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岳又紧又嫩又多水好爽:隔着布料越来越快h

2021-11-18 09:09:31情感专区
见你干嘛?找机会杀了你吗?

  黎朔将手里的碗放在桌子上,“当”的一声,林小路的思绪微微收回了些。

  “公主殿下,我想我们该做的戏还是要做全套的。”

见你干嘛?找机会杀了你吗?

  黎朔将手里的碗放在桌子上,“当”的一声,林小路的思绪微微收回了些。

  “公主殿下,我想我们该做的戏还是要做全套的。”

  “嗯。”她不轻不重的发了一声。

  林小路掏出衣袖里的小瓶子捏了捏。

  你再惹我我就把你毒死!

  林小路抬头看了一眼黎朔,见他像在思考了什么似的,有些出神。

  所以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人……所以究竟是因为什么要杀了他啊?

  这样一看,黎朔好像也是有一点可怜的,自己先前就是带着目的嫁给他,现在却还要杀他。

  如果自己没有穿越过来,可能面前的人就已经死了吧,从前的白若璃究竟是怎么样的人呢?

  “京城的官眷们给你递了多少的帖子,为什么不去?”黎朔此刻已经吃完了,此刻一副“我不想走”的样子。

  说到这事她倒有点印象。佩儿给过她好几张帖子,什么李夫人王夫人的,她一个都不认识,去了干嘛。

  “不想去呗,你管我。”她现在看黎朔,也没有那么顺眼了。或许是因为负罪感?她也不太清楚。

  “殿下的事,臣自然是管不到的。”

  然后外面突然传来了脚步声,门被推开,一个穿着雍容华贵的女人走了进来。

  “你们夫妻在吃饭呐,我便是来看看若璃,问问她住的可还习惯?”女人眉开眼笑的,很温柔。

  “挺好的挺好的。”林小路有些尴尬的说。

  女人又笑了两声,特别开心的说:

  “如此便好,你们两个感情好,定能早日给我添个孙子……”

  林小路一脸震惊。

  黎朔却也附和的笑了笑,握住了林小路的手,说:

  “我与公主殿下的感情自然是非常好的,母亲无需担忧。”

  好巧不巧,黎朔正正好好的握到了林小路拿瓶子的那只手。

  林小路一激灵,看见黎朔挑了一下眉。

  女人满意的笑笑,离开了。此刻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黎朔松开她,又坐回了椅子上。

  “手里拿的什么啊?”黎朔像是毫不在意地问。

  “没什么……就是驱虫的药粉。”

  “药粉?”

  “对啊,就是用来驱虫的,你看这里这么潮湿,肯定有许多虫子啊……”

  “说实话。”

  “真的,我没骗你……”

  “……”

  “好吧,毒药。”

  黎朔微微抬头,从她手中拿过来那个小瓶子,似笑非笑的问:

  “给我吃的?”

  林小路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

  黎朔把瓶盖打开,倒了一点在面前的茶里。

  林小路整个人紧绷起来。

  黎朔不会逼自己喝吧?林小路看了一眼黎朔一米八几的大个子,觉得自己肯定打不过他。要不现在跑路?

  黎朔端起茶杯,递到了嘴边。

  林小路一个飞奔,夺过黎朔手里的茶杯摔在地上,大声说道:

  “靠黎朔你他妈是不是智障!不是跟你说了这是毒药了吗?”

  黎朔突然笑了,说:

  “这东西……难道不是用来杀我的吗?我喝了它不正是你想要的吗?”

  林小路无语。

  这人真的是偏执古怪得很。

  “谁给你的这个?他想必也不知道你根本不是真正的白若璃吧?”

  “我一开始还在怀疑……是不是他们舍不得自己的女儿,从哪里找了一个与白若璃一模一样的人来顶替她。”

  “可你根本不想杀我。”

  “所以你不是白若璃,你也不是他们的人。”

  林小路听他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愣是一句也没听懂。

  “对,我不是白若璃行了吧,你要想死请换个死法不要跟我扯上关系好吧?”

  我要是真把你杀了,你那一大家子怎么可能放过我!

  总结来说,远离黎朔,他是个扫把星。

  “我应该叫你什么?”黎朔突然问。

  “你叫我小路吧。”他整天一口一个公主殿下的,自己听着也怪别扭的,左右他也都知道了。

  “今天晚上有一个宴会,我们需要一起去,你准备一下。”说完,黎朔起身离开了,看起来似乎心情还不错的样子。

  林小路把一直站在门外的佩儿叫了进来。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悄悄的离开还不被别人发现的?”

  “这个……公主是指离开哪里?相府吗?还是京城?”

  “京城,然后去一个找不到我的地方。”

  佩儿挠了挠头,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说:

  “这个……应该是不太可能吧。”

  行吧。

  她把阿清叫了进来,听他弹了首曲子。

  看吧,还是这干干净净的小男生看着舒服。

  临近傍晚,佩儿费了好大的力气给她梳了一个花里胡哨的发髻,然后又给她带了一堆沉甸甸的首饰,约莫半个时辰,她这颗头才算是彻底竣工。

  然后就是多的堆起来的衣服,一件又一件,里三层外三层的,穿上之后,林小路活脱脱的感觉自己像个大粽子。

  相府的门口,一辆马车正在等着她。

  她拉开帘子上了车,看见黎朔正在里面坐着,穿的衣服也比平常正式了不少。

  黎朔看到她进来时微微愣了一下,笑着说:

  “倒是很少看你穿成这样了。”

  也对,平常的时候她总是捡着素净的穿,没那么多累赘,行动起来也方便。

  “一会儿进去,能不要说话就不要说话。”

  “嗯。”林小路闷闷的答应了一声。

  马车经过繁华的街道,林小路看见路边有一个捏糖兔子的老爷爷,突然来了兴趣。

  “停车。”

  她兴冲冲的走下去,买了一大把,什么车夫侍女什么的一人 一根,然后还塞给了黎朔一个。

  黎朔嫌弃的看着她手里的糖兔子,又还给了她。

  林小路刚准备上车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

  是怀山。

  他此刻正看起来很匆忙的样子走在街上,突然看见林小路后一怔,然后低下头加快了脚步。

  这是怎么了?不是前几天还爱自己爱的死心塌地的吗,为什么突然又这么怕她?

 文学

马车一路颠颠簸簸的到了目的地。林小路还没下去,就听到远处人群中传来的嘈杂的声音。

  她掀开帘子,嘈杂的声音瞬间安静了下来,继而整整齐齐的转化成一声:

  “公主殿下。”

  这排场真是不小。

  佩儿扶着她走了下去,紧跟着黎朔也走了下去。

  林小路一抬眼,结结实实的被眼前的景象惊到了。

  此刻门是开着的,屋内的样子分毫不差的落到林小路眼底。只见数不清的达官贵人们身着华丽,身旁还都站着一个雍容华贵极为精致的妇人,自里向外,无不散发着腐败的气息。

  内殿的门还没开,于是一重人便站在殿外等着,看见了她走进来,全部低下头,极为恭敬谨慎。

  当然也有那么个别几个出挑的,即使是穿过层层叠叠的人,林小路也一眼就看到了花孔雀。

  哦对,人家有名字,叫华容。

  华容看见她走进来,一脸极其不爽的样子,还时不时的翻个白眼。

  林小路看了看她身上穿的那件花花绿绿的裙子,觉得这姐们儿的审美实在是有一些问题。

  看见她走进来,一个下人模样的老婆婆走了过来,热情洋溢的说:

  “公主殿下可算来了,老奴可等您好久了,快随老奴进来。”

  林小路疑惑的问:

  “我不用在这等着吗?”

  老婆婆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说:

  “公主说的是什么玩笑话,老奴哪敢让殿下在这里等啊。”

  话音刚落,她看到了林小路身后站着的黎朔,又笑着说:

  “这位想必是驸马吧,可还真的是一表人才呢,也快随老奴进来吧。”

  黎朔礼貌的笑笑,什么都没说。

  二人随着她走进去后,眼前变成了一个广阔的屋子,装饰极其奢华,珍珠美玉镶嵌的两把椅子,正端端正正的摆在中央。

  从外面看远比进来要感觉小的多,不只是门外站着的那群人,再来一倍也绰绰有余。

  林小路甚至觉得,这里比起皇宫,怕是也没逊色多少。

  他们二人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了,黎朔一直没有说话,看起来像有心事一般,林小路也早就习惯了他的阴晴不定,于是也没太在意。

  半晌,门外似乎是响起了骚动,又过了一会儿,门被突兀的打开,黎朔拽着她站了起来。

  有两个人走了进来,林小路看着看着,觉得这两个人是真的眼熟。

  靠,这不是皇帝和皇后吗,他们怎么来了?她又转头看了看黎朔,看他一脸平静的样子,仿佛早就知道一般。

  “参见陛下,娘娘。”黎朔行了个礼。

  他们淡淡的“嗯”了一声,绕过黎朔,径直走到了林小路的跟前。

  “阿璃坐吧,不用如此拘礼。”

  林小路坐下后,黎朔也跟着坐下了。

  门外那群官员贵妇们也都依次走了进来,挨个见完礼后,宴席才算是正式开始。

  菜是好菜,气氛也还算正常,但林小路却总能品出些鸿门宴的意味。

  宴席进行到一半,皇帝清了一下嗓子,所有人应声放下筷子。

  “诸位肯来到这里,朕心甚悦。”

  话音刚落,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朝他行了个礼。

  皇帝摆摆手,示意他们坐下,才又说:

  “朕十九岁登基,距今已有三十余年。诸位卿家誓死跟随,朕自然是感激不尽。”

  “故于公于私,朝中的老臣朕都优厚待之。”

  “对于那些妄想逾矩谋权的,朕自然也会是非分明。”

  皇帝说完这句话,眼神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黎朔的方向。林小路转头看了一眼黎朔,他的脸上还是如往常一般的表情,看不到一丝喜怒。

  林小路明白了。这确实是鸿门宴,不过是给黎朔的。

  有人已经感觉到这个剑拔弩张的氛围,时不时的,有目光落在黎朔身上。

  此时黎朔还在悠哉游哉的吃着面前的菜。

  林小路也不能说出什么,于是也低下头专心吃饭。

  所以现在形成了一个十分尴尬的局面。所有人都正襟危坐着,只有他们夫妻俩在吃饭。

  嗯,还别说,这里的菜做的比相府好吃多了。

  过了一会儿,黎朔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行了个礼,看样子是要离开。

  林小路赶紧跟上,突然,人群中传来了一声惊呼,林小路一抬头,一只飞速的箭此刻正直直的射向黎朔!

  林小路还没来的及反应,身后突然有人重重的推了她一下,林小路一个没站稳超前踉跄了几步,正好挡在黎朔的身前。

  一阵钝痛传来,林小路只记得最后黎朔震惊的表情,然后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意识渐渐模糊,林小路在最后的时候想,自己是不是要死了啊,那会不会……就这样回去了呢?

  再一醒来,自己还躺在床上,窗外又是一个艳阳天。

  林小路醒来,感觉胸口撕裂般的痛。

  自己这是回去了吗?还没等她仔细的思考一下,有人就做了进来。

  她现在感觉自己没什么力气,没办法坐起来,只能微微的抬了抬手。

  然后就听到了生么东西掉在地上碎裂的声音。

  “公子!公子!殿下醒了!”

  是佩儿的声音。

  哎,看来自己还没死绝。

  半晌,一个急匆匆的脚步声抬头,林小路微微的抬起头,看见了黎朔,此刻的表情……竟然是有那么一点如释重负?

  喂,他不会是怕自己讹他吧。

  “没死呢?”

  林小路想说话,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死个屁啊,老子这剑是替你挡的,要死也是你死。

  “为什么替我挡箭?”

  林小路张了张嘴,终于能勉强的发出一点声音。

  “谁给你……”

  “伤口要是痊愈的话大概需要些时间,这个月内公主还是别出府了。”

  一个月?那不把人憋死了吗?

  “好好休息吧。”说完,黎朔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算了,不跟他计较。

  黎朔前脚刚走,后脚一个冒冒失失的影子就闯了进来。

  “殿下……殿下你可醒了,整整三天……佩儿早便想好了。若是殿下有什么闪失,佩儿便也随着去了……”佩儿伏在她的床头,一抽一抽的说。

  看看人家,黎朔这个没良心的。

  “殿下小心静养,陛下已经派人去抓刺客了。”

  刺客?我看整个宴席上最想让黎朔死的就是皇帝了,刺客又怎么可能被抓到。

  就是不知道是谁推的自己,目的又是什么。

  林小路又闭上眼睛,正打算好好的睡一觉,门又被人推开。

  林小路极不情愿的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发现闯进来的居然是怀山!

  佩儿急急忙忙的想去拦,却被怀山推开。

  她径直走到了林小路的跟前,这时她才看清楚,怀山竟然是在哭。

  是那种无比自责的哭声。

  林小路有些发愣。

  怀山走到床前,却并没有靠近她,反而是离了一段距离,声音略微沙哑的说:

  “阿璃……我不该这样做的。”

  “你知道的,我从未想过要伤害你,是他们……是他们骗我!”

  “他们骗我只要黎朔死了……只要他死了我便能如愿以偿了,你一直是最清楚我的对不对?你一直心里都有我的对不对?”

  怀山的声音逐渐激动,甚至有些失控。

  突然,远处一个悠悠的声音传来。

  “原来是太尉家的二公子来了,怎么也不派人通报一声。”

  是黎朔。