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三明治中间的人感受|英语老师解开裙子坐我腿中间

2021-11-18 16:22:01情感专区
所有人就是一副恍然大悟,见怪不怪的表情。

  进了电梯,公孙飞扬按下五楼,对陈心安说道:“你是第一个,来到这里还保持清醒的人!“

  陈心安咧了咧嘴角。

  所以

所有人就是一副恍然大悟,见怪不怪的表情。

  进了电梯,公孙飞扬按下五楼,对陈心安说道:“你是第一个,来到这里还保持清醒的人!“

  陈心安咧了咧嘴角。

  所以这里的人对他好奇?

  可是一听他的名字,就感觉到理所当然了。

  这说明这里的人认识他,而且知道他的本事!

  可是他却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么有名!

  好在陈心安也是一副随遇而安的性子,既来之则安之,瞎猜测那么多也没用,一脸坦然的跟着公孙飞扬上楼。

  随着叮的一声,电梯到达五楼,停了下来。

  电梯门打开,公孙飞扬走了出去,陈心安紧随其后。

  到了一间办公室面前,公孙飞扬敲了敲门,听到里面回应,推开门说道:“报告!人已经带来了!”

  “好了,你忙你的去吧,让他自己进来!”里面传来一位老人的声音,中气十足。

  本来想迈步走进去的公孙飞扬停下了脚步,对里面的人说道:“别介啊,人是我带回来的,你现在赶我走不是过河拆桥嘛!”

  里面的人冷哼了一声,冲他骂道:“公孙飞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鬼主意!就凭你还想收他?你压得住嘛!”

  “这话说的,多见外啊!我可是你孙子!

  我压不住不是还有泰哥嘛!

  你总不能把好东西都送给别人吧!”

  公孙飞扬对着陈心安招招手,示意他跟进来。

  陈心安走进办公室。

  这里面还不小,比宁兮若的办公室还大。

  只不过显得空空荡荡的,除了一个巨大的档案柜,还有一张办公桌和一把办公椅,就剩下一张椅子。

  连沙发茶几都没有,更别说其他家具了。

  这不神经病嘛!

  你空空荡荡的要这么大的办公室干什么,自己坐在里面不觉得凄凉?

  房间小点还显得热闹,这么大的地方还不如养猪。

  办公椅上坐着一个老头,就算没有站起来,陈心安也能看出来,他身材高大魁梧,看起来很是威猛。

  隔着办公桌,站着一排的人,个个都是跨立姿势,挺胸抬头,双手背在身后,像是正在接受检阅的士兵。

  看到公孙飞扬带着陈心安进来,一群人全都扭过头,看着陈心安。

  那眼神真瘆得慌!

  就好像一群流氓,在看着一个羊落虎口的小姑娘。

  如果眼神有刀,陈心安现在已经被他们给割的一丝不挂了!

  想想这可是大山里面,这帮人长年累月的待在这里,别说女人了,就算是母蚊子都没有见到过一只。

  难道这长期以来的压抑,已经让这帮人产生了心理上的变异,开始对他这个外来的人,产生了某种不可描述的冲动?

  陈心安的脸黑了下来,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事情就难搞了!

  这帮家伙明显都是经受过严格训练的,自己就算能打出去,也带不走肖章了!

  对不起了大兄弟!

  一旦发生那种情况,你只能先吃点苦头。

  放心,我一定会回来救你的,到时候我会带你去京都最好的男科医院治疗……

  正在胡思乱想,就听坐在办公椅上的老头对他哈哈一笑说道:“陈心安,咱们终于见面了!

  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有很多疑问,想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更像知道我是谁,为什么要请你来这里!

  别着急,我会告诉你答案,也不用害怕,我对你没有恶意!”

  陈心安瞪大了眼睛,很是震惊的看着老者说道:“公孙不胜?!怎么是你?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老者:“……”

  众人:“……”

  这特么还能玩吗?

  还以为自己足够神秘,没想到一进来就露底了!

  这家伙的脑子里面装的是什么?最重要的是,他是怎么知道的?

  最为忍受不了的是,你特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我公孙不胜?

  我不胜你大爷啊!

  老者黑着脸说道:“我的名字叫公孙胜,不是公孙不胜!”

  “叫啥不过年啊!”陈心安大大咧咧的看着他说道:

  “没想到你长这样啊!

  我还以为你一输棋就赖皮,肯定长得很猥琐。

  没想到居然还像模像样的……”

  噗!

  公孙胜差点吐血,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心口,使劲的揉。

  这王八蛋的嘴还是一如既往的损啊!

  旁边的一帮人却面色各异,有的在憋笑,而且还忍的很辛苦。

  有的却黑着脸,看着陈心安就像是天兵天将在看着不服管教的孙猴子。

  一名四方脸男子对陈心安喝道:“陈心安,别乱说话!

  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你可知道这里的都是什么人?

  这可不是你的东山蟠龙湾,你敢在这里张狂,可没人惯着你!”

  嘁!

  陈心安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嗤,瞥了那人一眼说道:“不就是龙盾总部基地嘛!你以为是龙潭虎穴啊!牛气什么!”

  众人大惊,四方脸怒视着公孙飞扬,把他看的打了个哆嗦,双手摆的跟风车似的!

  “不是我!这一路上我没有跟他透露过任何消息!”

  众人也知道这家伙肯定不敢这么无视纪律,可是陈心安这个家伙,就好像什么事都瞒不住他一样,让大家都感到万分震惊!

  公孙胜皱眉看着陈心安问道:“陈心安,你怎么知道我是公孙不……咳咳,我是跟你下棋的公孙胜?”

  陈心安也不卖关子,咧着嘴笑道:“你说话的语气太像了,贱兮兮的,明明很菜,却装成很高深的样子!

  再加上公孙飞扬自称是你孙子,这个姓在华夏本来就不多,我认识的就你一个,当然能猜到是你了!”

  速效救心丸呢?

  我特么先吃几颗,怕被他气的当场暴毙!

  这天底下,敢说我贱兮兮的,也只有眼前这个兔崽子了!

  公孙飞扬却是一脸崇拜的样子看着陈心安。

  兄弟,你特么太猛了!

  整个龙盾,有一个算一个,敢这样跟老爷子说话的,只有你啊!

  四方脸咬着牙瞪着陈心安喝道:“陈心安,说话注意言辞!对老爷子要客气点!说,你怎么知道这里是龙盾基地?”

  陈心安斜了他一眼,撇撇嘴说道:“你问我就说啊?你谁啊?长得跟麻将里的白板似的,我都懒得理你!”

  “啊呀呀!”四方脸急了,他在龙盾地位很高,哪里被人这样挤兑过,攥着拳头就要冲过来!

  旁边人赶紧把他抱住,公孙胜喝道:“杨坚!不得放肆!”

  “是!”四方脸倒也听话,狠狠的瞪了陈心安一眼,站在了一旁。

  公孙胜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陈心安问道:“陈心安,我也想知道,你怎么会知道这里是龙盾基地?”

  陈心安撇撇嘴,冷哼一声说道:“刘一刀,别躲了,我看到你了!”

 文学

站在队伍末尾,缩头缩脑的刘一刀身体一僵,然后无可奈何的站了出来。

  他是龙盾的人,陈心安早就知道了。

  他回龙盾基地还是被陈心安给揍回来的。

  现在又站在这里,陈心安当然猜得出这里是什么地方!

  公孙胜感觉很郁闷!

  本来还想在陈心安面前装个蛋,没想到这个家伙比猴还精,什么都瞒不了他!

  以他对陈心安的了解,没有能够镇得住陈心安的东西,引不起他的兴趣,自己的目的也就很难达到了!

  陈心安给了刘一刀一拳,笑着说道:“你这伙食不错嘛!几个月不见,你小子长胖了!

  怎么样,现在知道我对你好了吧?感谢我把你弄回来了吧?”

  老朋友了,见了面当然要攀攀交情。

  刘一刀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对陈心安说道:“我谢谢你啊!”

  作为龙盾历史上第一个被打回来的任务执行者,刘一刀都忘了自己这半年是怎么过来的了!

  整天被同事们耻笑,已经变成了习以为常。

  也就是打不过陈心安,否则他现在早扑上去了,打不过他也要咬死他!

  老子真的是被你这个王八蛋害惨了!

  你还有脸跟我说这些风凉话!

  “刘一刀,你不是整天吵着喊着要报仇嘛?现在人在你面前了,你不表示一下?”杨坚抱起了胳膊,冷笑着对刘一刀说道。

  刘一刀脸色青白,没说话。

  旁边一名长脸男子笑着说道:“坚哥,你别难为一刀了,他已经被这个陈心安吓破胆了,哪里还敢报仇啊!”

  众人都哄笑起来。

  杨坚一脸不屑的说道:“废物!整个龙盾基地的脸都被你一个人丢光了!

  培养了你那么多年,到头来培养出来一个窝囊废!

  人都送到你面前了,居然还没有勇气找回场子!

  以后出去了在外人面前,千万别说你是龙盾的人!

  我们龙盾丢不起这个人!”

  刘一刀低着头,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羞愧难当,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陈心安看着公孙胜说道:“公孙不胜,你在这龙盾是什么领导啊?”

  “放肆!”杨坚怒视着陈心安骂道:“你是什么玩意儿,敢用这样的语气对我们的大领导说话?”

  陈心安瞥了他一眼,呵呵笑道:“他是大领导?你别闹了!你才是吧?

  这么多人,就数你叫的最欢。

  同伴不跟我打,也是丢你的人,你敢说你不是大领导?我可不信!”

  “你胡说八道什么!”杨坚脸一红,瞪着陈心安的眼神像是要吃人,这孙子说话怎么这么损呢?

  我什么时候成了龙盾大领导了?

  对于龙盾内部的这些纷争,公孙胜向来不管。

  都是一群年轻人,每天除了训练就是吃饭睡觉。

  正是年轻气盛的年纪,除了接任务,他们几乎没有什么接触外界的机会。

  他们甚至比军人更封闭,更严格。

  因为军人不怕抛头露面,他们不行。

  为了以后的任务,不至于让他们过早曝光,他们只能待在这座大山里面。

  整天待在一起,难免会有这样那样的摩擦。

  只要不是影响到大的团结,年轻人的争强好胜,反而是他们变强的动力。

  所以公孙胜从来都不会去插手这些,由得他们去自己解决。

  在龙盾,实力是检验一切的标准。

  刘一刀看了一眼陈心安,对杨坚说道:“坚哥,我知道去东山的任务,你一直很不服我能选上。

  现在我给龙盾丢了脸,就要靠你来给龙盾重新把脸捡起来了!

  不过你想去东山就要先过陈心安这一关。

  现在他本人就在这里,不如你先问问人家同不同意?”

  杨坚眉毛一挑,看了陈心安一眼,不屑冷笑道:“我去哪里,还轮不到你刘一刀来安排!

  而且我要做什么,除了领导,也就再无需管别人同不同意!

  就算他陈心安不同意,那又如何?他能拦得住我?”

  说话的时候,杨坚偷偷看着公孙胜的表情,见他并没有阻拦的意思,心中大喜。

  对于公孙胜来说,一直以来都很看好陈心安,想吸纳他加入龙盾。

  却也很想直观的了解一下,陈心安的战力究竟如何。

  这就是他没有阻拦杨坚挑衅陈心安的原因。

  陈心安又怎么会不明白这些人的心思!

  他咧开嘴笑着,拍了拍刘一刀的肩膀说道:“行啊刘一刀,半年没见,你小子学聪明了,都会借刀杀人了!”

  刘一刀脸一红,他知道眼前这位可不是好糊弄的主儿,赶紧老老实实的说道:“陈先生千万不要生气,我只是……”

  不等他说完,陈心安一摆手说道:“不用解释!怎么说咱也是老朋友了。

  既然你被人家取笑了,我帮你出这口气!

  这个二郎神就是龙盾的盾长吧?

  我看他咋呼的最大声,是不是你们这些人里面最厉害的?

  你也想去东山?

  来,我看看你有没有那个资格!

  你还真说对了,别的地方我管不了,想去东山,还真的要过我这关!”

  杨坚血气上涌,感觉喉咙有点甜。

  他使劲咽了一下口水,强迫自己没把一口老血喷出来!

  谁特么是二郎神?

  那是杨戬!

  我是杨坚!

  名字不同的好吗?

  你个文盲!

  还有,盾长是个什么鬼?

  龙盾是非军方纪律性组织,类似于国防部,所以大领导的职位是部长级,你整个盾长是什么东西?

  至于我是不是这些人里面最厉害的,算你小子有眼光!

  老子是龙盾最年轻的银龙高手,距离金龙级别,只有一步之遥!

  放眼整个龙盾当然不是最厉害的,对付你这个渣渣,已经绰绰有余!

  杨坚脸色铁青,往前一步,对陈心安喝道:“姓陈的,难道从来没有人教过你什么是礼貌吗?

  这里是龙盾,不是你张狂撒野的地方!

  说着这些话,你是觉得这里没有人能治的了你了是吗?

  小子,我提醒你,这里藏龙卧虎,不是你这种土包子能够看轻的!

  想在这里张狂放肆,你还不够格!”

  陈心安冲他撇撇嘴,哈哈一笑:“这就让你觉得张狂了?你是没见过我真正嚣张的样子啊!

  怎么了?看我不顺眼,想打我?

  那就来啊!

  你一个人还不行,资格不够,要不你们一起上?”

  这话直接把一帮人全给得罪了!

  这帮龙盾特工个顶个都是心高气傲的主儿,平时都是他们看不起别人,什么时候被别人这么看轻过?

  “你胡说什么!看你年纪轻轻,真是一点教养都没有!”

  “对付你还用得着一起上?随便站出一个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坚哥你来不来,你要是不来我先动手了!我就看不惯这小子嚣张的样子!”

  看到一群人气急败坏的样子,陈心安毫无愧疚之心,反而咧嘴笑了,对众人勾勾手说道:

  “这样吧渣渣们!五分钟之内,如果你们谁能打到我一拳,我就认输赔罪,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