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硕大疯狂冲刺哭泣求饶|黄蓉被春药变态调教小说

2021-11-18 16:12:19情感专区
也就意味着马大壮彻底通过了审核,宁哲在当地短暂的休息了一天,随后又乘坐飞机赶往了华南的沧澜市。

  他要审查的第三个目标,叫做上官宗光,今年二十三岁,C+级轮回者,同样出身显

也就意味着马大壮彻底通过了审核,宁哲在当地短暂的休息了一天,随后又乘坐飞机赶往了华南的沧澜市。

  他要审查的第三个目标,叫做上官宗光,今年二十三岁,C+级轮回者,同样出身显赫。

  上官宗光的父亲上官朝宏,乃是沧澜市武术协会的会长。

  其地位,相当于古代的武林盟主。

  沧澜市自从古代开始,便是一处兵家必争之地,许多历史上有名的战役,都是发生在这里的,故此本地习武成风,有着许多流传了几百年的武林门派,是闻名遐迩的武术之乡。

  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以及轮回者的出现,武林一次已经成为了一个很模糊的概念,而且离普通人的生活越来越远,在很多地方,都成为了骗补贴和依靠表演糊口的行业。

  不过在沧澜这个地方,武术协会的影响力极为广泛,而且在民间声望很高,甚至有传言,沧澜几个大家族都流传着古武功法,内力精进者,甚至可以做到武侠电影里面的那种功力外放,极为霸道。

  上官宗光作为上官家族的嫡传,自幼便修习武术,一手祖传的奔雷刀法更是练得如火纯情,正是因为良好的基础,所以在神殿世界内也是混的如鱼得水。

  陆九骁赶来沧澜的这个时间节点很巧妙,按照笑忘初给他的名单,原本上官宗光是排在第二位的,陆九骁之所以在马大壮那边耽误了一些时间,就是因为要卡在这个节点上。

  再有三天,便是沧澜市五年一届的英杰大会。

  这个英杰大会,在武林当中是一场盛会,由武协举办,沧澜的武林世家和新兴武馆都可以派人参加,获胜者不仅可以获得高额奖励,更是一个扬名立万的好机会。

  英杰大会采取的是打擂台的方式,而且对无数招式没有禁制,只要不杀人,任何招数都能使用,对于武者的年龄,也限定在十八至二十五周岁这个阶段。

  上一次的英杰大会,刚刚年满十八岁的上官宗光报名参加,因为年龄尚小,体力和武学都没有达到巅峰,所以仅仅混到了一个第七的名次。

  今年,便是二十三岁的上官宗光最后一次参加英杰大会的机会了。

  对于他而言,这个机会十分重要,此时的他,继续用一个英杰大会冠军的身份,来让自己扬名。

  因为,上官家的家主上官朝宏已经五十九岁了,最近一段时间身体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所以便决定退出明年武林协会会长的竞选。

  如此一来,这个万众瞩目的位置便出现了空缺。

  上官家族从上官宗光的爷爷那一辈起,便一直连任武术协会的会长,直到将位置传给了上官朝宏,如今老子要退了,上官朝宏这个儿子,自然也要顶上去。

  所以,他必须拿下英杰大会的冠军,来为自己明年的接任造势,压住其他竞选者的气焰。

  对此,上官朝宏踌躇满志,但并没有必胜的决心,毕竟沧澜市武林门派多如过江之鲫,潜藏的高手不计其数,所以最近这三个月的时间,他一直都在加紧训练。

  陆九骁在赶来之前,就已经看过上官宗光的资料了,此人没什么劣迹,但也并非善类,这么多年来,打伤打残的对手不计其数,不过沧澜本就是武术之乡,一上擂台便是全力之斗,有人受伤倒也在情理当中。

  经过谭鹤荣和马大壮的事情,陆九骁对于这些资料里面的东西并不怎么看重,因为想要了解一个人,紧靠书面上的东西是不行的,还是得自己亲眼见证才行。

  落地沧澜市以后,陆九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去了城郊的众盛武馆。

  这家武馆的老板叫做牛牧,并非是沧澜市人,但也出身于武林世家,三年前在沧澜市开了这家属于自己的武馆,最初的本意只是因为本地习武成风,想要通过这里的氛围发扬自家武学,顺便赚点钱,而牛家的拳法也确实强悍,牛牧很快就在本地打出了名气,逐渐的居然成为了本地的一流武馆,门徒三四百人。

  人一多,难免鱼龙混杂,三个月前,牛牧的一名弟子因为喝醉了酒,与另外一名醉鬼打了起来,并且废掉了对方的双腿,没想到对方那个人,也是本地一个武学世家的子弟,牛牧一个外来户能在沧澜市把武馆开的这么大,本就引得了很多人的不满,那个武林世家的人也因此迁怒于众盛武馆,登门问罪。

  最后,双方因为意见不合,而摆了生死擂,牛牧作为馆主,接下了对方的邀约,面对那武学世家的老者,仅仅十几个回合便败下阵来。

  虽然对方没有痛下杀手,但也如法炮制,打断了牛牧的双腿。

  而牛牧也是在事后才知道,原来对方就是故意派人找茬的,其目的就是因为他这个外来户在本地风头太盛,引发了很多人的不满。

  虽然知道自己落入了圈套,但武林本就是强者为尊,此刻的牛牧已经沦为废人,想要报仇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而且树倒猢狲散,他偌大的众盛武馆,此刻人走茶凉,原本的几百弟子,就只剩下了十几个徒弟。

  在这种情况下,牛牧也没脸在这地方呆了,便准备远走高飞,从此隐退江湖。

  陆九骁赶到众盛武馆的时候,搬家公司的人正在不断的向外面搬东西,几个穿着武馆道服的人,也在指挥工人们干活。

  看见这一幕,陆九骁走到了一个穿着道服的青年面前,开口问道:“这位小哥,我问一下,众盛武馆的牛馆长在吗?”

  “你是要来学武的吧?”

  那青年看了陆九骁一眼,叹气道:“你来晚了,我们众盛武馆已经倒闭了,如果你再晚来几分钟的话,恐怕这里的牌子都已经被摘了!”

 文学

陆九骁听完青年的回答,微微摇头:“你误会了,我来这里不是学武的,而是有事情要跟牛师父商量,请问他在吗?”

  “在呢!”

  青年听完陆九骁的解释,也没多想,指了指院子里面:“师父在大殿上香,你去吧。”

  “谢谢。”

  陆九骁点头致谢,随后走进了院子里。

  众盛武馆的面积很大,院子里面就是训练场,两侧摆满了武器架和木人什么的,不过此刻也都有人正在拆除,旁边的那些房间里到处都是搬家公司的人,正在进行清理。

  此刻在武馆的大殿当中,一个虎背熊腰的男子,正坐在轮椅上,往桌上的香炉里面插香,前面的桌子上也摆满了牛姓开头的灵位。

  这个上香的男子,就是众盛武馆的馆主牛牧,他本以为,自己可以带着先祖们的期望,来到沧澜市开宗立派,没想到却落得了这么一个凄凉的结局。

  此刻,院子里正在进行清理,等面前的三柱清香燃尽,牛牧也就该收起灵牌,彻底离开这个伤心地了。

  陆九骁站在门口,等牛牧做完这一切之后,才迈步走进了房间里:“牛馆长,你好!冒昧来访,还请见谅!”

  “你是谁?”

  牛牧循声转头,看着陌生的陆九骁,眼中闪过一抹好奇。

  “我来找你,是想谈谈关于众盛武馆的收购事宜。”

  陆九骁看着胡子拉碴,神色憔悴的牛牧,直接道明来意:“刚刚进门的时候,我已经看见了,你这里正在进行清理,想必是不打算继续经营了,所以我想跟你谈谈生意,把这里收购下来。”

  “这里的东西运走之后,我已经把宅子出售的事情委托给中介公司了,有什么事情,你去跟他们谈吧。”

  牛牧现在心情极差,根本没有心情聊这些事情,兴致缺缺的回了一句。

  “你误会了,我说的收购,并不是收购这个院子,而是收购你的众盛武馆。”

  陆九骁顿了一下:“据我说知,你的众盛武馆已经成立了三年,有资格参加今年的英杰大会,所以我想把你的武馆整个买下来,说得简单一些,我需要这个参加英杰大会的名额。”

  “你要参加英杰大会?”

  牛牧看了陆九骁一眼,继续摇头:“对不起,我对这件事没什么兴趣,你请回吧。”

  “牛师父,你在沧澜市,也算是风光过一时的人物,难道真的就想这么灰溜溜的离开,以后被人提起的时候,也会当做一个笑柄吗?”

  陆九骁认真的看着牛牧:“身为习武之人,遇见一点挫折就想着退缩,这似乎不妥吧?”

  “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牛牧被陆九骁说的有些愤怒:“现在我已经变成了一个残废!门下的弟子也全都被其他的世家和武馆给挖走了!你还让我继续参加英杰大会!那我不就成了一个更大的笑话了吗?难道我被人嘲笑过一次还不够,还要一直成为一个笑话吗?”

  “不会的。”

  陆九骁平静的看着牛牧:“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可以拿下英杰大会的冠军,帮你重振声威,到时候,不管你是想继续留在这里,还是隐退江湖,都由自己做主!不过就算你真想退出江湖,带着光环离去,也比灰溜溜的离开强吧?”

  “我凭什么相信你这么一个陌生人?”

  牛牧虽然对陆九骁说的一番话十分动心,但并不相信他。

  “你不用相信我,只要跟我合作,对你没有坏处!首先,我会以高于市场价的价格兑下你的武馆!其次,就算我输了,对你而言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损失!就像你说的,你已经被嘲笑过一次了,还在乎多一次吗?”

  陆九骁微微耸肩:“赌了,你不一定会赢,但是不赌,你一定会输!”

  牛牧听完陆九骁的话,思考了大约三秒钟的时间,忽然开口道:“马刚,教训一下这个不知深浅的家伙!”

  “踏踏!”

  牛牧身边的一名弟子闻言,迅速向着陆九骁冲了上去,蓄势打出了一拳。

  “刷!”

  陆九骁只是微微侧身,就躲开了对方的攻击,手腕随变一挥,便打在后背上,让马钢趴在了地上。

  “李拓!黄玉!你们两个一起上!”

  牛牧再度下达指令。

  随后,剩下的两名弟子也齐齐向陆九骁冲了上去。

  “嘭嘭!”

  陆九骁只是随手一挥,便将两人掀了出去。

  看见这一幕,牛牧睁大了眼睛。

  根据英杰大会的规则,每个参赛方都可以举荐两名参赛者,同时选取两个候选人员,用来作为替补,也就是说,每家需要准备四个人。

  自从他出事之后,门下那些有天赋的弟子,就全都被其他势力给挖去做了替补,只剩下一些忠心耿耿的弟子还陪在他身边。

  刚刚冲上去的三个人,天赋并不出众,但是在牛牧门下,也算是中等实力。

  没想到,连陆九骁的实招都被逼出来,就被轻松解决了。

  看起来,这个青年的狂傲并非是没有道理的。

  他,确实有狂的资本。

  陆九骁知道,牛牧让人出手,只是为了验证自己的实力,等放翻三人后,继续问道:“牛馆主,你现在是否觉得,咱们有合作的可能了呢?”

  牛牧看着面前的陆九骁,感觉自己仿佛看见了希望,开口问道:“你收购我的武馆,想开出什么条件?”

  陆九骁微微挑眉:“我了解过了,你这里的宅子,大约价值一千五百万!而我想要参加英杰大会,必须用你的招牌,所以只要你不摘牌子,我总共给你两千,如何?”

  牛牧摇了摇头:“不!”

  陆九骁看见牛牧的动作,微微蹙眉:“嫌少?”

  “我分文不取。”

  牛牧认真的看着陆九骁:“我不管你为什么要参加英杰大会,仅凭你的能力,我就可以支持你,而你只需答应我一个条件。”

  陆九骁想了想:“你的仇家?”

  “没错!”

  牛牧毫不犹豫的点头:“我的双腿,就是被慕容家的人陷害所致,我不需要你拿到冠军,只要你在跟慕容家那些人对战的时候,也打断他们的双腿就可以了!答应这个条件,我跟你合作,否则的话,一切免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