思考。”

  闻霆北很享受舒望晴依赖他的样子,他突然希望这些麻烦能多来点。

  “对了,那些投资方还在施压吗?”舒望晴问。

  “不是问题,别担心。”

  “赛克斯在王一鸣的手里,我很怕赛克斯有危险。”

  “只要答应他提的条件,他会放了赛克斯。”

  闻霆北几句话就解决了舒望晴的忧愁,身边有个强大的男人,会让人有很多安全感。

  舒望晴又细细问了问公司的情况,闻霆北说现在受舆论的影响,会有些问题,但不是难事。

  舒望晴相信闻霆北,闻霆北临走前又叮嘱了阿域一番,阿域都记在心里。

  但舒望晴不知道的是,闻霆北离开并不是去了公司,而是去了地下仓库。

  仓库里绑了一个人,闻霆北已经让人看着。

  “总裁,的确搜到了你说的东西。”保镖上前报告。

  闻霆北看着眼前的录音笔,还有被五花大绑的杨若盈,淡淡问道,“这东西谁给你的?”

  杨若盈之前面对舒望晴时,还有几分恼恨和怨念,现在看到闻霆北,只有恐惧。

  “不用说我也能猜到,应该是王一鸣吧,你和王一鸣私下见过面了?”

  闻霆北像是什么都清楚,杨若盈觉得她现在就是皇帝的新装里面的皇帝,恨不得用自己仅有的羞耻心将自己遮起来。

  “你……你怎么会知道?”杨若盈勉强问道。

  “不难猜。”

  杨若盈现在终于感觉到闻霆北的可怕,她一出来,一块黑布就蒙住了她的头,她被绑了过来,一开始她还以为是别人绑架她,可是听到这些人说是闻霆北吩咐的,她立马不敢动了。

  当时她第一反应就是藏起手里的录音笔,可没想到闻霆北就是奔着这个录音笔来的。

  “表……表哥,”杨若盈战战兢兢喊他,“我和嫂嫂说过,我想救商洛,可是她没有同意。”

  “为什么要让她救商洛,商洛是她的什么人吗?一个没用的男人,用不着废工夫。”

  闻霆北声音有些冷峻,这一问倒是让杨若盈无话可说了,毕竟杨若盈也从来没想过闻霆北竟然找人绑她。

  “你是不是觉得一有事就应该找别人帮忙,别人不帮就是别人的错,你一点责任都没有。”

  闻霆北继续问,杨若盈额上冷汗不断。

  “如果不是看在大舅的份上,今天你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闻霆北看她仿佛看一个毫不相关的陌生人。

  杨若盈能感觉到闻霆北身上的冷意和压迫,哪怕这人是她表哥,她也绝对相信闻霆北不会留情。

  “我知道你的意思,”杨若盈瞬间变得聪明起来,“王一鸣把这个录音笔交给我,就是想让我录下……录下证据,这样嫂嫂不救商洛的事,所有人也都会知道。”

  闻霆北扯了扯嘴角,“挺聪明,可惜这点小技俩在我这里班门弄斧就是自取其辱,用钱商洛威胁我,是看不起我吗?”

  闻霆北目光扫向杨若盈,杨若盈浑身僵硬起来。

  “那个废物,竟然让你这么用心,天底下是没别的男人了吗?”闻霆北眯起眼,“死了就死了,就算王一鸣不解决,我迟早也会看他不顺眼把他解决了,他那些心思,我都看在眼里,只有你这种蠢货,才会被他蒙蔽。”

  “……”

  老实说,杨若盈也是杨家的大小姐,从小被人宠着长大,也没听过什么重话,闻霆北这么一说,杨若盈有种想哭的冲动,她觉得自己好像被人踩在地上践踏,而这个人还是让她万分恐惧也不敢抗拒的闻霆北。

  “他……他很好,”杨若盈抖着声音,“他是被王一鸣威胁了……他有不得已的苦衷。”

  “他是不是钱家的血脉我不关心,我只关心他带来多少麻烦。”

  闻霆北压根没把钱家看在眼里,他在乎的是,杨若盈让舒望晴烦心了,钱商洛也给舒望晴添麻烦了,这群蠢货,他都恨不得直接解决了他们。

  杨若盈震惊闻霆北竟然也知道钱商洛的身世,但她也不敢问,闻霆北不在乎钱商洛是不是钱家的血脉,反正他是谁,闻霆北都不会手下留情,好像钱商洛的身世,只对杨若盈一个人有影响。

  杨若盈心里空空的,说不上来是什么感受,好像是她太斤斤计较,又或许太幼稚,她的心思在闻霆北面前不值一提,杨若盈明白了闻霆北的态度,也立马做出了决定,他没有把钱商洛放在眼里,但现下,她不能让钱商洛出事。

  “表哥,商洛是无辜的……”杨若盈大着胆子道,“他被王一鸣折磨的快死了……”

  闻霆北眸中闪过一抹残忍的笑,“你真想救钱商洛?”

  “嗯……”杨若盈声若蚊蝇。

  “把这个交给王一鸣。”闻霆北又把录音笔还给杨若盈。

  杨若盈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如果你想救钱商洛就必须听我的,还有……”闻霆北目光一凛,“如果你以后再给望晴添麻烦,我直接把你扔到海里。”

  杨若盈如捣蒜般点头。

  “钱商洛的事一解决就离开,你要是敢做别的举动,你知道下场。”

  闻霆北不想让杨若盈打扰舒望晴,杨若盈虽然不明白什么意思,但因为本能的惧怕,闻霆北说什么她都点头。

  等闻霆北离开,杨若盈才大口大口喘气,闻霆北实在是太可怕了,他刚才那目光仿佛一把刀,将她千刀万剐。

  可这录音笔,为什么又还给她呢?

  杨若盈有太多太多疑问,闻霆北好像知道王一鸣的所作所为,不然她一出来,闻霆北也不会立马让人把她绑来,而且她非常确定,这件事舒望晴不知道。

  闻霆北不想救钱商洛,他压根没把钱商洛放在眼里,杨若盈之前也是担心闻霆北这样,所以才找舒望晴……原来,在表哥眼里,所有人都没什么分量。

  刚才闻霆北说的话,很可能是真的,她要是再给舒望晴添麻烦,闻霆北就直接解决了她和钱商洛。

  这直接把根拔除了,哪还有什么麻烦。

  杨若盈浑身发冷,她原本觉得这件事听从王一鸣的安排,兴许还会有转机,可是现在看闻霆北的态度,好像……如果不听他的话,闻霆北就直接把一切归为零。

  王一鸣已经是个狠人,闻霆北却比他更狠,狠到哪怕身为表妹的杨若盈,都无比惧怕。

  杨若盈看看手里的录音笔,她觉得自己还是听闻霆北的话比较好,不然,一点生的余地都没有……

 文学

  杨若盈把录音笔交给王一鸣,王一鸣不着声色笑笑,他就知道杨若盈一定会按照他说的去做。

  “如何?”王一鸣带着幸灾乐祸的意味问她。

  杨若盈没多说,只让他自己听录音笔里的内容。

  王一鸣听完舒望晴坚持不救钱商洛的话,挑了挑眉,“舒望晴还真是冷血,救钱商洛也要不了多少钱,我看她就是想要钱氏。”

  杨若盈看了一眼王一鸣,心里暗道这个蠢货,自己做的一切都被闻霆北知道了,还觉得自己聪明。

  “你别高兴的太早。”杨若盈道,“舒望晴不救商洛,我会救他。”

  “你怎么救他?”王一鸣道,“我要的你可给不了。”

  “我可以给你钱,但我看你对钱也没兴趣,你该不会也想要钱氏吧?”杨若盈问。

  “用不着你管。”

  王一鸣觉得杨若盈碍事,现在已经拿到舒望晴的录音了,她也没有利用价值了。

  “你回去吧。”王一鸣赶她走。

  “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去做了,让我见见商洛。”

  王一鸣本来想拒绝,但像是想到什么,道,“可以。”

  钱商洛伤还没好,看起来依旧很虚弱,杨若盈看到商洛眼泪瞬间就涌了出来。

  “商洛,你怎么样?王一鸣这两天还在折磨你吗?”

  钱商洛摇摇头,“你是不是答应他什么事?”

  杨若盈想了想,有些犹豫。

  “你别答应他,”钱商洛硬撑着道,“你帮他做事,他反过来还会害你,而且闻先生和嫂嫂那里,你也无法交代,我不想让你为难。”

  杨若盈咬住下唇,她不知道该不该告诉钱商洛。

  “商洛,王一鸣是想要钱氏吗?不如你先把钱氏给他,不然我怕他继续折磨你。”

  钱商洛的腿伤只简简单单处理了一下,杨若盈很是心疼,如果不去医院处理,以后很可能会落下病根。

  钱商洛知道杨若盈这是好心,便道,“我不能让王一鸣得逞,我撑得住。”

  杨若盈看他这样,于心不忍,“钱家以后可以再拿回来,但你要是出事,就……”

  杨若盈对钱商洛是真心实意,她的关心也是真心流露,可钱商洛坚持不想让王一鸣得逞,就是不松口。

  杨若盈忍不住了,道,“商洛,其实就算你不松口,嫂嫂那边……也有办法,嫂嫂一开始不打算救你,我还为此和她吵了一架,可是……”

  杨若盈看看周围,确定王一鸣没跟过来,道,“我和嫂嫂没谈妥,出来的时候就被表哥绑了起来,他知道王一鸣做的一切,还警告我如果我再把嫂嫂惹生气,就……”

  杨若盈心有余悸,闻霆北说这话的样子实在太可怕,再次回想还是汗毛倒竖。

  钱商洛表情莫测,声音也变了调,“你说什么?”

  “小声点,”杨若盈压低声音,“表哥知道王一鸣的一切,包括那个录音笔,表哥也让人从我身上搜了出来,但表哥什么也没说,就让我装作什么事没发生交给王一鸣,我觉得表哥一定有办法,所以你也不要着急,如果你这边能让王一鸣放松警惕,他迟早要完蛋。”

  杨若盈只顾着说通钱商洛,压根没发现钱商洛紧抿着唇,目光幽幽。

  “闻先生还说了什么?”钱商洛问。

  杨若盈不敢把闻霆北那些话都告诉钱商洛,只说闻霆北已经在想办法了,他不会坐视不理。

  “闻先生还真是厉害,王一鸣做什么他都知道。”钱商洛高深莫测道。

  “是啊,”杨若盈并没有听出什么不对,“虽然表哥让我很害怕,但我还是从心里佩服他,你都不知道,表哥发现我身上有录音笔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呆掉了。”

  钱商洛面色阴翳无比,杨若盈又说了几句,王一鸣看时间到了,让杨若盈离开。

  待她走后,原本虚弱无比的钱商洛猛的起身,扯掉了身上的绷带。

  而原本对钱商洛很嚣张的王一鸣已经一脸恭敬,两人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人走了?”

  “走了,”王一鸣道,他想到杨若盈对钱商洛这么好,便笑道,“这杨若盈对你……真是一往情深,老实说,你们俩要是真结婚,我觉得也挺合适。”

  钱商洛并没有心思回他,反而面色冷冷。

  “怎么了?”王一鸣觉出不对劲问。

  “我们做的一切闻霆北都知道。”

  “不可能啊!”王一鸣不相信。

  “刚才她告诉我了,闻霆北从她身上搜出了录音笔,他料到你做的一切,才让杨若盈回来。”

  王一鸣一脸震惊,“怎么可能!他怎么能猜到!”

  “我说过了,闻霆北不是一般人,我们做事必须谨慎。”

  王一鸣惊的嘴巴都合不上,像是这件事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收起你的表情,我们还有场硬仗要打,录音笔呢?”钱商洛问。

  王一鸣忙把录音笔交给他,“我听过了,舒望晴的确如我们想的那般,看来他们的确是怀疑你。”

  “怀疑我也正常,我就是要让他们怀疑,才能让舒望晴铁了心不救我,这样我们的目的就会达成,但是……”

  钱商洛目光阴沉,按他之前的计划,舒望晴一定会觉出他不对劲,在工程出问题之后,王一鸣的适时出现,更会让舒望晴仔细思索他之前的种种行为,而且这个王一鸣还和他有点联系,如果是个聪明人,怎么可能把王一鸣安排进来,暴露自己有嫌疑,所以钱商洛就是故意让舒望晴知道,才能做好接下来的事。

  但一切都被闻霆北打乱了,他和王一鸣都没有想到闻霆北已经知道了一切。

  到底哪点出了错,还是说闻霆北一早就知道了一切。

  钱商洛心情很沉重,他可以接受失败,但这场计划他已经策划许久,却还是被闻霆北一眼识破了,难道他根本不是闻霆北的对手?

  “别想了,”王一鸣也看出钱商洛心情不大好,“或许闻霆北只是觉得杨若盈奇怪,你不也说了,杨若盈什么都藏不住,万一是她不小心说漏嘴。”

  “就算是她不小心说漏嘴,闻霆北也不会这么快发现,我准备了那么久,舒望晴都已经跳进我的圈套了,怎么闻霆北就……”

  钱商洛咬牙切齿,语气里还有一丝愤恨和不甘。

  王一鸣拍拍他的肩,“现在不是说失败的时候,我们还有回转的余地。”

  如果杨若盈没有告诉钱商洛实情,他们可能就中了闻霆北的计,但闻霆北到底想做什么,钱商洛想不明白,接下来该怎么应对,他也暂时没想到办法……

  钱商洛往坏的地方想,如果这是闻霆北的一个考验呢?他要是没有通过这个考验,是不是就彻底失败了?还是说,闻霆北发现了他身份……

  ——

  舒望晴将煮好的咖啡放在书桌上,闻霆北习惯性地在工作时喝杯咖啡,说是提神的作用,但每次泡好咖啡,闻霆北几乎都不怎么动,舒望晴怀疑闻霆北是靠咖啡的味道提神。

  舒望晴把自己的疑问告诉闻霆北,闻霆北笑道,“倒不是靠咖啡的味道提神,是想让你随时关注我。”

  舒望晴心里一动,又问道,“那在公司,我没在的时候你喝咖啡吗?”

  “喝不喝无所谓,但有你在的时候,你必须得给我煮一杯咖啡。”

  闻霆北的行为虽然有点幼稚,但也让舒望晴感觉到甜蜜。

  “你煮的咖啡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喝的,当然,我也是想看看你会不会把心思放在我身上。”

  “我整颗心都在你身上。”舒望晴忙道。

  “真的?”

  闻霆北竟然质疑,舒望晴恼了,“你是我老公,我不放你身上我放谁身上。”

  “那以后除了我,你不要关心其他人。”

  闻霆北这话意有所指,舒望晴立马明白他是在说杨若盈和钱商洛。

  “我这不是关心,我是……”

  舒望晴想了半天也说不上来是啥,闻霆北刮了刮她的鼻子,“你看,你还是关心他们,他们不值得你关心。”

  “可是大舅那里总要交代。”

  “有我在,大舅不会说什么,你只要等着看就好了。”

  舒望晴坐直身子,“等着看什么?”

  闻霆北故意卖关子,舒望晴纠缠不休,“快说,快说,你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就是想看看谁会露出马脚,杨若盈要是聪明点,就不会按照我的意思来,她要是太过愚蠢,只能说明她被人利用,那她反而什么都不知道。”

  “你今天是不是对若盈说了什么?”舒望晴问。

  “嗯,等着看就好。”

  闻霆北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舒望晴很是好奇,问,“难不成你在利用若盈传递一些消息?还是说,你在利用若盈试探钱商洛和王一鸣。”

  “聪明。”

  闻霆北和舒望晴默契十足,有时候闻霆北只需要说一句,舒望晴就能猜到接下来的事。

  “若盈会警觉吗?她知道你的意思吗?”

  “以她的脑袋,应该想不到,不过也用不着管她,你也不要再关心她,让她自生自灭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