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被门卫蹂躏的校花:边做边喷老熟妇

2021-11-18 09:16:10情感专区
皇上连万娘娘亲生的五皇子都不信任。

  在一旁伺候的贺内监敛目垂头,他不用看都能明白靖王不赞同。

  “朕不单单是她的丈夫,更是天下之主,晨儿同你一向交好,不提你

皇上连万娘娘亲生的五皇子都不信任。

  在一旁伺候的贺内监敛目垂头,他不用看都能明白靖王不赞同。

  “朕不单单是她的丈夫,更是天下之主,晨儿同你一向交好,不提你们的兄弟情分,在所有兄弟中,你说,有比晨儿更适合为太子的?”

  皇上说话声音大了几分,底气提起来了,“穆晨生母是朕第一位妻子,朕记不得她相貌,不记得她性情,可她生了穆晨。”

  “抚养大哥长大成才的人是阿娘,他生母生下大哥就没了,您当初同大哥生母成亲并没有三媒六聘,婚书明证。

  您娶阿娘时六礼俱全,后来娶杨娘娘时,阿娘为您的江山退了一步,烧了当年成亲时双方签字的婚书,因此您得以按正规程序迎娶杨娘娘,并且昭告天下娶她为妻!”

  皇上面色僵硬,被人剥皮的滋味并不好受,以前阿阳不认同他也只会不吭声,他交代的事情还会做的。

  穆阳不躲不避直面皇上的恼怒:“我知皇上心意已决,这些话我也知阿爹不爱听。

  “本来我是不打算说的,我上次入宫时,曾暗示阿娘您会立大哥为储君,为大哥出身正统,您会追封他生母为皇后,阿娘笑着说她不介意……”

  皇上听到这话立刻眉头舒展,“朕就知道她是最在乎朕的女人。”

  穆阳躬身说道:“舅公方才说我不懂情,我不知何为动心,但最近我明白了一点,喜欢她就不要让她受委屈,不能因阿娘不介意,在意您,您就肆意践踏这份情。”

  “穆阳!”

  皇上声如洪钟为自己强辩:“朕说过了,只是暂时委屈她,朕还是同她葬在一起的,皇后是追封的,人已经没了,只是个皇后名分而已,在朕的后宫还有人能压她一头不成?

  “朕不是把管理后宫的宫务都交给她了?她本就是后宫之主,除了管不到昭阳殿之外,整个后宫不是她说得算吗?”

  “为您操持家务,抚养儿女,孝顺祖母时,她是您明媒正娶的妻子,这都是妻子应该做的,阿娘做到了。

  “如今她为您管后宫,以及您所纳得那些美人们,忍着她们夺走您的宠爱,调节她们之间争风吃醋,阿娘却不是皇后!

  “她凭啥做那么多?就因为她钟情于您?”

  穆阳声音同样不小,贺太监扑通一声给靖王跪了。

  今日靖王这是要大闹皇宫不成?

  往日靖王可没这么莽!

  何止大夫生意好,贺太监觉得棺材铺生意一定不错。

  皇上舍不得罚靖王,这股被靖王激起的火气可不得发泄到朝臣们身上吗?

  皇上可不是有气自己憋着,忍着火气的人。

  “朕说了,朕是为你大哥,为江山传承!”皇上气势被穆阳压了下去。

  “您是穆傲天,您是皇上,连您都护不住您心爱的女人,那不是笑话吗?

  “您别说为大哥,他根本不记得生母,于我而言养恩大于生恩,您追封她为皇后,往后大哥同阿娘之间必然有间隙!他们本来就是母子,您非要在他们中间插进去一人。

  “您让大哥如何再同阿娘相处?大哥性子耿直,他能不顾生母吗?”

  皇上:“……”

  他开始寻找马鞭,说不过穆阳,他还不能以父亲之尊抽他一顿了?

  穆阳从身后拿出五尺长的诫鞭,缓缓跪下去,将诫鞭举过头顶,“您方才询问我杨家家规,忤逆父亲罚诫鞭一百,起兵谋反无视君上罚诫鞭三百。”

  “当年杨公不舍得严惩野心勃勃颠覆南朝的杨少主,违背了杨家家规,也让杨家祖辈立下的忠君爱国一朝化为乌有。

  “倘若杨少主再坚持忠君几年,而不是起兵南下诛杀朝廷正统,他不至于陷入重围,更不至于失去天下民心,当初不少人劝说过他缓称皇,他不肯继续等待南朝内乱,最终他身死道消,一切成空。”

  “我忤逆阿爹当罚,违背皇上命令当罚。”

  穆阳低垂眼睑,声音降低到唯有皇上能听到:“您不是为了大哥牺牲阿娘,而是为您自己,您不愿册杨娘娘为后,可朝臣未必答应,您怕麻烦,便把大哥生母提出来,她为您元妻,自比阿娘高一头,也比继室杨娘娘高一头,坚持大仪礼的朝臣们有了台阶下,有了说服自己的理由。

  同时杨家还活着的人也只能认了……”

  “你当老子不敢打你吗?”穆北玄一把夺过诫鞭,高高举起,穆阳依旧垂眼,说道:“您尽管落鞭就是,臣甘受诫鞭。”

  皇上气极了,一鞭子抽在穆阳后背上,贺内监连忙爬过来,抱住皇上大腿,“皇上息怒,靖王殿下并未有意冒犯您,王爷……您快……”

  他被穆阳冰冷又固执的目光震慑了。

  穆阳抿了抿嘴唇:“既然您决意牺牲阿娘,我恳请您死后别同她合葬,放过她吧。”

  皇上忍不住又抽了一鞭子,骂道:“你这小子懂女人吗?你要过女人吗?自己就是个雏,倒是教起老子了?”

  穆阳起身走出腾龙池,顶着后背诫鞭痕抽出来的血痕走下台阶,同谭晔并肩跪在一起。

  谭晔:“你……你是不是疯了?”

  里面的动静自然瞒不过武道高手的他,别人听不到,他听得一清二楚。

  穆阳目不斜视,勾起嘴角:“你不懂情!”

  谭晔:他好像不认识穆阳了。

  腾龙池中传出皇上怒骂,他气到极致用家乡方言骂人的话语在皇宫上方彻底炸开了。

  慈宁宫,太后听闻消息,立刻说道:“哀家要出宫,这宫里是不能待了,去安国公府躲两日。”

  “要不您先去谭家菜馆?您一边吃一边等安国公?”

  “好嗒。”

  太后利落干脆提着篮子去慈宁宫菜园子摘了果蔬,“给安国公带过去,这些都是哀家的心血呀。”

 文学

慈宁宫中除了大片大片开垦出来的菜地之外,在西北角起了一座佛堂。

  太后信佛,但她忙着种地很少去佛堂礼佛。

  谁惹太后不开心,太后便让那人去佛堂跪在佛龛前数佛豆,或是去佛堂抄写经文供奉在佛前。

  唯有太后亲近的人才有资格陪着她一起种地,也只有淮阳王同大皇子每年都收到太后亲自种出来的瓜果蔬菜。

  长孙同幼子是太后的命根子,至于安国公,那是情郎,倘若她亲生儿子没有做皇上,她早就嫁给安国公了。

  她的死鬼丈夫……她是完全不记得了。

  穆凰舞同淮阳王妃突然闯进慈宁宫,安国公趁机逃出皇宫,太后很生气,便罚她们母女去佛堂数佛豆。

  数佛豆并不容易,穆凰舞跪得双腿发麻,一脸的不甘心:“安国公就是个半只脚踏入棺材中的老绝户,皇祖母到底看上他哪一点了?”

  “安国公惹皇上生气,皇祖母亲自冲过去护着他,逢年过节或是每当皇上大封大赏朝臣时,安国公若不排在第一位,太后一准拉着皇上回忆往昔……”

  “住口,你没经历太后当年的艰辛贫苦,不知安国公是太后大半的寄托。”

  淮阳王妃打断穆凰舞,她浓妆艳抹无法遮挡青黑的眼圈,疲态尽显。

  最近她一直在母亲女侯面前尽孝,把女侯伺候得舒舒服服的,她自己的睡眠就少了。

  她又要去应付威远伯太夫人的纠缠,更要派人打听被丈夫淮阳王放到心头上的女子到底是谁?

  她好不容易睡着又总是被噩梦惊醒,每次清醒她不记得做了什么噩梦,却是浑身冰冷,恐惧蔓延全身。

  “我这次不该陪你来宫中的。”淮阳王妃仔细数着佛豆,抬眼便可见到放到佛龛中的雕刻精致的白玉观音。

  明明观音面带慈悲,普度众生,然而淮阳王妃却感到了莫名的威胁。

  “娘,您怎么了?”

  穆凰舞扶住摇摇欲坠的母亲,为她顺气,“您别生我的气……只是没想到安国公会在皇祖母身边,我记得安国公此时不在京城……娘,您别……别染病,也别死。”

  “你这说得是什么话?我好好的,怎么又是病,又是死?”

  淮阳王妃一直以自己这个女儿为傲,气恼道: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非要入宫?又怎么同北宫统领齐大人闹矛盾?还要去太后面前告状……

  “我最近心绪不宁,一时疏忽,被你几句话说动了,除了安国公同大皇子之外的事,太后都是不管的。”

  穆凰舞着急解释,碰翻了承装佛豆的大碗,佛豆撒了一地,淮阳王妃面色更难了。

  “太后娘娘口谕,准许王妃同公主出宫,您不用再继续数佛豆了。”

  在外伺候的宫女轻声说道:“淮阳王殿下已到慈宁宫外。”

  “爹来接我们回王府了,爹还是心疼您的,无论怎样……您都不能放弃爹。”

  穆凰舞唇角高高扬起,她娘在世,父亲就不会续娶……没谁对不起谁,都是命运的捉弄!

  淮阳王妃面带喜色被穆凰舞搀扶着出了慈宁宫,她一眼就见到玉树临风,浑身散发着成熟男人魅力的淮阳王。

  哪怕淮阳王一如即往冷漠,淮阳王妃仍然迎上去,深情款款:“妾身没想到王爷会亲自入宫向太后娘娘求情。”

  “你是误会了,本王没有为你向母亲求情,母亲出宫去了,她在临走前特意叫我入宫接你们离宫。”

  淮阳王眉头微皱,莫非皇兄又生谁的气了?

  否则母亲再想见安国公,也不会这么快就跑出宫去。

  皇上应该不会生杨妃的气,因为杨妃气皇上已成了习惯。

  淮阳王妃甜美笑容僵硬了一瞬又很快恢复,伸手去挽淮阳王胳膊:

  “王爷能来接我,我就很开心了,我特意寻了个淮菜厨子,今晚王爷可否陪我用膳,同母亲小酌几杯,我娘也有一些事……”

  淮阳王矜持侧过身子,淮阳王妃伸出去的手落空,淮阳王妃眨眼,泪水滚滚而落。

  一个小太监急冲冲跑过来,跪下磕头道:“靖王殿下因立后的事顶撞皇上,罚跪在御书房外,皇上震怒,骂了靖王殿下大半个时辰还没消气。

  听说,万娘娘已经去御书房了,干爹说,有万娘娘求情,皇上应该很快会宽恕靖王。

  不过,靖王殿下挨了皇上诫鞭。”

  “诫鞭?皇兄怎么下得去手?!阿阳身子骨弱,哪承受得了诫鞭?”

  淮阳王面色大变,再不复方才疏冷,略略提起衣摆,淮阳王向御书房方向疾跑。

  淮阳王妃:“……”

  穆凰舞满眼悲愤,一颗对父亲炙热的心渐渐冰冷,沉入谷底,“我同哥哥才是阿爹的儿女,不是吗?为何阿爹眼中只有靖王?他到底哪里值得阿爹豁出一切去?”

  淮阳王妃脸色一瞬变得煞白,身躯几乎站立不稳,轻声说道:

  “你爹是疼你们兄妹的,只是你哥哥不争气,总是无法让你爹满意,王爷为靖王启蒙,全部心血都化在了靖王身上……因此我才想着促成你同靖王的婚事,可惜娘亲不肯帮我,母亲总是说,不要勉强你,许你婚事自主。

  “凰舞找不到比靖王更适合你的夫婿人选了,你去同你外祖母说嫁给靖王,我同皇上求一到赐婚旨意,皇上应该会给我这个面子。”

  穆凰舞浑身冰冷,摇头道:“皇上若想公布靖王真实身份,他会把四公主嫁给靖王,儿子做不成,为女婿也好。

  “不过,万娘娘是不会同意的,她拿靖王同五皇子一般看待,您在这事上得听外祖母的,她不会害我们的。”

  御书房外,谭晔本可离开,他没有走,同穆阳一起罚跪。

  他眼看着万娘娘走进御书房,又见到了太后娘娘派人劝说皇上息怒,虽然没有为穆阳求情,太后说了,穆阳是她孙子!

  大皇子直接冲进皇宫寻皇上求情,二皇子同三皇子也先后赶到,也是为靖王说情的。

  “阿阳。”

  淮阳王离着穆阳越近,变跑为走,他担忧之极,又心疼穆阳身后的鞭痕,“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